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六十章 孙子……

第四百六十章 孙子……

  白夙不理解白晨的意思,因为白晨的口中说了一个‘躲’字。

  在她的印象里,在这片山谷的深处。

  九媚宫的弟子以及白染,从来不需要用到这个字眼。

  穿过重重的迷雾后,白夙终于再看到了九媚宫的弟子。

  同样的,白染也站在那里,站在九媚宫的宫殿口。

  只是,她记忆中的师妹,那个意气风发,魔威滔天的魔女,如今却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兔子。

  她们之间只是相隔了十几丈的距离,可是却像是相隔了无数个光年。

  白染看到白夙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见鬼了一般。

  白夙明白白染的感觉,毕竟她是死过一次的人。

  只是,以白染的心智,应该不至于如此恐惧吧?

  “师姐……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白夙看向白晨,这个小孩她总觉得似曾相识,而自己的性命,也是他救回来的。

  可是自己就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他。

  “白宫主,我说过,九媚宫在太阳升起前,绝对不会再存在,所以你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在这两个时辰的时间里,你还可以继续享受你最后的时光,而我,就是破掉你们最后的乌龟壳。”

  此刻的白染和九媚宫弟子,就像是瓮中之鳖一样,惊恐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对她们来说,这个小孩简直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当初的九媚宫是何等的风光无限。不论是正道还是魔道,从来没有人敢去轻易招惹她们。

  可是,这一切在这个孩子的面前,却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石头,你把她们怎么了”白星不解的问道。

  她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些九媚宫的人这么多,还有白染那个女魔头在。

  而自己这边却只有四个人,他们之间相隔不过十几丈的距离。

  白染完全可以冲过来,把他们都杀了,为什么却没有人动手呢?

  “因为她们踏出九锁玄天阵一步……就要死!”白晨淡然说道:“仙祸已经受我控制。在这里就算是神仙来了。也要死无全尸,更何况血肉之躯。”

  九锁玄天阵就是为了抵抗仙祸而存在的,只要还在阵中,白染和九媚宫的人。就能保证安全。

  可是九锁玄天阵是否挡得住这个小孩。白染的心中没把握。

  她的脸上失去了往日里的尊荣与桀骜。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与悔恨。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一个小孩子。逼迫到这种境地。

  谁都没想过。

  曾经是九媚宫的安身立命的绝世凶地,如今却成了九媚宫索命的屠刀。

  白星、白清河和白夙,都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孩子。

  九媚宫就相当于是魔门中的七秀,想想七秀坊有多强势,就明白九媚宫有多强了。

  心狠手辣,行事阴狠,外加又有仙祸凶阵保护。

  几乎没有人愿意招惹九媚宫,哪怕是魔门中的其他门派。

  如今九媚宫招惹的,哪里是个小孩,根本就是个小煞星。

  “很好……很好……”白染的脸上在笑,可是眼中却是绝望,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悔恨:“师姐,到头来我还是输给了你,当年我以为我样样都比你强,武功、心智,乃至师父的宠爱,如今才明白,原来我努力了那么多,也不如你生的好……”

  白染也不知道是在嘲讽白夙,还是在嘲讽自己,她看了眼白晨:“你的两个儿子,一个惊世骇俗,天下人共尊,一个还穿着开裆裤,便能为你出头,如今还能帮着你出气。”

  “他不是……不是……”白夙本想解释,可是当她看到白晨的眼神的时候,白晨也在看着她,她的心中一动,那眼神与当初的白晨,简直是如出一辙。

  此刻白夙看着这个小孩与白晨,似乎两个人的容貌在慢慢的重合起来。

  终于,白夙激动的抓住白晨的手:“你……你是我孙子?”

  白晨愕然的看着白夙,欲哭无泪……

  当然了,这个似乎已经是最合理的解释了,至少是白夙所能想的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起码如果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成为父亲的可能性,远比一个二十岁的男人变成一个五岁的孩童的可能性要大上许多。

  白星也是有些发愣:“这么说,我就是姑姑了?”

  “那我就是表姑?”白清河也在瞬间接受了这个想法,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解释。

  “我的乖孙子。”白夙已经喜极而泣,脸贴着白晨的小脸蛋,一阵腻歪揉搓。

  “这个……我不是……”

  “我知道,你爹不让你说出来,我明白。”白夙心中隐隐刺痛,可是她还是表现的非常通情达理。

  “我先灭了九媚宫再说,她们伤了你,我说过如果让她们见到太阳升起,我的名字便倒过来写。”

  白染的脸色苍白,白夙的目光闪烁:“石头,你放过她们好不好?”

  “为什么?”

  “这里是我的师门……而且……而且我不恨她们。”白夙委求的目光看着白晨。

  白晨看向白染,白染屏住呼吸。

  哪怕她再高傲,可是此刻事关整个九媚宫的生死存亡。

  她不敢去用自己的傲慢,挑战这个孩子的忍耐力。

  “那就放她们一马。”白晨沉思良久,终于开口道。

  白染和所有九媚宫弟子,都像是虚脱一般,所有人都在这刹那间冷汗淋漓。

  不敢想象,如果白晨铁了心要杀她们。

  这曾经以为铜墙铁壁般的九锁玄天阵。又是否拦得住他们,又或者是拦住那个小孩。

  就在白晨说出的同时,原本弥漫在阵外的云雾,正在慢慢的退去。

  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白晨拉着白夙的手,感受着温暖的掌心:“我们回去吧。”

  “师姐……”白染突然叫道,她此刻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感激的同时,心中又有未曾消退的恨。

  可是更多的是嫉妒,为什么每一样都不如自己的师姐。

  却能够拥有这样的儿子。这样的孙子?

  可是。白晨却是冰冷的回过头:“如果你们九媚宫觉得,我们白家这么好欺负,下次不管任何人求情,我都会将你们连根拔起!”

  白染的脸色铁青。只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当然了,事实也是白晨所说的那样。

  如果不是自己死的假象,给了白染勇气。她是绝对不敢如此对待白夙的。

  白晨带着三人离去,只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白染。

  白晨不介意白夙抱着自己,其实这样的拥抱,对白晨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

  “石头,你爹他……”

  “白晨没死。”白晨毫不犹豫的说道。

  自己说自己没死,而且自己似乎还要费一番口舌来解释,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白晨哥哥真的没死?可是外面都传闻说他死了。”

  “我就是他喊来的,他现在不方便出来,所以就由我代劳。”白晨说道。

  “辰儿是不是身负重伤?”白夙在听到白晨肯定的语气回答的时候,心中更是喜不自禁,可是同时又担心起来。

  毕竟连自己的儿子都叫出来了,自己却不能出来,那么很可能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

  “没,他现在在南疆,所以赶不回来,只能驱我回来。”白晨不想让白夙过多的担心,只能含糊其辞的解释道。

  “他真的没事?”

  “他是真的没事。”白晨点点头道:“魔尊现在在他的手中,他要从魔尊的嘴里撬出一些东西,所以赶不回来,你们放心便是了。”

  “什么?魔尊在他的手中?”

  众人可都是知道,如今的白晨声势之大,可谓是绝无仅有。

  天下五尊之一,他更是居中,中全通。

  原本众人还觉得,白晨虽然精通百家,可是武功修为还是差了许多,所以他这个位置,有些名不副实,在天下五尊之中,应该算是最弱的一个。

  可是,如今听白晨这么一说,不可一世的魔尊居然落到白晨的手中。

  震惊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骄傲。

  这可是白家走出来的子弟,虽说白晨与白家几乎没什么瓜葛,可是还是让她们都是一阵的欣喜。

  “辰儿他好吗?”白夙的脸上露出几分愁容。

  “还好,南疆那边的风景不错。”白晨点点头道。

  “石头,你这身本事都是你爹教你的?”

  “自己学的,这些东西都很简单。”白晨随口道。

  白星的眼中冒着精光,只是面对一个‘后辈’,她实在拉不下脸面求教。

  “石头,你是不是与你爹一样,都不肯认我?”白夙凝视着白晨,从始至终,白晨都不肯喊自己奶奶,白夙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白晨让我见了你,代他喊您一声……娘。”

  白夙听到白晨的声音,顿时泪洒满襟,她感觉这么多年的积郁,在这一刻彻底的畅通,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值得了。

  “那你呢?”白星笑嘻嘻的看着白晨。

  白晨哭丧着脸,这声奶奶,他实在是叫不出来。

  这娘已经认了,可是这奶奶……是绝对认不得的。

  可是,白晨也不能把实情说出来。

  白夙双眼朦胧的看着白晨,怀中如此可爱的孙儿,谁不想要这样的孙儿。

  如若石头能喊自己一声奶奶,自己一定愿意付出一切。

  白晨摸着牙齿,凝望着白夙。

  许久,白晨咬着牙:“奶……奶奶……”(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