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零一章 魔尊

第四百零一章 魔尊

  李铮身边的那个叫做云鍩的弟子瞪了眼白晨,然后便殷勤的在地上铺起了枯草,将杂务扫开。

  “老祖宗,您先请坐。”待到李铮坐下后,又腆着脸看着看着身边的清秀女子:“云华师妹,这里干净,坐这里吧。”

  这个叫做云华的女子并未客气,只是微微的点点,发出轻柔的声音:“谢谢师兄。”

  破庙里立刻分立成了几个不同的格局,白晨一个人窝在角落,寡言男子则是将大剑当作靠背斜躺着,也不管来的是什么人。

  胖子和瘦子则是躲在另外一头,不断的用嘴型交流着。

  只是两人口型交流,却散落在白晨和李铮的眼里,只是两人对于他们的交流,全都是置之一笑,没有予以理会。

  另外一方则是李铮与他的那些徒子徒孙,那个叫做云华的女子寂静的坐在李铮的身旁,一坐下便开始打坐调息,似乎完全不放过任何修炼的机会。

  “云华,劳逸结合,不要过分的追求境界,便是师祖当年也没如你这般疯狂的修炼。”

  云华淡然说道:“师祖,您便是因为没有这种决心,不然的话您早已是天下第一了。”

  天下第一?旁人听来却是冷笑不止。

  若是有这个决心便能天下第一,那这天下第一未免太不值钱了吧。

  即便是白晨也不相信云华口中的天下第一,李铮苦笑,自己这徒孙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好强好胜。

  似乎一定要把旁人踩在脚底下才甘心。当然了。她的确有这个能力。

  至少,就目前江湖上的这一代新生代来说,她的修为绝对可以排入前三之列。

  “哈哈……天下第一!”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耳畔突然响起一阵滔天巨响,这声音便如同山洪爆发一般,震的整个破庙的瓦片嗡嗡作响。

  白晨连忙以真气捂住耳朵,这才好了许多,可是旁人却是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即便是云华也不例外,一口鲜血吐出,脸色微微苍白了几分。

  “魔尊,多年未见,你怎地一见面便伤我徒孙?”

  一听到李铮体积魔尊两个字,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白晨则是好奇的看向破庙外,只见黑暗中站着一人,似乎已经完全与黑暗融为一体,看不清楚真容。

  “口出狂言,自该受点责罚。你家祖师爷当年何等的意气风发,也不见他有你这小妮子这般的狂。难不成你比你家祖师爷更强?”

  即便是面对魔门至尊,云华也不见任何的退缩畏惧,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淡然从容。

  “给我三十年,我便能让你再也不敢说这句话。”

  “无知者无畏。”魔尊并不生气,反而带着几分冷笑与讥讽。

  李铮却是相当的平静:“魔尊,你好歹给年轻人一点念头吧,当年你我斗个你死我活,到头来还不是谁也没奈何谁,你我也没多少时日好活了,还不如把这机会让给年轻人。”

  “给年轻人机会?那也要他们能珍惜的了。”魔尊冷哼一声:“血凝子,你去试试那丫头。”

  就在魔尊一声令下之时,魔尊的身边掠过一道血影,就似一团为扑向云华。

  “李铮,你若是敢出手,休怪我拿你的徒子徒孙撒气咯。”

  魔尊的警告,让正欲出手阻止的李铮立刻止住了动作。

  他虽然不怕魔尊,可是自己身边这么多徒子徒孙,真要争斗起来,怕是要伤及他们。

  血凝子是魔尊身边的十大护法之一,成名已久,乃是老牌的顶尖高手。

  虽然修为不高,却个个身怀绝技,极难应付。

  李铮也没把握云华是否能够对付的了血凝子,眼中凝重之色难抹。

  云华丝毫不惧,身姿一展,周身护体真气荡开,一把把剑气化作的护体真气萦绕周身。

  “哦,化剑已经第八重了,确实有狂妄的资本,你家祖师爷你这年龄的时候,也才比你高出一线而已。”魔尊的话看似在夸奖云华,实际上却是在贬低她。

  还不如你家祖师爷年轻的时候,便狂妄到有朝一日天下无敌,实在是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本来波澜不惊的云华,果然受到魔尊的影像,脸色温怒,不但放弃了防守,反而主动攻向血凝子。

  血凝子怪笑一声,身体便如流水一般,任凭云华如何攻击,他都是身体一滑,一溜烟便溜到了云华的身侧。

  “小丫头,你的招式虽然凌厉,可惜不够圆滑。”血凝子怪笑着,突然一掌拍在云华的腰间。

  云华踉跄两步,嘴角溢出一口鲜血。

  好在云华的护体气劲未破,血凝子刚想趁胜追击,立刻就被护体真气化作的剑气逼开。

  云华稳住体内翻滚的气血,立刻回头便是激射出一道指剑。

  这道剑气来的极其突然,血凝子惊呼一声,剑气已经洞穿血凝子心口。

  云华心中暗喜,得手了!

  可是下一刻,血凝子却再次传来一阵怪笑:“骗你的……桀桀……”

  剑气虽然洞穿了血凝子的血红衣衫,却对血凝子毫发无伤。

  在场的旁人看着这场惊心动魄的对决,一个个都是汗流浃背,额头更是冷汗直冒。

  胖子和瘦子都只是先天后期的修为,寡言男子的修为也与他们相差无几。

  可是他们面前却上演着一场三花聚顶期高手的对决,特别这里还站着两个绝世高手,这种强者环绕的压迫感,让他们心头发颤。

  巨大的差距让他们根本就没有观战的快感,反而给他们带来的莫大的压力。

  “桀桀……小丫头,你还是认输吧。你是赢不了本座的。”

  血凝子再次得手。虽然每次都只能轻伤云华。却已经将云华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华已经快要被血凝子这捉摸不透的身法逼疯,突然云华怒喝一声:“魔头,受死!”

  云华显然是打算运起全身功力,准备放手一搏。

  可是就在她刚运功之时,突然感觉气血一窒,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她体内的血脉。

  “该死!”云华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血凝子的攻击都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早就听闻魔尊手下有血凝子这么一号人物,为人阴险至极。常常在不经意间,便中了他的毒招。

  刚才想必就是血凝子的独门绝技凝血真气,只要一不小心中了凝血真气,真气便会如同血块一样,堵塞住对手的血脉,让对手功力难继。

  只是这么一瞬的窒息,血凝子真正的攻势已经来了。

  血凝子突然拍出一记巨大的血手印,李铮怎能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子就此命丧与此。

  “血凝子,你敢!”李铮暴怒之下,立刻分出一道真气。直接击溃血手印。

  “李铮老匹夫,真当本尊不敢动手不成!”魔尊早就伺机而动。凛冽无比的一掌从天而降,整个破庙的房顶瞬间被压碎。

  下方众人都感觉到天劫一般的天威落下,一个数丈大的黑掌悬在众人头顶,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那黑色巨掌也只是悬停在半空中,并未立刻落下。

  李铮脸色惊怒交加,魔尊这分明就是在逼他选择,是救云华还是救其他的弟子。

  至于在场的四个外人,他已经无暇顾及。

  “两位,你们这是神仙打架,不要伤了我们啊。”白晨这时候,很是不适时宜的坑了声:“你们要真想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不妨去外面干架。”

  “小子,这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血凝子回过头,对着白晨便是一掌拍去。

  众人骇然的看着白晨,全都觉得白晨实在是太不知轻重了,这种场合也胡乱插嘴,白白的断送了性命。

  只见那血手印直接的落在白晨心口上,可是白晨却动也没动。

  “我讨厌别人对我动手,不过看在你家主子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一条狗,下不为例!”白晨冷峻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血凝子。

  血凝子眼中寒光一闪:“没想到这小小的破庙,居然还藏着一个高手!不过敢对本座不敬,死……”

  李铮与云华都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李铮之前就感觉到,白晨平凡的外表下所隐藏的一丝隐晦,只是他没想到,白晨受了血凝子一掌,居然面不改色。

  血凝子此刻已经丢下云华,直接扑向白晨。

  胖子和瘦子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他们刚才对白晨多番不敬,却不知道白晨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此刻自然是盼着血凝子将白晨杀了,免得将来找他们麻烦。

  白晨只是抬起手臂,伸出手掌,然后就是那么一掐。

  血凝子已经落入他的手中,血凝子初时还想凭着自己独特的身份挪移开。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白晨的手根本就挣脱不了,就像是在他的脖子上生根了一般。

  “小子,你敢杀我?”

  “寒阴子也这么问过我!”白晨微微一笑,然后手心那么稍稍运劲一掐。

  血凝子满脸的惊愕与不敢置信,临死还是那种骇然表情。

  这世上怎么会有一个人,不怕自己主人的?

  白晨丢下血凝子的尸体,拍了拍手掌,怡然不惧的看向魔尊。

  魔尊此刻也是惊怒交加,本是想让血凝子立威,却不曾想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子,捡了便宜,自己手下得力的干将就这么死在他的手中。

  “小子,本尊要你后悔今天所作的事情!”

  “我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后悔,老魔头,倒是我很期待你会因为今天这句话而后悔。”

  魔尊不怒反笑,只是笑中又带着几分怒火:“你知道上次说这句话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老魔头,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本尊也想看看,你想与老夫赌什么。”

  “我就赌你家大院几天会被我弄破。”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