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闲事琐事

第三百九十九章 闲事琐事

  冷追命此刻已经吓得魂都掉了,可是手中的阿岚,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不哭不闹,就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只是小脸蛋上,显得有些不高兴。

  “小丫头,不用担心,你哥哥不会有事的。”冷追命安慰的说道。

  “担心?当然不担心,我哥哥很厉害,他才不会有事,他就是想找个理由,把我甩给你罢了,他那点小心思,骗得了谁啊,也就你这笨蛋会上当。”

  冷追命苦笑,如果那人真的是为了甩掉这个包袱,犯得着挨那个魔门高手一掌吗?

  别人不知道那一掌有多重,可是冷追命知道,恐怕便是石头也要被拍碎,何况是血肉之躯。

  “你这样想就好。”冷追命当然不会去纠正阿岚的想法:“你家在什么地方,我既然答应了他,送你回去,就一定会送你回去的。”

  “蜀地,青州城。”阿岚撇撇嘴,白晨的那点小心思,她太清楚了。

  如果随随便便的一个魔门中人,就能杀的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哥哥也不会有今天的名气了。

  此刻的密室里,气氛有些古怪,在冷追命和阿岚逃走之后,白晨却一反常态,完全没了先前的惊慌失措。

  前一刻还在吐血重伤,此刻抹了嘴角的血迹,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

  “小子,你以为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真的对付的了我?”

  白晨却像是没听到寒阴子的话一样,在石室内左右的巡视起来,找了几息的时间,白晨终于找到了一个暗格:“在这。”

  果然,打开石壁上的一个暗格。露出一个锦盒。

  “这是我的!”寒阴子突然暴起,整个人化作一阵阴风席卷向白晨。

  寒阴子的修为也是相当不俗,三花聚顶中期,比白晨高了不少。而且他修炼的寒阴绝心真气。每次与人动手,别人一触碰到他的护体气劲。立刻就要被气劲伤到,寒阴绝心气侵体,便是比寒阴子强三分的对手,也只剩下一半的能耐。如何会是寒阴子的对手。

  寒阴子更是自信,同阶之中少有敌手,即便是三花聚顶后期,遇到了他也要绕着走。

  白晨的护体气劲却是截然不同,而是炽热无比,护体气劲并非什么武功路数,而是修为到达三花聚顶期后。真气自动形成的护体气劲,根据真气的不同,产生的护体气劲也是不同。

  一般的三花聚顶期的高手,虽说一样有护体气劲存在。可是多半都是以护持自身,一定程度的攻击,就连他们的护体气劲都破不了。

  超过一定程度的攻击,也能够见面很大一部分的伤害,这也是三花聚顶期高手对付先天高手的优势之一。

  白晨的手掌突然着火一般,一掌拍向寒阴子,寒阴子初时还不为所动,白晨的攻击未必伤的了自己,反而会让他中了自己的寒阴绝心气劲。

  可是当白晨一掌拍碎寒阴子护体气劲的时候,寒阴子的心头一寒,想要退后已经来不及了。

  白晨的这一掌凶狠至极,比之寒阴子之前伤自己的那一掌更加了几成力道。

  寒阴子闷哼一声,整个人被白晨拍的镶在石壁上,吐血不止,脸色更是一阵骇然与苍白。

  “你……你是什么人?”

  “灭人满门,老幼毫不留情,死有余辜!”白晨突然化作一团炽焰,猛的冲向寒阴子。

  “不……不要,我万窟魔山的人……你敢杀我……魔尊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狗屁魔尊,听都没听说过。”白晨根本就没有一丝动摇,一拳甩在寒阴子的脸颊上,只见寒阴子的脑袋,就像是一个轱辘一样,在脖子上连续转了两圈。

  所有人都听的到,骨头被粉碎的声音,寒阴子的脑袋无力的搭拢低垂着。

  每个官差都是咽了口口水,寒阴子的武功有多高,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没想到白晨的武功更恐怖。

  寒阴子在白晨的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没挡住,就被扭断了脑袋。

  他们这密室内的十几个人,若是白晨有一点恶意,他们都是在劫难逃。

  再看看这满地的财帛,每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之中。

  白晨这时候若是若是因为这些财帛,将他们杀了,恐怕他们死都不会瞑目。

  好在白晨没这打算,几千万就想让他改变原则,显然是太过低廉了。

  “这些都是不义之财,明天全给我散给当地百姓,这里有个账本,所以你们最好不要给我贪墨一毫一厘,不然的话!”

  白晨突然一拳轰在断龙石上,轰的一声,暴虐的力量瞬间将断龙石粉碎,全都碎成了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石子。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本以为寒阴子的武功已经够恐怖了,一掌将断龙石拍出裂痕。

  可是白晨一拳,便让断龙石粉碎,这恐怖的力量,没有人怀疑,这一拳若是落在血肉之躯上,会是什么效果。

  也没有人想去尝试白晨敢不敢对他们动手,寒阴子这么一个恶贯满盈的魔门中人,他也能毫不犹豫的击毙,他们这些公门中人,对方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了。

  白晨抹去手中的尘土,漫步的走出通道,邓捕头和每个官差,都寒若自谨,看着白晨的身影更是心惊胆战。

  一直到第二日,太阳升起,十几个捕头才将金银珠宝完全搬完。

  “少侠,这里一共是……”

  “一共四千三百五十三万三千五百五十一两,珠宝、首饰一共九百三十六件,按照市价换算,大概价值五十三万两,奇珍二十一件,按照市价换算,价值在一千万左右,你们每个人拿了一两百两的东西。我就不计较了,留着五十万两放在衙门里,以备不时之需,若是将来县里发生什么灾祸。就拿出来救急。你刚才说过,县城和附近管辖村庄一共十三万五千八百户人。我给你们分了四个级别散财,其中孤寡无人赡养为一级分三百两,家中负担沉重无法完全承担家里开销的为二级分一百两,家境一般者为三级分五十两。家境殷实且平日与人为善者为四级分十两,总共算下来,十五万,剩余的钱就让你们县令上报朝廷,充归国库所有……”

  白晨说完,所有人都听傻眼了,这当然不是白晨算是。而是魔方算出来的结果。

  再经过精密的计算后,得出了相应的结果。

  每个人都觉得,站在这人面前,就好像浑身都被剥光了一般难受。

  要知道白晨只是最初的时候看过几眼财宝。可是他已经把所有的数额全都算的一清二楚,甚至连他们背着白晨偷拿的几个首饰都了如指掌。

  须知白晨可是一直在密室外面,而他们是在密室里搬东西的时候偷拿的,而且拿的又是精小的首饰,几乎不可能被发现的。

  可是白晨却已经了如指掌,这让他们如何不害怕。

  “好了,该说的我说了,该做的你们做,若是你们尽心尽力,他日若是有难,我也会为你们伸出援手,可是,若是你们胆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我可不想下次杀的人是你们。”

  此刻谁还敢有半点的贪墨心思,在白晨的面前,他们没有一点点这勇气。

  谁知道眼前这个手眼通天的小子,会不会知道他们有什么不轨举动。

  邓捕头为难的看着白晨:“少侠,这事我们是绝对支持您的提议,可是县令那……”

  “把这个拿给你们县令看看,问他认不认的这令牌。”

  邓捕头一接过这令牌,手头一沉,第一反应是这个令牌是金子做的。

  要知道,在朝廷之中,每一个级别每一个门户都有特定的材质令牌。

  比如说兵部的兵符、虎符就是用黑铁打造,又比如说衙门差役用的则是木制令牌,后宫妃氏用的则是银符,只有皇帝才能够用金子打造的令符,又或者是身负皇命的使者。

  邓捕头差点手头一抖掉在地上,双手连忙捧着,脑袋低沉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再看正面,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皇字,北面是九龙夺珠,整个令牌精致无暇。

  邓捕头顿时觉得重逾千斤,脸色更是吓得苍白无比。

  “这令牌便送给你们县令了,他日在公门之中有难事,拿着这块令牌去京城,不论是找皇上还是找臣相,都能为他把事扛了,可是他如果敢拿一文一厘,我就要他人头落地。”

  邓捕头直接捧着金令,双膝跪下,重重的一个响头,其他捕快也是如是一般。

  他们连猜测白晨的身份,都不敢去猜测。

  任何错误的猜测,都是对白晨的不敬。

  能够拿出皇令,又有如此威势,而且敢夸下海口,只要拿着这令牌,便是滔天大祸也有天下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帮县令顶着。

  那么县令已经是赚大了,今后在官场说是横着走也不为过。

  “我下次再经过此地之时,若是能听到你们与县令做的不错,那么让你们升迁也不是难事,若是我来的时候,听说你们县令贪赃枉法,听说你们欺压良民,我就去屠夫的摊上拿把杀猪刀,把你们都宰了个干净。”

  每个人脖子一凉,他们毕竟是公差,虽说没到欺压良民的地步,可是以前多少也干过那么几件不光彩的勾当,心头顿时开始后怕起来。

  “好了,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在此久留,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跟你们县令说一遍,还有你们几个好歹也是公门中人,武功这么差劲,若是少了冷追命,你们能抓几个重犯?有空多去练练手脚功夫,以后说不定还能混个金刀侍卫当当,你们难道就打算一辈子当个捕头捕快?”

  在场每个人差点又从地狱升上了天堂,金刀侍卫,那是他们这辈子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可是眼前这人,绝对有这个可能!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