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活地

第四百一十七章 活地

  众人讨论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毫无疑问,这个十方俱灭并非众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颗黄泉之心你就那么丢在那吗?”魔尊可是听说过,那可是稀世少有的珍宝。

  特别是对魔门来说,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宝物。

  “那东西带出去做什么?为祸天下吗?”白晨冷笑的看了眼魔尊。

  黄泉之心的确是少有,可是未必就是好东西。

  看看那些阴兵的下场就知道,它们就是被黄泉之心的邪秽之气感染,沦为阴兵的。

  这东西若是带出去,直接就能让一个城镇的生灵都沦为阴兵一样的存在。

  所以白晨觉得,就让它永远的躺在那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魔尊不舍的回头看了眼大坑,他依然能够从大坑中感觉到,其中蕴藏着的黄泉之心的气息。

  当然了,白晨也知道,这世上总不乏利欲熏心者,比如说身边的魔尊。

  如若魔尊能安安稳稳的陪着他解决十方俱灭,白晨便让他安然的离开这里,如若不然,白晨只能让他永远的留在此地了。

  “你们谁对前朝往事比较熟悉的,跟我说说。”

  或许是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都没有遇到一点危险,所以白晨已经开始无聊起来。

  “你想知道哪段历史?”

  “就说龙秦末代。”

  李铮是汉唐皇室,他本是皇子,后来无缘帝位,便拜入纯阳宫,而后因为特殊的身份,在纯阳宫内的地位也是越发尊崇。

  时至今日,他那一代人都已经仙逝,只留他一人。

  所以纯阳宫上上下下都尊称他为祖师爷,虽说他已经脱离皇室。可是依旧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实龙秦王朝的皇帝,几乎每一位都算的上明君,王朝之内也算是国泰民安,不过问题就出在末代的两帝父女身上。父帝因为常年积痨,所以年近中年便驾崩,而当时皇室成员众多,且是膝下无子,又有藩王拥兵自重,再加上事出突然,根本就没有立下遗诏,结果皇室纷争开始了,朝堂的派系纷争也愈演愈烈,最终导致以你那祖先白雄为首的将领开始介入其中。最终白雄以推举父帝唯一的血脉,也就是刚出生的秦公主登基,条件就是,只要秦公主登基,他便带兵扫荡叛逆。平定天下。”

  李铮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因为少帝登基,所以那些各地藩王更是开始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声称白雄挟天子以令天下,白雄的平叛之途也是越发不顺。”

  “汉唐的开国皇帝,也是那时候起兵的吗?”白晨问道。

  “怎么,你是为前朝扼腕叹息吗?”

  “都过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了。哪里来的那么多扼腕叹息,更何况这世道本就是成王败寇,哪个王朝都是血淋淋的开端,龙秦王朝的灭亡未尝不是顺应天道。”

  “如果现在还是龙秦王朝,说不定你还是个大将军的世家公子。”李铮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说道。

  不过在他的眼里,他宁可白晨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嗣。而不是那个花间小王子。

  “我是成不了世家公子了,不过我还是可以让我的儿子过把瘾的。”白晨随口说道:“你接着说。”

  “白雄当时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便是我李家先祖,双方展开了大仗,而后又因为后防失守。有一个藩王绕过两军交战的战场,直取京畿,龙秦皇城兵临城下,白雄不得不带军回京,可是这一去,便成了永远,按史书说记载的,当时白雄剿灭藩王叛军,并未耗费多少功夫,可是当我李家先祖带兵杀到京城的时候,却没有遇到丝毫的抵抗,白雄与他的百万大军早已不知去向,就连龙秦少帝也不知所踪。”

  白晨眯起眼睛:“可以肯定的是,白雄和他的百万大军都来了这里,而且白雄先前也说过,少帝就在这里。”

  至于为什么来这里,之前他们已经讨论过了,只是一直没个结果。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突然一道光传来。

  众人长时间在黑暗中摸索,突然传来个光让众人都有点难以适应。

  当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穿过了溶洞。

  溶洞洞口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整个树林不算很大,他们所在洞口处于高处,可以看的到树林的对面。

  整个树林被一个巨大的环形山包裹,就如同天坑一样。

  只是这片树林,却听不到虫吟鸟鸣声,死寂的让人有点心悸。

  “走吧,去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名堂。”

  从这里看下去,实在看不出什么端疑,所以必须下到树林中,才能知道这其中的玄机。

  “这片树林看起来不像是有危险的样子。”刀狂大大咧咧的说道。

  “越是平静,我们就越是要警惕,不然很容易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都是老江湖,自然不需要白晨提醒,即便是刀狂,也是绷紧着,目光四处打量。

  突然,兰瑰兮惊叫一声,众人立刻围上去。

  只见兰瑰兮一只脚突然踩了个土坑,结果脚拔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鲜红色。

  血!?众人眼中露出一丝骇然。

  刀狂用刀抛开地面,地面如同喷泉一样,喷出大片的血污。

  众人的脸色都在瞬间惊变,魔尊双眼闪过惊奇之色:“这是人血!”

  人血?地下怎么会冒出人血?

  白晨伏到地上,像是在听什么东西,过了半饷才抬起头看着众人。

  檀烟云的脸色凝重:“这是活地?”

  白晨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什么是活地?”

  “我之前告诉过你们,十方俱灭的前身是黄泉坑吧,这里就是黄泉坑的上方,因为灌溉了百万士兵的血,然后被黄泉坑吸收,就跟人的身体吸收了养分一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站着的这片土地是活着的。”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活着便活着,砍了它便是了。”

  “砍?怎么砍?”众人白了眼刀狂,目光全都落在白晨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地面一震,众人眼前的地面,便像是浪潮一半的起伏着。

  众人则是摇曳在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而周围的树木突然活了一样,挥舞着它们的枝干,朝着白晨等人噼里啪啦的拍来。

  同时四面八方的蔓延过来无数的蔓藤,将白晨等人捆住身体。

  “不要动用真气,除了武功套路和外功法门之外,其他都别用。”

  白晨此刻也很是狼狈,这地面的起伏实在是太剧烈了。连立足点都没有,身体如何能保持平衡。

  “檀烟云……抓住我……”

  这时候最需要照顾的自然是檀烟云,她此刻毫无武功护体,手无缚鸡之力,白晨也说过要保护她。所以一把将檀烟云拉到身边。

  白晨一把挣断缠绕在檀烟云臂膀上的蔓藤,大叫一声:“别走散了,向前冲……”

  此刻的场面混乱到了极点,白晨顾不得那么许多,直接横抱着檀烟云,整个人就像是一辆刹不住的悍马,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直接冲破过去,给身后的众人打开一条路。

  兰瑰兮突然惨叫一声,白晨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她被蔓藤捆的跟粽子似的。

  白晨猛然回过头,一手揽着檀烟云,另外一只手则扯住兰瑰兮的手臂,用力一拽。直接将她从蔓藤中拽出来。

  “爹……”兰瑰兮刚脱困,便朝着刀狂看去。

  “别管他们了,他们死不了。”白晨一手拉着一姑娘,就朝前冲去。

  他对这四个武林至尊可是充满了信心,如果这点麻烦就能杀了他们。他们也不配拥有这个称号。

  突然,白晨感觉脚下一滑,没发现地面一个巨坑在眼前,兰瑰兮和檀烟云就这么顺势,直接被扯入大坑之中。

  好在这大坑虽然巨大,却不是九十度直线,三人顺着坑坡那么翻滚着下去,倒是没什么大碍。

  “这次尽是被坑。”白晨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同时拉起两人:“你们怎么样?”

  “我没事。”兰瑰兮大大咧咧的说道。

  檀烟云却是指尖轻触太阳穴,一副娇柔模样:“我的头好疼。”

  “没事没事,估计是碰到了。”

  白晨摸了摸檀烟云略显淤青的头额,其实他想告诉檀烟云,是自己下滚的时候撞到的,还好只是淤青,没什么大碍。

  兰瑰兮也不知道怎地,突然摔在地上,大叫一声:“哎哟……我的脚好痛。”

  “哎哟……我的头又开始痛了……”

  只是这次,白晨却没理会檀烟云,而是蹲下身子,抓起兰瑰兮的脚。

  只见兰瑰兮被血泡过的那只脚,此刻已经出现溃烂。

  “糟了,那活地的血有毒。”

  “有毒?”

  白晨凝重的看着兰瑰兮:“那是尸寒毒,若是不能尽早驱除,恐怕……”

  “是不是会死?”

  白晨突然咧嘴笑起来:“没那么严重,顶多就是切了这条腿。”

  “你这混蛋。”兰瑰兮也轻松了许多,只是她与檀烟云都看的出来,白晨这是故意放松气氛的,白晨的眼中,依然带着严肃之色。

  白晨试着以绿妖来吸取毒素,可是绿妖一感知到尸寒毒,立刻就退避三舍,根本就不想触碰尸寒毒。

  “麻痹的,这小王八蛋的生活是不是太好了,现在倒是给我挑食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