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血印

第四百七十二章 血印

  不到半个时辰,安长老组装上最后零件。

  “我赢了!”安长老大喝一声,像是要告知所有人他的胜利一样。

  “不,你没完成。”白晨依旧是两手空空,一地的零件四处散落。

  “胡说,你看我的机关老鼠,小子,赢了便是赢了,输了便是输了。”

  “你确定你完成了?”

  “这是事实。”安长老得意的说道。

  “小老鼠,过来。”安长老手中的小老鼠,突然脱离安长老的控制,一溜烟的跑到白晨的手中。

  而且在白晨的逗弄下,不断的翻腾着。

  “给我回来!”安长老脸色一沉,愤怒的下令道。

  可是这只机关老鼠,却完全不听安长老的命令,依然与白晨玩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安长老制造的机关老鼠,不听他的命令,反而听从你的命令?”愁无敌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水平的差距。”白晨呵呵的笑着:“他连最基本的锁魂都不知道怎么锁,不管他制造出多少机关兽,都会为他人所夺,所以我根本就不用制造自己的机关老鼠,他已经帮我制造好了。”

  众人都属于外行人,哪里听的懂什么叫做锁魂。

  可是有一点可以明了,那就是说,安长老忙活了这么半天,最后却是为他人做嫁衣。

  “难怪难怪!果然是高明。”愁无敌大喜过望,同时转身看向安长老:“安长老,你还有何话说?”

  “这分明就是耍诡计,这不算,这怎么可能算数!我不服,我不服……”安长老大声怒喝着,他几乎已经歇斯底里,那恼羞成怒的眼神,似是要将白晨撕碎。

  “赢了便是赢了。输了便是输了,你这一大把年纪,怎么连这么点道理都不明白呢。”

  众人都已经笑出声,这笑声在安长老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大长老,这小子耍诈,这局做不得数。”安长老立刻向大长老求助道:“他根本就不会机关术,也不知道在哪里学了点旁门左道,故意设局算计老夫的,他这样的小鬼,怎么能做的了我们万窟魔山的长老?”

  “老不要脸。”白晨撇撇嘴道。

  “你说什么?”安长老勃然大怒,怒声咆哮着。

  “好了安长老,你还嫌不够丢脸吗?”愁无敌冷哼一声。

  “小娃儿,你可愿再比一回合?好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愁无敌问道。

  毕竟他现在也不能确定。白晨是否是真才实学。

  如若白晨有真才实学,自己用他来取代安长老,那是名正言顺,即便以后尊主回来,自己也有个交代。

  可是。如果白晨没什么水平,真如安长老所说的那样,学了一些旁门左道,到时候尊主回来问罪起来,自己罪责不小。

  “比是可以,不过这次赌的就不是他的长老之位了。”

  “那你说赌什么?”

  “他这条命。”白晨指着安长老道。

  安长老脸色一沉,当仁不让道:“小子。你敢与我赌命,难道老夫还怕了你不成?”

  “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不是赌我的命,是赌你的命,如今是你求着我赌,不是我求你!你明白吗?”白晨笑盈盈的说道:“你要么就认输。要么就拿着自己的命和我赌。”

  “大长老……”

  “这小娃儿说的不错,第一局是你输了无疑,而且老夫事先也是有言在先,你如今可不是长老,凭什么与人家对赌?”

  愁无敌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落井下石的机会。安长老的脸色阴晴不定,显然是陷入迟疑之中。

  白斩凤此刻已经完全清楚,这一切根本就是白晨的诡计,就是要将安长老坑的一无所有。

  可是当事人却浑然不知,依然在一步步的迈入白晨挖好的陷阱之中。

  原本白斩凤还想着,自己现在怎么说也是万窟魔山的洞主。

  却不曾想,这个小子随随便便,便能够弄到一个长老。

  这让白斩凤对白晨更加的敬畏,周兰笙则是惊奇的看着白晨。

  她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还懂得机关术。

  “好!老夫便是舍了这条命,老夫便不信,会输给这小子。”安长老鼓起勇气,大喝一声。

  当然了,安长老不是真的有舍生忘死的勇气,只不过他还是侥幸心理作祟。

  他依然坚定的认为,白晨不可能真的会机关术。

  “你确定你要比吗?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白晨再次确认道。

  “哼!黄口小儿,毋须多言,来吧。”

  “来什么来?需要比吗?”白晨手中的老鼠身形一变,居然长出一对翅膀,呼扇着翅膀,在半空中飞翔着。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瞬间惊变,谁也不知道白晨是什么时候对这机关老鼠进行的改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之间的差距,根本就不能以毫厘计算,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明白。”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只小飞鼠吸引了,满脸的不敢置信与惊愕。

  “你真的以为,凭着你那不入流的机关术,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白晨伸出手掌,小飞鼠落到白晨的手中,白晨那细嫩的小手,便如变魔术一般,在小飞鼠的身上一阵忙活。

  在众目睽睽之下,众人总算看到了白晨是如何做到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改造机关老鼠。

  每一个动作都是行云流水,每一次改动都是高深莫测。

  不多时,小飞鼠再次改变形态,变成了一只机关小鸟。

  安长老张着嘴巴,惊诧莫名。

  “一个小玩意,还要拿着图纸摆弄,我真不明白万窟魔山为什么还要养着这种酒囊饭袋。”

  白斩凤看了眼白晨,不是人家太废物,根本就是你这小子太变态。

  安长老显然是挑错了对手,一直以来,愁无敌都在想方设法的拉拢安长老。

  因为作为一个外行。他觉得安长老是有真才实学的,至少在机关术造诣上,安长老已经算的上一个大师了。

  这年头除了唐门之外,没其他门派能请的到一个机关术大师。

  哪怕这个门派是万窟魔山!

  可是。看到白晨的机关术水准,愁无敌才明白,什么叫做机关术。

  有些东西就是需要放在一起比较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差距。

  很显然,安长老是被放在了一个错误的位置上,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

  “大长老,现在还有比下去的必要吗?”白晨转头看向愁无敌。

  愁无敌哈哈的笑着:“果然是天纵之才!天纵之才啊!!我万窟魔山能得此天才,实乃万幸之事。”

  愁无敌看向安长老:“安长老,你还有什么遗言?”

  安长老的脸色苍白,他深知愁无敌一向手段狠辣。特别是对自己敌人。

  他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要自己的性命。

  “慢!”白晨突然叫道。

  “嗯?小娃儿,你想说什么?”

  “我现在是万窟魔山的长老了吧?”白晨咧嘴笑起来。

  “是。”

  “那他的这条命是输给了我吧?”

  “是。”

  “那就是说,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没错吧?”

  “你要他何用?他的机关术,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他的机关术倒是差劲的很。不过小子这手上,实在是没有人手,以他这身子骨,当个打杂的跑跑腿,还是可以的。”

  “你若是需要人手,我可以给你安排,不管是普通弟子还是精英弟子。随你挑选。”

  “不用麻烦,就他了。”白晨固执的说道。

  周兰笙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中,她的自信心,她的信念在这一刻崩塌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比不上。

  自己千辛万苦得到了精英弟子的机会,可是人家兄弟。一个当了洞主,一个当了长老。

  他才五岁!!

  和这对兄弟走在一起,这压力实在不是一般大。

  安长老灰头土脸的跟在白晨的身后,面如死灰。

  如今的他,除了跟在白晨的身边。别无他法。

  因为他是一个失败者,作为失败者,就必须接受失败者的惩罚。

  血印,这种在万窟魔山中,属于最严酷的惩罚手段。

  就算是地位低下的普通弟子,犯了错也不会受到血印的惩罚,可是安长老却要接受这种惩罚。

  作为安长老的主人,白晨用一滴血换来了安长老的忠诚。

  当然了,或许这算不上忠诚,只是被动的接受奴役。

  “哥哥,先去你的碎铁洞看看吧。”

  “几位请,小人带路。”刘力更加殷勤的巴结起白斩凤和白晨。

  这两兄弟,都不是一般人,将来在万窟魔山中,绝对不是一般人。

  这时候不巴结还要等到什么事?

  “哥哥,刘力这个人看着这么伶俐,不如我们两的对换一下吧,这老儿跟我身边,实在是不舒坦,保不准别人把我当他孙子,还是把刘力给我,安老头就给你使唤,怎么样?”

  白斩凤微微一愣,看了眼刘力,他听出白晨话中的意思。

  刘力心机太重,怕自己压不住他。

  安老头虽然心有不忿,可是受血印所制,是不敢有反心的。

  白斩凤虽然觉得白晨在小瞧他,可是还是顺从的点点头:“刘力,你可愿意跟在石头身边?”

  “愿意愿意,小人愿意。”刘力心中自然是更喜。

  白斩凤一看就是精明人,不太好对付。

  反观他弟弟年纪尚幼,若是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不少好处。

  刘力眼中的喜色,并未逃脱白斩凤的眼睛。

  白斩凤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晨,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