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对面不相识

第三百九十六章 对面不相识

  “这是令妹吗?”白夙看了看阿岚。

  阿岚则是直直的看着白夙,似乎是非常的好奇。

  “请坐。”白晨心中苦笑。

  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白夙,从血缘上来说,眼前这人是他的生母。

  可是从情感上,自己又与她毫无牵挂。

  至少,白晨没办法在面对白夙的时候,抱着她痛哭流涕。

  “民妇此次前来,除了感谢阁下赐丹之恩之外,还有一些琐事想要向阁下请教。”

  “请说。”

  白夙有些意外的看着白晨,今天初次见到白晨的时候,她觉得白晨杀性太大,而且如此年龄有如此修为又有如此地位,想必心性必然桀骜,这次的谈话未必会顺利。

  可是白晨似乎完全没摆架子,语气也很平和谦让。

  开始到现在白晨一共对她说了三句话,请进、请坐、请说,全都是恭谦有礼。

  “阁下与白染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吗?”

  “在下只知道她是迷仙谷九媚宫宫主,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不过今日我见夫人与白宫主同桌喝茶,想必你应该比在下更熟悉白宫主吧。”

  “民妇此次来访,便是因为我那师妹之前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民妇希望阁下能解答一二。”

  白晨微微一笑:“夫人似乎是找错人了,在下可是名门正派,与魔门中人并无来往。夫人这般说。若是传扬出去。对在下名声可是有很大名声,夜已深了,在下与舍妹需要休息了,就不送了。”

  白夙听到白晨的话,并未强求追问,她也没资格去强迫要求白晨的回答。

  只是站起来欠身道:“民妇告退。”

  抬起头却发现白晨已经从她面前离开,白夙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这人的态度真是奇怪,明明之前对自己恭谦有礼。本以为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怎么态度说变就变,连自己的礼仪都不愿意受便转身离去。

  一阵凉意袭来,白夙只觉得手脚微微冰寒,这已经是多年的老毛病了。

  年轻之时修为在身,觉得天下大可去得,可是自从功力尽失之后,却发现自己连白家的大门都不敢迈出去。

  白夙咳了咳,只觉得这绣坊内是如此的孤寂,转身离去之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回头之时却发现跑来的是那个叫做阿岚的小姑娘,阿岚急促的跑到白夙的面前。

  “阿姨等等我。”

  “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哥哥给你的,他说你多年的寒毒留在体内,一受寒便会发作,如若不及时驱散,恐危及性命,即便是皇气金丹也只能暂时压制半年,若是按照这药方上的疗程医治,半个月内即可痊愈,以后也不会再复发。”

  白夙一愣,这寒毒的伤病留在体内多年,白武杰也不知道找够多少名医,不论是多么有名的医师都是束手无策。

  那人居然只是随意的看了眼自己,便看出自己的病根,而且还给出了药方疗程。

  当然了,不管这药方是真的有效,还是无效,白夙都不打算接受。

  接受了这药方,就等于是又欠了一个人情。

  “代我谢谢你哥哥的好意,民妇无才无德,就不劳令兄操心了。”

  阿岚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白夙:“哥哥说,若是这药方不能送到阿姨的手中,他便要打我屁股,阿姨,你可怜可怜阿岚好不好。”

  阿岚的卖萌神功绝对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般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要被她秒杀。

  更何况是白夙这种女人,一看到阿岚的眼神,心中的母爱瞬间泛滥成灾。

  “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下了,多谢。”

  白夙本想向着厢房的方向行个礼,阿岚突然拉住白夙:“阿姨千万不能行礼,哥哥说了,和是他欠的债,不是当人情送的。”

  一路上,白夙回想刚才的对话,不但没弄清楚前事,反而让她更加糊涂。

  特别是白晨的那句话,这是他欠的债,这又是什么意思?

  出了绣坊的时候,白夙又感觉到那种窥觑的眼神。

  可是却完全没有感到敌意,当白夙回到白家家门口的时候,那个眼神又再一次的消失。

  一个个的疑团浮现心头,白夙几乎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一般,似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答案,却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只是,难受的未必只有白夙一人。

  当白武杰和白星知道了白夙突然消失的时候,差点就把白府翻了一遍。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白夙这二十年来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

  更何况是在夜里出门,本以为白夙出事了的时候。

  白夙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看到白夙回来,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娘,这三更半夜的,你一人出去做什么?”

  “大嫂,最近河阳城可不安宁,前一阵子凝血门给我们下了决杀令,虽然如今凝血门已经覆灭了,可是总还有一些残余并未肃清,难免要向我们白家施手报复。”

  “什么?凝血门向我们白家下决杀令?这事为何我完全没听说过?”白夙大惊失色:“还有,凝血门这么大的门派,怎么就覆灭了?这其中又与我们白家有何干系?”

  “这事说来话长,待到以后有时间,小弟再与大嫂细说。”

  “娘,你这手中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那个七秀的长老给我的,说是能治为娘的旧患。”白夙平淡的说道:“不过他恐怕是不通医术,才敢如此夸大其词,为娘的病便是药王谷的医仙出手,恐怕也无法治愈,何况是他……”

  “大嫂……那……那个人的医术比医仙老前辈更高,这是医仙他老人家亲口说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才几岁?”白夙满脸的惊奇,在她的印象里,白晨似乎只会杀人,怎么可能会医术治病救人。

  白星似乎非常得意:“他会的东西可多了,他的才气天下无双,旷古绝有……”

  “你这话说的,你将苏鸿苏大学士置于何地?人家苏大学士才是真正的旷古烁今,他一个后辈晚生,还是江湖中人,便是再有才气,难道还能与与苏大学士相比?”

  “苏鸿?苏鸿也配称之为大学士?不过是一个老杂毛而已。”白星不屑的说道。

  “大嫂,你是待在家中太长时间了,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那人?那人在江湖上很有名气吗?也对,他是七秀的长老,若是籍籍无名也不可能登上如此高位。”

  “他在江湖上的名号说来有些欠奉,花间小王子……便是他的名号。”

  “这不是一个淫贼的名号吗?莫不是他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他可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天下人都将他当作英雄呢。”白星严肃的说道。

  “是啊大嫂,我看你是对他有些误会,花间小王子虽然杀人无数,可是全都是该死之人,说起他的事迹,恐怕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他这年纪能在江湖上闯荡几年,有那么一两件事迹便算是难得了,难道杀两个小毛贼也要弄的人尽皆知吗?”

  “准确的说,他出道不过半年,可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已经让天下人都记住了他,即便是当今的皇帝,也亲口对自己的儿子说,得此子者得天下。”

  白星双眼放光的看着白夙:“娘,不如我们去七秀走走?若是你去到七秀,你便晓得他有多厉害了,以天为幕,风云为镜,无量一怒神策惊,沧州绣坊败苏鸿,十里铺外震天下,京城风云护国运,沧州城内丹圣现,磷光湖上草寇葬,天地为幕现神迹,燎贼吐血空奈何,这说的可都是他呢。”

  “听着是很响亮,可是恐怕多是空穴来风吧?”白夙看了眼白星,之前白星明明对那人怕到了极点,怎么此刻又在极力为他说话。

  难道说自己的女儿动了春心?想一想,似乎真有这个可能……

  难怪自己说他坏话的时候,自己的女儿脸色都变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大嫂,你这话可说错了,这每一件事可是无数人都知道的事情,白……那人的事迹可都是经得起查证的,而且白星口中的那首打油诗,还只是他事迹的一部分。”

  “是啊是啊,娘,你是没看到他在七秀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八面,笑侃神策贼寇,数百艘战船就在他的举手投足中灰飞烟灭,这可是女儿亲眼看到的,还有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能够让风云中映衬出影子,女儿当时就在现场,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你们一个个把他捧上天了,一会说他是旷古烁今的文人,一会又说他是千年一出的丹圣,之前还说他是连医仙都比不上的神医,现在居然又说他是机关师了,这些话如何让我相信?”

  白武杰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好,自己生了一个如此出色的儿子,自己却像是旁人一样不置与否。

  旁人倒是羡慕,可是这事也羡慕不来。

  “娘,你就相信我一次吧,那人真的不是坏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