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母亲

第三百九十三章 母亲

  “娘……我回来啦。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白星已经不顾一切的冲入了后院中。

  门口一个中年妇人正端坐院中石椅上,那妇人虽然年近中年,可是却有一种旁人难及的独特丰韵,脸上两道明显的法令纹,如果有算命的看到这妇人的面相,恐怕都要叹息摇头。

  因为这妇人的面相显然就是半生倾城半世凄苦的命,岁月已经抹去了她的锐气,长期的孤伶,也已经让她学会了谦忍。

  习惯了淡漠,习惯了孤寂,对她来说,如今最大的心愿便是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嫁的一天。

  “星儿,你舍得回来了?”白夙慈爱的目光打量着白星,似乎是在扫视白星这次回来,有没有受伤。

  “娘,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白星拿出皇气金丹。

  可是白夙一看到这枚金丹,脸色瞬间惊变,一把握住白星的手臂,显得非常的慌乱:“你去了七秀?”

  “去了。”

  “这皇气金丹是偷的?”白夙就像是在斥责白星一样,双眼毫不掩饰的怒意。

  她能知道皇气金丹的来历,当然也知道,这颗丹药出现在白家的后果。

  “娘,你放心,这是人家七秀的人送的。”白星得意的说道。

  “胡说,人家与我们非亲非故,为何要送皇气金丹,而且这皇气金丹在七秀,也是不得了的珍宝,凭什么便能送给你?”

  “娘,我说的是真的,没骗你。不信你问叔叔。看我有没有说谎。”

  这时候。白武杰从院外走进来:“大嫂放心,这次星儿可没有骗你,这颗皇气金丹,真的是七秀的人送的,所以毋须担心,也不要责怪星儿。”

  “你们呀。”白夙叹息摇了摇头:“七秀与我们又不熟,为何会赠予如此珍贵之物?”

  白星与白武杰一时哑然,两人的脸上似是有话说不出来。

  白星立刻撒娇的拉着白夙:“娘。您就不能相信女儿一次吗?就算不相信女儿的话,也该相信叔叔的话吧。”

  “小叔,你与我说实话,这皇气金丹怎么来的?”

  别看白夙平日里温文尔雅,足不出户,可是一旦威严起来,即便是白武杰这个白家家主,也要低着头挨训。

  依稀记得当年他还没成为家主之前,就如同小屁孩似得,跟在大哥的身后。一做错了事,立刻就躲到白夙的身后去。让白夙护着他,而白夙也总会帮他度过难关,可是一回过头就要被白夙训斥。

  “大嫂,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相信我们的话,是星儿认识了七秀的忆盈楼楼主,两人年龄相仿,聊的也投机,所以在知道大嫂你的身体不适后,那位忆盈楼楼主便赠予了这枚皇气金丹。”

  “星儿,真是这样?”

  在白夙的面前,白星和白武杰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都是那副做错事的模样,又互相是掩护互相的帮衬。

  白星一接触白武杰低头时候的眼神,立刻便是一个激灵,连连点头:“是是,是这样的。”

  白夙还是有几分疑惑,只是面对两个她最近亲的亲人,即便平日里睿智,也难免被两人所蒙骗。

  按说白武杰这些年也稳重了不少,不至于会如此不知轻重。

  “难道当代忆盈楼的楼主,便是这般的不着调?能与星儿聊的如此投机?”

  白星一听白夙这话,顿时不高兴了,嘟囔着小嘴,很不悦的道:“他们的长老更不着调。”

  “还不住口,这话让人家听去了,心里会怎么想,背后说人家长老的坏话,能够担当七秀长老的人,哪个不是德高望重的高人,怎是你一个小滑头能够品头论足的。”

  德高望重?一想起白晨那副嘴脸,哪里配得上德高望重这四个字?

  “难道那位七秀长老有为难你们?”

  白武杰苦笑,白星则是恨恨的说道:“反正不是好人。”

  白武杰连忙解释道:“其实七秀长老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只是与星儿闹了点小矛盾,人家也没怎么为难你,最后若不是那位长老点头,这皇气金丹也到不了你的手中。”

  毕竟是白夙的‘儿子’,白武杰不想将来两人若是相认,突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居然是白星口中的混蛋,那可就闹笑话了。

  “大嫂,我和星儿有些事,想要问问你。”

  白夙很少看到,白武杰如此严肃的表情,就连白星的眼神都变了。

  有一点害怕,又有一点期待,非常的复杂。

  白夙不禁轻笑起来:“什么事,问吧。”

  “我们就想知道,当初你和大哥,是怎么相识的。”

  “嗯?这都二十多年前的老事了,你们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事。”

  白夙一脸诧异的看着两人,却发现两人的表情异常的认真。

  “好了好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小叔应该知道我的来历吧。”

  白武杰凝重的点点头,这件事即便是白星都不知道,似乎其中又藏着什么大秘密。

  白夙顿了顿,接着道:“当年我听命师门出山办事,途中巧遇你哥,正好当时来了一个仇家,喊了一句,姓白的……结果我与你大哥同时出手了……”

  白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种甜蜜的笑容,那也许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到了今天,我们也没弄清楚,那个仇家到底是找你大哥的,还是找我的。”

  “后来呢?”白星听的入神,又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后来……我与你爹相伴江湖数载,而后我便脱离了门派,嫁入白家。”

  “大嫂,小弟问个越制的问题……请大嫂海涵。”

  “你问吧。”

  “小弟想知道,你嫁入白家之前,与大哥是否有肌肤之亲。”

  “你……你们问这个做什么?”即便白夙再宽仁,听到这种问题,也难免要动怒,何况还是小叔和女儿一起问这个问题。

  白武杰苦笑,白星则是撇过头,就好象这个问题与她无关一样。

  白夙想了许久,终于开口道:“有。”

  “那……那你们可有生育?”

  这时候白星也不能再装作漠不关心了,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白武杰也是激动的看着白夙。

  白夙整个人都像是失魂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低沉,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我与你爹在一起的第二年,我们生了一个孩子,男孩……我与你爹很早就已经商量过,如果是男孩便取名为辰,如果是女孩,则取名为星……你的哥哥名叫白辰,只是后来……”

  这时候,不只是白武杰的脸色,就连白星都变得惊骇无比。

  虽然这个结果是造诣预料到的结果,可是当他们亲自确认后,却又让他们无比的骇然。

  “后来如何?”

  “后来,我师门知道了我的事情,便派遣我师妹前来追杀我,而因为本门功法,如果没修炼到极致,只要一经破身,功力便会彻底消失,所以当时面对我那师妹,我与你大哥毫无还手之力,而当时在争斗之中,你哥他不幸误中我师妹一掌就此夭折。”

  “娘,您确定我哥哥他已经死了吗?”

  “我那师妹武功超绝,即便是我功力未丧也非她敌手,更何况当时的我不过是一弱质女流,而孩子的生死,当时师妹因为看我伤心欲绝,所以才放过了我们,同时你爹和我师妹,都已经确认过,孩子的确是死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你爹将孩子埋了,只是因为怕我伤心,所以一直都没告诉我,孩子埋在哪里。”

  “娘,你真的……真的确定孩子死了?”

  白夙抹去泪痕,很是不解的看着白星:“星儿,你这是怎么了,娘亲既然将事情说出了,何须再哄骗你?”

  “没事……没事。”白星连忙摇手,同时向白武杰使了个眼神:“娘,您好好休息,星儿不打扰你了。”

  “慢着,陪我出去走走。”

  白星愣了一下,白武杰同样非常的惊奇:“大嫂,你这都好几年大门不迈了,今日怎地有这兴致?”

  “还不是你们闹的,出去走走散散心。”

  白星只能哭丧着脸,祈求的看着白武杰,谁知道白武杰这时候背叛白星。

  “星儿,你娘既然让你陪她出去走走,你便陪着你娘,你娘身体不好,有你在一旁照料也好。”

  白星对白武杰可谓是咬牙切齿,看着白武杰逃去的背影,已经气的牙痒痒。

  白星掺扶着白夙出了白府,迎面便看到一群七秀弟子,气势汹汹的从她们的面前走过。

  这些七秀弟子,都是河阳绣坊的七秀弟子,只是她们全都像是旁若无人一般,当街持着双剑。

  “咦,这些七秀弟子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河阳来了什么大敌不成?”

  “河阳能来什么大敌,这些七秀弟子早就蛮横惯了。”白星不屑的说道。

  “你都拿了人家的好处,怎么就不能留点口德。”白夙轻斥的说道:“跟去看看吧,看看她们这是去哪里。”

  “不去,她们这阵仗,肯定是去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

  “你平日不是最喜欢打打杀杀的吗,今日怎么转性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