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似曾相识

第四百五十九章 似曾相识

  白清河一直看着白晨的举动,这时候的白晨,并未发现自己的失常。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种举动在白清河看来,是非常的突兀。

  就好像是面对至亲的时候,那种沉重的目光,那种慎重的态度,还有眼中的恨意。

  白星此刻的心情完全沉浸在白夙的身上,可是白清河却看的清清楚楚。

  “我娘的手好冰。”白星突然触碰了一下白夙的手心。

  虽然这个小孩说不能触碰,可是她还是碰了。

  白晨扫了眼白星,并未说话。

  抓起白夙的手掌,掌心开始散发出一股温热。

  “白姨还能救……救醒吗?”白清河忍不住问道。

  这个小子的武功很好,可是医术呢?

  武道和医道可没有半毛钱关系,白清河实在不相信,这个小孩子还会医术。

  哪怕是会医术,恐怕也只是看过一两本医书那种水准罢了。

  白晨的脸色非常的沉重,嘴里发出低吼的声音,似乎非常的用力。

  双掌始终抬着白夙的手臂,白夙的脸色依旧苍白。

  对于迷仙谷内外的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煎熬的时刻。

  白清河始终抱着怀疑,很快的,她就发现,这个孩子的医术,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白晨将大半的功力渡给白夙之后,开始用造诣准备好的银针,刺激白夙的周身要穴。

  白夙的死因是心力衰竭,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她先前的伤势,迟迟没有受到治疗,再加上长久的心衰,意志消沉,最后身心的疲惫彻底的拖垮了身体。

  白晨虽然很白染。可是白染还是做了个好事。

  为了蒙骗自己,白染用自身真气渡给白夙,护住了她的心脉。

  而正是这关键的护持,并未至少让白夙的身体保持了一段不短的稳定。

  一个人死后。血液会因为失去循环而逐渐的凝固。体内的器官开始出现连锁反应。

  比如说体内胃部的胃酸会自我溶解,肾脏停止工作也会导致。毒素开始向着血管扩张。

  而白染的真气缓解了这个过程,至少并没有让‘死’的症状继续恶化。

  这也给了白晨一个机会,白晨首先要给白夙保持体内的真气。

  只是白晨的修为毕竟差之白染太远,白染只是用了百分之一的真气。白晨却要将近一半的真气消耗。

  在完成这个过程后,白晨就开始以银针刺激白夙周身的各大要穴。

  说白了,就是用自己的真气,帮白夙的身体恢复机能。

  活人的身体,本身就会自动的进行一个完美的运行。

  而白晨所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真气作为动力,然后再用银针模拟出一个山寨版的运行。

  只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复杂了,所以在白清河和白星的眼中。完全看不出一点的痕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白夙的死亡时间并未超过三个时辰,再加上白染无意中的举动,让白夙的脑死亡时间延后了。

  这也给白晨增加了救活白夙的机会。脑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从医学角度来说,脑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就凭现在的白晨,是不可能有机会救活白夙的。

  只是,白晨这长达一个时辰的治疗,白夙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终于让白星意识到了不对劲。

  白夙的手脚冰凉,脸色始终苍白,这让白星的心中开始惊恐起来。

  “石头……我娘……我娘她是不是……”

  “闭嘴。”白晨冷冷的哼了一声,同时瞪了眼白星:“如果你还想留在这里,就不要在这里打扰我。”

  白星连忙捂住嘴巴,白晨将白夙的身体扶起来,然后开始在白夙的背后轻轻的抚擦着。

  此刻白晨的额头,已经大汗淋漓,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打湿。

  白清河将白晨的举动看在眼里,心中真担心这个小小的身躯会体力不支倒下去。

  可是这个小孩的意志力,远比她想象的更加坚强。

  白清河虽然看不懂整个过程,可是她还是看的出,这个小孩在不断的给白夙输送真气。

  从开始到现在,恐怕早就把自己身体里的真气抽空了。

  可是他依然没有歇息的念头,白清河的心中更加奇怪。

  很少会有人甘心做到这种地步,特别是为一个看似不相关的外人。

  突然,一个强有力的心跳声打断了白清河的思绪。

  紧接着便是白夙的一声轻哼,白清河整个人都懵了。

  她非常确定白夙刚才的情况,那绝对是一个死人。

  在江湖上混迹了这么多年,她不可能连活人死人都分不清楚。

  同样的,她不觉得白晨能起死回生。

  至少在这之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江湖上有那么两三个人可以做到,其中大部分都是药王谷,然后便是花间小王子、中全通白晨。

  如果换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白清河都不会感到任何的意外。

  可是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小孩,如果一个小孩都可以起死回生,那么这死亡未免太没意义了吧?

  白晨的身体一软,然后歪歪的撑住身体,那张小脸上,充满了疲色与乏力。

  白夙慢慢的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了眼周围:“我不是……我不是死了吗?”

  “星儿……清河……你们怎么在这?”

  “娘,你醒了!”白星已经激动的扑入白夙的怀中:“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白夙只觉得自己是长长的睡了一觉,身体有些乏,却并未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甚至这种舒适的感觉,是她这些年都未曾有过的。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这身体是怎么回事。

  白夙终于发现,自己的背后坐着一个小孩。

  只是。当她看到这个小孩的面孔的时候,脑海却是如雷击一般,呆呆的看着白晨。

  眼角的泪水不禁流淌而出,白晨的脸色苍白。就像是刚才的白夙一样。只是双眼也是凝视着白夙。

  “你是……”

  “你们聊,我还有点事。”白晨艰难的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摆。

  “石头,外面这么黑,你要去哪里?”白星疑惑的问道。

  白清河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凝视着眼前这个小孩:“你要去迷仙谷九媚宫?”

  按照白晨刚才的脸色和眼中的戾气。白清河很轻易就猜到了白晨这深夜出去要做什么。

  “你叫做石头?”白夙凝视着白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白夙的脸色越发的红润,便似待嫁的少女那般,焕发生气。

  “嗯。”

  白晨站在洞口,所以白夙看不清楚,只是白夙可以感觉到。这个孩子看着自己的眼神里,似乎隐藏着某种深意。

  “你要去九媚宫?”

  “是。”

  “我与你一起去。”

  “娘!”白星立刻惊呼起来。

  “额……阿姨,你应该知道,九媚宫是什么地方吧。你刚从那里出来,难道想再把性命丢在里面?”

  “你一个孩子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呢,何况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你现在的身体刚刚恢复,不宜走动。”白晨推脱道。

  “你若是不愿意带我进去,那便自己进去好了。”

  白晨的脸色更是难看:“你没看到我现在的脸色么,再多带一个人就多一个累赘,你多少也该有点知恩图报吧。”

  “既然欠你一条命了,不如便让我再多欠你一些。”

  白清河和白星都为白夙捏了把冷汗,这小子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性格更是霸道到了极点,这一路上,只要是忤逆他的,他都不会给好脸色。

  可是,让两人跌破眼睛的是,白晨对白夙,似乎非常的容忍。

  甚至没有一点点发脾气的意思,而是好言说道:“你就一定要跟着去吗?”

  “一定。”白夙肯定的回答道。

  “那我也去。”白星立刻跑上前说道。

  “我也去。”白清河自然不想被拉下。

  “好吧,不过此刻仙祸已经激活了,所以你们必须紧跟在我的身边,不能行差半步,不然的话,我也救不了你们。”

  白夙皱了皱眉头,她曾经是九媚宫的弟子,她对仙祸也有不少的了解。

  却从未听说过激活仙祸,这是什么意思?

  九媚宫中又发生了什么事?

  刚到迷仙谷口,白夙就发现,仙祸之中的云雾比平日要浓烈许多。

  就好象是有什么力量,在其中翻搅一样。

  这多少让白夙的心中产生几分警惕心,不过跟随着这个小孩的脚步,却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似乎这个孩子,比自己更加了解仙祸。

  而且他所走的方位也与先前自己了解到的不一样,可是似乎他的带路,更安全更方便。

  一路上并没有出什么意外,这让白星和白清河都怀疑,是不是这个小孩夸大其词了。

  可是只有白夙明白,他们这一路的凶险。

  特别是在仙祸产生了变化之后,其中的凶险,已经让她都不敢轻易进入其中。

  可是这一路却是无惊无险,让白夙开始怀疑,这仙祸的变化,与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奇怪,为什么我们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九媚宫的弟子?”白夙疑惑的问道。

  “因为她们现在都躲在九媚宫内。”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