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三十二章 誓言

第四百三十二章 誓言

  “石头,你认得这位姑娘吗?”周麻三有些懵了。

  虽然周麻三的武功很弱,可是在江湖上行走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点眼力的。

  这女子的修为至少在三花聚顶以上,如此修为对周麻三,甚至是对整个龙澜镖局来说,都是天大的人物。

  阿穆尔看着周麻三皱了皱眉头:“你叫石头?他又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爹。”

  “他是你爹?那也是花间小王子的父亲?”

  “是!”

  轰——

  周麻三的脑子里,就像被雷击了一般。

  花间小王子这个名字,任何一个江湖中人,都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石头却说,花间小王子也是自己儿子,那意思不就是说,石头与花间小王子是兄弟?

  自己捡了个儿子,居然是花间小王子的兄弟。

  周麻三有惊又忧,当然了,还有那么点小得意。

  自己这变相的,就成了花间小王子的父亲了。

  能有这么个名义上的儿子,周麻三的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原来花间小王子的父亲,居然是你,哧哧——”阿穆尔玩味的看了眼周麻三。

  当然了,周麻三还是很清楚,即便石头认自己这个爹爹,可是那花间小王子是绝对不可能认自己做爹的。

  他更不敢随便张扬出去,毕竟这件事,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认爹那么简单了。

  其实周麻三早前就有这个感觉,自己的这个儿子似乎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只是。周麻三心中一直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只希望石头能多陪他一天就是一天。

  对于周麻三来说。多出来的一天,就是他赚到了。

  白晨对周麻三的感情也有那么一些奇怪,当他是父亲?

  最初的时候,并没有这种父子的情愫,白晨对周麻三更多的是感激,还有一丝的怜悯。

  可是当他渐渐的接触周麻三,开始渐渐的被周麻三的态度所感动。

  在镖队里,白晨真的觉得。自己就如同小皇帝一般。

  只要是周麻三有的,只要是他拿的出手的,周麻三永远不会对白晨吝啬。

  就像刚才的肉汤,周麻三一定要等到白晨吃过后,他才肯吃。

  白晨相信,哪怕是将来,他也会把周麻三当作父亲一样。

  或许到时候会换个称呼,比如说干爹。

  对于别人来说,认领一个干爹,是因为那个干爹的本事。可是对白晨来说,周麻三要本事没本事。要权财也没权财。

  可是周麻三有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对亲情的珍惜,以及对白晨的那种绝对的包容。

  阿穆尔很是好奇的看着周麻三,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能够生出那样惊天动地的儿子。

  周麻三的脑海中突然响起白晨的声音:“抬头,挺胸,让她看看你独特的气质,让她知道,儿子英雄老子也不会是狗熊。”

  周麻三疑惑的看着白晨,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晨的声音会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

  不过当他接触到白晨的目光后,白晨给予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是父子之间的对视,那是接受与认可的目光。

  这一刻周麻三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也让周麻三抬起头,身上散发着一种难言的气势。

  其实周麻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阿穆尔眼中一诧,周麻三身上的那种浑然天成的从容与自信,与先前的那种唯唯诺诺完全无法相比,前后的对比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阿穆尔却不觉得奇怪,这样的气势,才配得上花间小王子父亲的名头。

  战斗很快结束,整个过程异常的顺利。

  五毒教用绝对的人数优势和实力,轻易的结束了战斗。

  楼帮二百四十人,被俘三十八人,其余的全部被灭。

  当然了,不是五毒教不留俘虏,更主要的是因为他们的功夫与战斗方式,都偏于毒辣,能够在他们的手下活下来的人,实在是不太多。

  “那个人怎么处置?”阿穆尔让手下将涅泰押了上来。

  众人都是一阵犹豫,难以下决定,可是白晨却是看了眼涅泰:“杀了。”

  “好大的杀性。”阿穆尔皱起眉头,一点都不顾念他刚才的出手之宜。

  白晨冷笑,涅泰刚才出手,不过是被自己哄骗,外加明哲保身的愿意罢了,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情谊。

  镖队会受到设计,还是当初肖凤儿当初心慈手软。

  肖凤儿欲言又止,显然还是顾念一点情谊。

  “记得上次你放过他,他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白晨淡然说道:“而且他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对你感恩戴德的,他只会把所有的过错归咎你的身上。”

  “可是他刚才毕竟帮了我们。”

  “小孩子不要杀性这么大,你哥哥已经是个杀人魔王了,你不要也如你哥哥那般嗜杀成性。”阿穆尔调侃的说道。

  “该杀之人留着做什么?证明他还能当个好人吗?”

  白晨的话却让众人哑口无言,只是肖凤儿和周麻三最终还是顾念旧日情谊,不愿意杀涅泰。

  白晨还能说什么,他看到涅泰离去的时候,那种怨毒的目光。

  有些人不管给他什么样的教训,他都不会幡然醒悟。

  还有一些人,总是觉得人心向善,相同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

  这两类人都是一种极端,简单的说就是学不乖。

  白晨看了眼阿穆尔,阿穆尔领会到白晨的意思。

  只是,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孩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心思。

  果然不愧为花间小王子的弟弟。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阿穆尔姐姐,你这可有牛虱草?”

  “哦?你居然懂得解这迷药,你哥哥的医术,你学了几成?”

  “一般情况够应付。”白晨笑着说道:“当家的,我去阿穆尔姐姐那取一些牛虱草来为大家解毒。”

  “好,你去吧。”

  阿穆尔与白晨走了几步路,阿穆尔知道白晨有些话要对自己说。

  只是她很好奇,以白晨的年龄。他能与自己说什么。

  难道他还惦记着自家的教主?

  想想也是好笑,他们兄弟怎么就都迷上了自家的教主呢。

  “阿穆尔姐姐,你家教主妹妹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嗯?”阿穆尔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白晨。

  “若是我所料不差,你与教主妹妹来到这南疆边境,便是因为五毒教教内出现了问题,教主妹妹也许压制不住教内的一些人,所以暂到这边境避祸。”

  白晨的想法很简单,那位教主妹妹很可能是接任了阿古祁莲的班,当了几天的五毒教教主。而后又因为一些老资格觉得那位教主妹妹年幼无知,没资格接任教主之位。

  “你怎么知道?”阿穆尔意味深长的问道。

  “以教主妹妹的身份。会出现在这边境,本身就很不正常,再联想到阿穆尔姐姐先前击杀的那些教众奸细,显然是为了防止风声泄漏,而如今连楼帮这种土匪帮都蠢蠢欲动,接近南疆边境,很显然是要图谋一些事情,若是我所料不差,楼帮其实也只是炮灰,为的就是引诱教主妹妹出来。”

  阿穆尔眉头皱了皱:“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出来击杀楼帮的人,其实已经中了别人的圈套?”

  “是有这个可能。”白晨点点头道:“楼帮行事作风,很难做到真正的隐秘行动,简单的说,这些人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炮灰,他们最主要的用途就是引起你们的注意,然后通过你们的行动,找到你们的踪迹。”

  阿穆尔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个关节自己居然没想到,居然还要一个小孩提醒。

  阿穆尔沉着脸色问道:“现在我们的行踪以及暴露了,你觉得又该如何?”

  “将计就计,如今敌暗我明,那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也是你们现在唯一的优势,然后算准时机,等着鱼儿上钩。”

  “这……让教主做饵?”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老婆套不到色狼,教主妹妹如今在哪里?让她出来我看看,顺便做些简单的指导。”

  对于白晨,阿穆尔倒是比较信任,毕竟这个小鬼是花间小王子的弟弟。

  “你跟我来。”阿穆尔点点头,带着白晨进了林子,两人走了一阵后来到一个洞窟中。

  在洞窟中,白晨见到了阿古祁莲,当然了,白晨现在依然把阿古祁莲当作教主妹妹。

  阿古祁莲一看到白晨,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教主,他说有话要与教主您说。”

  “小子,你有什么事?”

  “要叫哥哥。”白晨非常不满的看着阿古祁莲:“来,先来一声哥哥听听。”

  “哼,小子,不要以为上次我放过了你,你就可以在我的面前放肆。”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什么本事都没有,教主的架子端的倒是顺溜的很,你要是真有本事,也不会躲到这了。”

  阿古祁莲已经被气的面红耳赤,被一个小鬼头嘲笑,阿古祁莲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你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嘲笑本教主的吗?”

  “你是阿古朵的妹妹,那就是我的妹妹,我自然不会让你受到半点损伤。”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凭你?你可知道本教主如今面对的是什么?”

  “便是天王老子要你的命,我也要保住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