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阿古朵?

第四百二十八章 阿古朵?

  以前白晨都只是认女儿,这次他认了个爹。

  而且这个爹实在是没什么出息,跑了一辈子镖都只是个探子手。

  连个老婆都没讨上,只是他在看白晨的时候,那种真挚是不容作假的。

  那种迫切的希望拥有亲情的眼神,那种对白晨毫无保留的关爱,都让白晨微微的动容。

  跟着车队走了几天,白晨也以及和镖队里的各个人都混的厮熟。

  众人都喜欢这个小孩,白晨不像是普通的孩童那样的哭闹。

  再加上他们常年走镖,从未有一个小孩能给镖队带来这种不一样的气氛。

  白晨也记住了女承父业的龙澜镖局的当家肖凤儿,为人精明干炼,又精通诗文,算是难得的文武全才的才女。

  也记住了有点迷糊的镖局二流大夫陆老头,除了偶尔开错几个方子,倒是没闹出过人命。

  还有整天对着白晨喊着,小子,给老子当儿子吧,老子这么多闺女,就没个人继承手艺的镖头曽不负。

  走镖的日子,总是过的相当乏味,几个镖师偶尔去野地里打几只野味,也总是优先丢给周麻三,显然是变相的照顾白晨。

  白晨很喜欢龙澜镖局,喜欢这个队伍里的每个人。

  能够相互关心,也能够行侠仗义,更能够苦中作乐。

  白晨则是尽可能的扮作一个小孩子,只是,在众人的眼中,白晨依然透着几分古怪。

  一般白晨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是哭就是闹,要么就是漫山遍野的跑。

  可是白晨从醒来后的那一场哭闹后,就再没掉过眼泪。

  而且也从不抱怨路途的艰辛痛苦,每日总是皱着眉头,无神的趴在车头。

  那个小脑袋里。似乎总是藏着数不清的忧虑。

  车队里没有小孩的衣物,所以白晨如今只能拖着一条宽大的开裆裤,然后用比他臂膀还粗的布绳捆在腰上,上身穿着一件略显宽大的汗衫。袒胸露背着。

  每天这个时间点,白晨都有点昏昏欲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理原因,白晨开始变得嗜睡起来,每天正午时分都开始打哈欠。

  叩叩——

  肖凤儿骑着她的爱马,牵着缰绳走到马车旁,看了眼白晨。

  “石头,别睡了,跟我去林子里打猎。”

  石头,这是周麻三给白晨起的名字,因为白晨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来。都没摔出个毛病,所以他觉得,白晨的命以及硬的和石头一样。

  镖队里的众人,也就这么的喊起白晨。

  白晨挪了挪伏在双手的脑袋,装作没听到肖凤儿的喝声。

  “小王八蛋。又装睡。”肖凤儿喝斥一声,便要跳到车板上提白晨的耳朵。

  “哈……”白晨打了个哈欠,索然无味的看着肖凤儿:“没劲……”

  “没劲?那什么能让你有劲?”

  “什么都没劲。”

  肖凤儿好奇的看着白晨,她总觉得,白晨总是透着几分神秘。

  在她的印象里,小孩子不是应该吵吵闹闹,一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要大哭大闹。

  为什么眼前这小孩,却像是个小大人一样,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白晨无力的抬起头:“野地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你想玩什么?”

  白晨没回答肖凤儿的话,直接爬上马背,抱着肖凤儿的腰:“走吧。”

  “走?去哪儿?”

  “随便。”

  肖凤儿哭笑不得,这未免也太随便了吧。

  虽然肖凤儿很是郁闷。不过还是牵着马朝着林子走去。

  “石头,你真名叫什么?”

  “不想说。”

  “为什么不想说?”

  “就是不想说,所以就不说咯。”

  “那你记得自己家住在哪里吗?”

  “不记得。”

  “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

  “我哪里聪明了?我明明很笨好不好。”

  肖凤儿顿时来了兴致,哪里有人说自己笨的?

  一般的孩子。哪个不喜欢大人说他们聪明。

  如果谁说他们笨,他们立刻要竭尽所能的证明自己很聪明。

  “你不担心家里人吗?”

  “不想,家里人能照顾的了自己,不需要我担心他们。”

  “那你想他们了吗?”

  这个问题让白晨沉默了一阵:“我现在不能去想他们。”

  “你真是奇怪的小孩。”

  突然,林子的前面出现了几个身影,那几个人正在激烈的打斗着。

  其中一方是一女子,那女子武功奇高,双手一挥便是一道绿气萦绕而出,白晨认得此女,不正是五毒教阿古祁莲的贴身侍女,白晨记得此女名叫阿穆尔。

  另外一方则是几个身着奇装异服的男子,武功也是不俗,而且人数亦不少,只是,这几个男子却是逃跑的人,根本无心恋战。

  白晨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奇,阿穆尔杀起人来,极其的快捷,三两招便能取一人性命。

  一看到阿穆尔,和那几个男子,肖凤儿的脸色惊变,同时也是暗自叫苦。

  居然在这个地方遇到苗人争斗,苗人对汉唐人一向敌视。

  虽说还不至于动辄打杀的地步,可是他们在这不适时宜的时间出现,实在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那几个苗人看到肖凤儿和白晨的出现,立刻冲上前去,似乎想借着两人逃遁。

  阿穆尔冷笑一声,怎能让这几人得逞,脚下一踩,在空中划过一道五彩斑斓的弧线,挡在了几个苗人面前。

  “赶混入五毒教,便要做好死的准备。”

  “阿穆尔,你别太过分,我等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兄。”

  “师兄?哈哈……”阿穆尔突然大笑起来:“从你们背叛五毒教,投入天一教那一刻开始,你我同门情谊就以及荡然无存,如今我只效忠教主,而你们天一教。以及那个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的乌奎,终有一天,要被教主连根拔起。”

  “我们与你拼了!”那几个苗人酷怒着,同时出手扑向阿穆尔。

  可是。他们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阿穆尔可是三花聚顶后期的高手,而这几个男子修为,有高有低,最高的也不过三花聚顶初期,最弱的还只是先天巅峰。

  虽说他们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面对心狠手辣的阿穆尔,他们除了以死相陪之外,毫无办法。

  正当五人逐渐接近阿穆尔之时,突然。地面轰的一声,五个人脚下一沉,瞬间落入了突然出现的大坑。

  而大坑之中,早已布满了毒物,密密麻麻的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伴随着那几个人的惨叫声渐渐的消逝。大坑周围又是一垮,将那个大坑掩埋过去。

  肖凤儿以及吓得面无血色,呆呆的坐在坐骑上,不敢有丝毫异动。

  眼前这苗女实在是太恐怖了,早就听闻五毒教手段狠辣,而且又诡异难防,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特别是眼前这女子,武功高绝,并且还善于控虫。

  “汉唐人!!”阿穆尔的目光看向肖凤儿。

  “在下龙澜镖局当家肖凤儿,拜见前辈。”

  虽然阿穆尔没比肖凤儿大几岁,可是为了表示尊敬,肖凤儿还是称呼阿穆尔为前辈。

  白晨轻轻摇了摇头。肖凤儿虽然是有意放低身段,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称呼阿穆尔为前辈。

  “找死!”阿穆尔勃然大怒:“本姑娘的年纪难道比你大很多吗?”

  肖凤儿哑然无言以对,她本没有恶意,却不曾想在这种小细节上居然出了问题。

  “在下并无恶意……”

  肖凤儿虽然有心解释。可是阿穆尔哪里听的进去。

  只见阿穆尔抬起闪着绿光的手,便要取肖凤儿的性命。

  突然,一个小孩的声音传来:“阿穆尔,不要滥杀无辜。”

  肖凤儿和白晨就看到一个小姑娘从林子中走了出来,可是当白晨看到那小姑娘之时,表情凝固了。

  “阿古朵……”

  不对,白晨记得阿古朵是**岁的样子,可是眼前这小姑娘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模样,似乎与自己现在的年龄层相仿,应该不是阿古朵。

  只不过阿古朵与这小姑娘的外貌极其相似,并且装束又非常相似,所以白晨第一个反应就是阿古朵。

  “教主,这女子形迹可疑,属下觉得,还是小心为妙,若是放她离去,说不定您的行迹就会被天一教发觉。”

  “发现便发现,难道我还会怕乌奎不成?”

  “乌奎虽然不足为虑,可是他背后的那两个老东西却是不得不防……”

  “教主……”

  白晨奇怪,五毒教教主不是阿古祁莲吗?怎么又变成这个小姑娘了。

  可是看这女孩,年纪虽然不大,可是目光睿智沉稳,丝毫没有一点怯场又或者畏惧的。

  小女孩漫步走到肖凤儿面前,肖凤儿的脸色并不好看,身体绷紧了,似乎随时都打算出手。

  小女孩看到肖凤儿的样子,不由得一笑,目光又落到白晨的身上。

  可是当她看到白晨的时候,白晨同样在打量着她。

  “小娃娃,你不怕我?”

  “我应该害怕吗?”

  “呵呵……我是五毒教教主,你应该怕我。”

  “五毒教教主很厉害吗?”

  “比你厉害。”小姑娘来了兴致,调侃的说道。

  “我看你这么小的个头,哪里比我厉害了?”

  “你若是不信,我们就比一比,看看谁厉害。”

  “教主,何必与这小鬼多做废话?”

  “阿穆尔,本座的事情你也想多管吗?”

  “奴婢不敢。”

  小姑娘又看向白晨:“听说你们汉唐人都很聪明,不知道你这小孩,够不够聪明。”

  “比什么?”白晨从马背上爬下来。

  “随你,你说出你最拿手的,若是你赢了,本座便不再为难你们,若是你输了,我可会把你们抓起来打屁股。”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