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谁是天煞孤星

第四百七十三章 谁是天煞孤星

  万窟魔山虽然不是真的有万窟,可是的确是有上千洞窟。

  这些洞窟纵横交错,后来被万窟魔山的开山祖师将其开发,最后选择了其中最具灵气的一些洞窟,发展成了如今的七十二洞。

  虽然万窟魔山在大艾山脉里,不过经常多年的整修,已经拓宽成了一条相当宽敞的道路。

  所以沿途并不难走,一路上还偶尔能够看到来往的车马,一点都感觉不到魔门重地的肃严。

  不过,作为魔门,万窟魔山保留了一个魔门重要的特性。

  那就是对于本门的自相残杀,并不是那么的重视。

  甚至于明面上允许同门之间的竞争残杀,特别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新旧交替的一个月时间里,属于万窟魔山的‘开放月’。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下至普通弟子,上至长老洞主护法,都被允许公开的争斗。

  当然了,即便有这样的规矩,可是上层之间反而相敬如宾,不会真如下面的人那样大刀阔斧的把恩怨摆在明面上。

  越是下层,相互残杀的概率就会越高。

  所以每年万窟魔山都需要招收新晋弟子,以补充充足的弟子数量。

  马车上,刘力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解释着万窟魔山的规矩。

  周兰笙已经听的面色苍白,白斩凤也有些紧张。

  唯有白晨,浑然不觉其中的危险。

  “这么说这一个月时间里,我想杀谁就杀谁?”白晨单手撑着脑袋,侧躺在车厢内,慢悠悠的问道。

  他这突兀的提问,让刘力吓了一跳。

  心中暗道,这小孩年纪这么小,杀性居然这么大。

  “话虽如此,可是在万窟魔山内,上层还是有上层的规矩。”刘力瞥了眼白斩凤。又继续说道:“一般来说,都是同等身份的会相互算计,很少有下级冒犯上级的,又或者是上级的去找下级麻烦。”

  周兰笙勾了勾白晨的鼻子:“你这小子。杀的了谁,还是赶紧祈祷别让人杀了才是正理。”

  “你也说了,我就一个小孩,谁闲着没事来杀我。”白晨漫不经心的说道。

  “小少爷这话可就错了,在我们万窟魔山中,可不管您年纪大小,何况您的位置又很是特殊,虽然在权位上,您不如七位长老那般的位高权重,可是因为您掌管的是三府之一的灵机府。从您手中过往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恐怕其他的长老,都已经垂涎三尺了。”

  刘力顿了顿,又继续解释道:“而且历年来,一些老一辈的人物。都喜欢欺负新晋门人。”

  刘力又看了眼白斩凤,在他的眼里,这对兄弟虽然天资卓绝,可是如果撑不过这关,那么依然是难成大事。

  只要撑过了这关,那么必然是宏图大展,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同样的。这可以说是他们这一辈子最大的考验,撑过了海阔天空,撑不过就是万劫不复。

  上一代碎铁洞洞主,就是连第一个月都没撑过去,结果碎铁洞就这么的空了一整年的时间,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个门徒。

  突然。一道破空声打断了众人的闲聊。

  几个身影分别从道路左右,朝着车厢袭来。

  这几个人的武功都是相当不俗,其中为首的那人,正是白晨与周兰笙在聚魔殿内遇到的参易。

  而另外几个人,则是白晨当初指认的那些人。

  “哈哈……周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参易笑声洪亮,语气更是张狂至极。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周兰笙厌恶的沿着参易。

  “哈哈……这还不明白吗?”参易大笑起来:“杀人、劫色!还有,我听说你们这车上有个狗屁洞主,把洞主令交出来!”

  刘力大喝一声:“好大的胆子,知道我碎铁洞洞主再此,还敢造次!”

  “原来是刘狗头!好大的威风啊……”参易的身后走来一人,这人身材矮胖,身上披着鳞甲,手握两柄大锤,脑袋秃顶却是透着几分油光。

  刘力一看到此人,脸色顿时一沉:“朱洞主,你与我们碎铁洞素无恩怨,何必这般咄咄逼人?”

  “哈哈……老子便是这般咄咄逼人又如何?我这小兄弟正好想弄个洞府玩玩,你若是识相的,便将洞主令交出来,如若不然,今天本洞主可就不念旧情了!”朱大力双手挥舞着锤子,发出嚯嚯声响。

  “大哥,我听说这七十二洞中,有这么一人,不管他跟哪个洞主,哪个洞主便要出事,六年的时间里,总共换了十二个主子,可是此人?”

  “不错,就是这灾星,只要他跟过的洞主,没有一个善终的,最初的时候,那些洞主遇难后,其他洞主本想着这小子是个人才,便招致麾下,结果多则半年,少则一两个月,便要死于非命,这小子便得了个灾星的名号,再没有洞主敢收他了。”朱大力完全不顾及刘力的颜面,夸夸其谈的说道。

  “而且你看这小子,当这洞主没一天,便要死在我们手中,你说他是不是灾星?”

  白晨好奇的看着刘力,煞有其事的捂着下巴点评道:“果然是孤星相伴,贪狼相随。”

  “哈哈……你看这小娃儿也懂得你这灾星的面相。”朱大力笑的更是前俯后仰。

  白晨扭过头看向朱大力:“这命数就是天煞孤星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终生无亲无友无爱无念……而且还无敌!敢招惹天煞孤星,第一个死的便是你!”

  “黄口小儿!找死!”朱大力勃然大怒,猛的跃起双锤凌空落向白晨。

  便在这瞬间,整个车厢瞬间崩飞,木屑飞溅开。

  白斩凤出手了,虽然他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手救助白晨。

  可是白晨需要他的帮助!

  白斩凤的拳风如虎啸龙吟,这是白晨传授给他的龙虎拳,拳式如龙如虎,同时又是中乘九品拳法。已经是少有的精品,一般人根本就没机会接触。

  这套拳法糅合了白晨对拳法的领悟,更是夹带了一丝铁布衫的气息。

  施展出这套拳法虽然不能做到刀枪不入,可是对付这种粗重型的兵器。正是它的强项。

  白斩凤一拳虎啸山林,直接撞在朱大力的锤子上。

  当的一声,朱大力在半空中的身体猛然一震,还没落地突然感觉胸口一痛,白斩凤的第二拳已经落在他的心口。

  朱大力在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狠狠的砸在不远处。

  朱大力心中骇然,他原本是听信了参易的挑唆,以为这新来的碎铁洞洞主,只是个武功低微的无名小辈,谁知道居然是个硬茬。

  心中大是后悔不已。朱大力刚想起身,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冲到他的面前。

  朱大力刚想伸手去抓这小子,却见这小子手中提着一个大棒,狠狠的在他的脑门上敲下去。

  这大棒本是马车破碎的碎杆,上面还带着许多尖锐的木刺。这一棒子下去,直接砸的朱大力七荤八素,脸上的细皮嫩肉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

  周兰笙看的心惊胆战,虽然石头这一棒子得手了,可是若是被那胖子抓住,以石头的体形,怕是就要遭殃了。

  可是她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朱大力正欲忍痛反击的时候,白晨已经退开了好几步。

  然后迎面过来的便是白斩凤的第三拳,再次命中朱大力的脸颊。

  朱大力肥硕的身姿在半空中做出了一个完美的横转空翻,紧接着又听到小孩的叫骂声,同时还有背脊上一阵棒槌敲打的痛楚。

  “啊……我要杀……”朱大力似乎没学乖,挣扎着站起来。

  可是又再次被白斩凤一脚踹回地面。白晨这次是慢悠悠的走到朱大力的面前,手中的棒子发出咚咚的声响。

  “胖子,你现在信了吧,天煞孤星不能招惹!”

  朱大力看着这张春光灿烂的笑容,吐出一口血水。恶狠狠的看着白晨。

  突然,朱大力的大掌盖向白晨,周兰笙一直都注意着白晨的动向。

  心头暗叫一声不妙,此刻白晨的身边可没有任何人,白斩凤还在几丈外。

  可是,紧接着朱大力便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众人一看,差点没绝倒在地上。

  朱大力已经昏头了,居然拿着手掌直接插在白晨手中参差不齐的木棒端上,一时间整支手掌都被鲜血染红。

  “都说了,你现在是厄运缠身,招惹天煞孤星的下场便是如此,喝水也能塞牙缝,如果你还有命回去的话,那么你需要以黑狗血浸泡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消灾除厄,当然了……前提是你有命回去,你现在一举一动,都能要了你的性命。”

  “放屁!老子从来不信命数,更不信什么天煞孤星!”朱大力强忍着剧痛,另外一只手朝着白晨抓去。

  可是,白晨只是轻轻一闪,朱大力的身体用力过猛,再次跌在地上,手臂更是狠狠的砸在地面的石头上。

  咔嚓……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这……这朱大力的运气未免也太差了吧?

  难道……难道这刘力真的是什么天煞孤星不成?

  就连刘力都开始怀疑白晨所言真假。

  只有白斩凤看的清楚,白晨闪开的那一瞬,分明是他踹了朱大力的小腿,同时还将本不该在那里的石头踢到朱大力的面前。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白晨搞的鬼。

  哪里有什么天煞孤星,如果真有天煞孤星,那也是这小子。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