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人外有人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人外有人

  “既然你不是凶手,这次便算在下得罪……告辞……”

  冷追命刚想走,白晨突然射出一颗石子,打在他的脚踝上。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冷追命轻哼一声,整个脚掌都麻了,白晨笑呵呵的拦住冷追命:“阁下,话没说清楚就想走?”

  “阁下还有何贵干?”

  “你是杀手吧?反而是你,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凶手。”

  “你自己刚才也说过,凶手很可能是魔门中人,而且武功比我高出许多。”

  “这也可能是你故意伪装出来的假象也不一定,毕竟你藏匿在公门之中,我怎么知道你是否心怀叵测。”

  “你想如何?”

  “把你的来历交代清楚再说。”白晨显然是打算刨根问底,看看冷追命葫芦里麦的什么药。

  冷追命的脸色阴晴不定,犹豫许久后,才缓缓开口:“当年我年轻气盛,自以为天下没有我杀不了的人,当时我接了个单子,刺杀本地县令,谁知道这个单子,其实就是当地县令发出来的,为的就是诱捕我上钩,结果我中了埋伏,重伤奔逃千里,还是被县令逮到了。”

  白晨眼前闪过一道精光,这县令也是个有胆色的人,没想到在官场之中,也有这种有勇有谋的人物,在这小小的县衙门当个县令,倒是屈才了他。

  “那后来呢?按说你身为杀手,死一百次都不为过,怎么又混迹在公门里了。”

  “因为当初我入杀手行当的时候,曾经立誓不杀一个忠良或者百姓,而那个县令为了让我接这个单子,把自己传扬成一个贪赃枉法的贪官引我上钩,后来我被抓住关在老车里押回来的时候。全县的百姓都在朝我吐唾沫丢东西,只是那时候知道,也已经太晚了。”

  冷追命顿了顿,又道:“后来县令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抓捕一百个重犯。算是我赎命的代价,这十五年来。我已经抓了九十九个重犯,这次的案子结束后,我也算自由了。”

  “以你的武功,放你出来。第一个案子你应该就可以逃走吧,那个县令把你放出来,就不怕放虎归山?”

  “他或许是看穿了我的为人,事实上他是对我太信任了,觉得我不会背信弃义,可是当时第一次放我出去追捕人犯的时候,我也曾经犹豫过……可是。想起他信任的眼神,我便决定完成自己背负的责任。”

  “哈哈……你倒是个忠信之人,不过那位县令,我倒是很想看看他。”

  “他……他如今已经不在了。”

  “什么?难道他死了?”

  “那倒不是。只是升迁了,当年参与这件事的,如今也只剩下邓捕头一人,当年他还是个小小的捕快。”

  冷追命的言词中,多少也是透着几分思念,人都是有感情的东西。

  即便是一个杀手也不例外,相处久了,难免产生感情。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曾经追捕他的一个捕快因为差事死的时候,他曾经一个人偷偷的去坟前喝酒,也曾经为一个某个捕快的婚庆而偷偷乐呵,想着当年抓捕自己的毛头小子也长大成人了。

  更为当年那个县令的一句话而感动,当时他说,只要你一句话,我这辈子就在这县里当一辈子县令。

  可是,为了那个县令的前程,冷追命还是没说出那句话。

  本想着,等到此间事了之后,自己便去京城看看他。

  如今的他,可是位极人臣,非同凡响。

  想想也是,敢做出如此有违常理的事情,又怎是池中之物呢。

  就在这时候,后方传来嘈杂的声响。

  那些官差已经追到这来,邓捕头一看到冷追命,又看到白晨和阿岚,立刻大喝一声:“大胆狂徒,还不放下人质,束手就擒。”

  “老邓,他不是凶手。”冷追命淡淡的说道。

  “他不是凶手?何以见得?”

  “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把我们全杀光了,可是他没这么做,所以他不是凶手。”

  邓捕头和众多捕快一听到冷追命的话,手脚冰凉,对于冷追命的话,他们是深信不疑。

  冷追命可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必然是真的。

  他们之中,可是有不少人都知道冷追命的事情,这件事几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而冷追命这些年立下的汗马功劳,也是让如今的县令,默认了他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他胁持人质,这是真的。”

  “官老爷,我可不是人质,嘻嘻……”阿岚坐在白晨的肩头,哪里有人质的样子。

  此刻众人若是还不知道事情始末,那么他们这公差也算白当了。

  事情说清楚后,众人也就释怀。

  “阁下,看起来你对刑侦很有一套,若是不嫌弃,便随在下去王庄看看。”

  “好耶好耶……”阿岚立刻兴奋的拍手称快。

  再次踏入王庄,依然是那种凄冷的气氛,在王庄的内堂之中,摆放着三十一具尸体。

  每个尸体的死状都极其凄惨,最年长的七十三岁,最小一个孩子还在襁褓。

  这些受害者或是被一掌毙命,或者是被点中死穴。

  众人惊奇的看着白晨和阿岚,白晨一个成年人面对死尸面不改色倒是正常,可是阿岚一个小姑娘,居然也是不为所动。

  一般的小孩子见到这种场面,哪个不是吓得当场大哭,又或者躲在大人的怀里瑟瑟发抖。

  “哥哥,你看,这人死的样子不一样。”阿岚突然指着一个人大叫起来。

  白晨掀开那人的衣服,发现他不是被一击毙命的,反而是受到极其残酷的折磨。

  这人的上上下下,被人用了十几种折磨人的手法,因为痛苦,手掌已经被自己抓破。

  “这人是什么人?”

  “这人便是王老爷。”

  “凶手很可能是要找什么。所以才如此折磨王老爷。”白晨皱着眉头说道。

  “那也有可能是与王老爷有仇,才这么折磨他的。”

  “如果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那么被折磨的就不是王老爷一个人了,你看看其他人的死法。全都是当场毙命不留活口……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显然是被翻找过的痕迹。”

  白晨想了想,又问道:“我今天在街上听说过。王老爷得了一块宝玉,可曾找到?”

  “找到了,王老爷极其喜欢那块宝玉,并未特别收藏起来。一直都放在床头,街上的传言不过是市井小民的臆测罢了,还有本县的碎洪帮帮主武功平平,别说是犯下这灭门之事,便是让他杀个人,都不一定有这勇气。”

  “王家到底能有什么东西,惊动了这种高手来袭?”冷追命也算是见过大大小小的案子。可是从没遇到过这种棘手的案子。

  白晨突然看着堂中心的桌子,大呼一声:“原来如此!”

  “什么?”

  众人还在惊讶之时,白晨走到桌子前,突然用力一摁。四个桌脚立刻陷入铺地砖下,地面突然轰隆隆的发出一阵声响。

  一条通道出现在众人面前,白晨都没想到,小小一个土财主的家,居然藏着一个机关。

  这也是因为白晨的疏忽大意,因为这个机关实在是太粗浅了,反而让白晨无意中忽略掉了。

  当众人顺着地道进入一间小密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座银子堆砌而成的小山,遍地成箱的珠宝,众人已经看的眼花缭乱。

  即便是冷追命都被这无尽的财宝吓了一跳,这个密室内的财宝至少数以千万。

  哪怕他重复过去的行当做一辈子,恐怕也赚不回这里的十分之一。

  “好……好多钱……”

  突然,白晨感觉到背后被人用力一拍,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飞撞在石壁上。

  白晨骇然,此人的武功强绝人寰,比他想象的更加恐怖。

  “冷追命,带我妹妹逃!”

  就在白晨惊呼的同时,人已经再次站起来冲向那人。

  冷追命脸色惊变,他觉得白晨的武功已经极高了,就连他都一个照面便让自己带人逃走,难道这人的武功真的已经到了无可匹敌的地步吗?

  冷追命在一个呼吸中,已经做出决定,在白晨缠住那人的同时,掠过密室一把提起阿岚,遁入通道之中。

  白晨再次被那人拍飞出去,可是白晨也在同时,突然伸手在密室的石壁上一摁,密室的通道立刻落下一块断龙石。

  “小子,你以为这样便阻止的了我了吗?”那人的脸色阴寒无比,一掌拍在断龙石上,断龙石已经现出一个明显的裂痕。

  每个人看到此情此景,全都露出骇然之色。

  这块断龙石怕是有数万斤重,被这人一掌拍出裂痕,这人的武功该是有多高啊。

  “不过我还是应该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恐怕本座还要费一番手脚,才找的到这密室。”

  “阁下武功如此之高,恐怕不是为了这里的金银珠宝吧?”

  白晨呕了两口血,看起来极其狼狈,捕快们已经吓得全都缩在墙角不敢动弹。

  “看你小子也有些眼光,应该听说过本座的名号,万窟魔山寒阴子便是本座。”

  “你要什么?”

  “《血魔心经》神功级别的秘籍,当年王飞煌将这本秘籍偷走之时,也受了老夫一掌,功力尽废,老夫找了他数十年,终于让我在这小小的县城找到了他,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哈哈……”

  “神功级别的秘籍?”白晨抹了把嘴角的血迹,脸上嘿嘿一笑:“看起来也是我走运,哈哈……”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