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祸

第四百六十三章 祸

  “老爷,要不要去看着那小子?”王三看了眼远处的白晨,低声问道。

  今天一大早,白晨便说要去给张铁无送钱去。

  石老爷也是慷慨,直接拿出一百两,顺便还叫了两个人陪着白晨一同前去。

  “看着他?”石老爷看了眼王三:“我们石家功夫最好的护院墨师父,没挨住那小子一拳,那小子若是要跑,谁拦得住?”

  “石老爷,你也一起来。”白晨朝着石老爷招了招手:“我一个人去,张叔难免起疑。”

  “好。”石老爷倒也不推托。

  一路上,这一老一少倒是偶有交谈。

  “石头,你和那张铁无如何认识的?”

  “我昨天进城,张叔以为我是谁家走丢的小孩,就把我带回家了。”

  “那张铁无就是爱多管闲事,听说他以前是衙门里的差爷,结果布满知府的作为,一怒之下直接辞了差事,回家里干起了小本买卖。”

  “这小胜洲里人心惶惶的,全是绝阴谷的作为?”

  “那可不就是,其实从前那里本是个叫做洞天谷的门派,十年前,绝阴谷的人来到此地,灭了洞天谷,将之宝地据为己有,从此以后,小胜洲就再没有一天太平日子,每年绝阴谷都在小胜洲招收门人,说也奇怪,他们只要十岁以下的孩童,不论男女,初时还有人家把孩子送去绝阴谷当弟子,可是却从来没哪家的孩子回来过,渐渐的,有传言说绝阴谷谷主在练什么邪门武功,每天都需要喝童男童女的血,终于再没有人敢把孩子送去绝阴谷当弟子,可是绝阴谷并不罢休,不管是强抢也好,拐骗也好。每年都有几十对童男童女被掳走,就算是告到衙门,衙门也只是把状告者打出衙门。”

  白晨算是明白了,昨日张铁无发现自己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的紧张。

  为什么石老爷要拿自己冒充儿子,石老爷继续说道:“前两年的时候,因为有三户人家丢了孩子,便告到官府去,那三家都是富户,有那么点背景,事情闹的不小,结果不出三夜,那三户人家满门被灭,三个庄子全都被烧成废墟。还连累了百余户平民百姓的家也一并被付之一炬。”

  “你说的是东边那片废墟?”

  “那还只是其中一片废墟,唉……你看我庄子上也有些余钱,手头还算阔绰,可是也不敢忤逆绝阴谷的要求。”

  白晨不怪石老爷,护犊之心乃是人之常情。

  “张铁无的家可是在这巷子里?”石老爷指着一个巷子口。巷子外挤满了人群。

  石家的家丁推开人群,白晨走入巷子中,就看到张铁无的家门大开。

  几个官差在家中进进出出,白晨的脸色一变,急忙走上前。

  “哪来的小孩,走开走开。”两个官差立刻将白晨拦住。

  白晨一巴掌将那两个官差打飞,疾步步入屋内。

  只见屋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还有血迹,大黄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嘴里也有血迹。

  “你是谁家的小孩,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一个身穿官服的胖子,趾高气扬的指着白晨。

  白晨直接来到大黄的面前。先是探了探大黄的鼻息。

  大黄是被一个武功极高的人,一脚踢在腹下,直接重伤了它。

  白晨从怀中掏出一枚小还丹,同时护住大黄的心脉,帮它疗伤。

  不多时。大黄已经摇摇摆摆的站起来,甩了甩身上的皮毛,紧接着便对着那胖子低吼起来,那眼中充满了恨意。

  “怪事怪事,这狗怎么没死?”那胖子并未因为大黄的敌意而有所察觉。

  “大人,这狗凶。”一个官差护住这位官老爷。

  白晨摸了摸大黄的脑袋:“大黄,小小和张叔呢?”

  大黄一听到白晨的话,立刻朝着官差和官老爷吼叫起来。

  白晨的脸色沉下来,这里的事情就算不是这些人做的,也和这些人脱不了关系。

  “我家张叔和小小呢?”白晨看向胖子。

  “什么张叔不张叔的,小子,你敢伤官差,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捕头,给我将这小孩抓回去,老爷我要好好的审一审他。”

  那捕头立刻会意,伸手便朝着白晨抓来。

  白晨此刻再不会留手,抓住捕头伸过来的手腕,再用力一捏,直接捏碎捕头的腕骨。

  相比起前面两个衙役,对这捕头,白晨下手之狠,完全就是打算废掉他。

  因为这捕头的武功不俗,而且路数还相当阴毒,绝对与绝阴谷脱不了关系。

  “大黄!给我咬!”

  白晨指着官老爷,冷冷的哼道。

  “大胆,我乃知府,你小子……啊……”

  大黄已经将胖知府扑在地上,手臂上的一块嫩肉已经被大黄撕下来。

  “老爷……我们怎么办?”王三骇然看着屋内的动静。

  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连知府都敢袭击。

  石老爷也是面露惶恐:“装作不认识……”

  这也是正常人的反应,纵狗行凶,殴打朝廷命官和官差,这是天大的祸事。

  白晨踏在胖知府的胸口,目露凶光:“最后问你一句,人呢?”

  “小子,我乃是朝廷命官,我要你满门抄斩……”

  大黄在白晨的命令下,血盆大口已经咬在了胖知府的咽喉上。

  胖知府只觉得喉咙剧痛,大黄的獠牙已经刺破脖子上的皮肤。

  只要那么轻轻一扯,大黄就能连血带肉的把胖知府的脖子咬断。

  “绝阴谷……他们被绝阴谷的人带走了……”

  咔嚓……

  大黄的牙齿已经扯下胖知府的咽喉,白晨看都没看胖知府一眼。

  “大黄,这肉是馊的,不能吃。”白晨拍出大黄嘴里带血的肉,牵着大黄出了屋子。

  屋子外的官差全都抽出佩刀,指着白晨和大黄。

  白晨抚摸着大黄的背,此刻的大黄不是一只狗,它是狼!

  它的全身毛都倒竖起来,眼中泛着绿光。嘴里的獠牙在滴着血。

  失去主人让它的野性被释放,重伤后的恢复,让它渴望复仇。

  丹药的药性在血液中得到释放,白晨的真气更是让它的血都沸腾起来。

  此刻的它。是一只不折不扣的野兽!

  一只被白晨从枷锁中释放出来的野兽!

  吼——

  终于,白晨的手松开了,大黄化作一道黄风狂狷而出。

  啊——

  第一个官差被大黄瞬间扑倒,大黄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撕碎了那个官差的咽喉。

  “杀了这畜生,杀呀……”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大黄,恐怕对付一个手持刀兵的人都有困难。

  可是现在的它,完全是一只被放出来的凶兽。

  那些官差突然发现,一只狗原来也可以这么可怕。

  就连他们的兵器,在那獠牙之下。也要被咬成碎片。

  还有它的利爪,可以撕碎他们身上的皮肉。

  四五个官差,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被杀死。

  所有围观的百姓,全都吓得面无血色。

  每个人都以惊惧的目光看着白晨和大黄。此刻的大黄已经被血染红了身体。

  白晨走向石老爷,石老爷已经被吓得四肢发软。

  他其实是想跑的,可是实在迈不出步伐。

  “绝阴谷在小胜洲还有什么人?”

  “你……你要做什么?”

  “我们私下说。”

  白晨呵呵的笑着,也不管石老爷愿不愿意,拉着他便走。

  “你要做什么?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张铁无家的事也与老夫无关……”

  “我又没说要对你怎么样,我只是要你把我送到绝阴谷的人手中。”

  “送去绝阴谷的人手中?”

  “对。趁着这边的消息还没传开,你还是趁早把我送过去吧,不然到时候若是绝阴谷的人听说了这边的事情,而且又发现我与石老爷有瓜葛,到时候石家可就有难了。”

  “你……”

  “我什么我,现在可不是磨蹭的时候。”

  “石头。你可要想清楚,绝阴谷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杀人不眨眼?”白晨呵呵的笑起来。

  “王三,你把石头带去五方楼。”石老爷叹了口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归是要来……

  王三一听到差事落自己头上,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看来那五方楼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五方楼在小胜洲,就属于那种龙潭虎穴,一般的百姓都不敢贸然接近,更不要说进去了。

  而五方楼正是绝阴谷在小胜洲的分堂,白晨看了眼石老爷:“把这狗牵回去,一般人是不敢招惹它的。”

  “大黄,你乖乖的跟石老爷回去,我这便去将小小救回来。”白晨摸了摸大黄的脑袋,轻声的说着,也不知道大黄听没听懂,嗷呜着蹭了蹭白晨的脚。

  王三心惊胆战的来到五方楼,敲开五方楼的大门,一个秃瓢探出头,看了眼王三和身边的白晨。

  “找谁?”

  “我是石家的家丁,我们老爷说贵派看中我家少爷,老爷深感恩宠,特意命小人将少爷带来。”

  “把你家少爷带进来,你可以滚了。”秃瓢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是是……小人告退。”王三如蒙大赦,头也不回,直接飞奔而去。

  “这年头还有这么啥的人。”秃瓢哈哈的笑了声。

  “不是他家老爷傻,是知道我们绝阴谷惹不得,哼哼……”秃瓢的背后传来一个阴柔的声音。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