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射雕

第三百八十七章 射雕

  唐鑫等六个唐门弟子,包括邱红叶在内,以及王琛和王琼兄妹,此刻他们都沉浸在一种激动与喜悦之中。

  他们从未想过,他们会在今天名扬天下。

  这就是他们的成功,不过在他们以前的想象中,成功应该是经过几番闯荡江湖,然后再杀几个恶人,做几件善事,然后渐渐的被大家认可的。

  而不是现在这样,轻而易举的获得,可是相较于前者来说,此刻给他们带来的荣耀更加的辉煌。

  今天唐玄天已经不止一次的夸奖他们,然后就是各门各派,以前只能仰视的大人物,此刻都要亲自来求见他们。

  当然了,这主要归功于今天在七秀的高台上,白晨将所有的功劳,全部都推给了他们。

  就好像他们才是这次辉煌战绩的主要功臣一样,其实他们自己清楚,如果没有白晨,他们再出色也是白搭。

  所以他们最感激的人,自然就是白晨。

  这时候唐玄天进来了:“白晨之前说,向我再借你们几个人一个晚上,要给你们庆功,你们可别因为自己稍有名气,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在白晨那小子面前,你们还什么都不是,所以还是给我收敛一点。”

  其实不需要唐玄天的警告,众人也很清楚自己的能耐。

  这时候,屋外传来白晨的声音:“唐掌门,你是不是在背后,就这么的诋毁我,怎么我听着你的话,反而是我不近人情啊。”

  白晨和吴三已经走了进来,吴三今天也看到了白晨的表现。

  如果说不佩服白晨那是假的,只是,在他看来,白晨似乎做什么都不奇怪。

  虽然今天七秀内的那场惊世骇俗的演出,的确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不过在吴三的眼里。白晨还是白晨,那个肯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伸出援手的朋友,那么永远都那么睿智的让他无地自容的智者。

  唐玄天笑呵呵的迎着白晨走过去:“你没听出我刚才可是在称赞你啊。”

  “那好吧,那就多谢你的称赞了。”

  “师兄。我们等下去哪里?”唐鑫已经激动的跑上前。

  “当然是去春阳阁。”

  “白晨。”唐玄天刚要迈出门槛的脚步一滞,转头就是怒视着看着白晨。

  知道白晨喜欢胡闹,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胡闹。

  “开个玩笑,至于反应这么大么,去望江楼。”白晨白了眼唐玄天。

  黄依依早就准备好最顶层的厢房,迎接着白晨等人的到来。

  今天她算是大开眼界了,或者说是认识到,自己的眼界是何等的狭隘。

  在白晨的面前,她就像是一个稚童一般的天真。

  不论是面对敌寇的那种震撼人心的屠杀,还是海市蜃楼的惊世骇俗。都让她忘乎所以。

  事实上此刻扬州城的每一处,都在讨论着今天七秀之内发生的事情。

  其实今天是七秀开纺的第一天,按照常理来说,越是到后面,就会越精彩。

  同理在开纺的第一天。应该是最无趣的一天。

  所以去的人其实并不多,至少还没有真正的到达**。

  很多没有去的人在听说了今天的事情,霎时间捶胸顿足,长唉悲叹。

  墨高离和阿泰也是作为这次的主要功臣,在白晨的邀请行列中。

  他们早就在望江楼的厢房内等待,在今天之前,墨高离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名震天下的时候,那种突然而至的荣耀与辉煌,让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同时也让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七秀极力的挽留他,可是他很清楚,即便七秀再如何倚重他。他也不可能再如同今天这样的耀眼会辉煌。

  除非跟在白晨的身边,在白晨的身上,他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与光芒。

  白晨不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事实上大部分人对白晨的第一印象非常糟糕。

  可是他就是有能力,他总会给每个人好与坏两个选择。

  墨高离很庆幸自己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而他也相信,自己的第二个选择也不会错。

  这场庆功宴一直持续到子夜之后,在大家意犹未尽的闹腾中散去。

  然后便是七秀的弟子,事实上聂素儿很早就已经安排出白晨需要的弟子,只是白晨一直都在庆功宴上,所以他们只能在白晨的住处干等着。

  白晨看了眼聂素儿安排给他的十个七秀弟子,其中五个女弟子,个个都是美若天仙,风姿妖娆的绝代佳人,而五个男弟子也是每个人都是风度翩翩,潇洒俊逸。

  面对五个帅的不能直视的男人,对于白晨的那点自尊心,还是有不小的打击的。

  “你们谁学过演戏?”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无言以对。

  他们知道坐在面前的那个人是谁,如果说不崇拜白晨,那是假的。

  可是,在来之前他们也曾经被聂素儿警告过,不管白晨提出任何古怪的要求,他们都不能露出半点的不满。

  表演和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他们的印象里,表演便是琴、歌、舞。

  戏又属于戏剧、戏曲一类,七秀弟子不论男女,都善于表演,可是很少有人会去学习戏曲。

  白晨拿起一本名字叫做《射雕》的剧本,丢到众人面前:“你们谁看的懂。”

  白晨将《射雕》的许多情节精简掉,然后留下其中的精华,同时将剧情的背景换到了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类的小说,每个人都看的入迷。

  四个重要角色,郭靖、黄蓉、杨康和穆念慈,其中的黄蓉的精灵古怪,穆念慈的温柔贤惠,又或者是杨康的俊逸邪气,在几位弟子中都很好挑选,可是郭靖的憨厚与呆滞,却完全没有人能够表现出来。

  最后,无奈之下。白晨只能硬着头皮拉过吴三,让他演出郭靖。

  因为时间紧凑,白晨不得不硬着头皮,把能够找的角色。全都找了过来。

  唯一让白晨感到欣慰的是,虽然白晨做不出特效,可是这里的真功夫,可比特效的效果更好。

  而且众人的记性都不错,至少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已经基本掌握了自己的角色。

  白晨找来阿泰演西毒欧阳锋,唐玄天演东邪黄药师,王琛经过装扮后,对于南帝一灯大师还是有几分模样的,当然了。白晨还是保留了王琛的头发,然后又拉来高飞演北丐,高飞绝对是本色出演。

  当然了,还有不少的次要角色,白晨在精简之后。倒是找了不少‘路人’可窜。

  日上三竿的时候,聂素儿已经找上门来了,看着一屋子的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白晨,今天的宾客太多了,你这边准备好了没有啊?”聂素儿忧心忡忡的看着白晨。

  今天来的宾客。完全超乎聂素儿的想象。

  聂素儿甚至怀疑,整个江湖的人,都已经挤到她这个小小的七秀里来了。

  人山人海都无法形容现场的景象,七秀的外门几乎插不进一根针。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宿未睡,不过每个人的功夫都不弱,所以倒也没感觉精神有什么不适。

  “我让你们准备的新式的舞台。你们可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妥当了。”

  “压轴大戏需要等到晚上进行,现在你先按照我给你们的节目列表进行表演。”

  ……

  此刻所有的宾客再次聚集在七秀的广场上,就在这个地方,就在昨日。

  他们见证了一场旷世的表演,一场属于七秀的表演。

  而今天。他们怀着满心期待的心情,等待着一场更加精彩的表演。

  在磷光湖上,浮现起一块巨大的冰块。

  这块冰块在昨日之前,还没有出现,可是一夜的时间,也不知道七秀是怎么弄的,居然弄出了这么大一块冰块。

  突然,一道光从冰块下升起,然后射在冰块上,霎时间,冰块绽放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宝石一般,绚烂的让人惊呼。

  冰块开始蔓延起一丝丝的寒气,就如同缭绕的雾气一般。

  “这又是做什么?”有不明所以的人,很是疑惑的看着这奇怪的冰块。

  难道他们今天整天,就是来看这绚丽的冰块的?

  有人高深莫测的说道:“你就等着瞧吧,这冰块肯定是另有深意,一定会让你目瞪口呆的。”

  突然,冰块映射出一个影像,那个影像比起昨日的雾气上映射的幻影更加清晰,让人清楚的看清楚那个影像的一举一动。

  “想必诸位还记得在下吧?又或者是今天初次来的人,还不清楚在下的。”

  现场有人惊呼,也有人欢呼,其实现场很多人最期待的还是白晨的出现。

  白晨昨天的主持,还是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嬉笑怒骂之间,敌寇灰飞烟灭,举手投足中让万人寒意徒生。

  在昨天这个时候,有人惊有人叫,也有人敬佩,更有人胆寒。

  “作为七秀的长老,在下将再次负责今日的演出的主持。”白晨顿了顿,又道:“当然了,我也将领衔今天开场的第一个表演。”

  一个大男人表演,不少人都表现出乏味,虽说他的影像映射在冰块上,显得尤为的出彩,可是不少人还是兴趣缺缺。

  当白晨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架子鼓上的时候,众人都露出惊奇之色:“咦?那是什么乐器?”

  “我看着那更像是兵器……”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