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人心人性

第四百二十五章 人心人性

  所有人都被这惊世骇俗的场面吓了一跳,无法想象,如果刚才那恐怖的杀招是落在他们的身上,会是怎样血流成河的。

  尘烟渐渐散去后,场地的正中心已经是荡然无存,什么都没有留下。

  除了那个暴怒的白晨,什么都没存留。

  每个人都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看着场地中央的白晨。

  “哇呀……嘻嘻……”唯有白晨怀中的少帝,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咧嘴笑着,用稚嫩的小手拍着白晨的脸庞。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刚刚被白晨轰杀了。

  白晨复杂的看着少帝,即便是千年的时光过去,少帝依然是那么的懵懂无知。

  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作为末代皇帝,少帝并未真正的享受过一天皇帝的生活。

  她虽然拥有着逆天的气运,可是并不代表她就拥有着同样的命运。

  父亲早逝,母亲却整天的算计自己。

  当然了,她也是幸运的,至少她依旧懵懂,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白晨希望她永远都这样,至少这样她就不会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伤。

  就在这时候,白晨突然心头一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半,整个人都颓了下来。

  尸寒毒发作了!!

  一直在慢慢的侵蚀白晨身体的尸寒毒,终于在这时候发作。

  魔尊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他理所当然的认为,白晨肯定是与鬼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

  “白晨,这小妖孽不能留,交给本尊吧,本尊负责将她处置掉。”

  白晨眯起眼睛,看来奉成皇后先前的话。已经让魔尊按耐不住,露出了本性。

  何止是魔尊,在场几乎每个人都露出狂热的眼神。

  在白晨怀中抱着的,已经不只是一个人。

  她是一个珍宝。一个全天下最最珍贵的宝物。

  集结了整个王朝气运的前朝皇帝,同时还拥有着鬼种的血脉。

  身上更是蕴藏着十方俱灭的无穷阴秽之气,可以说,她是这世上最珍贵,同时也是最可怕的血脉。

  可是白晨不管,只要少帝在他的怀中,那么他就不会把少帝交给任何人。

  白晨根本就未理会魔尊,双手高举着少帝:“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婼儿……白小婼,你就是我的小公主,来……叫声爹爹。呵呵……还不会叫吗?没关系,只要记住我这张脸即可,你还要记得,你有两个姐姐,叫做白小花和白小草。”

  魔尊看到白晨这般的漠视。心头更怒:“你这是养虎为患!你杀了她娘,他日这妖孽若是开了神智,第一个杀的人便是你。”

  “我之死活,就不劳尊驾操心了。”白晨正眼都没看魔尊一眼,如同珍宝一般,怀抱着小婼儿。

  小婼儿咿呀呀的嘻笑着,似乎是被白晨逗弄的开心了。嘴里吐着吐沫星子。

  “杰杰……”

  “是爹爹,不是姐姐。”

  “嗲……嗲……”

  “诶,这回对了,哈哈……”

  白晨比任何人都要高兴,都要兴奋,魔尊的脸色却越发的冷酷。

  “白晨。我不管你将她当作什么,总之此子,本尊是除定了,你若是识相,便爽快的将她交出来!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白晨突然回过头。冷冷的瞪向魔尊:“你又待如何?”

  “本尊念你先前助本尊除掉鬼种,即便是没功劳,也有苦劳,本不想为难你,可是若是你一意孤行,本尊说不得便要狠下杀手。”

  “不错,此子实在祸害,不宜多留。”

  “留着她,将来她必然如她母亲一般,惑乱天下,还是尽早除之为妙。”

  “说的对,此子便是个绝代妖孽,为了避免将来天下大乱,还是将她交给天下群雄处置为好。”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加入了魔尊的阵营,开始声讨起白晨。

  “花间小王子,你也是深明大义之人,应该知道轻重缓急,若是你再如此持才傲物,一意孤行,终将使你一世英名化为乌有,局时势必要受天下人唾骂。”

  “若是你将这孽障交出来,你还是天下人心目中的英雄,如若不然,你也会如同你当初咒骂过的苏鸿那样,遗臭万年。”

  “一群跳梁小丑。”白晨冷笑的看着众人:“我之声誉如何,何时需要天下人评定了?”

  “看来我们是看错你了,花间小王子,你利欲熏心,妄图独占这孽障,称霸天下,别以为你骗得过天下人的眼睛。”

  “我心即我意,你们如何看待于我,是你们的事情,是非功过更不是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可以评定的……小婼儿,我们回家。”

  “站住……”这时候白晨的面前突然被人一剑拦下,动手之人面须鹤白,带着几分仙风道骨:“将这孽障留下,小老儿便放你离去,如若不然,小老儿今日便要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你也配!”白晨的脸色一沉,单手一抓剑锋,同时将那鹤发老者扯到面前,再是用力一送,直接将那鹤发老者轰出数丈之外。

  那鹤发老者整个人跌飞出去,然后便是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僵,再没了动静。

  “白鹤老仙死了!好歹毒的手段!!”

  “太过分了,白鹤老仙乃是当世德高望重的公义之人,你居然连白鹤老仙都下此毒手!”

  白晨的眉头微微皱起,可是眼神依然冷漠。

  白鹤老仙的死与他无关,自己刚才并未下死手,可是白鹤老仙确实是死了。

  很显然是有人想要激起群愤,白鹤老仙一死,群雄立刻被激起愤慨,一个个都开始咒骂起白晨。

  白鹤老仙的修为不俗,白晨能伤他,未必就能一招毙命。

  而能够做到暗中出手而不留痕迹之人,也就在场四个人。黄泉老人和李铮没必要在这时候招惹自己,刀狂的心性不会如此阴毒,那么就只剩下魔尊一人了。

  白晨的目光看向魔尊,魔尊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得意的笑容。

  似乎是在对白晨说。是我做的又如何,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脸色。

  “大家一起上,为白鹤老仙讨一个公道。”

  白晨冷哼一声,而鼠群也在这时候,在白晨的面前汇聚成一个黑色的海洋。

  “今日谁敢踏前一步,我便要他尸骨无存!”白晨冷哼一声。

  白晨可不觉得自己就是任人欺辱还要笑脸相迎的善男信女,虽然白晨不喜欢滥杀无辜,可是谁若是欺负到他的头上,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更何况是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口口声声说是要为天下除害。可是他们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只是一个人,而且他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毋须怕他!!”魔尊不适时宜的喊了一声。

  此刻本就已经让每个人按耐不住,再被魔尊这么一怂恿,如何还忍得住。

  只要夺了白晨怀中那婴儿。那么自己就拥有至高无上的权位,就拥有无上神功。

  这种强烈的**,已经让他们分不清正邪。

  没有人抵挡的了这种诱惑,别说此刻白晨不占理,哪怕是白晨占着绝对的正义,他们也会鸡蛋里挑骨头。

  “小子,我来帮……”

  刀狂话还没说出口。突然感觉到三道恐怖的气劲,直接将他封锁住。

  原来,黄泉老人、李铮还有魔尊蓄谋已久,只等着万全之时,控制住刀狂。

  若是只是一人,刀狂自然可以轻松摆脱。

  如若是两个人。他也勉强在付出一点代价的前提下脱身。

  可是现在他面对的是三个人,而且修为都在他之上,再加上他先前本就已经重伤。

  如何挡得住蓄谋已久的三人,三道气劲瞬间封死了刀狂的出路。

  魔尊对小婼儿势在必得,而黄泉老人和李铮。却是不愿意白晨这样一个妖孽继续留在世上。

  白晨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他们都喘不过气来。

  此刻的白晨尚且年轻,便已经惊为天人。

  若是再给他十年?

  二十年?

  局时天下谁还挡得住他?

  这种感觉是他们以往从未有过的压力,以往他们不论遇到何等的天才,也不会嫉妒,更不会以大欺小。

  因为他们知道,江湖需要这些天才,年轻人之间的争斗,不论是多么的惨烈,他们都不会去插手其中。

  即便是真的名满天下了,也不可能真正的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可是白晨不同,白晨是真的不同。

  魔尊便是得罪了白晨,前后多次被白晨死亡威胁。

  如若换做是他们,他们又能比魔尊好的了多少?

  当第一个不怀好意的江湖人冲破了白晨的警戒线的时候,白晨也没再犹豫。

  数以百计的机关老鼠瞬间将那人笼罩,不出几息的功夫,那人便已经剩下一具血淋淋的骸骨,倒在鼠群之中。

  “杀!杀了这魔头!!”

  一阵腥风飘荡在山涧的上空,血雾已经弥漫开来。

  有人怒吼,又人惨叫,还有人在哀嚎。

  白晨喷出一口黑血,尸寒毒的毒效开始愈演愈烈,白晨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开始失去控制。

  而看着眼前浪涛般的人群,白晨的面露苦涩。

  他从不惧人海战术,可是自己这次是真的要被人海战术淹没。

  突然,一个身影冲到白晨的面前,只见兰瑰兮的脸上带着血色,手中双刀鲜血淋漓。

  “白晨,我来帮你!”

  “我也来了……”檀烟云也来了,这是她在挣扎了许久之后,做出的决定。

  就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白晨突然将怀中的小婼儿抛向兰瑰兮:“帮我照顾她……”

  紧接着,鼠群如同一道大浪一般,扑向兰瑰兮和檀烟云,直接将两人瞬间淹没在浪潮之中。

  “来吧来吧……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今日是你们自找的……”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