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三十章 暗算

第四百三十章 暗算

  一直到夜里,白晨和肖凤儿才回到镖队。

  肖凤儿就是白晨的脑残粉,不过这也不怪她。

  当初肖凤儿还未接手镖局之前,对江湖之事,并不热衷。

  她依然更喜欢自己这个才女的身份,她的观念与大部分的读书人很像。

  都觉得在江湖上混迹,大部分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可是自从听说了花间小王子的事迹后,她终于接受了镖局,当起了镖局的当家。

  在那之前,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江湖是如此的精彩。

  那样的传奇,那样的人物,才是真正的英雄。

  她也开始向往,自己的江湖之旅,也能够遇到如此精彩的事迹。

  即便是最近的白水城那场华山论剑,她也有所听闻。

  东药西魔南道北狂中全通的名号,更是在江湖上广为流传。

  如今江湖上已经不只是称呼白晨为花间小王子,更有人称呼他为中全通。

  周麻三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了出来,一把抱起白晨。

  颇有几分埋怨的语气:“当家的,你们跑哪里去了,这天都快黑了,这里可是已经南疆的边界了,外面毒虫猛兽多不胜数,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可好。”

  肖凤儿白了眼周麻三,不过心里倒是有几分羡慕。

  把人家天下中全通的弟弟拿来当儿子,这不是变相的当了人家中全通的爹吗。

  “石头,你与当家的今天去哪里玩了?”

  “就去外面打猎了。”

  “打猎?猎物呢?”

  “跑了。”

  “算了,跑就跑了。今天我们可是逮到一头豹子。大伙可都给当家的和石头留了份。正好给石头补补身子。”

  “香,真香。”肖凤儿已经大老远就闻到了浓浓的肉香,很不淑女的抹了抹嘴边的口水。

  在外跑镖许久,以及让肖凤儿渐渐的沾染上了一些江湖的脾性,当初的那个才女形象早已荡然无存。

  “香吧,也不知道怎的,今天这豹子肉就是特香。”

  “这绝对不是曽不负的手艺,他可捣鼓不出这么香的野肉。”

  白晨也闻到了肉香。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异样,摸了摸鼻子,并未多说什么。

  周麻三迫不及待的抱着石头去了大锅前,此刻大部分人都以及装了一碗,还有几个正蹲在不远处啃着肉。

  这野肉可是难得的美味,就算是他们这些常年在外跑镖的,也很少能享受的到。

  每个人别说汤水了,就连骨头渣都没留下。

  锅里还沸腾着浓浓的肉汤以及依稀可见的野肉,肖凤儿迫不及待的盛了一碗。

  周麻三也盛了碗递给白晨,白晨却在这时候。一把打翻周麻三的碗:“不能吃!”

  周麻三一愣,没有半点责怪:“怎么?不合胃口?”

  白晨没多做解释。同样是一把打翻肖凤儿的碗:“这里面有毒,不能吃。”

  “这是野肉,而且炖肉的又是自家兄弟,哪里来的毒?”

  “是啊石头,你弄错了吧。”肖凤儿有些不确定,周麻三觉得不可能,可是肖凤儿却有些疑虑,毕竟白晨可是中全通的弟弟。

  就算他不可能如中神通那般全通全能,可是学到半分能耐,应该还是有的吧?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一个刚啃完野肉的人,突然毫无征兆的倒在地上。

  紧接着身边的另外一人,也是一头载在地上。

  白晨惊疑的看了眼周麻三,肖凤儿脸色惊变。

  “麻子,你没事?”

  周麻三此刻已经不知所措:“我还没吃,我想等着石头和当家的吃过了再吃。”

  “这豹子是怎么来的?”白晨抬头问道。

  “这豹子也不知道怎地跑到车队前面,结果被马一脚踏死的,结果就让大伙开膛破肚,送锅里去了。”

  “这豹子野的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跑路上去了?”肖凤儿听的也有些恼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他们怎么看不出来,明显是这豹子让人下了毒,然后驱赶到大路上来的,就是算计他们的。

  其实如果不是事情发生了,肖凤儿也猜不到结果,毕竟这么多老江湖在镖队里,也没发现端疑。

  “现……现在怎么办?”周麻三心乱如麻,不知所措的问道。

  “这下毒的人也是极其谨慎,下的是不易察觉的如梦散,这种迷药不致命,就是服下后会根据修为的不同,产生不同程度的昏迷,药效发作的时间也不同。”

  白晨凝重的说道:“怕是那些下毒的人现在正躲在林子里,看着这边的情况。”

  “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肖凤儿愤怒的说道,说着便要提剑前去厮杀。

  “别,现在敌暗我明,这么动手,未必就讨得到便宜。”

  白晨眼珠子一转,突然倒在地上,同时还不忘抬头道:“躺下,装死。”

  “啊!?”周麻三一愣一愣的。

  肖凤儿立刻明白了白晨的意思,立刻就躺了下来,同时对周麻三喊道:“躺下来。”

  周麻三也反应了过来,立刻躺到地上去。

  三人都半睁着眼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不多时,便又一人从不远处的林子里探出脑袋,先是左右观察了一阵,然后又回头对着林子吹了个指哨。

  林子里立刻走出来几十个人影,这些人有的穿着苗服,有些人穿着汉服。

  肖凤儿压低了声音道:“这些人是楼帮的土匪。”

  “他们是楼帮的?”周麻三惊疑的问道:“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敢在南疆的边境犯事。”

  楼帮名义上是个门派,实际上却是南疆一带很有名的土匪帮。

  这个楼帮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人一半以上都是南疆的土著,基本上都来自一个名叫楼族的部族。

  不过因为影像实在是太过恶劣的缘故,所以早年已经被五毒教驱逐。

  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些人居然再一次接近了南疆。

  要知道,在南苗五毒教的话就等同于圣旨,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楼帮的人怎么还敢接近南疆,而且还敢在这里犯案。

  难道他们不怕被五毒教的人抓到,然后喂虫子吗?

  这楼帮人数不少,从林子里陆陆续续走出来的便有百余人,而且他们不可能不留余地,林子里肯定还有不少接应的人。

  这时候楼帮的人已经接近,三人立刻闭上眼睛装死。

  白晨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似乎认得肖凤儿:“肖凤儿,别装死了,起来吧。”

  肖凤儿本还不想动,可是听到那脚步声靠近,肖凤儿最终还是没忍住,猛的站起来袭向那人。

  那人也早有准备,一出一条满目疮痍的手臂,随手一挡,将肖凤儿的剑锋荡开。

  肖凤儿被这么一挡,立刻感觉站立不稳,脚步连连退后,脸色一阵潮红,显然是刚才的反震力太大,让她无从适应,她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不属于自己了。

  “涅泰!”肖凤儿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相貌不凡的男子,只是这男子的手臂,却是如同虫子啃过一样,满是烂肉和虫洞。

  “没想到吧,你还是落入我的手中,哈哈……这就是天意。”

  “你这淫贼,我真后悔当初没一剑杀了你!”肖凤儿眼中充满了恨意。

  涅泰本是龙澜镖局的镖师,可是数个月前想趁机欺辱肖凤儿,最后被肖凤儿一剑斩断了左臂,却没想到他居然混入了楼帮。

  不仅如此,几个月不见,涅泰的武功居然长进了许多。

  当初肖凤儿还能轻易断他一臂,如今居然一招便被击退。

  涅泰举着几乎以及腐烂的手臂,狰狞的看着肖凤儿:“这就是你当初的杰作,为了接回这条手臂,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这一切可都是拜你所赐。”

  “汉唐小子,这女人就是你说的,无论如何都要交给你处置的女人?”涅泰的身边站着一个苗人,黝黑的皮肤,嘴里一口烂牙,一对小眼睛里,闪烁着一丝阴狠毒辣的光芒。

  “正是,大布,这女人便是当初断我一臂的女人。”

  大布在苗语中的意思就是领头人的意思,类似于汉唐的老大的意思。

  涅泰先前对肖凤儿嚣张,可是一转头面对大布,立刻露出卑颜奴色的表情。

  “倒是个标致的女人,等下送到我房间里来。”

  “这……”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不,能得到大布的恩宠,是这贱婢的福分。”

  周麻三这时候也按耐不住了,立刻爬起来,对着涅泰便是大骂起来:“涅泰,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我们龙澜镖局待你不薄,你居然勾结外人,偷袭暗算我们……”

  “忘恩负义?我涅泰自问未曾辜负龙澜镖局,可是这贱婢和龙澜镖局如何待我?先是断我一臂,而后还将我逐出龙澜镖局,这便算待我不薄?”

  涅泰冷笑的哼道:“放心好了,念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去死的!哈哈……”

  “当家的……你带着石头先走,我来挡住他们!”周麻三带着必死的决心,恶狠狠的看着涅泰和楼帮的人。

  白晨看到此情此景,也实在没必要继续装死了。

  走到肖凤儿和周麻三的面前:“还是让我解决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