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前朝皇后

第四百一十八章 前朝皇后

  其实这也不怪绿妖挑食,实在是白晨给它找的不是个好差事。

  尸寒毒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另外一种尸毒。

  那是死者的东西,绿妖虽然好食天下奇毒,可不代表它就可以接受任何一种毒物。

  白晨严峻的眼神,已经让兰瑰兮开始担心起来。

  就连白晨都觉得严重,恐怕自己这次真的是不死也残废。

  “檀烟云,把你的腰带解下来。”

  檀烟云一听白晨这话,立刻就退后两步,惊恐的看着白晨:“你要做什么?”

  白晨白了眼檀烟云:“绑住胖妞的大腿,让尸寒毒的扩散速度慢一点……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檀烟云的脸颊一红,没接白晨的话。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那回事吗。

  檀烟云虽然从未出过山涧,可是偶尔还是有人进来的,所以她学到的很多东西,比如说男女之事。

  檀烟云解下腰带丢在兰瑰兮的面前,恨恨的瞪了眼兰瑰兮,桀骜说道:“你可要记住我这份情。”

  “哼……我会记住一辈子的。”兰瑰兮分毫不领檀烟云的情。

  白晨检查了一下兰瑰兮的身体,大致摸清楚了尸寒毒的特性。

  尸寒毒虽然霸道,可是流动性极弱,还只是一条腿中毒而已。

  这也符合常规,毒性较弱的毒反而蔓延的极快,反而是霸道的毒蔓延的慢。

  白晨松了口气,右手抓向兰瑰兮的小腿上。

  “别……小心你也中毒。”兰瑰兮挪开脚,担忧的说道。

  “放心,我天生百毒不侵。”白晨自信的说道。

  说话的同时,白晨再次将掌心搭在兰瑰兮的小腿上,开始吸纳尸寒毒。

  渐渐的,兰瑰兮腿上皮肤的溃烂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皮肤。

  反而是白晨的右掌掌心开始溃烂,不多时。白晨的前臂已经被腐肉覆盖,看上去触目惊心,兰瑰兮的脸色好了许多。

  “你把我的毒吸走了?”兰瑰兮突然推开白晨,愤怒的看着白晨。

  白晨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嘿嘿一笑:“放心,这毒要不了我的命。”

  兰瑰兮很愤怒,可是同样很感动。

  从未有人愿意为她做到这种份上,更何况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兰瑰兮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男人,当然了……也不会有男人会喜欢她。

  只是,这一刻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境的变化。

  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也如檀烟云这般倾国倾城,多希望自己之前的表现,能像个女人。不至于那么的粗鲁。

  “你真的没事吗?”兰瑰兮忧心忡忡的看着白晨。

  “你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烦死了……”白晨站起来,将袖子放下来。

  尸寒毒正在慢慢的侵蚀着他的身体,白晨突然发现,自己的武功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真正的百毒不侵。至少这死人毒,自己就奈何不了。

  “先与你爹他们会和。”

  这个大坑的下面,是一个不小的空间,同时还有一条河流从他们的面前流淌而过。

  只是,这条河流看起来就跟墨汁一样黑色的。

  “这水怎么是黑色的?”

  “因为这里已经接近黄泉坑的中心。”白晨抬起头看了眼头顶,头顶上的洞壁就好像人的身体一样,一动一动的。从洞壁中伸展出来的树根也是半透明的,里面流动着鲜红的液体。

  这个洞窟的每一处,都散发着一种诡异与神秘。

  “奇怪……”白晨的眉头皱起来。

  “什么地方奇怪的?”檀烟云这话一出,就觉得这个问题蠢到家了,这个洞窟什么不奇怪的?

  “这里应该已经接近黄泉坑的中心了,为什么却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

  “我们在树林中遇到的活地不算阻拦吗?”

  “如果那算是阻拦的话。绝世凶地之名也就不会让人闻风丧胆了,原本在我的预计中,我们应该非常惨烈的厮杀进来,而不是这么有惊无险的走到这里。”

  虽然白晨感到奇怪,可是他还是决意向着深处走去。

  众人便像是在一个人的身体之中走动。他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蠕动,可以看到暗红色的血液在洞壁的树根中流淌,他们甚至还能感觉到一种脉动。

  “这里也是活地?”

  “不是这里也是活地,而是我们从始至终都没走出活地的范围。”白晨苦笑的说道:“只不过我们刚才是在活地的表面,现在进到了活地的内部。”

  白晨想了想,又说道:“你可以把黄泉坑看作是一个巨人的身体,只不过这个巨人没有血肉,可是百万大军却给它补充了生命力,然后它就活了,活地则是这个巨人生长出的皮肤。”

  “那鬼种呢?鬼种算什么?”兰瑰兮好奇的问道。

  “鬼种算是这个巨人的儿子……亲儿子,所以鬼种对于黄泉坑有着绝对的掌控权,黄泉坑所产生的其他邪秽妖物,也都尽归鬼种所掌控。”

  “可是我们一路走来,除了阴兵之外,根本就没遇到一个黄泉坑本身的邪秽之物啊。”

  不用兰瑰兮提醒,白晨造诣注意到了,不止是没有遇到妖邪。

  就连这里的阴秽之气都少的可怜,这完全与常理不符。

  按理来说,越是接近黄泉坑的中心,邪秽之气就会越是浓重,而且邪物也会越多。

  可是这一路走来,白晨几乎以为这是谁家的后花园。

  突然,众人的瞳孔一收,只见他们的眼前出现一个石室。

  不同于天然的洞窟,这石室虽然粗糙,可是明显有人工雕凿过的痕迹。

  石室的中心隆起一个石台,上面摆放着一颗闪烁血色光芒的晶石。

  檀烟云惊呼一声:“凝血结晶!!”

  “好眼光,居然认得凝血结晶。”

  这时候,一个老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三人回过头。发现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

  这妇人头顶凤钗,身披凤霞,脂白的肤色,脖子上挂着绚烂的珠宝挂坠。却没有丝毫那种暴发户的气质,那身独有的雍容华贵让人无法直视。

  而妇人的怀中,正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小脸噗红,一双**的大眼睛,像是很好奇眼前三个陌生的来客。

  兰瑰兮和檀烟云不自觉的退后一步,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妇人。

  “咦?”妇人的目光落在白晨的身上,可是随即又皱起眉头:“你不是白雄。”

  “白雄是你相好的?”

  “大胆!你可知道本宫是谁!?”妇人大怒:“尔等见到本宫不但不行礼,居然还敢污蔑本宫!该当何罪……”

  “白晨。”檀烟云拉了拉白晨的衣角,低声道:“我看过书上记载。凤冠凤披凤霞,这是母仪天下,后宫之首的皇后……”

  白晨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身行头代表着什么。

  可是他更可以肯定,这妇人不是当世皇后。

  白晨见过老皇帝的大老婆。在他的心目中,那才是真正的母仪天下,而不是眼前这个都不知道算不算人的女人。

  “罢了罢了,看在你们只是乡野村夫,也不懂什么礼数,本宫便恕你们无罪,记住本宫的身份。本宫乃是奉成皇后。”

  白晨微微一笑:“那我应该要对皇后娘娘您感恩戴德,三拜五叩,行五体投地大礼?”

  奉成皇后眯起眼睛,能够当上皇后,自然是经历够后宫血腥洗礼的,论心智没谁能斗的过她。怎能听不出白晨的阴阳怪气。

  “怎么,本宫身份不够尊崇?”奉成皇后漫步掠过三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冷意,慢条斯理的动作里,却透着几分杀机。

  “大家都不是善男信女。就不要在这里拐弯抹角了。”

  奉成皇后的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你们到这来,所为何事?”

  “反正不是游山玩水。”白晨笑眯眯的看着奉成皇后,眼中充满了警觉,只要她有任何举动,自己便在第一时间出手。

  “你是白雄的什么人?”

  “就在不久之前,我刚杀了他,你觉得我应该是他的什么人?”

  既然奉成皇后与自己绕弯子,自己也跟她打哑谜。

  奉成皇后突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他侍奉本宫千年,也算是尽忠职守,死……对他来说是一种恩赐。”

  “如此说来,你应该打赏打赏我咯?”

  “本宫的赏赐,你敢受吗?”奉成皇后的语气里,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傲慢。

  如果换做千年之前,她的确有这个资格。

  可是如今的她,早已经没人记得她了,除了她自己还把这个身份当作一种荣耀的资本,根本就没其他人当她回事。

  “我敢不敢受是一回事,如今的你,除了你自己之外,又能赏赐什么?难道把自己赏赐给我?”

  奉成皇后的脸色一怒,冷冷的看着白晨:“你知道死在本宫手中的人有多少吗?”

  “你先别说话,让我理一理前后。”突然,白晨似是抓到了一丝由头,可是这个灵光一闪,却又在瞬间消逝。

  白晨总感觉,自己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可是就是无法把所有的一切联系起来。

  ps:

  今天家里过节,一直到晚上才有时间码字,所以八点多才更新了第一章,实在抱歉。

  今天太累了,就到这里吧,同志们也赶紧的休息。

  还有,明天一位作者朋友要来,所以更新时间也会比较迟,提前打个招呼。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