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后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后来

  七秀的开纺盛会所产生的影响,远远不是只局限于一个小小的扬州。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白晨和阿岚一路走来,大路小路都是与他们反方向的江湖人士,每个人的方向出奇的一致,扬州、七秀。

  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铁,吸引着数不清的江湖人士前去围观。

  不论是以天为幕的表演,还是七秀绝伦精彩的节目,都已经被扬州的江湖人士所传颂。

  有人期待就有人质疑,所以每个人都想去七秀一探究竟。

  当然了,结果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初次看到七秀那个冰山一样的舞台,再看到天幕做的背景,都会感到深深的震撼。

  同时,也有不少人试图找出其中的究竟,想要弄清楚,七秀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可惜的是,即便东西在七秀的手中,她们也弄不清楚什么原理,更何况是那些不明所以的外人。

  总有一些好事之徒,将此事夸大其词后,说是七秀得到了一个上古神器遮天布,这事也在江湖上闹的沸沸扬扬。

  “哥哥,我们现在回去吗?”阿岚的双眼玲珑有神,凝望着白晨。

  经过七秀的培训,已经成长了许多,气质上已经稍显雏态,虽然依旧稚嫩,可是依旧不再像是当初那个不明事理的小丫头了。

  不过看阿岚的眼神,显然是不想这么快回去。

  在她的记忆里,无量山还是那个枯燥无味的山头,在她这个年龄。总难免贪玩。所以显然是想白晨带着她四处游玩。

  “你又想去哪里玩?”白晨瞥了眼阿岚。对于阿岚的溺爱,白晨总会千依百顺。

  “嘻嘻……哥哥以前说的天山的雪,东海的水,大漠的黄沙,北境的草原,我都想去。”

  白晨翻了翻白眼,他可没勇气带着阿岚走那么远的地。

  如果阿岚只是想在中原走走,白晨倒是不介意。随意带她逛一逛,可是太远的话,恐怕一个来回都要半年时光。

  这些地方还是等将来阿岚长大成人了,再让她自己去走吧。

  “你想去天山,还没等你看到雪,你就会看到自己被冻成冰坨子,东海的水其实也和这旁边河里的水一样,没什么区别,大漠有的可不只是黄沙,还有藏在地下的虫子。成群结队的虫子,只要一有生人踏入大漠之中就会从沙子里钻出来吃人……”

  “哼……哥哥不想带我去就不带呗。干什么还要骗我。”

  白晨嘿嘿一笑:“哥这哪里是骗你,是实话告诉你,再说了,我现在带你去了那些地方,等你将来长大,要往哪里走?”

  阿岚捂着嘴偷笑起来:“那你带我去河阳。”

  “去河阳?河阳有什么好玩的?”

  白晨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很显然,阿岚是在七秀里听到了什么风声。

  “我想看看哥哥的家里。”阿岚显然是早有预谋,打着去天山的幌子,实际上就是忽悠白晨的。

  白晨突然发现,这小东西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耍起了心计。

  “那有什么好看的……”

  “我不,我就要去看看,哥哥,我听说你娘亲还在,你就真的不想去看看她吗?”

  白晨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去?或者不去?

  其实从情感上来收,白晨与河阳白家没有任何的感情依托。

  而且也不存在着什么幼年离散之类的事情,因为白晨根本就不是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

  可是,血溶于水,这是无法磨灭的事情。

  即便当时白晨面对白星的时候,表现的再如何的漠不关心,可是血脉中的共鸣,还是让他无法直接无视。

  “我看是你想看吧。”

  白晨这话一出,阿岚的双眼立刻含泪,凝视着白晨:“阿岚从小就没见过娘亲。”

  “好好好,你别哭……我们这就去河阳。”

  面对阿岚的泪弹攻击,白晨很无奈的选择了妥协。

  阿岚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有个软肋,那就是她对自己的身世,一直都很在意。

  其实白晨很早以前就已经注意到了,阿岚与渊龙,其实也不是亲兄妹。

  那是渊龙在不经意间被白晨听出端疑的,当时渊龙说他老子和老娘早就死了十几年了。

  也就是说,渊龙父母死的时候,阿岚都还没出生。

  所以阿岚不可能是渊龙的妹妹,当然了,渊龙对阿岚可是没话说。

  在阿岚的心中,也非常的庆幸,自己能有两个这样的哥哥。

  阿岚一听白晨点头,破涕为笑,白晨狠狠的瞪了眼阿岚。

  早就该想到,阿岚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可怜。

  “我们看一眼便走。”

  “好啊。”

  “先去前面的镇子,雇一辆马车,我可不想走着去河阳。”

  白晨倒是不在乎,如今他的修为,便是日夜兼程,也不会觉得累。

  可是阿岚不行,走一段路就累了,必须要白晨背着他,白晨可不想一路抱着背着阿岚到河阳。

  进了一个镇子,白晨找到车行,一个大胡子汉子迎出来。

  “小兄弟,你这是要去扬州吧?”

  “额……”

  “不去扬州?”大胡子惊奇的看着白晨和阿岚。

  “不去。”

  大胡子立刻下逐客令:“我们这只做去扬州的生意。”

  “我们去河阳,距离这也就比扬州的路程多两天,而且我们又不是给不起价钱,为什么不去?”

  “你能给的起多少钱?”大胡子不由得再次打量起白晨。

  可是没等白晨回答,冲进来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袭白衣。手持长剑。随手便丢给大胡子一锭银子。

  “去河阳。这是定金,到了河阳再给你一锭,要快。”

  大胡子随手一掂量手中银子,眼睛里立刻就被迷住了,一锭银子便是十两,十两银子跑一趟河阳,绝对是大买卖,何况还只是订金。

  “走。现在就走。”大胡子又看了看白晨和阿岚:“你们去的也是河阳,出多少钱?”

  “一两银子。”白晨露出一丝笑容。

  “好。”大胡子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

  白晨早就看明白了,这大胡子就是个财迷,这女子的十两银子已经是意外之财了,自然不会错过白晨的一两银子。

  毕竟能多挣一两银子是一两银子,就跟白捡似得,谁会不要。

  “等等,凭什么我出十两银子,要搭上他们?”

  “要出十两是你的事。要不要搭上他们是我的事,你去不去。不去拉倒,这订金是不会再退了。”大胡子这嘴皮子利索的,说的白衣女子哑口无言。

  大胡子是看准了白衣女子赶时间,所以根本就不给白衣女子留颜面。

  白衣女子狠狠的瞪了眼白晨,白晨却不想理会这女子。

  很快的,大胡子亲自赶了一辆马车出来,三人上了马车便奔着河阳去了。

  河阳距离此地不远,顶多也就两天的路程。

  白晨一上了马车,直接散漫的半躺在车厢内,然后阿岚则是靠着白晨的身体,两人有说有笑,倒是把白衣女子冷落在一旁。

  白衣女子一看到白晨那散漫的模样,便是气不打一处来。

  倒是大胡子和白晨聊的来,大胡子一边赶车,一边不忘和白晨闲聊起来。

  “小兄弟,你这是不知道扬州的盛事吧?”大胡子似乎是去过扬州的人,也特别能说:“我可告诉你们,这七秀当真是不得了的门派,天幕为镜,风云为影,我昨日可是送两位客人去了扬州城,在扬州过了一夜,那场面可谓是举世无双,便是那三大圣地,恐怕也比不上七秀。”

  如今的七秀名声之盛,甚至是有赶超三大圣地之势。

  不少人看过七秀的演出,以及夜幕的剧目演出,更是惊为天人,叹为观止。

  “去过了,也看过了。”白晨漫不经心的回应道。

  “看过你还舍得走?”大胡子很是惊讶的看着白晨:“你看我这店里的伙计,一个个的去了扬州之后,便舍不得回来,若不是我要照看店里买卖,恐怕还真舍不得回来。”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白衣女子冷冷哼了一声。

  “姑娘,我看你是没见过七秀的奇景吧,不少江湖上的名流,一个个都是呆若木鸡。”

  “不就是一群女子跳舞吗,有什么好看的。”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白晨给大胡子使了个眼神,让他不要再为这事争论。

  “小兄弟,我那天看的是第一幕和第二幕,第二天就离开扬州城了,不知道你看了几幕?”大胡子双眼放光的看着白晨,满心期待的眼神,有那么一点望眼欲穿。

  “我哥哥全都看过。”

  “呵呵……七秀的开纺盛会一共七天,除了第一天之外,第二天上演的是第一幕和第二幕,现在才第四天,算上你们在路上耽搁的一天,你哥哥怎么可能全部看过?”

  “哼哼……我哥哥就是全部知道。”阿岚得意洋洋的说道。

  “郭靖拜了北丐洪七公为师,而后……”

  白晨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便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剧透起来。

  大胡子听的魂不守舍,就连赶车都忘记赶了,满心期待的看着白晨。

  “后来,欧阳锋被黄蓉骗了,得了一本假的,倒行修炼,最后四大高手华山论剑,洪七公被疯了的欧阳锋咬掉了一根指头……”

  大胡子听的又是感慨,又是唏嘘:“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没有后来了吗?”大胡子。

  “后来……你想知道后来的故事吗?”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