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站队

第四百一十一章 站队

  “我的地盘我做主,在我的面前,你最好乖一点,省的自找苦吃。”

  白晨刻薄的言词,魔尊恨不得将白晨碎尸万段了。

  可是他知道形势比人强,此刻除了忍气吞声之外,他别无选择。

  “既然你不回答,那么我就算是你默认了。”白晨瞥了眼魔尊,此刻的魔尊哪里还有魔道至尊的尊严,低着头就像是受气包一样。

  “我不管诸位以前是什么身份,既然进了这里,那就要听我的命令,如果不愿意,在下也不勉强诸位,大路朝天,各走一遍,只要我们谁也不碍着谁,你们爱怎么走都可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许久都未曾说话,刀狂和兰瑰兮已经倒吸一口凉气。

  白晨这完全就不把这些至尊人物当作前辈,完全就像是在下达命令一样。

  “既然都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是在拒绝我的要求,既然如此,那就不送了,不过小子还有最后一个忠告,在这十方俱灭之内,任何的真气攻击,都会引起同样的反击,刀狂前辈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请诸位三思后行。”

  白晨能称呼刀狂为前辈,实在是看在兰瑰兮的份上。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难怪刚才刀狂的攻击,反而让自己受伤了。

  同时众人听到十方俱灭的时候,虽说不明白什么是十方俱灭,可是以白晨这般郑重其事的警告,足以说明这里的凶险。

  魔尊也暗自庆幸,还好刚才没有出手,不然的话又要被白晨阴了。

  “小兄弟,不然你把话说明白点,这十方俱灭可有什么典故吗?其中又有什么凶险?”李铮拉下连绵,祈求的看着白晨。

  “绝世凶地诸位都该知道吧,这十方俱灭就是绝世凶地之首,只要进到这里面的人九死一生……不。十死都未必能生一次,而且其中孕育着鬼种,诸位最好不要碰上鬼种,不然的话被鬼种附体。丧失人性同时还为祸天下,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每个人听的脸色都已经变了,白晨虽然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大概。

  可是却足以让任何人惶惶不安,绝世凶地、鬼种、为祸天下。

  这每一个词都已经让人毛骨悚然,可是这些词是完全在形容这个地方,足以说明这里的凶险程度。

  “小兄弟可是有办法离开?”

  每个人都凝视着白晨,全都是期盼的目光,白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恰恰相反,我不但不打算离开,反而我是打算去找那个鬼种。”

  “小兄弟。这鬼种乃是天地异种,万万不可大意轻心啊,每隔数百年一出的鬼种,哪次不是祸乱天下,你这般贸然前去。恐怕未必能有善终。”

  “我当然知道鬼种的可怕,而且在十方俱灭内孕育出来的乃是最凶最邪的鬼种。”

  众人都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最凶最邪的鬼种?

  既然如此他还要去送死,他不是疯了吧?

  每个人的心头都升起这样的念头。

  兰瑰兮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不那么确定,自己印象里的龙啸天,是真实到哪个龙啸天。

  最初的时候。她以为白晨只是武功不俗,而且与她相当投机。

  所以才会把酒言欢,可是来到这谜一样的山涧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小子不但会武图阵法,而且还相当高明。

  而这个高明。是随着他与檀烟云的对决后,让她一次次的提高对高明这个词的认知程度。

  同时檀烟云也一次次的强调,白晨的武图阵法的造诣,恐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最初的时候,兰瑰兮不相信。以白晨这种散漫的性格,会有如此境界的武阵造诣。

  可是此刻她却觉得,也许自己之前的想法错了。

  白晨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绝对的自信与随心所欲的笑容,即便他将要去面对的是即便是武林至尊都为之变色的妖邪之物。

  “小兄弟的意思是说,你不但有办法离开这绝世凶地,还有办法在这里对付那绝世鬼种?”黄泉老人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作为老一辈的人物,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鬼种出世,从来不是一个两个人可以对付的,作为在场中年纪最大的一人。

  他很清楚的记得,他当初还年轻的时候,曾经出现一个异种,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沾染了邪秽之气,结果闹的天下大乱,最后当代的几个武林至尊同时出手,这才将之镇压。

  而且当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那一代至尊每一个都在那场大战后,早早的辞世。

  “有没有办法是在下的事,就不劳诸位操心了。”白晨越是这么说,众人就越是不能罢休。

  毕竟白晨是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如果白晨愿意直接带着他们离开这里,他们绝对不会多说半句话。

  可是白晨显然是没这打算,所以众人在做出决定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他们是不是在陪着白晨送死。

  白晨虽然没有直接回答,可他越是这样的态度,众人就越是笃定,白晨肯定是有把握,才敢去对付鬼种的。

  却不知道,白晨就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引他们上钩。

  檀烟云看了眼白晨略带几分感激,低声道:“若是你能灭掉鬼种,破了这十方俱灭,你我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白晨微笑的看了眼檀烟云:“我可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感谢你。”

  这时候黄泉老人最先表态了:“老夫年事已高,倒是很想去见一见传说中的鬼种,今次老夫便舍命陪君子,去会一会鬼种是否真如传闻中的那般可怖。”

  黄泉老人的语气说不出的豪迈,白晨的心中却没多少感动。

  黄泉老人不过是明哲保身的选择罢了,他根本就别无选择。

  李铮和魔尊也先后的表态了,特别是魔尊,打的居然是维护正魔两道的安定,不想因为鬼种出世而闹的天下动荡,让有心人有可乘之机,说的无比的伟岸诚挚。

  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人,恐怕真的要以为他是个大仁大义的英雄好汉。

  当然了,也不会有人把他的话当真,在场没有人是菜鸟,伟光正的话谁不会说。

  免费的打手白晨当然不会拒绝,魔尊间歇性的选择遗忘他与白晨的恩怨,白晨也不想在这时候提及此事。

  “龙啸天,我爹的伤恐怕会拖累你。”

  刀狂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兰瑰兮却很清楚刀狂的伤有多重,因为她刚才抽自己老子的时候,刀狂居然乱抵挡的力气都没有。

  “胡说八道,你老子我的身体硬朗的很,区区小伤,怎能影响的了我。”

  白晨走上前,抓住刀狂的手脉,兰瑰兮皱起眉头,不信任的说道:“你还有医术?”

  “会一点。”白晨又看了眼刀狂的脸色,刀狂的伤确实非常的严重。

  毕竟刚才一击的反噬,刀狂几乎是毫无抵挡,自己承受了自己权力的一击。

  此刻刀狂的内腹已经乱作一团麻,刀狂表面却显得无动于衷。

  如果这种伤换做是白晨自己的话,恐怕早就不顾形象,痛的在地上打滚了。

  “将这颗丹药服下。”

  一看到白晨丢来的丹药,刀狂接在手中定眼一看:“好大的手笔,逢春丹。”

  “爹,这乌七八黑的丹药,有什么来头嘛。”

  刀狂白了眼,将丹药在胸口上擦拭了一下,然后顺入兜里,压根就舍不得吃。

  黄泉老人看到丹药,再看向白晨,突然有一种顿悟,脸上充满震惊:“你是花间小王子!?”

  这时候,所有人都愕然看向白晨,魔尊同样目光呆滞。

  花间小王子……

  近半年来,名声最为响亮的年少一代人物。

  而这名声响亮的程度,甚至已经掩盖了上辈人,甚至是上上辈人物。

  即便是他们这些武林至尊,听到花间小王子这个名字的时候,也从最初的不屑一顾到后来的叹为观止,天下又出了这样一个奇才,可惜不是他们的门人。

  他们也培养了不少接触的后辈,可是他们之中虽然个个都称之为万中挑一,又或者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

  其中许多并未在江湖上有过走动,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听说江湖上又出现了某某人物的时候,都只会置之一笑或者嗤之以鼻。

  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的那些徒子徒孙走出去一个,都能比那些人更加优秀。

  只是他们的想法在白晨的身上终结了,当花间小王子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在他们的耳边重复,他们会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不管自己的后辈多么的优秀,面对花间小王子这样,将一切光辉都聚集在身上的少年。

  奇怪的是,没有人去怀疑黄泉老人的话,反而有一种认同感。

  如果是花间小王子的话,那么他之前所作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了。

  能够将魔尊三番两次的玩弄鼓掌之间,将之逼得狼狈不堪,也只能是花间小王子了。

  反而,如果是花间小王子的话,那么一切都变成了顺理成章。

  檀烟云则是有些好奇:“花间小王子?你的名气很大吗?”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