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零二章 谁比较欺人太甚

第四百零二章 谁比较欺人太甚

  “哈哈……小子,老夫的万窟魔山久存于世,还没有谁敢说能破的了,几天?老夫现在便杀了你!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破老夫的万窟魔山。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轰轰轰——

  一团团的火焰伴随着惊天巨响,在远处的山林间升起。

  “杀我,拿你山下的数千小魔头与我换吗?你若是舍得,你动手便是。”白晨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早就习惯了,但凡在荒郊野岭落脚,就在附近丢一些防身的东西。

  “你……”魔尊脸色微微一沉,为了眼前这个小子,搭上自己的门户,实在是划不来。

  “我便留你几日性命。”魔尊冷哼一声。

  在魔尊想来,想要白晨死,什么时候都可以,未必就要现在杀了他。

  可是很显然,他低估了白晨所能造成的威胁,只是,这也将成为他此生最大的错误。

  “哈哈……小兄弟,真没想到你居然深藏不露,不简单,真不简单。”李铮大赞着白晨。

  显然,刚才如果不是白晨突然出手,恐怕自己的这些弟子便危矣。

  白晨满脸怨气,非常不满的说道:“这本是你的事情,如今倒是我惹来了大麻烦,什么玩意。”

  李铮哑然,尴尬的说道:“小兄弟放心,此事也是因老夫所起,自不会连累小兄弟,老夫必定保小兄弟万全。”

  “你保我万全?我也没见那老魔头怕过你,你怎么保我万全?”白晨恨恨的说道。

  “这……”

  “这什么?等进了白水城,你就给我当三天保镖,我要先弄死那老魔头,省的他日回头找我麻烦。”

  “老夫还有要事在身,怎能在你身上耽搁。”李铮眉头一皱。觉得白晨太过托大了。

  如若白晨真能够弄死魔尊,别说三天,便是三个月他也愿意。

  可是结果他非常明白,这世上能够弄死老魔头的人。除了他们几个同级人物之外。旁人想要弄死老魔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就是你不愿意咯?”白晨撇撇嘴:“嘴上说的漂亮。还不是言不由衷,真是虚伪。”

  说着白晨便往外走,李铮被说的满脸通红。

  “住口,你可知道我家祖师爷是什么人。你便敢如此口无遮拦!”云鍩大怒,怒指白晨喝斥道。

  “关我屁事。”白晨踏出门外,头都没回一个。

  “等等……我要向你挑战。”云华突然叫道。

  “怎么你们门派都是这种人,真当自己是天下第一是你们了?动不动就要挑战,脑子没进水吧?”

  云华被白晨的话说的哑口无言,脸上露出几分怒色,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离去的方向。

  要弄死魔尊。仅靠自己的修为,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

  机关阵和武图阵法的机会最大,不过如今白晨可没带什么材料,所以机关阵也不现实。

  那么只能是武图阵法。武图阵法与机关阵。

  其实两者非常相似,不过武图阵法更倚重环境因素,而机关术太消耗材料。

  白晨要想布置武图阵法,不是想布置什么阵法,就布置什么阵法。

  不过白晨还是在白水城外的一片空地找到了一片三阳开太之地,这种三阳开太是一种极阳地形,因为周围群山环绕,所以日照不足,阳气全部集中到了此处。

  这种地形算是中等,如果白晨再细心寻找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找的到更好的地形的。

  不过白晨还是抱着几分尝试,先探一探魔尊的底子再说。

  所以白晨开始着手以三阳开太为本,布置起了一座破阳阵。

  白晨一直从深夜时分开始,直到太阳升起,这才算完工。

  好在有魔方的辅助,白晨才能够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布置出这么大一个破阳阵。

  破阳阵,十级武图阵法,其巨大的威力,远超十级的水准。

  其可怕之处就在于,是以破坏地形为结果。

  也就是说,一旦启动了破阳阵后,三阳开太之地也将彻底的破坏。

  此刻的白水城街头已经开始繁闹起来,街头多是涌动着江湖人士。

  李铮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走在街头,远远的,他便看到魔尊的身边跟着几十个人。

  在这里李铮就不再担心魔尊胡来了,魔尊行事虽然肆无忌惮,可是也不会在大庭广众动手。

  再者说,这次即便是动手,自己也不会怕他。

  魔尊昨晚拿他的徒子徒孙要挟,如今他自己的徒子徒孙也跟在身边。

  魔尊与李铮檫肩而过,就好像素不相识一样,没有一句招呼,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远远的听到一个声音:“老魔头,小爷我在这里,有种就跟我来。”

  魔尊脚步一顿,在人群中已经看到了白晨的身影,整个人瞬间从人群中拔空而起,朝着白晨略去。

  “靠,果然是个老怪物,真变态。”白晨直接钻入人群中。

  魔尊落到街边的房顶上,看着白晨逃离的路线,冷笑一声,对于白晨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昨天晚上,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威胁,这口气他本就难以下咽。

  今天这小子居然还敢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找死。

  这次在这闹市之内,看这小子还如何逃遁。

  李铮眉头微微一皱,这小子真的是不知死活,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魔尊。

  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与魔尊之间的差距。

  先前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弄死魔尊,想一想还真是可笑。

  魔尊若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小子就能解决的了的,那他也就不会纵横江湖百年,都未有人能敌。

  “小子,看你往哪里走!”

  魔尊的声音在白晨的耳边回荡。白晨回过头,就看到魔尊正在房顶上,不急不缓的跟在他的身后。

  白晨嘿嘿一笑,直奔城门冲了出去。魔尊则是直接从城墙上掠过。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城墙就和栅栏没什么区别。

  一出城门,立刻变得空荡荡的。只有白晨和魔尊两人,在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祖师爷,我们……”云华看了眼李铮。

  “不用去了,那小子死定了。”李铮淡然说道:“与魔尊为敌。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便是自寻死路。”

  云华叹了口气,那个小子的年龄与自己相仿,修为与武功又不在自己之下。

  可惜,便是没有一个依靠,不然的话,将来绝对能够成为自己的劲敌。

  云华也不知道是在惋惜还是在庆幸。李铮似乎是看出云华的犹豫,轻声安慰道:“其实在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天才,他们未必就没有你或者是那小子那般的资质。只是因为没有机会,又或者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中途夭折,一个强者能够成长起来,资质只是一部分原因,心性、悟性、机缘还有气运,这些都是必不可少。”

  “祖师,我知道。”云华微微点了点头。

  “你的资质悟性都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是我纯阳宫的高徒,又得我真传,足见你的机缘与气运都是得天独厚,唯独这心性太过桀骜,等到此间事了之后,你便独身去江湖中闯荡三五年,磨一磨你的性子,到时候再回纯阳宫潜修,必可一飞冲天。”

  “是,祖师。”

  就在这时候,白水城的城外,突然升起一团巨大的火柱,那火柱冲天而起。

  整个白水城的人都看到了那个火柱,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众人的耳畔便传来一声巨响。

  轰——

  天塌般的巨响,几乎让所有人瞪大眼睛,满脸的惊恐。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李铮眉头微微一挑,他感觉到刚才的火柱之中,似是蕴藏着天地之力。

  难道白水城又来了什么绝顶高手不成?

  李铮立刻飞身而起,向着城外冲去,云华也跳到房顶上,向着事发地点冲去。

  刚出城门,就看到魔尊满身的伤痕累累,手掌捂着胸口,狼狈不堪的向着白水城逃窜。

  “这是……”李铮倒吸一口凉气。

  魔尊此刻可不想与李铮废话,直接遁入城内。

  白晨远远的冲过来,跳到城墙上,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魔尊,脸上的失望与怒火并起。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白晨将所有的怒火倾泻在李铮的身上。

  李铮愣了一下,是啊,自己为什么刚才不拦住魔尊。

  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

  不过李铮是什么人?他可是纯阳宫的太上祖师,一个无名小卒居然对他如此大不敬,他怎能舒坦。

  “小子,注意你的言词,你已经惹了魔尊了,你不想再惹怒老夫吧?”

  白晨脸色铁青,狠狠的看着李铮:“我既然敢惹魔尊,难道我还不敢惹你吗?我能把他弄残,我就能把你弄残!”

  李铮气急败坏,指着白晨:“信不信老夫一掌劈了你!?”

  “那你信不信,我便是死了,一样能闹的你满门鸡犬不宁?”

  李铮看到白晨的目光中,有那么一丝令人心悸的冷酷。

  他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换做是之前,李铮只会置之一笑,绝对不会把白晨的话当真。

  可是此刻他却不敢再小觑白晨,魔尊就是最好的事例。

  白晨此刻根本就不想理会李铮,而是朝着下方的人群大喊:“老魔头,你就藏着好了,小爷我现在就去你家,你昨天不是牛气冲天吗,我现在就让你无家可归!”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魔尊本是躲在人群中,听到白晨的话,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欺人太甚,是你口口声声要让我不得好死的,小爷我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