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零四章 追杀

第四百零四章 追杀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山脚下众人已经张大嘴巴,即便是黄泉老人和李铮这种本该处变不惊的人物,看到山顶上升起的黑光,他们惊得合不拢嘴。(百度搜文學馆)

  李铮错愕的回过头,询问的看向黄泉老人。

  “刚……刚才那是……”

  “那是天魔幻影的自爆……当年魔尊便用过一次,足足二十年才恢复过来……”

  “怎么可能,他在山顶上遇到了什么?”

  “遇到了什么?”黄泉老人苦笑:“当年是那老魔头的师父想以他为鼎炉,老魔头拼死一搏,才得以求生,这次……老夫实在想不明白,那小子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逼得老魔头使出天魔幻影的自爆。”

  “今天早晨之时,魔尊说那小子是武阵师,难道说那小子不守规矩,用了武图阵法?”李铮惊疑不定的问道。

  黄泉老人摇了摇头:“若是那小子布置了能够威胁到老魔头的武图阵法,不可能毫无动静,武图阵法是引动天地之力,怎么可能一点风波都没有,所以必然不是武图阵法。”

  李铮哑然:“不过,那小子那么年轻,即便是靠武图阵法将魔尊逼上绝路,也足够他傲视天下了。”

  珈蓝山上倒是有那么两个武阵大师,能够利用武图阵法威胁到他们的人物。

  可是那两个人,也是与他们是同一个时期的人物。

  再看看白晨,年纪恐怕给他们当孙子都嫌小,这样一个人的武图阵法的造诣。已经到了这种境界。再给他十年。天下谁能拦得住他?

  不过,还好他只是武阵师,如若他是以武功境界在这种年纪登上如此境界,恐怕这天都要变了。

  “可惜,如此绝世天才,遇上了老魔头,天魔幻影自爆即便是你我二人,也要落的重伤下场。何况是那小子。”

  黄泉老人的语气里,也不知道是在唏嘘还是在庆幸,有这么个后辈晚生在,即便是再大度的人,也要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祖师爷,难道那人必死无疑吗?”云华也不知道心中怎么想的,只是觉得淡淡的失落。

  李铮苦笑的看了眼云华:“刚才天魔幻影的自爆威力,你也看到了,别说是生死了,渣怕是都留不下。”

  “方圆一里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粉麋,若是老夫舍弃一生功力。倒是勉强能够抵挡。”黄泉老人无奈的说道。

  事实上,到了他们这境界的,哪个没有一点底牌。

  不只是魔尊有,他们一样也有。

  所以他们更清楚天魔幻影自爆的可怕,那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完全超越了他们这个境界的恐怖威能,想一想都让人感到敬畏。

  突然,只见一道黑影从山间疾冲下来,李铮和黄泉老人一愣。

  那不是魔尊么,这时候他不在山上调戏修养,这时候还到处乱跑,这不是找死吗。

  正当众人疑惑之时,山上突然传来一声暴怒的咆哮。

  “老魔头,有种别跑……”

  众人的表情凝固了,这声音……他没死?

  魔尊根本就没有任何停留,直接从三人的身边掠过,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过了一刻钟,白晨也从山上冲了下来,看着已经跑远的魔尊。

  气的他牙痒痒,看着李铮和黄泉老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他们这时候能把魔尊拦下来,他也不会拼死追杀还竹篮打水了。

  “都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逃的这么快。”白晨一脸丧气,努力了一个晚上,也没留下魔尊,下次再想修理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兄弟,你没受伤吗?”李铮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你很希望我受伤吗?”此刻白晨的衣裳蒌褛,可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却是白净的一尘不染,别说受伤了,连个蚊子包都没有。

  李铮很理智的闭嘴,没有因为白晨冲动的言词而出言反驳。

  此刻白晨还在气头上,如果这时候自己继续的和他争辩,到时候估计也要放些狠话,然后被这小子记恨上。

  他可不想因此和白晨闹的,如同魔尊那样势同水火。

  “小兄弟,我看你现在不但没受伤,反而比之今天早晨之前,生气又旺盛了许多,似乎武功大涨了,老夫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白晨嘿嘿一笑,带着几分邪气看着黄泉老人:“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门武功,专门吸人内力,老魔头便是被我吸了内力,然后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你要不要试一试……”

  说着,白晨向着黄泉老人伸出手,黄泉老人下意识的退开两步,脸色变得惊疑不定。

  可是很快,他就想明白了,这天下哪里来的这种武功。

  若是真有这种武功,早就把天下闹的天翻地覆了。

  再者魔尊那副模样完全是因为他施展了天魔幻影,与白晨口中的吸人内力的武功,哪里有什么关系。

  白晨突然修为大进,只能说他机缘巧合,突然顿悟了某些东西。

  而且这也能说明他为什么没有在天魔幻影的自爆中存活下来,很多时候突然的顿悟,不止是会让自身修为大进,而且还能短暂的连同天地,形成一个绝对安全的壁垒保护自身。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在天魔幻影的自爆冲击中死掉。

  可是,不管白晨是因为什么活下来的。

  他能逼得魔威滔天的魔尊狼狈逃窜,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能耐的。

  至少天下间,除了他们几个之外,白晨是第一个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物。

  “旁门左道。”云华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脸上还是要装出那种不屑与桀骜。

  自己还在与魔尊的手下拼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白晨已经能把魔尊逼迫的屁股尿流。

  “旁门左道?你去唐门或者是珈蓝山山脚下叫唤一声看看,看他们不把你抽的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你……”云华咬牙切齿的瞪着白晨,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

  “好了云华,这世上哪里来的旁门左道?在文人眼里,我们江湖中人也不过是草莽而已。”李铮制止了云华与白晨的争辩。

  比不上就是比不上,就算不比其他,单是武功,云华也不如人家,这时候出言讽刺,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不行,这老魔头跑了,今后就不得安宁了,要把他揪出来才行。”

  白晨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追杀到底。

  此刻老魔头重伤在身,逃是逃不远的,一定会躲在白水城内休养生息。

  他的那么多徒子徒孙在身边,也能保护他。

  众人一阵无语,魔尊逃都逃了,即便他身受重伤,再想杀他也是千难万难了。

  魔尊这种人物,一旦有了戒心之后,若是一心要逃,谁也杀不了他。

  白晨当然也清楚这种事,可是他不甘心,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弄死魔尊。

  谁能想的到魔尊居然还有那种后招,虽然如今将他重伤。

  可是等魔尊的伤势好了之后,难免要找自己报仇雪恨。

  即便他不找自己,若是专挑自己身边的人下手,那也是一件麻烦事。

  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为了将来能睡个安稳觉,现在就要先让魔尊不得安生才行。

  不过,当白晨将整个白水城都翻了一遍,甚至是请动丐帮的人马后,依然未能找到魔尊。

  甚至连他的那些魔子魔孙都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连一点痕迹都找不到。

  白晨郁闷了,天色渐渐的亮堂起来,白晨依然不死心,让丐帮的人又重新在白水城扫荡了一遍。

  本以为夜里不好找,白天总该找到一点线索吧。

  可是丐帮答复的依然是毫无所获,这让白晨不禁怀疑,他们不会真的连夜逃遁出城了吧?

  可是即便是出城,这么多人也该有点线索吧?

  只是白晨还是小瞧了魔门隐匿的能力,更何况是魔尊。

  正如李铮所说的那样,魔尊要是一心想逃,哪里有那么容易找的到。

  再加上如今白水城那么多的江湖中人,若是魔门中人装扮成普通的江湖人士,想要辨认出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在白晨翻天覆地的找寻魔尊下落的时候,白水城的华山论剑大会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对于这个华山论剑大会,白晨是没有一点参与的想法。

  “白公子,找人这种事就交给我们吧,我们兄弟便是掘地三尺,也会帮白公子把人找出来。”丐帮的七袋长老鲁一山决绝的说道:“你还是先去休息休息,不然就去那个华山论剑大会转转,说不定回来的时候,就能得到魔崽子的消息呢。”

  虽说这一整天下来,丐帮都是毫无所获,可是他们毕竟是帮白晨办事,白晨不好泼冷水,强颜欢笑的点点头:“有劳鲁长老了。”

  “哪里,能为白公子办点事,是在下的荣幸,我们可是得了白公子你不少好处,这点小事何足挂齿。”

  找人这种事,就是丐帮的看家本领,若是连个把人也找不到,那丐帮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在下便出去走走,说不定在街头还能碰一个呢,呵呵……”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