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爹?

第四百二十七章 爹?

  “这谁这么狠心,居然将一个孩子从山上丢下来,真是作孽啊。”周麻三咒骂起来,虽然脸长的实在不善良,不过眼中还是流露出几分怜疼。

  当家女子皱了皱眉头:“把货车烧了,带着小孩,走。”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周麻三愣了一下:“为什么?”

  “这狗应该是这附近都城大帮狗帮的,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原由,若是不想麻烦上门,就听我的话。”

  周麻三虽然还是有些懵然,可还是听从当家的命令,烧了货车。

  当家女子骑着高头大马,周麻三就那么抱着孩子,一路跟在后面。

  嘴里喃喃自语着:“这小孩也真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可能是因为那匹马做了垫背。”当家女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也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吧?”

  “麻子,就你事多。”当家女子回答不上来,立刻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小娃看着还真是标致,眉毛浓浓的,长大了,肯定是个大英雄。”

  当家女子诧异的转头看向周麻三:“你想养着这小娃?”

  周麻三愣了下,立刻又道:“当家的,不行吗?”

  “我们是走镖的,过的是血雨腥风的日子,你不怕害了这小娃性命?”

  当家女子知道,周麻三因为人丑,再加上常年在外漂泊,一直没找到婆娘。

  平日里嘴上总挂着,这次回去一定要找个婆娘,给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不管别人怎么取笑他,周麻三都是无动于衷,坚定不移的贯彻自己的愿望。

  只是每次相亲,别人不是嫌他丑就是嫌他是探子手,就连镖师都算不上。长期在外漂泊,要钱没钱,要貌没貌,怎么可能有人看的上他。

  不过。当家女子看到周麻三哭丧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同情他。

  便开口安慰道:“你要是想养他也好,能让你安了心,不会整日里想女人。”

  其实当家女子的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养了这小子后,将来更没婆娘看的上他了。

  “当家,你不反对吗?”

  “别把他整的和你一样就可以。”当家女子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回到车队,所有人都听说了,麻子捡了个儿子。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一个个都带着几分好奇。

  这群大老爷们虽说走南闯北,可是镖局有镖局的规矩,很少有人带着小孩走镖的。

  别说一个探子手了,便是镖师和镖头都不允许随随便便的带着小孩走镖。

  当然了,既然大当家的都没反对。他们自然也懒得做恶人。

  更何况镖局里的人都知道周麻三的情况,多少也为他感到高兴。

  带一个小娃怎么了,他们又不是山贼土匪,虽然行当也不是那么招人待见,可是起码也是个正道。

  翌日——

  对于白晨来说,这是一场差点便醒不过来的梦,而且是一场噩梦。

  “啊……”车厢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咋了咋了?”周麻三连忙掀开车厢。就看到那小娃哭的厉害。

  “我的身体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白晨哭喊着,举着稚嫩的手臂,看着这个只有五六岁的孩童身体。

  这算怎么回事?

  难道是自己走火入魔了吗?

  “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没事啊,昨晚我们镖局的陆老头看过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没大碍。”

  “为什么我的身体这么小?”

  “小孩子本来就小,你还想多大?你要想长的和你爹我一样大。起码还要十几年。”周麻三支起手臂,露出精练的胳膊。

  “爹?你?你是我爹?”白晨的哭声止住了,愣愣的看着周麻三。

  “是啊,昨晚我在山崖下把你捡来的,所以我现在就是你爹。”周麻三理所当然的说道。这是多么理直气壮的语气,完全符合情理。

  这下白晨也平静了下来,大眼睛看着周麻三:“给我找面镜子来。”

  “好嘞,你等着。”

  不一会周麻三就回来了,丢给白晨一面铜镜。

  白晨一面照镜子,一面摸着自己的脸颊:“原来我小时候这么可爱啊,长大了,怎么就搓成那样,理解不能啊。”

  “果然是小孩子,话都说不清楚。”周麻三爬到车厢口,兴致颇高的看着白晨。

  “儿子,你记得自己的名字不?”

  “不想记得……这是去哪里?”

  “哈……还有不想记得的。”周麻三立刻被白晨逗乐了:“那你可知道自己出身?”

  这个问题对周麻三来说,其实也是非常纠结。

  他毕竟是走镖的,不是人贩子,若是白晨记得自己出身,说不得自己便要将他送回去。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抱着几分希望,昨晚当家的已经与他说过。

  狗帮最喜欢拐卖小孩,这小孩多半是外地拐来的。

  而且这么小的小孩,哪里记得自己是哪里来的。

  白晨没回答周麻三的问题:“这是要去哪里?”

  “这趟镖是要去南疆的。”

  “南疆?那到南疆之前,我便当你儿子吧。”白晨无奈的耸耸肩:“你与我说说你捡到我时候的情况。”

  周麻三说话倒是麻溜的很,三言两语便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顺带着还将当家与他说的话也重复了一遍。

  “我累了。”

  “你歇着,要吃什么?爹给你弄去。”

  “随便,没事别来打扰我。”

  “好嘞。”周麻三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哪里是在养儿子,分明就是在养老爷。

  “等等……”白晨突然喊住周麻三,周麻三回过头看着白晨。

  “谢谢……”白晨从嘴缝里,硬是挤出一个字:“爹……”

  周麻三嘿嘿的咧嘴笑起来,一转头老泪纵横……

  车帘一放下来,白晨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戒杀,别装死。滚出来。”

  “哟,这不是白大少爷吗?这是怎么了?”

  “需要我问候你家哪位?”白晨黑着脸,非常不爽的说道。

  “你有气也别往我身上撒啊,又不是我把你弄成这模样的。”戒杀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气的白晨牙痒痒。

  “你信不信我明儿便跑西域去,找你孙女,然后爬她床头去?”

  “你敢!”戒杀也来气了,大声咆哮道。

  “你看我敢不敢。”

  “咱有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么针锋相对么?”

  “那你说,我现在这是怎么了?”

  “你现在修炼的内功心法,又不是最初的天蚕九变,我怎么知道你这是怎么了,那是你专属的内功心法,所以你肯定比我更清楚。还不如自己推断一下。”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魔方的声音出现了。

  对于魔方,戒杀早就知道了,同样的,魔方也知道戒杀的存在。

  这一老一少早就以及趁着白晨不注意的时候,开过见面会了。

  “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根据我的精密推算,以及得出接近答案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

  “长话短说,顺便把话说的通透点,别整的高深莫测。”

  “主人你所修炼的内功心法九转轮回功,根据我的推衍,在主人每次死亡后。都会进行身体的记忆式重组,也就是说,主人每次的死亡,都代表着一次置换身体,而这个过程,是根据生长周期进行的。同时对每次死亡的伤害进行定点增强,从而避免下次以同样的方式死亡。”

  “说重点。”

  “主人,我以及说过重点了,九转轮回功其实就是根据母体子宫的模式运转的,而每次的死亡。都代表着主人每次都重新进行了孕育、出生、成长,最后到达如今的年龄层,这就是属于记忆式的武功类型,主人在十方门内的时候,与人争斗而导致的死亡,使得这个过程再一次启动,而且由于这次的死亡,受到尸寒毒的影响,出现了一点状况,原本只需要一刻钟左右的过程,主人用了数天的时间,还没有完成,在这个过程中,主人又经历了一次死亡……也就是说,主人连续死了两次,并且是在第一次重组身体还未完成的时候,在主人的重组身体还处于幼年期的时候死去,导致第二次重组身体所记忆的身体特征是在幼年期,自然而然的导致了生长期只到达如今的年龄层。”

  白晨一屁股坐到车板上,目光呆滞:“有什么办法恢复?”

  “有,经过我精密的计算,主人只需要再过十五年零七个月,即可恢复正常的年龄层。”

  魔方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调侃着现在的白晨,只是此刻的白晨哪里有心思与魔方斗嘴,哭丧着脸:“那我再去死一次呢?”

  “除了多浪费一次重生的机会外,你依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九转轮回功依然会记忆你现在的年龄层。”

  “说说解决方案。”白晨没好气的说道。

  “暂时未得到任何结果。”

  “戒杀,你也没办法吗?”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这个身体只是皮肉而已,大人小孩没什么区别,反正你也不急着破身是吧。”

  很显然,让白晨顶着这副身体,对戒杀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省的白晨每次与他斗嘴,都要拿蓝轩威胁。

  “是你大爷……”

  ps:

  睡觉……有票的求两张,别吝啬了,来吧……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