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五十章 以退为进

第四百五十章 以退为进

  “你可以治好我祖父身上的伤?”

  “这不可能。!ybdu!”罗布长老当即否定道:“堵塞我的任督二脉的是萤石虫,这种虫子一进入体内后,会迅速的找寻两条脉象最激烈的经脉,然后就会在那里安家,只是萤石甲虫的生命周期极其之短,几天的时间就会老死,而它死后就会化为萤石,彻底的堵住经脉,也就相当于堵塞我的任督二脉的,是两颗石头,任何的药石都不可能治得好。”

  “那是你遇到我之前。”白晨淡然说道:“还有,不要影响你孙儿的决定。”

  周木旭迟疑的看着白晨:“石头,你要我做什么?”

  “回去帮我传个信,告诉他们我现在要与他们求和。”白晨微笑的说道。

  “求和?”周木旭和阿古奇兰都惊奇的看着白晨。

  他们印象里,白晨一直都是非常强势的人,怎么会低头求和?

  只有老谋深算的罗布长老皱起眉头,眼中露出一丝精芒。

  不过也是因为他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才能一眼看出白晨的目的。

  “我可以提前帮你治好罗布长老的伤,只要你别把我的事情忘记了就可以了。”

  周木旭并未想太多就答应了白晨的条件,这个任务不算什么苦差事。

  白晨也信守承若,帮罗布长老的伤治好,同时也恢复了他的武功。

  周木旭虽然并未完全依附白晨,可是他对白晨更有好感。

  因为白晨的做法与干布长老截然相反,干布长老是对他下蛊。以此来控制他。同时还想要留下罗布长老作为人质。

  可是白晨却先治好罗布长老。而不是说,等到自己完成任务了,再治好罗布长老。

  更没有以留下罗布长老作为要求,这其中的诚意自然是高下立判。

  回去的路上,周木旭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祖父,石头为何要与五毒教何解?这与我记忆中的石头完全不符,而且我看到他虽然在兴建观星镇,可是三仙教的人马。已经被他完全的收复,哪怕是无法与五毒教正面对抗,也不至于惨淡收场,再者说,如今五毒教内部三位长老又面对阿古教主的压迫,不可能还有余力去对付观星镇才对。”

  “那石头年纪虽然小,可是心思却极其缜密,细微入至。”罗布长老感慨的说道:“他哪里是要求和,他分明就是在逼迫那三个老贼与他开战。”

  “这是何意?他不是要我去与三个老贼求和吗?”周木旭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是站在三个老贼的角度思考问题。同时你又知道观星镇的真实情况,所以你觉得石头根本就没必要去何解。可是三个老贼不知道,他们会怀疑,是否是自己高估了石头,是否是石头徒有虚表,然后就是试探性的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然后石头一定会在这些要求上满足他们的条件,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虚与委蛇,等到三个老贼欲求不满,准备对观星镇动手的时候,到时候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

  周木旭倒吸一口凉气,听完罗布长老的分析,他才明白,这其中居然有如此多的门道。

  “祖父您能想通这些,也非等闲之辈啊。”

  罗布长老苦笑:“因为我知道观星镇的真实情况,也见识了那个小孩的手段,所以我才能分析出这些东西,可是你觉得那三个老贼知道吗?你试想一下,如果石头再适时的放出一些不利于己的风声,比如说自己还是个五岁的小孩,喜欢胡闹的小孩,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

  周木旭忍不住一个冷颤,是啊,五岁的小孩。

  这个外表实在是太具有迷惑性了,

  谁会去防备一个五岁的小孩,哪怕这个小孩身怀绝技,依然会让人不自觉的将他当作一个小孩。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的时间里,南疆出现了难得的平静。

  东明城、多明古城、阿古祁莲派系,以及天一教,都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平静。

  似乎所有的风波都已经过去了,没有人知道,在东明城外数十里的地方,一个新兴的小镇出现,一个全新的势力正在崛起。

  阿古祁莲如今的日子可不好过,因为三族长老失去了三仙教这个后院,让阿古祁莲和三族长老的冲突变得更加尖锐。

  虽然白晨已经给她争取了最大的局势,可是阿古祁莲的底子薄,依然不足以与三族长老抗衡。

  三族长老如今是不顾一切,势必要将阿古祁莲的势力剿灭,然后才好腾出手去对付阿古齐兰。

  “教主,再这么下去不行啊。”阿穆尔担忧的看着阿古祁莲。

  如今三族长老仗着后劲厚实的优势,不想再拖下去,想要快刀斩乱麻。

  “不行?那怎样行?”阿古祁莲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没好气的回问道。

  “如今我们的人数占不到优势,而三族长老可以源源不绝的补充战力,而且我们的高手不多,这几天下来,又损失了不少,反观三族长老的损失,明显就要少许多,若是我们再这么拼下去,恐怕会先被拖死。”阿穆尔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你觉得,本教主应该怎么办?”

  “石头!”阿穆尔知道自己的教主心中早有答案,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不行!!”阿古祁莲想都没想,直接否决道。

  观星镇那边已经发来了消息,同时就连传递消息的探子,都已经被观星镇的规模惊为天人,短短十几天的时间,观星镇已经初具规模,就连阿古祁莲都动心了。

  可是,在阿古祁莲的心目中,石头就是自己的弟弟,阿古齐兰是自己的妹妹。

  当初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没有伸出援手。

  如今自己有麻烦,却要去找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帮忙,这种脸她丢不起。

  “教主,您忘记石头当初说过的话了吗,如果您要是有麻烦,就去找他。”阿穆尔提醒道:“石头建起观星镇,又为齐兰公主收服三仙教,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教主您。”

  “就是因为这样,我更不能去找他。”阿古祁莲更加决绝的说道。

  阿穆尔苦笑不已,这颜面问题真的有那么大吗?

  “教主,您觉得石头所作的事情,都是为了谁?”

  “为……为了我……”

  “那,我是说如果……教主与三族长老的争斗中失败了,那么石头所作的一切,不是都白费了吗?”阿穆尔看阿古祁莲有些意动了,又接着说道:“石头是因为白公子的原因,所以对教主和齐兰公主特别照顾,可是如果教主您都失败了,您觉得齐兰公主能独挑大梁吗?”

  阿古祁莲摇了摇头,自己的妹妹,自己太清楚了,如果没有石头的主持大局,恐怕能不能活到今天都难说,更别提收服三仙教,建立观星镇了。

  “若是教主出事了,您觉得石头会怎么样?”

  “以他的心性,多半就要将整个南疆闹的天翻地覆了。”

  这对兄弟的性子,阿古祁莲太了解了。

  她还记得,当初因为自己的假死,结果导致白晨性情大变,冲到神策军的营帐中大开杀戒。

  这石头的性子,多半也是如此,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石头的年纪毕竟还小,未必就能像白公子那样全身而退,而且以他的性格,多半是不死不休,您希望石头出事吗?”

  阿古祁莲再次摇头,若是石头出了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晨。

  对于白晨,阿古祁莲本就心中有愧,对于石头,更是爱到极点。

  那个坏坏的小子,却又事事为自己着想考虑的小混蛋。

  每次阿古祁莲想到石头,都会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容。

  就在这时候,一个亲信急匆匆的跑进来。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她已经开始熟悉这个过程,知道了那个叫做石头的少年。

  知道了那个少年的能力,也知道了那个少年对自己的教主意味着什么。

  不管自己的教主在谈论什么,只要事关石头的消息,她都会放下一切事物,第一时间聍听关于他的消息。

  “教主,石头少爷那传来消息了。”

  “什么消息?”

  “这是石头少爷亲口传述给属下的,让属下亲口转述给教主。”

  “他说什么?”阿古祁莲立刻打起精神。

  虽然他们远隔千里,可是石头每次都会远程操控,指点她如何行动。

  阿古祁莲很不愿意承认,可是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石室,那就是石头给她的办法,总是最有效,最符合时局的办法。

  最初的那种争强好胜的心理,如今已经是荡然无存。

  石头总能把局势分析的最透彻,阿古祁莲甚至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只要每次等待着石头传述的计划就可以,至少这些日子来,石头给她的计划,每次都能收到显著效果,而自己的大部分计划,都是无功而返,甚至让自己本就不多的人马出现损失。

  特别是当石头特别吩咐过的,亲口转述的消息的时候,阿古祁莲都要慎重对待。

  “以退为进,静观其变。”(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