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四百章 华山论剑

第四百章 华山论剑

  果然,一个人走动是最舒坦的,即便白晨再疼爱阿岚,也架不住她那种能把小事闹大,能把大事闹僵的性子。

  白晨一个人,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而白晨与阿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白星喜欢看热闹,阿岚喜欢凑热闹。

  几日的功夫,白晨又走过了几个城,到了白水城。

  只是,让白晨郁闷的是,白水城居然没有空余的客栈。

  每个客栈都挤满了江湖人士,最后白晨只能露宿在城外的破庙内。

  白晨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这是第几次露宿破庙了。

  夜幕渐渐降临,一个背着大剑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一看到破庙内有人,冲着白晨抱了抱拳,坐到白晨升起的火堆前。

  显然,这人也是个无家可归的,白蒜算是善意的冲着他点了点头。

  这人看起来不喜多言,进来后便没有说话。

  只是愣愣的看着火堆入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候,破庙外又进来两人,这两人一个瘦如枯柴,一个又胖如肥猪,特别是那胖子的腰间,还挂着一把杀猪刀,挺着肥肠大肚,晃荡着走入破庙。

  他们进来的时候还是闲聊,一看到破庙内有人,同样是愣了愣。

  “两位仁兄,在下兄弟初来贵地,因为城内没有空房,所以借贵宝地一宿,还望两位不介意。”

  虽说这破庙只是无主之地,不过江湖人在破庙中相遇,也多少会遵守一些规矩。先来为主。后来为宾。

  除非是刀剑相向。不然的话,后来者多少都会说两句台面话,以示自己没有恶意。

  当然了,也没有谁会为了破庙的归属权而大打出手,谁都没无聊到那种地步。

  最初那负剑男子看了眼胖瘦二人,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然后又继续他的发呆入神。

  白晨微微笑起:“两位客气了,我也只是前脚刚来而已。先后便来了三位,倒是有几分缘分,若是不介意,在下这有点干粮。”

  “不客气,在下兄弟二人也有备干粮。”

  萍水相逢,谁会贸然接受别人的乞食,毕竟人心隔肚皮,没饿的昏了头都不会接受。

  白晨也只是客套而已,没打算把干粮分给别人。

  瘦子还在那收拾着包袱,胖子已经一屁股坐到火堆前。一口咬掉一半的馅饼,看了眼两人。意味深长的说道:“两位这次也是来参加华山论剑的吧?”

  “华山论剑?”白晨等大眼睛,惊愕的看着胖子。

  “咦,难道这位兄台不知道吗?说来这事还是七秀惹出的风波,前两日七秀开纺盛事刚结束,就有人想凭着《射雕》故事里那个华山论剑,来一场武林盛事,恰巧这白水城有个华山门,结果就被他们弄出了个华山论剑,召集天下剑术高手,来一场华山论剑大会。”

  瘦子这时候也收拾好了,坐到火堆前,接着胖子的话说:“说来这华山门也是气魄不小,这次可是拿出了一套上乘武功秘籍,手笔不可谓不大,似乎想借着此次华山论剑大会,一举成为顶天大派。”

  “难怪这白水城的客栈都是客满为患,原来都是赶来参加这华山论剑大会的。”

  “虽说是华山论剑,不过华山门定下的规矩是,只要是有兵刃的高手,都能够参与,所以你看我兄弟二人,不也来凑个热闹么,哈……”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在下青州龙啸天,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哦……青州城龙虎门的啊。”

  一听到白晨的自我介绍,胖子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倨傲之色:“我乃人屠仇不二,他是我弟仇无三人称鬼刹。”

  “久仰久仰。”白晨一番谦卑客套的称赞,也让仇不二的脸上桀骜之色更盛。

  仇无三看了眼一直发呆中的负剑男子:“他与你是一起的?”

  白晨摇了摇头,仇无三眼中精光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形状古怪的短刀,在火堆上那么一带,掠过负剑男子的面前。

  负剑男子看似呆滞,可是当仇无三的刀刃落到面前之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眼中寒芒一抹而过,背后大剑瞬间出锋,同样是迎着火堆上一扫而过。

  火焰就像是被大剑划过的气流所带动,整把大剑都被点燃。

  “无三小心!”仇不二也在瞬间出手了,两把杀猪刀交叉择迎向男子的大剑。

  嘭

  仇不二只觉得双臂一麻,两把屠刀应声落入火堆中,人也被震开了两步。

  男子并未趁胜追击,而是反手攻向仇无三。

  虽然男子的大剑奇重无比,可是速度却丝毫不显迟钝,反而劲爆如雷霆。

  仇无三一看到仇不二吃亏,怪刃的攻势也变得歹毒无比,同时还带过一抹绿芒,显然这对短刃已经啐了剧毒。

  男子自然是看出双刃不可轻触,大剑突然一转,犹如一道火焰旋风朝着仇无三飞撞过去。

  仇无三更是骇然,这种霸道的攻势,他见都没见过。

  下一刻,胸口一痛,大剑已经刮起的火焰旋风已经轰在他的胸口。

  便在这时候,火堆之中突然爆射开来,两把被火堆烤的赤红的杀猪刀,毫无征兆的飞射起来。

  男子猝不及防之下手臂一痛,划出一道指头长的血痕,大剑也落到地上。

  仇无三的伤势不算重,男子刚才未下杀手,三人就这么对峙了十几息的时间。

  胖子突然哈哈一笑:“阁下好身手,赐教了。”

  一场莫名其妙升起的冲突,再一次消弭于无形。

  这持着大剑的男子,剑术确实不俗。以一敌二也不落下风。

  反观仇不二和仇无三的刀招也是刁钻。招式偏奇。

  特别是胖子最后的那招。用丝线牵引本应该已经被打掉的武器,反败为胜。

  当然了,如果继续打下去,胜负犹未可知。

  负剑男子收回自己的大剑,又坐回火堆前。

  胖子和瘦子也知道男子不好惹,没在撩拨他。

  先前瘦子突然出手,其实也多半是带着几分试探。

  可惜没在手头上讨到便宜,好在这男子虽然沉默寡言。可是也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只是稍稍的给了瘦子一个教训。

  “哈哈,龙兄弟,倒是吓到你了。”

  胖子看了眼造诣躲得远远的白晨,不着痕迹的损了句白晨。

  白晨苦笑的连连摇头,果然是江湖人江湖事。

  一言不合便刀剑相向,这胖瘦二人也不是什么好路子。

  若是刚才他们占了便宜,这男子怕是就有苦头吃了。

  好在这寡言男子武功不俗,不然的话这胖瘦两人估计就没那么轻易放过他了。

  这也是江湖的残酷性,有能耐什么都好说。

  没能耐。即便无冤无仇,也要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结仇结缘。

  “诸位都是身怀绝技。在下只是一介散人。”白晨一脸委屈,本还想着去看看白水城华山论剑大会是什么样的,如今看来,还是省省心吧。

  若是来的都是这种货色,这华山论剑不看也罢。

  在《射雕》中的华山论剑,来的哪个不是当世的绝顶高人。

  可是看看白水城这华山论剑,这寡言男子就不说了,武功不俗,而且为人也算正派,至少被人偷袭挑衅的时候,还知道留几分情面。

  反观这胖瘦二人,武功虽然不弱,德行却差了一筹。

  想那《射雕》中的五大高手,即便是心术不正的欧阳锋,也懂得自持身份,有着一派至尊的威严。

  哪里像是这白水城的华山论剑,三教九流全都来凑热闹。

  就在这时候,破庙外又来了新的客人,而且这次人数不少。

  看他们的装束,应该都是一个门派的,其中为首的是个长须白眉老者,走路带着几分尘烟,其他的都是年轻至极的后辈弟子。

  “老夫李铮,诸位有礼了,我与弟子初临贵宝地,不介意我等在此借宿一宿吧。”

  “哈哈……来者是客,不介意不介意,老前辈请。”胖子已经喧宾夺主,笑呵呵的恭迎道。

  “高手!这才是真正的高手。”白晨心中暗自惊讶,这种高手都来华山论剑?

  胖子和瘦子对视一眼,用对口型的方式交流着。

  瘦子先是打了个眼色:“试试这老头?”

  胖子连忙摇头:“千万不要,这老头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我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这种人不能惹。”

  这叫做李铮的老头微微浅笑,看了眼胖瘦二人,嘴角浮现出一缕轻笑。

  又转头看向寡言男子,微微额首点头。

  最后的目光看向白晨,白晨被这老头这么一盯,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要凝固了一般。

  “请问小兄弟如何称呼?”

  “小子一介散人,不劳老前辈关心。”

  胖子立刻大呼小叫起来:“老前辈,这人不过是个三流角色,不用管他。”

  “老祖宗,这里太过脏破了,我看我们还是再进城内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处稍微好点的落脚点吧。”这时候,李铮的一个年轻徒孙说道。

  同时那年轻徒孙又回头看了看身边一个靓丽清秀的女弟子:“何况这里三教九流混杂,师兄弟也不适合在这里落脚。”

  白晨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何况这话还是从一个帅哥的口中说出来的。

  “若是你们不喜欢住,我还不乐意这里挤着这么多人呢。”白晨不满的说道。

  “诶……云鍩,我等江湖之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即便是你师妹将来进江湖闯荡,难道还能天天住客栈吃山珍海味?”李铮向白晨抱拳:“我家徒儿不懂事,得罪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到李铮如此低声下气的道歉,白晨也不好得寸进尺,撇撇嘴窝在自己的角落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