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夜幕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夜幕

  “那个小孩说,他是白夙儿子的弟弟。”

  凌波不知道自己的师父,为什么会因为这几句话,而表现的如此的不知所措,如此的惊慌失措。

  此刻的白染,与她印象里的那种沉着冷静,甚至是冷酷的形象截然不同。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他应该没有弟弟才对……白夙也没有第二个儿子。”

  “师父,会不会是白夙的丈夫有其他的妾侍?”

  白染瞥了眼凌波:“你觉得一个死了将近二十年的男人,会有一个四五岁的儿子吗?”

  “那就是白夙偷人!”凌波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

  “住口!”白染怒喝一声:“你是越来越不知所谓了!”

  其实,这个答案已经是最大的可能了。

  可是白染不相信白夙会偷人,白染怎么也想不明白。

  “跟我出去看看你口中说的那个小孩。”

  白染的脸色凝重,心中开始升起一丝不安。

  白染与凌波顺着山路出了山谷,果然,一个孩童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眼前。

  “师父,就是他……”凌波指着白晨道。

  白染一步步的走上前,白晨也抬起头看着白染。

  白染上下打量着白晨,嘴里念叨着:“像,太像了。”

  “白宫主,我要的人呢。”白晨不想多做废话,严肃的看着白染。

  “小子,你认得我?”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这个不需要我再提醒你吧。”

  “小子。你与白晨是什么关系?”

  “兄弟。”白晨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道。

  “据我所知。白晨没有兄弟,你到底是谁找来的,冒充白晨的弟弟。”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把白夙还给我,我立马走人,或许是让我进去亲自带人。”

  白染面对眼前这个小孩的时候,信心与勇气似乎是恢复了不少:“小子,你是不知道本宫的厉害吧?不要逼着我一掌劈了你。”

  “你现在所站的地方。已经被我布置了封灵阵,任何人都无法在这里运用真气,所以你不可能一巴掌拍死我,当然了,作为对长辈的尊敬,我就再放你们回去,下一次出来的时候,如果你们没将白夙带出来,或者是超过时限,那么……”

  白晨原本微笑的表情。突然冷若寒霜:“那我就亲自进去找人。”

  “白夙没在我九媚宫!”白染暗中运气,可是正如白晨所说。不管她如何运功,都无法将真气催出体外,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压制着她。

  白晨直接坐回地上的大石头上:“你们可以走了,记住我说过的话!”

  白染冷哼一声:“那你就等着好了。”

  白染便是不信,这么一个小鬼,能有什么能力。

  别说现在的白夙,只是一个尸体,就算是活人,白染也不可能受一个小孩子的威胁。

  当白染踏入迷仙谷前,她最后一次回头看了眼远处的那个小孩。

  “激活仙祸!打开护宫大阵!”

  山里的夜晚来的格外快,还没过酉时(傍晚六点左右),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迷仙谷内开始弥漫着一缕漫漫的烟云,这些烟云如仙人漫步,又似神魂飞凌,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真切。

  白染面对白晨的时候,明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回到宫中后,心中却越来越不安起来。

  甚至于,她让所有的九媚宫弟子,全都整装待发,准备大战。

  “师父,您口中的白晨,到底是什么人?”凌波这两天,一直从白染、白夙又或者是宣九媚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可是她们却始终未曾提及,这个叫做白晨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不在外走动,说了你也不知道。”

  白染不耐烦的回应道,在她的眼里,凌波就是这么个目光短浅,眼界浅薄的弟子,武功修为倒是不弱,可惜就是不够聪明。

  白染想了想,还是无法让自己安心下来。

  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仅仅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难道一个小孩,就能把自己吓成这个样子吗?

  “外面可有动静?”

  “师父放心便是,师姐妹们都在外轮番职守巡逻,如今仙祸也已经激活了,同时也已经打开了九锁玄天阵,那个小子便是长了翅膀,也不可能进的来。”

  凌波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还没等她的话说完,殿外几个弟子抬着两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女弟子跑了进来。

  “怎么回事?”白染立刻惊呼的站起来。

  “师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我们在仙祸中巡视,突然被凶阵攻击,我们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都带着逆仙令,可是凶阵依然攻击了我们,我们是拼死讨回来的,可是这两位师妹还是受了重伤……”

  其中一个女弟子急促的解释道,看她们每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一点伤。

  那两个被抬进来的女弟子,此刻已经是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着。

  “怎么可能,带着逆仙令怎会被仙祸凶阵攻击?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白染脸色惊疑不定。

  便在这时候,又是几个女弟子狼狈不堪的进入大殿:“师父……不好了,外面的仙祸凶阵突然反噬,我们……我们被凶阵攻击了。”

  白染的脸色苍白至极,突然想起外面的那个小孩,心中更是惊骇难平。

  “是他……是他……”

  “师父,那只是一个小孩子,不可能让仙祸凶阵反噬的,天下就不可能有人能够控制仙祸。”

  “他大哥曾经破过另外一个绝世凶地十方俱灭。虽然一个小孩。几乎不可能有他大哥的水平。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正当白染惊疑不定之时,一个女弟子急匆匆的跑进来。

  “师父……弟子刚才在仙祸凶阵中,遇到一个小孩,弟子本想将那个小孩擒拿住,可是那个小孩武功奇高,反而击败了弟子,不过那个小孩没伤弟子。而是让弟子回来给您传话,他说凶地仙祸如今已经被他彻底的掌控,现在,他再给九媚宫一个机会……子夜到来之前,他要见到白夙,如若师父……师父您再执迷不悟的话……那那……”

  “那又如何!?”白染心中又惊又怒,咬牙切齿的问道。

  “如果师父不把白夙交出来,那么他就将九媚宫夷为平地。”

  “放肆!”白染一掌拍碎了她的宫主宝座,可见她此刻已经愤怒到何等地步。

  可是,白染又感到一阵无力。那个小子果然和他哥哥一样,都是怪物。

  这种年纪。就已经将仙祸掌控。

  要知道九媚宫之所以能够掌控仙祸,完全是因为她们得自先祖传承。

  里面记载了关于仙祸的大部分情况,以及如何掌控仙祸的办法。

  可是,一个小子却可以反控绝世凶地,仙祸。

  这让白染如何不惊骇,如何不恐惧。

  “那……那个小孩还说……”

  “他还说了什么?”白染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说,先前的师姐妹他已经放过她们一马了,谁若是再敢踏足仙祸一步,他就让其享受九天焚仙,八方天劫,七星倒置。”

  白染脸色苍白,身体摇摆着差点便要跌坐在地上。

  仙祸共九劫九祸九难,而所谓的九天焚仙便是九难之首,八方天劫则是九劫之首,七星倒置则是就祸之首。

  九劫九祸九难,每一种都能够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不是深明其意,是不可能知道九天焚仙、八方天劫和七星倒置的。

  “那小子没在开玩笑……他没在开玩笑……”白染整个人都失了魂一般,心中惊恐万分。

  该死,真是该死。

  为什么这兄弟两,都是这样的怪物?

  明明只是一个还没断奶的小鬼,为什么会懂得控制仙祸?

  白染不是一个会被仇恨蒙蔽理智的人。

  虽然她很白夙,可是如果攸关性命,攸关九媚宫的生死存亡。

  她绝对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结,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

  白夙死了!她死了!

  白染心中惶恐不安,不断的在大殿内渡来渡去。

  如果那个小子知道,白夙死了的话,他会什么反应?

  白染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绝不可以!

  白染想了半天,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用白夙引诱那个小子,只要抓住他那么所有的麻烦都将迎刃而解。

  “凌波,你去将白夙的尸体带来。”

  很快,凌波便带着白夙的尸体来了,白染看着白夙的尸身,长叹一口气。

  白染让弟子将白夙的衣物换了一套,同时又给白夙的脸上上了点妆,让她看起来还有那么点人气。

  白染同时又给白夙渡了一口真气,这口真气只是暂时的激活白夙的心跳。

  只是死人的身体,是不可以停留太久的真气,很快就会泄光。

  白染尽其可能的将白夙伪装成还活着的样子,然后命令两个弟子抬着白夙的尸身出了大殿。

  白染来到凶阵之前,朝着前方大喊道:“小子出来吧,你要的人就在这里。”

  那个矮小的身影在朦胧的烟雾中若隐若现,白染的脸色有些凝固,四肢更是有点僵硬。

  这种紧张的感觉,是她多年未曾出现的。

  终于,白晨从烟云中显露出来,一步步的走向白夙。(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