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兄妹

第三百九十一章 兄妹

  白星一看到白清河到来,顿时精神一振,手中攻势也更加凶狠。

  白清河也是拼了命一般,要知道躺在那的可是她的父亲。

  可是,两人的修为与对方相差太大。

  两人不论如何拼命,对方都能轻易招架下来,根本就难伤对方分毫。

  只见那人双爪猛然探出,精准的抓住两人的剑锋。

  任凭两人如何抽扯,也扯不出自己的剑锋。

  那人狞笑一声,抬起手便要抓向两人胸口。

  突然,一道破空声疾射而来。

  那人感觉到空气一凝,连忙抽身退后几步,惊疑不定的看着黑暗的密林深处。

  仇笃凝重的看着密林,他没想到密林之中还藏着人。

  如果不是被两个丫头缠住,如果不是自己的内伤未愈,怎会如此大意轻心。

  刚才对方如果不只是用石子当作暗器,恐怕自己还不知道。

  “什么人?给爷滚出来!”仇笃大喝一声,叫骂起来。

  白晨抱牵着阿岚走了出来,大胡子也跟在身边,苦笑的看着白晨。

  刚才白晨自己还说,不要打草惊蛇,此刻他自己反倒是打草惊蛇了。

  实在是弄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之前他就觉得白晨精明无比,本想着他们二人联手,对付仇笃的把握也大一点。

  此刻大家都到了明处,便是赢过仇笃,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白星一看到白晨,脸上的表情立刻呆滞住,愣愣的看着白晨。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惊喜吗?

  有那么一点点,可是更多的是愤怒!非常的愤怒……

  他既然不管自己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他自己都说过了,不会将自己当作妹妹,自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还要来?

  是来显示他的存在感吗?

  白星紧握着拳头,看着白晨的目光,比起看仇笃还要恨!

  刻骨铭心的恨意!

  “哼!又来两个送死的了。”仇笃的双瞳,在夜色下显露出一缕幽光。

  大胡子突然身体一凝。大惊失色:“秘术,不要看他的眼睛!!”

  大胡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钻进了什么东西,明明没有任何接触,为什么只是一个眼神接触,便感觉到真气溃散,四肢更是无力。

  仇笃狞笑的看着白晨和大胡子:“自寻死路,我的毒心眼任何人只要与我眼神接触,都会中我的凝血毒?”

  白晨却在这时候走向仇笃,凝血毒?

  貌似绿妖对凝血毒不是很喜欢,白晨也觉得凝血毒的味道怪怪的。

  仇笃看到白晨居然不受影响。脸上得意的表情凝固了。

  “你不怕凝血毒?”

  “好了,闹剧结束了。”

  仇笃突然冲向白晨,在白晨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一爪抓在白晨的心口:“小子,话别说的太满!”

  白星的脸色大惊。惊叫一声:“不要……他的武功很高,你打不过他的。”

  白晨却像是毫无感觉一般,歪过头:“你是在与他说吗?”

  仇笃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自己的爪子早就可以穿筋断骨,便是铁板也要被自己一爪撕烂,可是自己刚才全力的一爪抓在白晨胸口。却像是抓着一个铁块上一样,根本就难使出半分力道。

  白清河也很惊讶,她现在才知道,白晨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白星看到白晨丝毫无伤,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脸上更加怨恨。

  “是啊。我就是和他说的!”

  白晨瞥了眼仇笃,突然伸出双手,瞬间抓住仇笃的双臂。

  仇笃本还想着,自己常年修炼爪功,这臂力自然远非常人可比。

  可是当他试着挣脱白晨双手之时。突然发现抓着自己双臂的,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两个虎钳。

  他觉得自己的双臂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痛的他哀嚎不已。

  “放手!你给我放手……”

  白晨突然抬起脚,一脚踹在仇笃的小腹上,仇笃喷出一口鲜血,两条手臂与他的身体瞬间分离,整个人带着四溅的鲜血飞出去。

  白晨看着手中两条已经被捏的变形的手臂,随手丢在地上。

  仇笃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着,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凝血门不会放过你的!绝阴谷也不会放过你的……小子,你等着,你等着被凝血门与绝阴谷报复吧,哈哈……”

  不同于白晨以往的对手,仇笃似乎完全没有求饶的意思,他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很干脆的选择了最后的疯狂。

  “招惹凝血门的下场,绝非你能想象的,等待着被凝血门制成蜡尸吧,哈哈……”

  “凝血门?绝阴谷?”白晨突然记起了什么:“我倒是忘记了,绝阴谷和我倒是有些恩怨。”

  仇笃的身体慢慢的倒下,白晨拍了拍手掌,走向大胡子。

  大胡子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白晨突然在大胡子的身上点了几下。

  大胡子喷出一口於黑的污血,可是人眼中却恢复了几分神彩。

  白星凝视着白晨,白晨也看着白星。

  白清河有些奇怪的看着白星,难道白星认得这人?

  白星似乎是被白晨盯的有些恼羞成怒,轻哼一声扭过头,像极了闹别扭的小丫头。

  “走,回去吧。”白晨与身边的大胡子道。

  “回来,我叔叔你不管了?”白星突然急了,急忙叫住了白晨。

  白晨的脚步一顿,阿岚也是拉着白晨的手掌,脚步却不动了。

  白晨无奈,只能回过头,直接掠过白星的身边,来到白武杰的身前。

  “好重的伤,这脸色恐怕是……”大胡子后半句话没说出来,白清河的脸色,已经变得不知所措。她同样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脸色,她明白这种脸色意味着什么,天人五衰,毒气攻心。

  白星祈求的看着白晨:“你有办法是不是?”

  白晨蹲下身体。掌心贴着白武杰的胸口,绿妖顺势爬入白武杰的身体中,开始吸收白武杰体内的毒气。

  不多时,绿妖意犹未尽的顺着白晨的手心爬了回来。

  白武杰的脸色也在一点点的好转着,在场的三人脸色都变了。

  刚才还气若游丝的白武杰,此刻已经恢复了不少生气,并且脸上的毒气完全消散。

  不仅如此,而且他的气色正在飞速的恢复着。

  要知道白武杰之前看起来,就跟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区别。

  可是此刻,却只是虚弱。一点都看不出他刚才的情况。

  “嗯……”白武杰轻吭一声,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一看到白晨,白武杰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大长老……你……你怎么在这里?”

  “大长老?”

  白武杰看到白清河也在这,连忙拉住白清河:“清河……你怎么也在这?还不拜见这位少侠,他可是七秀的大长老。”

  “七秀……大长老?他……”白清河惊奇的看着白晨。

  大胡子同样满脸的惊讶。写满了不相信。

  白晨实在不像是个能够当长老的人,特别还是七秀的长老。

  “拜什么拜,要拜也是他拜你。”白星一把拉住白清河,恨恨的看着白晨:“你来做什么?”

  白晨看了眼白星,同样的冷淡的说道:“与你何干?”

  “什么叫做与我何干,你要去白家,怎么是与我何干?”

  “星儿。不要胡闹,大长老他想去白家,是我们白家的荣幸。”

  “我就是不要他去白家!凭什么他一个外人能去白家了?凭什么?”白星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似得,突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大囔着。

  如果是以前,白武杰自然是向着白星。

  可是白晨刚刚救了他一命,而且身份还不能轻易得罪。

  虽然让白星受点委屈。可是这也是为了白家好。

  “星儿,不要再胡闹了。”白武杰低喝一声训斥道,同时转头歉意的看着白晨:“对不起大长老,侄女不懂事,希望您宽宏大量。别与她一个小孩子计较。”

  “是小孩子,不过你还是管教管教她,之前闯入七秀我可以不计较,可是他日闯入其他门派,到时候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白清河和大胡子不由得看了眼白星,果然是胆大包天,居然敢闯入七秀。

  这事如果闹大了,白家都没好果子吃。

  “我就是没教养,我就是要闯,这次我去七秀,下次我就去闯魔门,我看你救不救我。”

  众人都有些笑了,特别是白星的最后那句话,人家七秀或许是觉得,她一个小孩子胡闹,所以没与她计较,可是闯入魔门,魔门可不会计较她多大年龄。

  再说了,白晨凭什么救她?

  可是白晨却像是白星所的理所当然一般,如同长辈一样的训斥道:“你若是敢胡闹,我便打断你的腿!”

  众人立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白晨的那个语气不像是在威胁,更像是在维护与担心一样。

  “有本事你现在就打断我的腿!”

  白晨立刻转头对白武杰道:“回白家后,她若是出白家大门一步,你就给我打断她的腿。”

  白武杰此刻苦笑不已,他弄不清楚白晨和白星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而是大胡子摸着胡子喃喃道:“你们不会是兄妹吧?”

  “谁是她哥哥了!?”

  “谁是他妹妹了!?”

  两人几乎是一致的语气,一样的张牙舞爪,恶狠狠的看向大胡子。

  众人都是愣了一下,惊疑不定的看着两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