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私奔

第四百三十六章 私奔

  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两位客人的到来,比如说白晨。

  特别是这两个人占据了三分之二的车厢后,就更让白晨不满。

  周麻三很无奈的看了眼白晨,然后又转头歉意的看着女子:“两位,实在不好意思,镖队的马车不多,只能请两位将就着与犬子共乘一辆了,不过两位放心,犬子乖巧懂事,不会打扰两位休息的。”

  女子露出一丝笑容:“怎会,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兄妹二人已经感激不尽了,而且这位小弟弟也很可爱。”

  车帘放下后,男子捂嘴咳了两声,与女子对视一眼。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尽可能露出温和的笑容,像是一个体贴可人的大姐姐。

  “在问别人名字之前,先通告自己的名字,这是江湖上相交相识最基本的礼仪。”白晨绑着脸说道。

  女子一愣,在她眼里白晨就像是一些喜欢装大人的小孩子一样,而这种小孩子,是最容易对付的,只要稍微的顺着他,到时候保准把他管教的服服帖帖。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周沐琪,这位是我……”

  “不要告诉我,他是你亲大哥,如果你这么说,你信不信我立马将你们赶下车。”

  周沐琪的脸颊微微僵住,刚才还以为这小子只是喜欢装大人,没想到脾气还这么坏这么霸道。

  “他叫周木旭。”

  “你们是师兄妹?”

  “是……”周沐琪偷偷瞥了眼周木旭,低下头脸颊微红。

  “他是孤儿,从小拜你师父为师。你们两从小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你师父却在近日,将你许配给他人,而后你们便双双离家出走,私奔而逃?”

  周沐琪和原本躺着的周木旭脸色一变,周木旭本来重伤在身,直接吓得坐了起来,骇然看着白晨。

  “你怎么知道?”

  “从你们的名字知道的。”

  白晨耸耸肩,看到周木旭坐了起来。正好空出位置,顺势便躺了下去,一只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

  两人都被白晨看的浑身不自在,车厢内一时之间陷入一种奇怪的气氛之中。

  白晨的漫不经心,以及周沐琪、周木旭师兄妹的紧张与惊疑。

  “你们是来自哪里?”白晨又随口问道。

  他发现在这无聊的旅途中,逗弄这对小年轻,也是一件趣事。

  两人对视一眼,全都有些犹豫不决。

  “虽然你们故意刮破衣物混上尘泥,可是还是可以从你们身上的穿着、打扮。以及腰上的饰物推断,应该是属于南疆这一带。汉唐势力范围的家族弟子,从你们身上的尘土以及你们自身的耐力,再加上你们的路线来看,你们应该赶路了三天左右,又是从北边过来,所以应该是在对水城一带,那里汉唐人和苗人混居的都城,在那一带的世家子弟,姓周,很容易打听的到……而你师父会拒绝你与你这位师妹的亲事,很可能是因为你不是汉唐人,你应该是个苗人,而且你们向着南苗的方向走,应该就是想回到故里,在那里有什么人可以帮到你们吧。”

  两人都是惊惧的缩到角落,骇然看着白晨。

  这个年龄不过他们四分之一的少年,此刻却给他们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看把两人吓的,白晨嘿嘿笑了声,也没再逗弄他们。

  行走江湖,若是想不被外人看出来历身份破绽,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两人从上车后,就自以为瞒天过海,可以高枕无忧,实则却是破绽百出。

  只要稍有心机的人,都能随便将他们玩弄鼓掌之间。

  白晨招了招手:“怕什么,我就一小屁孩,至于让你们畏之如虎吗。”

  能说自己是小屁孩的小孩,绝对不是什么小屁孩。

  这是此刻两人心中唯一的念头,天下间哪里找这种可怕的小屁孩?

  至少他们是没遇到过,这种老谋深算,心机深沉的小屁孩,全天下都找不到。

  “给我磕个头,我给你们指条明路。”

  白晨很是认真的说道,可是两人哪里可能随随便便的给白晨磕头。

  虽说白晨猜出他们的身份来历,可是若说这明路,也未必就能指的出什么明路。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这小孩心思太重,长大了也不会是好人。”周沐琪警惕的说道。

  白晨轻笑一声:“好人?这个江湖活下来的从来都不会是好人。”

  两人对视一眼,似是感同身受,这一路走来,他们感受过太多的人情冷暖,看过太多的是非曲直,即便是这镖队,都要先许以重利,才能给他们一个栖身之所。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不要指望每个人都能对你热情似火,首先你们自己就做不到,想要求别人给你们奉献,凭什么?”

  两人不再言语,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小孩说的好像是有道理,可是又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可是要说哪里不对,他们又说不上来。

  这时候,肖凤儿掀开了车帘,探头进来。

  看她的脸色,似有难色:“石头,你出来下。”

  “做什么?”

  “前面出了点问题。”肖凤儿为难的说道。

  白晨跟着肖凤儿下了车,周沐琪和周木旭担心被坑,也跟了上前。

  刚到车队前,就看到一群苗人挡在路前,这些苗人看起来不像是土匪,可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怎么回事?”白晨疑惑的问道。

  看着镖局的人和这些苗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冲突。

  “他们要过路费,可是要价太高。”肖凤儿低声说道:“你和五毒教相熟,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通融一下。”

  白晨苦笑,自己又不是万金油,五毒教也不可能管的到这上面来。

  “他们要多少钱?”

  “三百两。”

  白晨皱起眉头,这些苗人也真的是狮子大开口,难怪肖凤儿会露出这种表情。

  他们镖局一路走下来,也不过进账千两银子,这一路下来七七八八的打点,外加买路钱少说也要耗掉一半。

  如今刚到南疆,这苗人开口便是三百两,他们是不知道这物价飞涨还是说他们把银子当同千里。

  一般这个时候,镖局的人多半就准备着动手。

  只是肖凤儿担心在这南疆地头上,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动起手来,未必能讨得到好处。

  再者说,对面并非真正的土匪,不可能真的打杀了。

  “我去和他们说说。”白晨走到镖局的人前面,看着前面的苗人。

  这苗人人数不少,而且还有几个玩虫子的,看起来很有气势的样子。

  可是实际上真要打起来,多半就是两败俱伤,谁也讨不到便宜。

  “曾叔。”白晨看了看一脸怒火中烧的曽不负。

  “小子,你跑上来做啥,退下去退下去,小孩子不要参合进来。”

  “我是来解决事端的,曾叔你也不想事情闹大吧。”

  “这……这些苗人若是不识好歹,那我们也不会与他们客气。”

  “消消气,一大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足。”

  白晨走上前两步,看了眼苗人:“你们是楼帮的?”

  “小娃,这里没你的事,别参合。”这时候一个大布打扮的人走出人群,很是不在意的扫了眼白晨。

  “你是大布?哪个部族的?”

  “我是哈桑部族的大布。”

  “哈桑部族?什么时候哈桑部族也干起了楼族那些强盗一样的勾当了?”白晨眯起眼睛,冷冷的看了眼哈桑部族的大布。

  “我们不是强盗,不要把我们和楼族的人相提并论,你们的车马走过我们的路,踏过我们的良田,自然是要给我们赔偿,你们汉唐人最是奸诈,若是不给我们赔偿,我们就不让你们往这过。”

  白晨冷笑一声:“早前我听说苗人忠肝义胆,义薄云天,淳朴善良,如今看来,却是我瞎了眼了,居然信了这鬼话,我们镖局本是护送一对不顾两族隔阂,为情私奔的良人入南疆,如今却是太天真了,既然哈桑大布与你们哈桑部族的族人是这种见利忘义,无情无义之人,我们这钱是绝对不会给的,路……我们也不走了,大不了多绕一圈便是了。”

  白晨说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看了眼周沐琪和周木旭,两人如小情侣般,羞涩的低下头。

  “你说我们汉唐人奸诈,可是你见过我们所有的汉唐人吗?而且这事之后,我也会四处宣扬你们苗人薄情寡义,到时候汉唐人也都认为你们苗人都是如此秉性,虽然我知道,其实大部分苗人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只是偶尔几个老鼠屎,坏了整个苗人的名声。”

  哈桑大布被白晨说的面红耳赤,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小娃,你休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们过了,而且事先我也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担心你们是假扮镖队的强盗,既然你们行此义举,我们哈桑部族也不是唯利是图,你们过去便是了,只是小心地里良田,那可是我们过冬的口粮。”

  白晨愣了下,看了眼远方的天色:“哈桑大布,多谢您宽宏大量,小子先前得罪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