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五十六章 黄昏

第四百五十六章 黄昏

  凌波押着白夙走入九媚宫中,凌波已经大致知道了白夙的身份。、>

  凌波的眼中带着笑意,耻笑的看着白夙:“我听说当年我们九媚宫出了一个贱婢,那个女人就是你吧,哈哈……你还真是大胆,宫主饶你性命,你却不知道悔改,敢跑回来放肆。”

  白夙就像是没听到凌波的声音,哀,莫大于心死。

  自己命该如此,自己的辰儿失而复得,可是又得而复失。

  命运似乎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让他与自己相见不缺相认。

  整个白家都知道的事情,自己是唯一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白夙拖着沉重的身体,脚步也变得无比的沉重。

  九媚宫前的阶梯,变得永无止尽般。

  白夙彷如回到了二十年前,可是却是往事不堪回首。

  “九媚宫依然没有丝毫变化,白琼殿,青石砖,千层梯,青山环抱,风啸盈盈,可惜少了几分人气。”白夙微微的闭上眼睛,感受着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

  九媚宫没变,变的是自己,仅此而已。

  “九媚宫有九锁玄天阵保护,迷仙谷又乃绝世凶地,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改变。”凌波冷笑一声:“外人是闯不进来的。”

  “我这个外人还不是进来了么?”

  “你是九媚宫的叛徒,你还有脸说出来。”凌波冷哼一声:“若非宫主有令在先,我现在便杀了你。”

  宣九媚站在阶梯的顶端,从上而下的俯视着白夙。

  “师叔。”

  白夙看了眼宣九媚:“很难得。你居然还能称呼我为师叔。”

  “师叔。你应该清楚。你踏入迷仙谷开始,你就不可能活着离开。”宣九媚的目光有些复杂。

  白夙的目光平淡,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其实白夙与白晨一点都不像,可是宣九媚彷如看到了白晨的那个笑容一般。

  “我已经得到了我的答案,我陪了星儿二十年,如今是时候去下面陪一陪辰儿了。”

  “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希望自己的母亲自寻死路。”

  凌波看到白夙对自己冷冷淡淡,对宣九媚却是能言善语。心中更加不快。

  “师姐,难道你看上了这个贱婢生的野种了吗?做师妹的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不要如这贱婢这般害了自己,毁了一生。”

  宣九媚冷冷的看了眼凌波,凌波貌若天仙,资质在九媚宫中,也算是上乘。

  可惜就是太没有自知之明,太自以为是了。

  这种心智,也配与自己争少宫主之位。

  “我那辰儿若是在世,也不会再娶九媚宫的弟子。”白夙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桀骜。

  “哈哈……是不会娶还是没资格娶?”凌波大笑起来。

  宣九媚扫了眼凌波,微微摇了摇头:“师叔。我这师妹少不经事,勿怪。”

  “宣九媚,不要以为你在师父面前得宠,就可以随意污蔑我!”凌波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宣九媚摇了摇头,她临走前的那道轻蔑的目光,几乎让凌波抓狂。

  大殿中,白染正坐大殿尽头的首座之上。

  下方众弟子正捂琴奏乐,看起来白染的心情极其之好。

  “九媚,你来的正好,为师正想听你的绝伦琴技。”

  “师父,弟子今日心情欠佳,恐难奏出乐章。”宣九媚已经款款走到白染身边的座位坐下。

  “嗯?为何心情不好?为师的心情可是相当之好。”

  “弟子是在担心……”

  “担心?担心一个死人吗?”白染大笑起来,那笑声中充满了畅快淋漓的快感。

  宣九媚瞥了眼白染:“师父若是不担心,为何没有当场杀了师叔?”

  白染的笑声愕然而至,脸色渐渐的冷沉下来。

  “我只是不想让她死的那么干脆!”

  “可是弟子听说,外界有传闻他没死。”

  白染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不过只是一瞬之间:“这是我亲自找魔尊确认过的事情,再者说,哪怕白晨没死,难道我九媚宫就真的会怕他吗?我倒是希望他没死!我真想看看,他是否破的了我们九媚宫的九锁玄天阵,还有这里绝世凶地,仙祸。”

  当年九媚宫建立之时,魔威一时无两,当时曾有正派五大门派联手攻打九媚宫。

  可是却是以惨淡收场,那五大门派数万弟子倾巢而出,结果连九媚宫的宫门都没摸到,便在迷仙谷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那五大门派也因为实力大减,最终被其他门派吞并,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九媚宫乃是六大魔门之中,虽然实力一直算是中庸,不上不下。

  除了宫主白染算是魔门巨孽之一,九媚宫的实力,一直都是不显山不露水。

  可是不论是正派还是魔门,都无法忽略九媚宫这个存在。

  同时,九媚宫的门规也从来不许外人踏足,任何人!

  哪怕是魔门的同泽盟友,也不会容许。

  不论是宣九媚还是白染,都没有因为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九媚宫的日子都是这般的风和日丽,不会升起任何的波澜。

  一直到一个月后,白夙病故!

  因为先前的伤,再加上白夙的身体一直不佳,每况愈下。

  白染来看过白夙几次,每次她都在期待着白夙死。

  可是时至今日,当她发现白夙真的死了,她的心情突然感到一阵的空虚。

  复仇的快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

  那个张亲切同时又苍白的脸庞,曾经最亲近的师姐。

  白染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已经失去了生气的脸庞。许久未曾说话。

  “死有余辜。”凌波不适时宜的说了一句话。

  白染慢悠悠的回过头。看了眼凌波:“去守一个月的谷口。”

  凌波愣了愣。白染的眼光波澜不惊:“两个月。”

  凌波低下头,眼中充满了愤怒与怨毒。

  当她不经意间,撇刀宣九媚的眼神的时候,发现宣九媚看她的目光,是那种居高临下的冷蔑。

  凌波低着头,强忍着心中愤怒:“弟子告退。”

  凌波来到山谷口,绝美的景致并未平定她心中的愤怒,只是让她更加的暴躁。

  这时候。凌波看到远远的,有一个小身影从远处走来。

  凌波一个掠影踏风,已经落到那个孩子的面前,脸上浮现出狞色:“小子!敢踏入迷仙谷,只能算你倒霉了!”

  凌波此刻本就正值愤怨不平,如今遇到一个外来者,哪里还管的了对方是大人还是小孩,只要能给她泄愤,无论老弱妇孺都无关紧要。

  白晨看到眼前这粉妆女子,愣了一下。他原本是打算好好说话的,只是打算把人要回去。

  可是这女子一见面。就对自己下杀手,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果然,魔门中人都是这么不可理喻。

  凌波毫不留情的一剑,直接斩在白晨的肩头。

  只是,意料中的血肉横飞并未出现,白晨微笑的抬起头:“这位姐姐,我是来找人的,如果你方便的话,麻烦你帮我通报一下……”

  凌波冷哼一声,白晨肩头的剑锋一转,直接划向白晨的咽喉。

  可是,一阵金属的摩擦声,让凌波的剑锋与白晨的皮肤产生一阵火星四溅。

  “找死!”白晨突然一把抓住剑锋,然后便是用力一拽,将凌波拽倒在自己的跟前,白晨那细小白嫩的手掌,已经抓在凌波的脸皮上:“大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小就好欺负?”

  “你……你是谁?你放手!!你给我放手!我是迷仙谷九媚宫的弟子……你……”

  凌波惊骇的看着白晨,这个小人儿哪里来的这么厚硬的皮肤,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看起来你还是不明白,回去告诉白染,太阳下山之前,将白夙交出来。”

  “白夙?你是白夙什么人?”凌波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白晨一愣,是啊,自己是白夙什么人?

  “我是她儿子……的弟弟……”

  白夙儿子的弟弟……那还不就是她儿子吗?

  果然是一对母子,居然都是这么步子死活,自寻死路。

  白晨放凌波离去,他还没打算开杀戒。

  “记住,太阳下山之前!”

  白晨的声音萦绕在凌波的耳边,那个稚气的声音,却给凌波带来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凌波用最快的速度,逃回九媚宫中。

  就连礼仪都不顾的冲入九媚宫内,大殿内的乐声骤停。

  白染似是带着几分疲色,单手倚靠着脸颊,漫不经心的抬起头:“凌波,我不是让你去守两个月谷口吗?”

  “师父,外面来了一个小孩……一个四五岁的小孩……”

  “什么四五岁的小孩,赶走便是了,这种小事也来来向我汇报吗?”

  “不是的师父,那个小孩的武功很强……弟子……弟子不是对手……”凌波羞愧的低下头。

  输给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这种事实在不光荣。

  “那你回来做什么?让本宫去对付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白染气极反笑。

  自己堂堂魔门巨孽,要自己去对付一个小孩子,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

  “不不是……那个小孩说要一个人……”

  “要人?那小孩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他要的人是白夙,他……他说太阳下山之前,他要见到人。”

  白染浑身一震,整个人都跳起来:“你说什么?”(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