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九十章 大胡子

第三百九十章 大胡子

  当白晨说完《神雕》的故事后,就连白衣女子都已经为之动容。

  大胡子更是听的如痴如醉,突然听到白晨哈哈大笑一声。

  “怎么……”白衣女惊疑的看着白晨,不明白白晨为什么突然大笑起来。

  大胡子突然反应过来,这《射雕》都还没有演完,哪里来的《神雕》。

  显然是白晨胡扯的,就连之前《射雕》的那部分,很可能也是白晨胡乱编造的。

  可是不得不说,即便是白晨胡编的,依然让大胡子听的心旷神怡,不能自拔。

  “真是可恶,就不该听你的疯癫胡话。”白衣女子想明白了前后,立刻又恢复了之前的那般厌恶。

  “哥哥,杨过和小龙女后来呢?”

  “后来的故事自然由后来人来说,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故事他们最后是幸福美满的故事,可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的,或许他们劳燕分飞……”

  “不可能,杨过愿意为了一个不真实的谎言等小龙女十六年,他们怎么可能劳燕分飞?”白衣女子激动的说道。

  “不过一个故事罢了,至于那么激动么。”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可是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大胡子的脸色惊变,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白晨脑袋伸出马车:“怎么了?”

  “前面有我们车行的一个马车,不过看起来没有人在马车里。”大胡子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时候白晨也看到了那辆停在路中间的马车,一辆马车停在路中间,要么就是马车坏了,要么就是出事了。

  大胡子立刻下车走向那辆马车,白晨和白衣女子也跟着上前。

  三人立刻发现,马车内躺着一个尸体。

  “小狗子!”大胡子惊呼一声,立刻将尸体拉出车厢。

  这个叫做小狗子的赶车车夫咽喉是被人直接捏碎的,车厢都有破损。看起来是经过了一番搏斗。

  而且从搏斗的痕迹来看,其中一方使剑,另外一方则是赤手空拳,不过武功极高。车厢许多处都留下了爪痕,很显然,这人也是杀害小狗子的凶手。

  “这里有血迹。”

  白衣女子蹲到地上,刚要伸手去抹起血迹,白晨一把拉住白衣女子:“别伸手,有毒。”

  “你怎么知道有毒?”

  “你没看到车厢上的爪痕么,全都已经显露出青黑色,枯木版尚且如此,你说血肉之躯被抓到会有什么结果?”

  白衣女子听到白晨的话,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站起来,不敢再如此的大意轻心。

  “奇怪,雇车的人呢?”

  “是什么人雇的马车?”白衣女子问道。

  “一男一女,男的年纪稍大,我听那个女的喊男的叔叔。两人都是持剑的,应该是江湖人士,他们也是去河阳的,多半就是河阳白家的人。”

  白衣女子一听到大胡子的话,脸色微微一变:“那个男的可是四十岁的样子,嘴边两抹胡子,看起来十分精明干练的样子?”

  “怎么。你认得那两人?对了,你也是去河阳的,难道你也是白家的人?”

  “我是白家白清河!”白衣女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清河?哦,你是白家大小姐,你在河阳一带倒是有些名气,河东白凤凰。”

  大胡子眯起眼。看了眼白清河,看来大胡子对江湖人士并不陌生,一听白清河的名字,便知道其来历。

  白晨这时候蹲下身子,抹起他口中说的毒血。在指尖上抹了抹:“凝血毒。”

  白清河的眼中露出一丝慌乱:“果然是他们!你不怕这毒血吗?”

  大胡子的眼中显露出几分怒意:“白凤凰,我看你也想追查凶手,我的伙计也被杀了,这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不如你我联手!”

  “凝血门,你敢惹吗?”

  大胡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可是一想起自己的伙计被杀,此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便是天皇老子,这事我也管定了。”大胡子看向白晨:“小兄弟,我知道你也是江湖中人,不过这趟浑水就你就不必趟了,凝血门可不是善茬。”

  “你收了我的车钱,莫不是就想摆脱我吧?”

  “小兄弟,这车钱你可别想讨回来了,嘿嘿……”

  “那我可得看着你点,免得你把我兄妹丢在这深山老林里,你什么时候办完事,什么时候把我送去河阳。”

  白清河瞥了眼白晨,冷冷哼了声:“不知死活。”

  “小兄弟,令妹那?”

  “阿岚,过来。”白晨轻唤一声,阿岚已经钻出车厢,小跑着过来了。

  看到地上的尸体,没有一点的害怕。

  更惨烈的景象,她也已经见过了,所以对于这种场面,完全就是小儿科。

  “我这妹妹的胆子早就被我练肥了,打打杀杀的她也见的多了,不用为她担心。”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大胡子似乎对于追踪很有一套,在路旁的草丛中一阵寻觅,已经发现了几个凌乱的脚印。

  “从脚印看,其中一人重伤,应该是那个男的,而女的则是掺扶着男人,一路向着这个方向逃走,不过追杀他们的人,似乎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没有立刻追杀,而是坐在路旁调息了一个不短的时间。”

  “一般修炼这种毒爪武功的人,运行真气的时候,都要极其小心,如果让毒气钻心,反而自己受害,所以应该是那人在打斗之中,岔气了。”

  白晨淡然说道,大胡子微微思量后重重的点头:“多半便是如此,看他后面的脚印,显然脚步开始轻浮,应该伤势未愈,便急着追杀两人。”

  白晨又压了压周围草木,白清河恼怒的看着白晨:“你这么做会破坏现场的痕迹。”

  白晨却没有理会白清河,大胡子看向白晨:“你发现了什么?”

  “这附近的草木材质坚韧,稍微轻压便能恢复。看周围的几个较为明显的人为痕迹来看,他们应该离开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也就是说前后脚的事,如若超过一个时辰。恐怕痕迹不会这么清晰。”

  “你明显是在胡说八道,大胡子都说了,他们是昨天雇车的,不可能两天的时间才到这里,我们可是上午出发的,现在还未入夜就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白清河不屑的看着白晨,只是大胡子的脸色却有些迟疑:“小狗子是我逮出来没两天的新手,河阳是他第一次走道,沿途又这么多岔路,恐怕他是走岔了吧。”

  白晨看向密林深处。大胡子喃喃道:“双方都有伤员,他们应该走不远。”

  白清河的脸色阴晴不定,狠狠的看了眼白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白晨的时候,她就有一种抵触。

  白晨也不算面目可憎。可是就是会给人这种感觉。

  白清河不是第一个,相信她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三人的脚程都不慢,大胡子和白清河疑惑的看了眼白晨,白晨抱着阿岚,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速度居然毫不逊色他们二人。

  而且看起来还游刃有余,原本他们还担心白晨带着阿岚。会成为他们的累赘,如今看来,他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此刻夜色已经黯淡下来,大胡子已经很难在夜幕的密林中找寻痕迹。

  “这边。”一直都没开口的白晨,再次吭声了。

  “你不要乱指方向。”白清河抱怨的说了一句,这次她可是认准了。白晨根本就没有辨认过痕迹,却一口咬定他所指的方向,很显然是胡乱指的。

  “哥哥……是不是因为月亮在这边,所以他们往这个方向走了?”阿岚天真无邪的问道。

  “果然还是阿岚聪明。”白晨溺爱的挠了挠阿岚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

  “真是这个方向?”大胡子迟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嗯。这个方向有血腥味,还有凝血毒混杂血液所散发出来的恶臭。”

  “我怎么没闻到?不会是你瞎说的吧。”

  “听闻一个高明的医师对于药与毒的气味总是非常敏感,想必小兄弟的医术一定非常高明吧?”大胡子没有怀疑白晨的话,反而猜测起白晨的来历。

  “倒是看过几本医书。”

  “就他这个德行,能有什么医术?”

  就在这时候,前方隐隐传来打斗的声音,众人顺着声音的来源寻过去。

  看到月色下,一个女子正与一个赤手空拳的男子厮杀着,那男子的一双手,就像是金铁打造的一般,赤手接下女子的兵器也是毫发无伤,反而将女子的剑震荡开。

  那女子自然便是白星,白武杰正躺在不远处,气若游丝的喘息着。

  此刻白星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更是布满寒霜,似是在拼命一般,每一招都是竭尽全力。

  可惜,她的修为与对方相差实在是太过悬殊,以至于不论她如何拼命,都伤不到对方。

  而那人的一双毒爪在月色下,隐隐散发出幽光,每次挥舞都会传来撕裂空气的啸声,可见其功力已经登峰造极,恐怕已经接近先天巅峰,一只脚踏入了三花聚顶之境。

  不过他看起来也有些顾及,并未对白星狠下杀手,每次攻击也极有分寸,似乎是打算耗尽白星的气力,再将之生擒。

  白清河一看到自己的父亲还有妹妹,立刻便如同发狂的母狮子一般,暴喝一声。

  “贼人,看剑!”

  白晨与大胡子站在暗处,都是连连苦笑。

  “这妮子性子未免太憨厚了,对方修为如此高强,她若是躲在暗处偷袭,反而胜算更大,她不但不如此,反而在出手之际提醒那人她的到来。”

  “这些大门大户人家的子弟养出来的性子,就这德行。”白晨撇撇嘴,似乎完全是在说一个与自己完全没关系的人一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