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凶神恶煞

第四百三十四章 凶神恶煞

  邬桑回过头,看了看白晨,阴冷的吭了声。

  “小娃,本座饶你一命,你就该感恩戴德,不要得寸进尺!哼……”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这么的不知好歹。”白晨嘿嘿的笑着。

  邬桑心念一转,杀这小娃也不过是一掌的事情,愣哼一声:“找死!”

  邬桑随手一掌拍向白晨,白晨小手一抬,便是一拳迎向邬桑。

  砰——

  拳掌相交,邬桑只觉得整条手臂都被震麻了,脚步连连退后,胸口气血难平。

  反观白晨也是退了几步,嘴里骂骂咧咧的低声抱怨着:“娘的,这小身子板真不舒服,一点力道都使不上来。”

  邬桑的脸色惊变,这小小年纪,修为居然与自己不相上下,这小子到底什么人,什么来历?

  “小子,念你天资绝顶,老夫乃爱才之人,若是你肯顺从老夫,拜入天一教中,老夫便放你性命,而且将来待我大业将成,你也必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哈哈……”白晨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能不能活的过今晚都还是两码事,居然还想着将来的千秋大业,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小子,老夫不得不承认你的武功不弱,可是,老夫是天一教的长老,你觉得老夫就手头上的这点能耐?”

  邬桑虽然惊奇白晨小小年纪,武功便如此出众,可是他不怕白晨。

  作为一个苗人,还是天一教的长老。他的最大本事不是身上的武功。

  邬桑吹了个指哨。原野中立刻沙沙的响起。一只只五彩斑斓的毒虫,开始从四面八方的涌来。

  “小娃,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的话,只要我一声令下,这些虫子……”

  邬桑的话没说完,突然啊的一声,一只虫子居然朝着他的脸扑来。邬桑一巴掌拍死那毒虫,半个脸都已经肿的跟满头似的。

  白晨微笑的站在邬桑的面前,邬桑的脸色惊恐万分,自己身上有虫王,完全可以控制周边十里之内所有的毒虫,怎么那只毒虫会袭击自己?

  白晨蹲在邬桑的面前:“你知不知道,只要扰乱虫子的感知力,它们就会失去常规的理智,管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它们都不会犹豫的攻击。”

  “为什么你没事?”邬桑心头戚戚不安。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

  这些虫子根本就不攻击白晨,相反。它们还在主动的避开白晨。

  这让邬桑更加惊恐,难道说这小子的御虫术比自己还高明?

  “难道你不知道,只要在身上放一颗瘴尘丹,不管是什么毒虫,都不能近身的吗?”

  瘴尘丹!居然是瘴尘丹……

  这个几乎已经绝迹的奇丹,居然重现江湖了。

  瘴尘丹就等同于苗人的克星,特别是对于那些控虫的苗人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你看这些虫子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不知道你的皮肉合不合它们的胃口。”

  邬桑可以看到,这些被自己召唤来的虫子,正在咧嘴发出沙沙声响。

  以前的邬桑,从未感觉到,虫子原来也会如此的可怖。

  可是这时候,他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就连脸上的脓包所产生的痛楚,都被无限放大。

  “你看,这就是瘴尘丹。”

  白晨将瘴尘丹拿在手心,可是邬桑突然一把夺过,紧接着邬桑便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肚子一阵挣扎抽搐。

  “这……这不是瘴尘丹……这是什么……”邬桑立刻明白上当了。

  “这就是瘴尘丹,我爹可是教我不能说谎的,不过你肚子里的那只虫王,最讨厌的就是瘴尘丹了,你这么拿着瘴尘丹,虫王当然要反抗。”

  此刻邬桑已经开始浑身痉挛,肚子已经冒出一片血迹,邬桑脸色苍白,惊恐不已。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本来也没想着杀你,你身上藏着虫王,那些毒虫虽然对你虎视眈眈,可是未必就真的敢上来攻击你,你这是自作孽,所以说人是不可以有贪念的,古人云,人心不足蛇吞象……”

  邬桑此刻哪里有心思听白晨的挖苦调侃,身体微微抽搐的,显然是痛到了极致。

  “唉……其实呢,要保住性命,也不是没办法,只要你把这颗瘴尘丹吃了,你肚子里的虫王就能消停了。”

  这句话邬桑听到了,可是三番两次的被白晨玩弄,让他对白晨的话产生了怀疑。

  “别犹豫了,我现在要杀你,只是一根指头的事情,不用再玩其他的花样,我是真的悲天悯人,毕竟我还是个小孩子嘛。”

  邬桑强忍着痛楚,咬着牙迟迟不愿服下瘴尘丹。

  “宁死不屈,真是一条好汉……看在你这么勇敢的份上……”白晨嘿嘿一笑:“我会把你的身体当作虫王的孵化室……”

  白晨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了,当作孵化室是死不了人的,虫王会很好的维持你的身体机能,你还有感觉,还可以感觉到痛。”

  “你杀了我吧,我不要当虫王的孵化室……”

  “我从来不杀人的,你让我这小孩子怎么杀人,而且我最怕见血了。”

  邬桑有一种吐血的冲动,眼前这小孩,简直就是个小恶魔。

  “所以我说嘛,吃了这颗瘴尘丹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反正再坏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坏了。”

  邬桑一咬牙,一口吞下瘴尘丹。

  是啊,这小子说的没错,再坏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坏了。

  服下丹药后,痛苦的感觉并未出现,相反。邬桑感觉体内破损的内脏。居然开始奇迹般的愈合了。不只如此,原本暴虐的虫王,此刻也开始平复起来。

  白晨满脸灿烂的笑容:“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邬桑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恨不能将之抽筋扒皮。

  “你对那颗丹药动了什么手脚?”

  “没什么,就是加了点料,让你的那只虫王听话一点。”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以后你要么如同奴才一样听话。要么我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以为我会从命吗?”邬桑眯起眼睛,恶狠狠的看着白晨。

  只是,邬桑刚提起勇气,准备再次动手,突然肚子传来一阵腹绞。

  “我年纪小,最怕别人骗我了,所以为了防止别人骗我,我多半会给自己留个后路。”

  邬桑已经痛的满地打滚:“我……我的虫王……”

  “现在它听命于我。”

  “你……就算你能控制虫王,大不了一死……”

  “你可以试试看。”

  死。不是谁都下的了决心的,哪怕是一个求死之人。也未必真的可以迈的出那一步。

  邬桑抬起手,想要给自己的脑门来那么一下。

  可是这手掌举着半天,迟迟也下不了手。

  “好了,虫王闹腾够了,如果你没打算死了,那就老实点,免得惹得我不高兴,小孩子的脾气最喜怒无常了,你不希望惹我不高兴吧?”

  邬桑脸颊抽了抽,哪里有说自己是小孩子的小孩子,还说自己的脾气喜怒无常。

  邬桑可从来没见过,如此心机深沉的小孩子。

  从始至终,自己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邬桑虽然恨,却对白晨产生了一种本能的畏惧。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再面对这个小孩子的。

  林子的战斗,早早的结束了。

  失去了邬桑的指挥,失去了虫王压阵。

  双方从根本上,就已经处于不对等的状态。

  在苗人的战斗中,人数的优势反而在其次,真正决定战斗的,反而是双方的虫王。

  就好像是一场正规的战斗一样,谁的将领强,谁就占据优势。

  “教主,石头引走了邬桑,不会有事吧?”

  “这……”阿古祁莲的脸色犹豫不决,从心底她是非常不愿意白晨出事的。

  不得不说,他们兄弟就是这么会讨人喜欢。

  “教主妹妹,想我了吗?”这时候白晨回来了,满脸的春风得意,说不出的逍遥自在。

  一看到白晨,阿古祁莲的腮帮子便鼓了起来,恨恨的瞪了眼白晨。

  不过看到白晨身后的邬桑,脸色便是一沉。

  “他怎么来了?”

  “我看教主妹妹最近缺人手,就留了他一条命。”

  阿古祁莲皱起眉头:“他没为难你?”

  邬桑鼻子一酸,抹了把眼泪。

  阿古祁莲这分明就是在嘲弄自己,谁为难谁啊。

  阿古祁莲和阿穆尔都是愣了一下,邬桑哭了……天一教的长老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掉眼泪。

  “你把他怎么了?”

  “就是顺手调教了一下。”白晨嘿嘿的笑了笑。

  “顺手调教?”阿古祁莲眯眼睛,看向邬桑:“这小子对你做了什么?”

  邬桑狠狠的看着阿古祁莲,半天也不肯吭一个字。

  白晨一脚踹在邬桑的大腿上,邬桑噗通的摔在地上。

  “我家教主妹妹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当一条狗都不会,要不要我给你牵一头狗过来让你学一下?”

  阿古祁莲张大嘴巴,错愕的看着白晨。

  前一刻还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下一刻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奴隶主。

  而且言词是极尽的尖酸刻薄,听的阿古祁莲满脸惊愕。

  “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你信不信我就把你丢虫堆里,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