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死生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死生

  曽不负很不好意思的拉开一个大木箱子,里面还有一个棉被裹的严严实实。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你不怕把人闷死吗?”白晨连忙拉开棉被,却发现里面的女子她认得,这女子不就是自己当初在沧州城街头遇到的,似乎是叫做阿古齐兰的女孩吗。

  只是,此刻阿古齐兰的脸色苍白,身上毫无生气。

  “死了?”白晨有些愤怒的回过头:“你就这样送镖的?”

  “不是不是……她交到我们手中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而且拖镖的人就是她自己。”曽不负连忙解释道。

  白晨愣了一下,白晨知道龙澜镖局是少数几个,能够恪守本业的镖局,绝不吞镖,绝不越货,而且大老远的从中原送到南疆来,也不会把一个大活人送成死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记得那天夜里,这小女孩突然敲开镖局的大门,然后便要求我们把她送到南疆东明城,并且她还说,自己会在路上死掉,到时候也不要多管,只要拿棉被把她包裹严实了,装箱送过去就成。”

  “把她抬出来。”白晨严肃的说道。

  “做……做什么?”曽不负犹豫的看着白晨。

  “我需要看看,她是否是真的死了。”

  “我已经检查过很多次了……”

  曽不负本来还是坚定不移的语气,可是接触道白晨的眼神,又变得不那么自信。

  白晨第一眼的时候,还没想那么多,可是越想越不对劲。

  他们这一路走来,少说也有二十多天的时间了。这么长的路程,就算再如何保持,也要烂成渣了。

  可是阿古齐兰除了面色之外,身体还保持着完好的状态。

  所以白晨必须确定。阿古齐兰是否真的死了。

  曽不负把阿古齐兰抬入帐篷内。白晨愣愣的看着阿古齐兰半饷。

  白晨是在想阿古奇兰和阿古祁莲的关系,首先她们都是一个族内。这是肯定的。

  白晨已经了解过,在苗人之中,姓阿古的人的身份。

  阿古这个姓氏在苗人之中属于皇族,整个阿古部族也只有百余人。

  不过阿古祁莲应该是上任五毒教教主。那个小女孩则是下任五毒教教主。

  所以她们应该都属于三代之内的亲属关系,如今看到阿古齐兰的样子,白晨也不得不出手。

  曽不负再次探了探曽不负的鼻息:“是死了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白晨白了眼曽不负:“你见过死人不腐化的吗?”

  “也许她……也许她有什么秘法,可以长期不腐不化……”曽不负犹豫的说道。

  “或许吧,不过我觉得她还活着。”

  “不可能吧。”曽不负立刻否决了这个答案:“没人能够闷在木箱子里一个月的时间,并且还完全没进水进食。”

  “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就经历过多番死生。而且还经历过返老还童。

  所以白晨如今的神经,已经坚韧到可以接受任何的怪事,更何况这还不算最奇怪的。

  白晨伏下身子,将耳朵贴在阿古齐兰的胸口。没有心跳。

  不过白晨发现,阿古齐兰的胸口处,又一个漆黑的掌印,正是这一掌,直接断送了阿古祁莲的性命。

  白晨皱起眉头,白晨认不出这是什么掌法。

  不过掌印此刻依然透着几分寒意,白晨将手伸入阿古祁莲的衣领子中摸索。

  曽不负老脸通红,半天才说了一句:“石头,这不好吧……人家小姑娘虽然死了,可是你这样……”

  “闭嘴。”白晨瞪了眼曽不负。

  白晨这是在检查这掌造成的伤害,检查活人的伤势简单,可是检查死人的伤势,却是完全不同。

  检查死人的死因,多半都是仵作的事,而且仵作的工作,一般都是简单粗暴。

  不过这种方式,显然不适合阿古齐兰。

  阿古齐兰体内的血液,已经快要凝固,活人之所以是活人,就因为心室不断的跳动,循环血液流动,心脏一停止,血液就会因为粘稠而开始凝固,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不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阿古齐兰体内的血液,依然没有完全凝固,这让白晨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这丫头没死。

  “这丫头可有说,多长时间内,送达目的地?”

  “有,两个月之内,一定要送到东明城,三仙教。”

  “三仙教?”

  “嗯,是东明城的一个很大的教派,属于五毒教的一个分支,控制着东明城半壁都城。”曽不负说道。

  “她显然高估自己了。”白晨皱起眉头,还好自己刚才提及这件事,若是再晚个一两天,恐怕就真的回天乏力了。

  “石头,你的意思是?”

  “她还没死,她中的掌力应该属于凝血阴性一类的,而且伤她的人武功极其之高,至少也是一气归元那种境界的顶尖高手。”白晨严肃的说道。

  曽不负听到,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运尸返乡的镖,居然惹出如此级别的麻烦事。

  “这个伤人者下手极其狠毒,不留余地,掌力直接催断这女孩的心脉,同时封住女孩的气海,让她无法运功逼出寒气,只要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寒气就能让女孩失去行动力……一日的时间,即可让她身死。”

  “没错,她来的时候,脸色就非常难看,拖镖之后,就已经没力气说话,我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第二天敲开她房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死在床上了。”

  “不过她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死,所以事先做了一个准备,这应该是苗人的秘术,口中留着一口气。虽然我不知道这秘术的名字,不过用途与运行方式大致明白,虽然不算高深,可是却很管用。”

  “你就这么看一下这个尸体。就懂秘术了?”曽不负惊奇的问道。

  “这其中涉及的东西太多。有武道心法的高深学问,也有医道上的学问。外行人看不懂,不过却瞒不过我的眼睛,等这事之后,我给你们几个都教一遍。若是遇到强敌的时候,就以这秘法假死,再把人送到我这来救活。”

  曽不负的脑细胞显然是不够用,呆呆的看着白晨,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端一盆热水来。”

  “啊……哦……”

  不多时,曽不负已经急匆匆的端了一盆热水进来。

  白晨扶起阿古齐兰的身体,将她的双脚放入水盆里。

  白晨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再者说他自己现在就是小孩子,所以一些敏感部位的触碰,也就没那么多的禁忌。

  “陆老头那好像有一套针,给我拿来。”

  “你还会施针?”

  “扎不死人。”白晨随口说道。

  不一会儿。曽不负就把陆老头的针拿来了,不过同时来的还有陆老头、周麻三以及肖凤儿。

  他们已经听到了风声,所以全都跑来看热闹。

  他们都想看看,白晨是怎么把死人救活的。

  周麻三和肖凤儿都知道,眼前的石头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

  听闻花间小王子的医术通神,又有中全通的名头。

  不知道这小子又学到了几分本事?

  白晨一接过银针,整个人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陆老头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双眼,此刻突然放出一道精光。

  “行云布雨!?”

  众人都好奇的看着陆老头:“什么行云布雨?”

  “石头现在用的针法,乃是极高的针灸手段……天下间能施展出来的人,不过三两个,而且全都是药王谷的人。”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已经将行云布雨施展的炉火纯青,旁人即便能施展的出来,也要全力施展,可是他居然是以单手施针。”

  白晨不只是单手施针,另外一只手也没歇着,手掌用力的拍击阿古齐兰的背脊。

  每一次拍击,众人的心头便是一颤,像是被白晨的掌声勾起心跳一般。

  渐渐的,众人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开始与白晨的掌声频率产生共鸣。

  “这是心结共鸣……”

  “这又是什么奇术不成?”

  陆老头苦笑:“这不是奇术,这已经是神术了……”

  “石头这年纪,即便身怀绝学,也不可能施展的出来吧?”

  “这神术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他的这拍击声,不止是在激活死者的心跳,而且还在让我们每个人的心跳,都与死者的心跳产生共鸣,人数越多,匀分给死者的心力也就越强,我刚才就觉得奇怪,这治病救人应该清静点好,怎么这小子居然不拦着我们,原来早就打算利用我们了。”

  “天下间还有这等神奇的医术?”

  众人惊叹不已,陆老头一提及这方面,立刻滔滔不绝起来:“医道博大精深,还有许许多多你们听都没听说过的奇术妙术,石头的医术应该是大家出身,能得传如此奇术,又施展的如此得心应手,真乃医道的奇才,不如就给老夫当弟子吧,嘿嘿……”

  众人白了眼陆老头,他还真有脸说给他当弟子,石头这医术这手段,给陆老头当祖师爷都足够了,哪里还能让石头倒贴。

  突然,白晨猛烈的一掌拍在阿古齐兰的背后,在场每个人心头都是一跳。

  紧接着便看到阿古齐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就看到本来苍白无色的脸庞,开始如同暖春般回色。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