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前尘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前尘

  白晨眯着眼睛看着奉成皇后,奉成皇后同样打量着白晨。

  两人的这种眼神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惺惺相惜,又或者是情不自禁?

  如果历史可以排出一个阴毒的女人排名,那么奉成皇后一定位列其中。

  虽然历史对于这位皇后,并未有太多的记载。

  可是对于那些知道那段历史的人来说,对于这个女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以说,奉成皇后在的那段后宫历史,是整个龙秦王朝史上最为昏暗与血腥的一段。

  奉成皇后不是那种豪门大户的子女,可是她却凭着一介秀女的身份,一步步的登上了皇后宝座,不得不说她的心机与手段。

  哪怕是皇帝,都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

  突然之间,奉成皇后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如同昙花般美艳可人。

  那种倾城容颜再配以她那雍容的气质,让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可悲,可笑……你们来这里不外乎是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不过是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白晨冷笑,斗嘴皮子他可从来没输过。

  奉成皇后想拿这事标榜自己,让自己站在道德的至高处,显然是打错算盘了。

  “我可没听说,哪个孤儿寡母能活千年不老不死,容颜不变。”

  “当年我母女二人因为天下动荡,白雄带我们来此避祸,而后我们误食奇果,所以才能长生不死不老,可是千年的不老不死,你以为本宫便轻松快活吗,看看我家婼儿,千年时光依然只是襁褓稚儿,依然不开心智。不通世理。”

  兰瑰兮和檀烟云听闻后,脸色不禁动容,为这对母女感伤。

  白晨突然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嘲讽与愚弄。

  奉成皇后这番话说给别人听。别人或许会信以为真,为她们的遭遇伤悲。

  可是白晨却不这么认为,白雄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带着皇后和少帝跑到一个绝世凶地避祸?

  游山玩水也玩不到这里来吧?

  更何况黄泉坑是能进就进的了的吗?

  奉成皇后能够站在这个地方,就足以说明她不是什么平平凡凡的女子。

  “白晨,她们好可怜……”兰瑰兮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白晨。

  白晨却不予理会,避祸或许是真的,可是他们冲着黄泉坑来也是真的。

  只是,其中有些里子白晨还没有理清楚。

  “这便是前朝皇帝吗?皇后娘娘,可否让在下抱一抱?在下还从未与一个皇帝亲近过。”白晨突然搓着手。满脸堆笑的看着奉成皇后。

  “你我素不相识,我为何要将我的孩儿交给一个心怀不轨的陌生人?”

  白晨的眼中疑虑更重,不过脸上依旧淡然随意:“布置这个锁天镇地大阵的人,真是绝世人物,能将这绝世凶地封住。千年都未曾让这其中的妖邪出世为祸天下。”

  一听到白晨这话,奉成皇后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哪怕她再装的如何的漫不经心,可是那种刻骨铭心的恨意,是绝难掩饰的。

  “那是龙秦大国师,拓拔乱世!”

  檀烟云一听到拓拔乱世,立刻惊呼起来:“那不是十方门的祖师名字吗?”

  “十方门吗?”奉成皇后的脸色更是阴沉:“你便是十方门的传人吧?将本宫与我这孩儿镇压在这里的。就是你与你家师辈吧?”

  白晨突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过依旧不动声色:“拓拔乱世既然是龙秦国师,为何要将你镇压于此?”

  “他将本宫与少帝骗至于此,便是因为我家孩儿是女儿身,说什么龙秦大业,不能让女子继承。如今龙秦早已覆灭,倒是随了他的心愿。”

  “那他可是用心良苦啊。”白晨感慨的说道。

  “用心良苦?分明就是居心不良。”

  白雄、少帝、奉成皇后,如今又多了一个国师。

  全都聚集到了一起,白晨的脑子更加凌乱,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自己忽略掉的东西。

  一个能够布置出锁天镇地大阵的当朝国师。若是要杀一个孤儿寡母,那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除非是因为他杀不掉!

  这肯定不会是因为白雄的缘故,哪怕白雄手握天下兵马。

  面对一个绝代高人,也不可能挡得住他的脚步。

  除非是拓拔乱世也杀不掉奉成皇后和少帝!

  “白晨,我们放过她们吧,她们母女也是可怜人,丈夫早逝,然后又被卷入帝位之争,又受人禁锢千年,已经够可怜了……我们何必再雪上加霜呢?”

  “丈夫早逝!!?”

  白晨突然整个人都震了一下:“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白晨指向奉成皇后:“皇后娘娘……不,应该称您为鬼种吧?聪明,你真是聪明!”

  这时候的白晨,才算是彻底的想明白。

  可是白晨也为奉成皇后的良苦用心所震惊,心中不寒而栗。

  眼前的这个鬼种,当真是古往今来,最可怕的一个。

  她化身为奉成皇后,一步步的从秀女到最后荣登后宫之主,然后再让父帝意外身亡,最后引得天下大乱,她再以这种方式,窃取天下至尊之位,不可谓心机深沉。

  她比之前的鬼种聪明之处就在于,她没有以蛮力去挑战天下人,而是靠着另外一种方式。

  而造成的结果更加巨大,更加剧烈,整个龙秦王朝就此崩塌。

  是这个女人!全是这个女人的缘故!

  鬼种可以附体任何人,唯独这天下的至尊王者,她是绝对无法依附的。

  毕竟是集天下大运之人,鬼种这种妖邪想要依附皇帝,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不过依附不了,不代表她就无计可施。

  皇帝即便气运再强,也只是一个凡人。

  鬼种有太多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皇帝。

  而她最高明之处就在于,为了距离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更进一步。她为皇帝生了个孩子。

  鬼种虽然不是人,可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就是鬼种的宿主是女人。

  唯一的缺憾,就是这个孩子是个女儿。

  如果是男孩的话。或许她的计划会更加顺利一些。

  不过这也足够了,少帝登基!

  作为鬼种的骨肉,鬼种自然不会担心这个小皇帝会反噬自己。

  鬼种完全可以侵占少帝的身体,然后真正的坐拥天下。

  这时候鬼种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事情就是侵占少帝的身体,成为这个天下真正的主人。

  简直就是堪称完美的计划,如今老皇帝的那些子嗣的争权夺利,与奉成皇后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不过意外就此出现了!

  前面是白晨的推断,而后就是白晨自己的脑补了。

  拓拔乱世。龙秦国师!

  这个拥有着当时最高武阵造诣的最强武阵师,也是唯一一个察觉到奉成皇后阴谋的人。

  至于事情的走向如何,白晨也无从推测,只能在脑子里脑补一个追杀的戏码。

  奉成皇后带着少帝躲入黄泉坑避难是真的。

  可是避的不是战乱,而是拓拔乱世。

  双方在僵持之下。拓拔乱世杀不进去,奉成皇后也不敢出来。

  结果拓拔乱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奉成皇后的老窝外不了个锁天镇地大阵。

  就这么生生世世的与奉成皇后纠缠在一起。

  奉成皇后看到白晨的脸色一变,没有丝毫的意外:“你想明白了?”

  奉成皇后之所以没有感觉到意外,那是因为她面对白晨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面对拓拔乱世一样。

  自己所有的心机,所有的谋略。在拓拔乱世的面前,都像是写在脸上了一样。

  拓拔乱世!那绝对是她的克星!!

  奉成皇后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见到拓拔乱世的时候。

  那天阴云漫天,大雨倾盆,丧旗高高的挂着。

  拓拔乱世从外赶回京城,一身泥泞狼狈。只为了见她的夫君最后一面。

  可是他还是迟到了一步,在看到拓拔乱世的那一眼,奉成皇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

  那双散漫的眼神里,带着一种看透一切的懔然。

  当她夫君的头七刚过。拓拔乱世便提剑杀入了禁宫之中。

  白雄的百万大军不是来保护她的,只是为了夺回少帝而已。

  只是白雄不顾拓拔乱世的劝阻,执意闯入黄泉坑。

  白雄的下场很可悲,奉成皇后自从获得了这个肉身后,学到了许多东西。

  她懂得了人的情感,她更明白,什么叫做可悲。

  白雄与百万大军受着黄泉坑的意志,不得不屈服于自己。

  或许这就叫做天道伦常,一个异类居然异想天开,想要以如此手段谋取天下。

  可是天下最终还是归于旁人之手,她却被拓拔乱世禁锢与此千年。

  而千年后的今天,白雄的后人和拓拔乱世的后人杀了进来。

  “你还有遗言?”白晨冷冷的看着奉成皇后。

  白晨不是来报仇的,也不是来除魔卫道的。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他去多此一举,只要他不管不理,即便再过千年,鬼种也逃不出去为祸天下。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檀烟云的承诺,仅此而已。

  奉成皇后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苦涩,却依然桀骜不驯:“你觉得你杀的了我吗?”

  “白雄也说过与你一样的话,在我看来,你比白雄以及他的百万大军容易对付太多了。”

  ps:

  早晨八点去火车站接了‘华丽的虚伪’这死胖子……

  然后下午用尿遁逃回家码了一章,晚上还要带着死胖子去看风花雪月,迟点更新……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