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小孩?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小孩?

  洪钟般的巨响,响彻整个小镇,巨大的冲击也让身后的向曲和冰万里都被震的四脚朝天。

  唯独近在咫尺的白晨,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阿古齐兰瞪大眼睛,拉了拉白晨:“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超过一定范围,不论是什么毁天灭地的力量,都无法影响到外界?”

  “对,武阵如果不破去,那么哪怕里面洪水滔天,我们一样能波澜不惊。”

  白晨微笑的转头看向魔尊:“老魔头,我劝你还是快点破了这个破晓阵吧,因为这是一个连环武阵,当破晓阵激活之后,每个时辰,都会有千雷轰顶,你那弟子顶了几道累就受不了了,不知道你能不能顶住千雷轰顶?”

  魔尊脸色愤怒,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他那一爪的威力,他自己最清楚不过。

  可是还没触及白晨,就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一样,根本就坚不可摧。

  该死,真是该死!

  为什么那个白晨难缠,他的弟弟也这么难缠。

  难道他全家都是这种怪胎,都是这种变态吗?

  “小子,你最好祈求我慢点破阵,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死无全尸的!”魔尊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当年我大哥的武阵是我教他的,那时候他太忙了,又要练功,又要学习炼丹术,所以只能由我来教他,所以我的武阵造诣,比起我大哥要高那么一点点……”

  白晨的话。瞬间让魔尊的心跌入谷底。

  在冰万里和向曲听来。是如此匪夷所思的言词。

  可是在魔尊的心中。却是深信不疑。

  白晨先前的武阵已经让他吃足了苦头,差点就让他阴沟翻船。

  如今眼前这个小子,已经让魔尊产生了惧意。

  再由他亲口说出这句话,更是让魔尊心中骇然。

  “对了,我记得当初你可是用天魔幻影的自爆,破了我大哥的武阵,不过你放心,现在这个阵法是连环阵。这可是我集齐了周边密林的一切灵气,你现在就算是自爆,也是轰不开这个武阵的。”

  魔尊心中骇然,脸色阴晴不定,当初他的天魔幻影可是耗费了他很大的代价。

  原本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恢复的,不过他还是请动了黄泉老人,这其中的代价自然不菲。

  此刻他即便是再想施展天魔幻影,也是做不到了。

  “小子,你大哥非我所杀,你我本无太大的恩怨。只要你愿意放本尊出去,本尊保证既往不咎。”

  “那不行。你那弟子可是杀了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叫做阿花姐姐,这算是不共戴天的大仇吧?”

  魔尊一听这话,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把所有的气都撒在冰万里的身上。

  原来都是这小子惹来的祸端,魔尊阴恻恻的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冰万里:“本尊是让你来办正事的,你居然给本尊节外生枝!”

  “师……师父,你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我只是杀了阿古齐兰身边的一个小丫鬟……”

  “还敢狡辩!你给我去死!”

  如今为了自保,魔尊可不会手下留情,哪怕眼前的冰万里是他的首席弟子,他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冰万里本就重伤在身,魔尊更是为了做足全戏,根本就不留余地,一掌劈在冰万里的额头上。

  哗啦一声,冰万里的闹僵四溅开来。

  “谁让你杀他的?”白晨突然很不满的大叫起来:“你不知道少爷我留着他,就是要折磨他吗?你这分明就是与本少爷做对!”

  “对,一看你就是别有居心,我们的仇人,何须你亲自动手?”阿古齐兰也是在一旁帮腔。

  虽然她恨冰万里,可是她还是觉得不过瘾。

  如今白晨这么一说,她自然是跟风帮腔。

  魔尊的脸色阴沉无比:“小子,本尊不管你与谁结仇,总之你快些解除武阵,不然……不然……”

  “不然如何?杀了我?”

  白晨微笑的看着魔尊:“这九宫连环阵还只是小道,外面还有锁天镇地大阵,记得锁天镇地大阵吧?杀我?小爷我现在一根指头,就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敢威胁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当小爷是在吹牛。”

  魔尊一听到锁天镇地大阵,整个人都傻眼了。

  那可是千年前的龙秦王朝国师拓拔乱世布置的绝世大阵,就连十方俱灭那种绝世凶地都能镇的住,自己进来了,那就真的是玩完了。

  眼前这小子既然说自己的武阵造诣比白晨还高,那与拓拔乱世相比,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了吧,布置出锁天镇地大阵,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白晨满脸愤怒的同时,小镇的上空突然阴云密布起来。

  紧接着便是整个直线的街道,突然的落下无数的惊雷,原本平坦整洁的街道,瞬间被无数惊雷轰的坑洼不平。

  好在这些霹雳雷霆虽然多,可是却不是集中一点,魔尊还不至于受伤,只是这狼狈是免不了的。

  只是向曲就没那么幸运了,只是中了一道霹雳,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炸成黑色,躺在地上抽搐不止。

  好在他的武功勉强过的去,还不至于危及性命。

  “这破晓完了,后面还有风卷云涌。”白晨狰狞着脸色看着魔尊:“现在小爷说什么,你就给我应什么,应的不好,小爷我就让你尝遍我精心准备的大刑!”

  魔尊的脸色更是难看,再看到白晨的脸色。

  那脸色与白晨,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果然是亲兄弟,这嘴脸简直就与白晨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向曲已经被白晨吓坏了,这小孩如此年纪。居然把魔尊训的屁都不敢吭一声。

  甚至连自己的弟子。都被魔尊亲自杀了。

  原因还仅仅只是因为冰万里杀了一个小丫鬟!

  “现在。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答对了,我们就接着下一个问题,答错了,大刑伺候。”

  魔尊的手掌已经快要被自己捏出血了,曾几何时,他也被白晨这么的羞辱过。

  可是没过多久。他再次背负了这样的屈辱。

  小镇的上空,再次升起一团闪亮的烟火。

  这次不只是南疆,整个天下都震惊了。

  西魔身陷南疆的一个小镇,而这个小镇里,只有两个少年。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整个江湖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

  当阿古祁莲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拿着手中的情报,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魔尊也输了……

  那个小怪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也如白晨那般,拥有他的那种近乎全能的能力吗?

  阿古祁莲不断的在心中问着自己。

  而在另一方面,五毒教内部的三位长老们。正在极力的隐瞒着这个消息。

  周木旭也是这次会议的成员之一,不过他现在改回了苗人的名字。阿穆。

  穆在苗人的意思是参天大树的意思,这是周木旭小时候,他的父亲为他取的名字。

  这也是周木旭现在所能记得的,少数一些关于家的记忆。

  如今周木旭已经混到了分教格萨的位置,格萨在五毒教内部,就相当于普通门派的一个分堂堂主的位置。

  在这么短的时间,能混到今时今日的位置,不只是因为五毒教内部的局势,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白晨给他制定的计策。

  他几乎没用太多的功夫,就混入五毒教内部,毕竟他不需要编造自己的身份来历,就直接把自己是孤儿以及被汉唐人家收养的事情说出来。

  五毒教只要稍加调查,便能知道他所说的真假。

  周木旭如今已经在心底,默默的对那个叫做石头的孩童感到恐惧。

  自己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他似乎都已经猜到,而且早在来之前,就为自己想出了所有的解决办法,让他可以平步青云。

  “诸位兄弟,诸位同胞,这次请大家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

  开口说话的是三大长老中的干布,他与另外两位长老分别坐在为首并排的三个主座上。

  他的手脚多是一些奇怪的咬伤,传闻这些伤口都是他豢养的毒虫咬出来的。

  干布最喜欢用自己的血来喂养虫子,他说这样可以与毒虫产生共鸣,只是没有人敢拿他做模仿对象。

  周木旭看了眼周围,全都是老资格,心头一跳,难道说是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目的?准备当众揭露自己?

  周木旭有些紧张起来,现场的气氛似乎不那么协调。

  特别是三个长老的眼神,都带着一种看不穿的意味深长。

  “我们刚刚收到消息,三仙教已经沦陷在了鬼镇中。”

  “什么!?”所有人都惊呼起来:“鬼镇?什么鬼镇?”

  很多人都不知道鬼镇在哪里,鬼这个字是从中原传过来的,所以南疆没哪个城镇会用鬼来给镇子起名。

  事实上,目前来说,鬼镇还只是新出现的称呼,是对那个荒废小镇的形容。

  周木旭暗自松了口气,原来不是针对自己的,差点就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不过他也在暗自嘀咕,这鬼镇是在什么地方?

  南疆多有神秘地带,出现几个可怖的地方也不足为奇。

  “鬼镇就是东明城南面三十里的一个多年荒废的小镇。”

  “这小镇怎么了?怎么又和三仙教车上关系了?”

  “这话说来话长,简单明了的说,就是三仙教这次招惹了一个不得了的敌人……结果这个人把小镇变成了一个恐怖的深渊,将三仙教大部分的实力全部拖入其中,再没有出来……”干布的目光里,透着几分惊悚与骇然。

  “不只是三仙教……西魔魔尊受三仙教邀请,出手想破那个鬼镇,结果如今也深陷其中,自身难保。”

  开口说话的是大长老松臧,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再次沸腾起来。

  有人惊疑的问道:“到底三仙教招惹了什么敌人,为什么连魔尊都对付不了?难道是四尊之一的人物?”

  “这事我们也很难相信,因为从目前我们手中得到的情报来看,其实那个敌人,只是一个小孩……一个名字叫做石头的汉唐小孩!”(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