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家

第三百九十二章 家

  最初的时候白武杰和白清河都潜意识的认为,两人很可能是相互爱恋,又或者是单方面。

  因为他们都知道白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在思绪上钻了牛角尖。

  可是此刻被大胡子这么一说,他们反而开始怀疑起来。

  因为白晨的语气,完全就像是一个大哥的言词,而白星则是一个赌气的妹妹。

  特别是两人的那种态度,不像情侣,却总在不经意间透露着一丝关心。

  “我才没有他这样的哥哥,我也不会承认他是我哥哥。”白星恶狠狠的看着白晨。

  白晨带着几分冷淡:“那就最好,我也没打算认你这个妹妹。”

  “那我的事,你就少管。”

  “哥哥,姐姐……你们别吵了……都是阿岚不好,是阿岚想看看哥哥的家是什么样的,是阿岚想看看哥哥的娘亲。”

  白晨和白星吵的翻天覆地,阿岚却是第一个哭出来的。

  阿岚一人一只手的拉着他们,满面梨花带雨,哭的极其伤心,便好像是她做错了事一样。

  “你……你真是我们白家……”

  白武杰突然想起来,白晨在七秀的时候,问他的那些古怪的问题。

  此刻白武杰才有一种幡然醒悟的感觉,虽然他对于这个关系并不清楚,其中的具体情况,可是毫无疑问,白晨就是白家的人。

  不然的话,为何白晨会对白星如此宽仁,甚至连皇气金丹这种高阶宝丹都拿出来送给他。

  现在想一想,白晨送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生母。

  白晨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认?或者不认?

  白晨的意识里,依然没把白家当作自己的家,血缘上的观念,白晨也表现的非常淡薄。

  他可以与别人称兄道弟。就连女儿一样可以认。

  可是对于自己这个身体流淌的血,白晨却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我就是我,白家是白家,也许我对白家有那么点好奇。可是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留念,既然白家以前没我白晨这个人,那么以后也不会有,还有我这个人……我不想再被其他人知道,特别是……是……那个女人……”

  白星整个人都像是在这一瞬,失去了神彩一般。

  白晨口中的那个女人,不就是他与自己的娘亲么?

  他能把自己的娘亲喊做那个女人,可见,他是真的不打算相认。

  或者说从始至终,他都未曾认同这个身份。

  想想也是。他是高高在上的七秀长老,他又是拥有着通天手段的奇才。

  白家却什么都不是,甚至于当年的他,也只是被白家抛弃的弃子而已。

  他本就不亏欠白家什么,反而应该是白家亏欠他的。

  他恨白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阿岚。我们回家吧。”

  “我不要……无量山上什么都没有,阿呆大哥死了,渊龙哥哥也出事了,无量山上孤伶伶的,阿岚不想回去,白晨哥哥,我们不回去好不好……”

  原来阿岚早就知道渊龙出事了。阿岚或许年纪还小,还是那般的天真。

  可是她也比普通的孩子更加懂事,她看的出白晨提及渊龙的时候,那种忧心忡忡的眼神。

  白晨强颜欢笑的看着阿岚:“你还不知道吧,哥哥我有女儿了,还是两个。你现在可是做阿姨的人了,不要这么哭哭啼啼的,而且如今的无量山,可是有好多人,我收了好多弟子。肯定不会寂寞的。”

  “呵呵……原来天下闻名的花间小王子,居然是河阳白家的人。”大胡子突然豪放大笑起来。

  白晨突然冷冷的回过头,扫了眼大胡子:“这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只要我在江湖上得到一点点的风声,不管是你那家车行,还是你背后的门派,我都会掀个底朝天!”

  白星、白清河和白武杰都呆呆的看着白晨,花间小王子……

  对于这个响彻天下的名号,他们不可能会陌生。

  这个从出现,便散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有人将他视作英雄也有人恨他入,可是毫无疑问,花间小王子这个名字,被他的朋友和敌人牢牢的记住。

  可是,他们从未想过,花间小王子会是白家的人。

  白晨牵着阿岚慢慢的走入黑暗中,每个人的心境可谓是百味杂陈。

  白清河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拉着白武杰说道:“爹,出事了,我在朋友那里得来的消息,凝血门要对付我们白家。”

  “什么?我们与凝血门素无来往,更没有什么恩怨过节,他们为何要对付我们?”

  “这江湖上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刚才那个人不就是凝血门的人么,可害苦了我了……听到了不得了的秘密,我现在可得想办法管好我这张嘴,不然的话……”大胡子一个冷颤。

  “花间小王子就花间小王子,有什么好怕的,我看他也是徒具虚名。”

  白星恨恨的说道,大胡子摇了摇头:“你自然是不怕,他再怎么凶恶,能把你杀了?”

  “他有什么不敢的,七秀开纺第一天,将近十万人来袭,他说杀就杀了,整个磷光湖湖面,放眼全是浮尸,他简直就是个杀人狂魔。”

  这件事大胡子也是听说了,苦笑的摇了摇头:“他既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何你三番两次的挑衅他,他都没对你动跟指头,便是因为他拿你当亲人看待。”

  一说起这话题,白星的眼眶又红了:“他若是有把我当妹妹,为何要这样对我?他就是混蛋,他就是大混蛋。”

  “你不想想,你们河阳白家连凝血门都得罪不起,而他的那些对头,若是知道他出自你们河阳白家,你们白家可还有安生之日?”大胡子瞥了眼众人:“他若是真的无情无义,临走前就不会警告我了,这件事啊,我一样,你们也一样,烂在肚子里。”

  “这事传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不需要等他的那些对头找上门,凝血门就能让我们白家尸骨无存了。”白清河也有些气白晨刚才的言论,不满的说道。

  “你们刚才可看到他走的方向了么?”

  “怎么?”

  “蜀地清州是那个方向,他刚才走的那个方向是旭天州府,也就是凝血门所在的方向。”

  听到大胡子的话,众人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安心。

  四人回到了车上,大胡子将小狗子的尸体埋了后,带着三人继续上路了。

  此刻三人心中,心思各不相同,白星虽然脸上还绑着,可是却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的悲伤。

  大胡子的话便如同一阵暖心剂,让她心中说不出的欢喜。

  或许这时候,她才开始慢慢的接受,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哥哥。

  白清河从未想过,这一路同行的人,会是这样一个大人物。

  而且从血缘上来说,自己居然是花间小王子的堂姐或者堂妹。

  白武杰此刻在想的是,将消息散布出去,对白家是好还是坏。

  这个想法就像是恶魔的低语一般,萦绕在他的心头。

  如果天下人都知道了,花间小王子出自他们河阳白家,那么白家便会瞬间提升几个档次。

  可是正如之前大胡子说过的,把消息散布出去,那么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一个凝血门尚且应付不了,更何况白晨的那些可怖的对头。

  河阳只是一个普通的都城,地理略显偏僻,人口也不算多。

  所以白家才能占着一城之地发展,经过百年的延续,如今也算是初具规模。

  白家的嫡遮血脉便超过百人,因为白家算是武林世家,所以年轻的白家子弟成年后,便会去闯荡江湖,这也是大部分世家与门派的做法。

  只有江湖这个大染缸,大浪淘沙后,才能把金子淘出来。

  比如说白清河,便已经独自闯出了自己的名头,河阳白凤凰。

  虽然她的这个名号,还只是在小范围内较为知名,可是许多白家子弟出门在外数年之久,依然毫无名气。

  马车缓缓的停在白家大门外,大门上的鲜红牌匾以金漆写着河阳白家四个大字,显露出几分威风凛凛。

  白星一看到到家了,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急匆匆的跑入大门中。

  门口的两个白家弟子看到白星,也没理会,对于白星的毛毛躁躁,他们也早已习惯了,两人立刻迎着下车的白清河和白武杰走去。

  “家主,您回来了,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这是凝血门送来的血书,他们说我们白家有一部什么《毒心秘典》,如若我们白家不交出来,那么他们就要大举进犯,让我们白家从河阳消失。”

  “什么《毒心秘典》,老夫听都没听说过,凝血门?哼……他们若是真敢来,老夫便让他有来无回!”

  白武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两个弟子听的呆呆的。

  凝血门?那可是河阳一带最强大的门派,光是门徒便有白家的十几倍,凝血门对白家来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可是自己的家主这是被吓傻了,还是失心疯,居然说出这种胡话。

  “瞧你们这出息样,不就是区区一个凝血门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白清河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前天晚上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他们两个更慌张,如今倒是淡定自若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