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仙祭

第四百五十八章 仙祭

  白晨并未理会白染,而是一步步的走到白夙的面前,突然抱住白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泪水,再也无法自已,这一刻倾泻而下。

  不管白染想要伪装的多么真实,也不可能真正的瞒过白晨的眼睛。

  白染的目光阴晴不定,凌波向白染使了个眼神。

  白染凝视着白晨:“人,我还给你了!将仙祸的控制权还回来。”

  “这就是你的答复吗?”白晨突然回过头,脸上还带着未曾干涸的泪痕。

  白染不自觉的退后两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这个小孩年纪不大,可是眼神怎么这么大的杀性。

  “你想如何?”白染咬着牙看着白晨。

  “你杀了她,我就要整个九媚宫的弟子陪葬!”白晨的眼中突然迸发出腾腾的杀气,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中挤出来:“从今天起,九媚宫除名!”

  “小子,你已经出了仙祸,你觉得你还能办到吗?”

  白晨狞笑的看着白染,目光又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那种森然的目光,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心中戚戚。

  一个小孩子而已,为什么会给自己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哈哈……这世上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区区一个九媚宫而已!”

  白染终于压下心中的怒火,掌心中迸发出迫人的劲力,身姿如虹拍向白晨。

  扑哧一声,白晨小小的身躯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十几丈外。

  只是白晨再次站起来,大口的喷出淤血,接连喷吐出几口,笑容更加狰狞:“这一掌是你最后的机会。可惜你没能杀了我!”

  白染的脸色僵硬无比,这时候的她才是真正的恐慌了。

  白晨的这句话,就像是在给她下达了死亡通牒一样。

  可是她很清楚自己这一掌的威力,她没有半分留手。即便是同阶的人。被自己这一掌拍实也要身负重伤,更何况一个小孩子。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

  当她再次接触到白晨的眼神之时,真的感觉到了头皮发麻。

  “给我杀了他!”白染的声音变得尖锐无比,几乎是用嘶吼的语气咆哮着。

  恐惧让她的肌肉完全收缩,就连嗓音都变得尖锐。

  白染几乎是在撕扯自己的嗓门。她在极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恐惧。

  凌波当仁不让,这是一个在白染面前表现自我的机会,她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所以她的剑锋几乎是在白染发出指令的瞬间,已经刺向白晨。

  只是,当她到达白晨的面前之时,白晨突然变成一个小火人。

  剑锋与白晨的掌心摩擦之后,带过一片火星。

  白晨狞笑的抓住迫不及待的表现自己的凌波:“小丫头。你似乎还是没学乖!”

  白染看到浑身冒火的白晨,脸色再次惊变。

  因为此刻的这个小孩,与她记忆中的白晨,武功如出一辙。

  这更让她坚信不移。这个小孩与白晨的渊源。

  “住手!”宣九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身如飞凌横渡而来。

  同时一抹寒光掠过白晨的面前,白晨对这抹寒光不躲不闪,想要以同样的方式抓住宣九媚。

  可惜,宣九媚远比凌波难对付百倍,自然不可能犯宣九媚的错误。

  宣九媚一感觉到自己的佩剑收不回来,立刻弃剑退后。

  宣九媚心中更是骇然,这小孩怎么回事。

  哪怕是武林世家的子弟,在这种年纪,也只是刚刚接触到武道。

  哪怕他就是娘胎里开始练功,也不可能练到这种恐怖的地步。

  自己与他只是交手一招,就已经被逼得弃剑后退。

  而且这个小孩的手中,还抓着一个人。

  宣九媚胸口气血不断的翻滚,如果自己的反应再慢上一拍,恐怕也要如凌波一般,被这个小孩抓在手心中。

  “把人放了,本宫给你一个全尸!”白染冷哼一声,低吼的叫道。

  “你还是没学乖!”白晨狞笑的看着白染。

  就在这一瞬,众人面前的仙祸凶阵之内的云雾,突然开始翻滚起来。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那些翻滚着的云雾,便似具有了生命一般,开始伸出一个个烟云组成的手掌。

  白染身边的一个女弟子最是倒霉,一时不察,立刻被那手掌抓住。

  紧接着那女弟子便在惊恐的哀声中,被拽入仙祸之中。

  众人都听到那个女弟子的人影消失后,云雾之中闪过一道红芒,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利的悲鸣。

  仙祭!白染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无边的地狱中。

  作为九媚宫宫主,她手中握着一个记载着关于仙祸的典籍。

  这个典籍是祖上流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着许多仙祸的要点,比如说如何制作一面可以避免仙祸攻击的逆仙令。

  比如说如何初步的掌控仙祸,又比如说当仙祸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之时,需要特别的注意。

  仙祭便是最需要关注的变化,当出现仙祭之时,那么就必须进入九锁玄天阵内躲避,避免被仙祭吞噬。

  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幸免于难。

  整个绝世凶地仙祸,是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整个九媚宫包围在中间的。

  仙祸的存在,让九媚宫避免了外世的打扰,让九媚宫安然无恙的存在了数千年之久。

  可是,此刻的仙祸,却成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将整个九媚宫围困在中间,就如同孤岛一般,求生无门。

  “你这小杂种!”白染此刻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嘶吼的冲向白晨。

  白晨突然转变方向,抓住白夙的身躯,直接扑入仙祸之中。

  白染的脚步顿时止住,愤怒的看着白晨与白夙消失在仙祸中。

  “白染,若是九媚宫还能留到明天早晨。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全部撤入宫中!快走……”白染不敢再耽搁,多留半刻,仙祸就会多夺走一个弟子的性命。

  九媚宫的弟子陆陆续续的逃入九锁玄天阵中,白晨扶着白夙的身体。静静的站在云烟之中。看着九媚宫的弟子离去。

  此刻的白晨,已经被仇恨吞没了理智。

  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亲情。可以放下这个母亲。

  可是,当他从他人的口中知道白夙的变故的时候,当他从白星的口中知道白夙来意的时候。

  白晨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走不到真正的绝情。

  以前的种种。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白晨并未盲目的报复,他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先带白夙离开这里。

  白星此刻正焦急的等待着,等着那个自称是白晨弟弟的人出来。

  她不敢向前走一步,那个小孩的眼神与白晨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他说如果自己敢往前走一步,他就会打断自己的腿。

  这一路上,她已经吃过不少那个小孩的苦头了。

  子时未到,她突然发现云雾之中突然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回来了。同时还带回了自己的母亲。

  白星欣喜若狂的冲上前,此刻的她哪里还记得先前白晨的话。

  白清河也一直守在白星的身边,看到白晨和白夙回来,也是一阵欢喜。

  原本她还在担心。这个小孩会不会是说大话。

  此刻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只是,她发现这个小孩的脸色有些阴沉。

  那张小脸上,早已被戾气布满。

  “石头,我娘这是怎么了?”

  “没事,只是受了点伤,昏迷过去了。”白晨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

  白清河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白清河虽然不会医术,可是却懂得一点观气术。

  白夙此刻的身体,毫无知觉,完全是被这个小孩拖着出来的。

  一般人即便是昏迷,身体也会不自觉的迈动步伐。

  可是白夙此刻,却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

  白清河走上前,轻声道:“我来扶白姨。”

  白清河刚接触到白夙的手掌,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

  “走开!”白晨突然发出低吼的喝斥,白清河吓了一跳,连忙退后两步。

  “她……”

  “石头,清河姐姐只是想帮忙,你干嘛这么凶,你身体这么小,不会是想拖着我娘离去吧?”

  “你娘她中了奇毒,旁人碰不得。”白晨好言说道,只是眼角的余光,却以警告的眼神射向白清河。

  “那你就碰得?”

  “你若是想救你娘,就不要废话!”白晨本来就已经是在强忍怒火,被白星问的不耐烦了,便立刻原形毕露的怒斥道。

  死了……

  白姨死了!白清河不敢说出来。

  她多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可是白晨的激烈反应,似乎都在说明着这个事实。

  白清河的嘴唇微微颤抖,这让她的心头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一样。

  三人早前在附近找了一个算是僻静的山洞,那里比较适合休息与治疗白夙的场所,所以白晨将白夙带到了山洞中。

  这一路上白清河都没有开口,只是眼中充满了惊疑。

  人都死了,这个小孩到底还要做什么?

  从这个叫做石头的小孩出现,就让白清河感觉非常的怀疑。

  虽然石头长的与白晨很像,可是白清河可以百分百的肯定,白晨和他绝对没关系。

  不是父子,更不会是父子。

  只是,如果说是师兄弟,他们的气质与长相,又实在是太像了。

  可是不得不说,石头的武功很好。

  特别是他的这种年纪,白清河很想请教一下石头,到底应该怎么修炼,才能在他这个年纪练出这样的武功。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