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四十章 后面的镖我来送

第四百四十章 后面的镖我来送

  “活了!?”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阿古齐兰。

  这还真能把死人弄活的!在这之前,他们是打死也不相信。

  特别这事还是一个小孩子捣鼓出来的,曽不负迟疑的看着阿古奇兰,又看了眼白晨:“这不会是尸变,弄成尸人了吧?”

  “什么话啊你。”周麻三立刻不满的大叫起来:“石头这是真本事。”

  白晨摸了摸阿古齐兰的胸口,还是有些冰凉,寒气还是没有驱除,如果不能把寒气驱除,那么刚刚回复的一点生气,不需要几刻钟,又会重新削弱阿古齐兰的生气,让她陷入假死。

  白晨掌心突然冒火,一掌摁在阿古齐兰的小腹上。

  阿古齐兰嘴里发出舒服之极的呻吟声,口中冒出一缕缕淡淡的寒气。

  紧接着,阿古奇兰猛的睁开眼睛,霎时间摆出攻击的姿势。

  先是一掌推开白晨,紧接着身体一个半悬落地,敌视的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什么人?”

  “姑娘姑娘,你忘记了吗,我是龙澜镖局的镖头,这位是我们当家的,你都见过的。”

  “是你们?”阿古齐兰愣了下:“我这是到东明城了?”

  “没……”

  阿古齐兰摸了摸身上,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我这伤……好了?”

  所有人都看向白晨,白晨撇撇嘴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伤,若是你早些遇到我,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我这伤与你又有什么关系?总不能说我这伤是你这小屁孩治好的吧?”阿古齐兰很是傲慢的瞥了眼白晨:“伤我的可是西魔座下的首席弟子,人送绰号冰万里,一手寒心百毒手,那可是纵横天下,同辈之中少有敌手。”

  “被人打的差点没客死他乡,有什么好得意的,皇帝刀下也不见得个个都是英雄好汉。真把自己的黑历史当作光辉了。”

  白晨这话说的刻薄至极,阿古齐兰听的火冒三丈,憋红了脸指着白晨,半饷也憋不出一个反驳的话。

  周麻三和肖凤儿都是捂着嘴。眼前这小子可是花间小王子的胞弟,花间小王子能凭一张嘴说死苏鸿,这小子哪怕是学了十分之一,也不是一般人能说的过的。

  更何况是一个苗人小丫头,想要说过石头,先得长十张嘴才行。

  “你想说你武功低?年纪轻,阅历浅,一时不察,着了他的道?”

  “对对对,我武功没他强。年纪没他高,阅历没他深,更何况……你们汉唐不是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吗?”

  “那也得有命留着才是常事,你一次就把命搁人家手上了,还谈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有十年的时间给人等么?”

  “你怎么伤的我们先不谈,我们现在来谈一谈你伤好的事。”

  白晨坐到床板上,看着不知所措的阿古奇兰:“按说我治好了你的伤……”

  “真是你把我治好的?不对啊,我用的秘法是蛇息**,若是不知道解法是不可能解的了蛇息**的啊。”

  “我用什么法子救活你的先不说,反正你如今伤好了是事实吧?”

  “是。”

  “作为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对我的感激?”

  “是,谢谢你。”

  “嗯,懂礼貌,是个好孩子。”

  众人有一种发笑的感觉,一个五岁的孩子,摸着十几岁的女孩的脑袋。还一边正经的说着好孩子,这种场面实在是太违和了。

  “然后是这趟镖的问题。”白晨看了眼众人:“你拖镖的原因不外呼在东明城,有可以把你救活的人,没错吧?”

  得到阿古齐兰肯定的回答后,白晨又道:“而在之前。因为我发现,如果就这么把你送到东明城,你肯定是撑不过这段时间了,所以我们把你从棺材里拉出来,直接救活你了,这也没做错吧?”

  “也没错……”

  “那我们算不算超额完成了任务?”

  “算……”

  “那你是不是应该在原本约定的酬金上,再追加一点?”

  “是……”

  “那你是不是已经可以自己回东明城了?”

  “是……”阿古齐兰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可是话一出口,她立刻意识到不对。

  自己是说让他们送自己回东明城,没说死活啊。

  按说镖局没把自己送到东明城三仙教之前,都不算完成。

  “很好,既然你已经同意了,那就把尾款结清,然后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众人都不解的看着白晨,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折返。

  可是却没有人提出异议,毕竟这时候只有白晨才有话语权。

  “我身上没钱。”阿古齐兰突然皎洁一笑。

  “没关系,写张欠条,以后等有空了再讨回来就是了。”

  “为什么不是你们跟我去东明城取?”

  白晨倒是不介意,可是镖队不能去,能早点折返,白晨巴不得他们早点折返回头。

  南疆已经是乱象初生,东明城肯定更加混乱。

  若是镖队再带着阿古齐兰出现在东明城,恐怕他们都别走了。

  龙澜镖局这些人,都只是普通的江湖角色,哪怕是其中名号最响亮的曽不负,也只是边缘人物,若是参合进东明城那个浑水中,恐怕想脱身都难了。

  “这东明城我们这群外人,实在不好去参合,何况南疆这路,我们实在认不得。”

  “我们也认不得东明城的路,难道你们想让我一个弱女子孤身上路?在外漂泊流荡……无依无靠吗?”

  白晨嘴角抽了抽,阿古齐兰那双眼朦胧的眼神,在旁人看来,真切无比,在白晨眼里,还不如一个电视剧的女主的演技。

  阿古齐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你知不知道,我以前有个妹妹,那年大雪封山……”

  等等,这开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阿古奇兰的语气几近哽咽,微微抽泣着:“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我妹妹,而我如今却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丫头,这忙我们一定帮,你这人啊……我们就是背也给你……”

  “慢着。”白晨突然大声喝止了曽不负的海口,瞪了眼曽不负:“你知道这故事里的妹妹是谁吗?”

  “怎么?石头你还认得她妹妹?”

  “这故事呢,出自花间小王子之口。”

  “还有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曾叔,石头说这故事是花间小王子说的,那就一定是花间小王子说的。”

  “你怎么知道的?”阿古齐兰惊奇的看着眼前这小孩,这小孩看着,怎么这么眼熟,俯下身体盯着白晨的脸庞,一阵猛瞅:“你长的好像花间小王子。”

  “小丫头,石头就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亲弟弟。”周麻三自豪的说道。

  “啥?”

  “什么?”陆老头和曽不负全都吓了一跳,猛然惊呼起来。

  肖凤儿拍了拍曽不负的肩膀:“抱歉曾叔,现在才告诉你。”

  “你真是那人的弟弟?”

  “是啊,所以我知道你,还知道你身边有个叫做阿花的小丫鬟,她人呢?”

  阿古奇兰的脸一沉,就跟小女孩一样哭了:“阿花死了……她为了让我逃走,被冰万里杀了。”

  看阿古齐兰的哭声,极其的伤心欲绝,那情形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着落泪。

  “他为什么要杀你?”白晨皱了皱眉头,白晨对于阿古齐兰和阿花的印象很深刻,不是因为她们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们的单纯,那个会因为自己的一个虚假的故事而落泪感伤的女孩,居然就这样的年华早逝。

  “不知道……”阿古奇兰哪里说的清楚,一边哽咽一边抹着眼泪:“我也不知道他干嘛要追杀我,他就是要杀我嘛……我又没招惹他。”

  阿古齐兰抹去泪水,眼中露出浓浓恨意,还带着点小幼稚的语气:“我一定会为阿花报仇的,我在他身上下了生死不休蟲,他现在就在东明城,肯定是想在那里等着我!”

  “石头,我们……”

  “你们先睡一觉。”

  白晨微微一笑,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先是周麻三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就是肖凤儿,紧接着就是肖凤儿。

  三人都先后倒下,就剩下陆老头愣愣的看着白晨。

  “陆老头,你与镖局里的人,这就回去。”

  “你要做什么去?”陆老头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这丫头一个人上路我不放心,就让我把这趟镖送到底好了。”

  “你!?”

  “顺便去杀个把人。”白晨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杀人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是如此的顺其自然。

  陆老头有些看不懂白晨,即便他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杀性吧?

  “你能杀的了谁啊……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参合进去了。”陆老头不放心的说道。

  白晨微微笑起:“不顺眼的人,我都杀的了。”

  “那他们呢?麻子、镖头和当家的,你就让我们这么回去?”

  “只要二十天的时间,他们应该就能清醒过来,放心好了,他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这回去的路,只要原路返回,也不会遇到其他麻烦,若是你实在不放心,就先在哈桑部族那住上二十天。”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