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夜访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夜访

  白夙看着白染的脸色,又看着白晨冰冷的目光。

  两人似乎认识,只是两人的眼神,又实在是让白夙这个外人猜不出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敌?不是,如果是敌人,他们早就打起来了。

  友?更不可能是,两人那种眼神,连一点的友好都谈不上。

  不过,白晨只是在下面驻足了几息的时间,然后白晨便已经转身离去。

  白染这时候的脸色才稍稍好转,看向白夙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忌惮。

  “原来师姐还有这后招,白家有了这面护身符,倒是安稳许多,只是白家这护身符,虽说手段通天,可是敌人也是个个拥有通天手段,哈哈……”白染突然说出一大堆,让白夙不明所以的言词。

  白染在笑声中站起来,漫步的离开茶馆,只留下白夙一个人,愣愣的坐在原位。

  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自己感觉她这话的一起怪怪的?

  不,不只是她怪。

  今天所有人都有点怪怪的,白武杰、白星都是怪怪的。

  对了,之前白星与白武杰似乎也提出了,和白染一样的问题。

  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白夙思来想去,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可是这又是她第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不断的做出各种猜测,可是每一种都让她否定了。

  白夙素来思维缜密,每一个问题她都会深入解剖,将每一个条理分析透彻。

  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她就是想不明白。

  白染走的很急,她不想再遇到那个煞星。

  当白晨出现在河阳街头的时候,她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小子就是当年自己亲手斩杀的小子。

  可是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丐帮!”白染的脸色沉了下来,自己与丐帮素无恩怨,他们为什么会跟踪自己。

  丐帮的跟踪,一向最没技术水平。可是同样也是最行之有效的。

  因为丐帮的人太多了,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技巧,一个人跟丢了,立刻就有两个人在前头等着。

  两个人跟丢了,就会有十个人在每一个路口盯梢,如果十个人都没看住,恐怕下次就是一大帮乞丐把半个城翻个底朝天。

  所以要想摆脱丐帮的人盯梢,没有飞天遁地的能耐,是绝对逃不出丐帮的眼界。

  不过很快的,白染就知道真正盯住她的人是谁了。

  白染刚出城。便看到已经换洗过衣物的白晨,正坐在前面的茶亭内。

  白染走上前,坐到白晨的身边。

  “真巧,居然在这里遇到白公子。”

  “永远别踏进河阳一步了。”

  白晨没有和白染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白染一听到白晨的话。心里的傲气立刻被激起,恶狠狠的回应着白晨:“如果我不呢?”

  “如果白宫主不听劝的话,晚辈只能去迷仙谷外,布置一个机关阵,让你们迷仙谷的人哪里都去不了。”

  咔嚓——

  白染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人威胁。

  可是,白晨的威胁却让她不得不慎重对待。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句话。白染会嗤之以鼻,即便是敞开大门,对方也进不了迷仙谷。

  可是白晨不一样,白晨的可怕她记忆犹新。

  何况,就在不久之前,她刚刚听说了白晨在七秀干的好事。

  似乎只要是出自白晨之手。总能够轰动天下。

  即便是唐门中的那件事,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唐圣的威胁,让他们不敢张扬出去,恐怕白晨将再次成为天下人瞩目的焦点人物。

  而最让白染敬畏的是白晨的机关术,那种匪夷所思的能力。让她心惊胆战。

  如果白晨以机关术对付她或者是九媚宫的人,恐怕天下间,再没有人救的了她们。

  “话已至此,你与白家从前的恩怨,我不想过问,也没兴趣过问,这是我的底线,所以还请白宫主海涵。”

  白染突然微微一笑:“哦?难道你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白宫主若是真的这么想激怒晚辈,不妨把事情的始末说出来,看看在下的反应如何。”

  白染的笑容瞬间止住,白痴才会想激怒他。

  这个怪物,自己再也不想见到他,再也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

  夜——

  白夙依旧坐在自己的小院中,细细的回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切。

  星儿回来了,可是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白武杰对自己的言词也有些古怪,然后就是遇到了多年未曾出现的白染。

  今日所发生的种种古怪事宜,已经让白夙无法入眠,可是不论她如何猜测,依然猜不出答案。

  每个人都在下意识的回避她,白武杰在忙白家的事宜不肯见她。

  白清河一看到自己,立刻就说又要出门闯荡,没时间和自己多说。

  白星更绝,直接把房门锁紧了,就是不肯见自己。

  记得白星上次这么做的时候,还是在白星十岁的时候,因为自己命人打断了一个对白星图谋不轨的小子。

  突然月色一蒙,一个白色身影落入院中。

  “师妹,你这是哪里来的闲情雅致,居然又来与我秉烛夜谈。”

  “师姐,师妹这是来告辞的。”

  “嗯?告辞?”白夙很是惊讶的看着白染,在她看来白染这次来,如果没闹点事情,都不会舍得离去的,怎么刚刚见过自己一面,就准备离去了?

  这与她的心性完全不符,而且离开之前,居然还来与自己打招呼。

  自己与她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融洽了?

  “原本,这次来河阳,我是想将星儿带回九媚宫的。”

  看到白夙瞬间变色的脸庞,白染微微有几分得意。

  不过很快的。白夙便从惊慌变成了冷静:“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师妹放弃了这个想法呢?”

  “至于是为什么,我不想多说,不过这次来除了是来告辞的。也是想与师姐做个约定。”

  “你说。”

  “从此以后,我与师姐互不侵犯,师姐也应该知道,即便你长年累月足不出户,以为躲得过九媚宫的眼线,其实师妹我早就知道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对你与白家动手,便是念及我们昔日的一点旧情。”

  听到白染谈及旧情,白夙只觉得一阵作呕,她是绝对不相信。白染会念及旧情。

  “难道师妹觉得,以我如今的能力,自保尚且困难,还能对师妹以及九媚宫造成什么威胁吗?”

  “我的意思是说,过去你我的恩怨。不许你告诉任何人!只要师姐答应这个条件,那么我也确保师姐与白家平安无事。”

  白夙这时候如果还听不出端疑,那她就真的白活了。

  可是白染的言词依然晦涩,始终没透露出一点点的线索。

  当白夙再次回过头的时候,白染已经消失不见。

  耳边回荡着白染最后的声音:“为了白家与星儿,还望师姐切记今日师妹的话。”

  算了,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再多想了。

  有白染的这个保证,白夙也稍稍的安心下来。

  虽然自己这个师妹心狠手辣,可是对诺言也是非常的恪守。

  可是不想,这可能吗?

  白夙怎么可能放的下,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

  突然,白夙想到一个人。

  今天看到的那个人。那个杀人狂魔,那个七秀长老……

  也许,也许他知道一些事情。

  想到这,白夙终于下定决心,去见他一见。

  白夙出了白家大门。走在夜路上,夜晚的河阳街头有些凄寂,可是白夙却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

  白夙加紧脚步,不多时已经来到七秀绣坊的大门外。

  白夙正欲敲门,大门这时候打开了。

  “这位夫人夜半来访,有何贵干?”一位七秀弟子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白夙。

  “民妇白氏,特来求见贵派长老,有些事情相商。”

  “夜已深,先进来吧,我去向长老禀报。”七秀弟子打开大门,让过身姿。

  白夙的眼角闪过一丝惊疑,一般大门大派接宾客入门,是只打开半边大门的。

  可是这个七秀弟子,未免太不懂事了吧,居然把两边的大门都打开了,这完全是迎接长辈的礼仪。

  白夙作了个妇人的拜谢,款款步入大门之中。

  白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轻妙的琴声和小孩子的笑声,白夙的脚步不由自主的顺着声音的来源寻去。

  白夙走到一个院门前,看到的是白天的那个人正在弹奏一首她没听说过的曲子,曲子里带着几分淡淡的哀愁。

  一个小姑娘则是穿着花衫,手持着双剑,在那一边剑舞一边轻笑。

  说实话,那小姑娘的舞姿实在不算出色,偏偏却有一种旁人没有的活泼气息。

  一首曲尽,阿岚立刻将双剑往旁边一丢,已经扑在白晨的怀中。

  “哥哥,我跳的怎么样?”

  “好,当然好,天下间就没有比你跳的更好的了。”

  白晨转过头看向门口的白夙:“来者是客,请进吧。”

  “民妇深夜拜访,实在有违妇道,还请……”

  “别……不用多礼,在下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被七秀赶鸭子上架做了个长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