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商议

第三百八十六章 商议

  “白晨,你制造的那些东西,你看……”

  聂素儿拉着白晨,一脸殷勤的样子,完全是把白晨当作祖宗一样。

  不过也不怪聂素儿这种表现,此刻天下不知道有多少想把白晨当作祖宗都没这机会。

  当初白晨说,由他来解决这次危机,聂素儿也只是当作一个笑话。

  甚至于在答应把事情交给白晨处理后,七秀也做了二手准备。

  可是,当今日的那场大戏上演之后,不只是现场的那些江湖豪杰呆住了。

  七秀的人也呆住了,那场惊世骇俗的表演,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即便是七秀,也不觉得她们能够做的更好。

  不,不是能不能做的更好。

  如果换做是她们自己应付这次的事情,她们只能让事情不会演变成最坏的结果。

  可是,可是白晨却以最卓绝的方式,让所有人都牢牢的烙印在心底。

  恐怕一生都无法忘却!

  白晨抿了口茶,茶杯刚刚放下,聂素儿便主动的添满。

  “聂掌门,我们可是事先说好了的,造东西的钱我自己出,力气我也自己使,所以造出来的东西也是我的,当然了,我这劳务费你可别想赖掉,我可是给你们七秀解决了天大的马方。”

  赖账?在这之前聂素儿乃至其他人,都有过这么个念头。

  可是现在?别开玩笑了,七秀还不想把最好的帮手变成最大的敌人。

  如果七秀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以后七秀都别上磷光湖了。

  七秀行事虽然霸道,可是她们的信誉一样比其他的门派要好的多。

  许下的诺言,她们也不会轻易更改。

  不过不代表她们不想改变,毕竟白晨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

  甚至比起当初在沧州城十里铺的表现,更加闪耀。

  虽然从始至终他都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可是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如今的聂素儿算是明白了。当初白晨就是给她挖坑。

  本以为白晨制造出来的东西,不管如何的优秀,如何的出色,也只是一个兵器而已。

  可是白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观点是何等的错误。兵器?

  兵器可以完全的形容今天那场空前绝后的表演吗?

  这种粗糙的称呼,简直就是对今天的这幕精彩绝艳的演出的一种侮辱。

  所以上面……的确是上面,已经给她下了死命令。

  一定要得到白晨弄出来的东西,不论是海市蜃楼,还是白晨制造出来的那些恐怖的杀戮机器。

  只要有那些东西存在的七秀,磷光湖将再无一丝一毫的危险。

  “白晨,你也算是我们七秀的长老……大长老。”

  “聂掌门,我知道你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想说,既然身为七秀的长老。就该为七秀考虑,七秀如今危机重重,虽然名震天下,可是必定让燎王暴怒,局时必定倾巢而出。七秀危矣……除非我肯让出那些东西,好保住七秀万全……是这样没错吧。”

  “这……那……你觉得呢?”

  “聂掌门,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东西是我的,钱是我出的,我只负责给你一个满意的结局,这也是聂掌门你自己的选择吧。”

  “此一时彼一时……”

  “我知道聂掌门不会轻易放弃。而我这个人呢……也是有那么点贪得无厌,所以我再给聂掌门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我把东西卖给七秀,我拿着银子回去,东西归你所有。当然了,这成品的价钱,可就高了……”

  “第二个选择呢?”聂素儿目光闪烁不定,心中更是犹豫,那套东西虽说是好。可是造价实在是太高了,聂素儿也不愿意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物力。

  “第二个选择,就是你们请唐门的弟子,再制造一套,反正我把该教的东西,都教他们了,想必他们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聂素儿苦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句话如果放在别人身上,聂素儿相信。

  可是从白晨的口中说出来,那就不是在夸奖人了,而是在嘲笑别人。

  并且她也已经事先向那些参与其中的唐门弟子打听过了,这次他们的确是学到了许多的东西,机关术大有长进,可是让他们亲手再制造出一套相同的东西,那就太抬举他们了。

  即便是设计图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做不出来,他们少了最关键的一个东西……白晨。

  唐玄天其实在今天的盛会结束后,就已经召集了他的那些弟子。

  把事情问的通透明了,得到的也是失望的答案。

  如果少了白晨,想要制造出那套东西,的确是强人所难。

  “我选第一个。”

  这次聂素儿不会再上当,白晨既然敢这么说,是笃定唐门弟子不可能造的出来。

  “很好,价钱没太高,也就比原来的高五成,这五成算是我的劳务费,若是不答应也没关系,对了,黄金门已经在联系我了,他们对这个东西非常感兴趣,哪怕是付出三倍的价钱,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接受。”

  聂素儿脸颊微微抽了抽,咬牙道:“行。”

  造价五成的劳务费,不高!聂素儿心中安慰着自己。

  “不过我有个条件。”聂素儿又补充说道。

  “什么条件?”

  “今后几日七秀开纺的节目,你必须全权负责,并且效果绝对不能比今天差。”

  “算了,便当作一点回馈吧。”白晨的语气显得非常慷慨似得。

  实际上他这次根本就是早就预谋,或者说是失算的结果。

  那些东西即便是聂素儿不要,他也带不走。

  首先是海市蜃楼,如今已经安置在了观鳞岛上,这东西是完全以磷光湖的地理环境设计出来的,换做其他地方也没用。

  其次就是磷光湖连接的入河口,吞天根本就出不去。

  除非白晨愿意让它永远的沉在磷光湖湖底,不然的话,这辈子是别指望把它弄走了。

  所以白晨完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当然了,七秀也没吃亏。

  磷光湖是七秀的后花园,可是这个后花园一直都不算稳妥,就是因为水上力量太薄弱的缘故。

  其实这也是大部分门派的弱势所在。所以很少会有门派选择在水路接近的地方安家落户。

  只不过七秀当初选址的时候,并未想过会有今时今日的势力发展,当初七秀的祖师奶奶公孙大娘所选择的不过是湖光山色,景致优美而已,并未想过七秀的将来会如何,所以等到她们想明白了为时已晚。

  不过白晨却是彻底的解决了七秀的后顾之忧,从此以后,七秀再不需要当心有人从自己的后花园攻进七秀。

  当然了,也没有哪个白痴会再次选择从水路攻打七秀。

  哪怕是燎王对七秀恨之入骨,也不敢选择一条死路。把自己的士兵填满整个磷光湖。

  “具体如何操作,你安排几个可以信任的弟子随我学习,当然了,最好是对机关术略有研究的人。”

  “这个,我会安排的。”

  聂素儿看了眼白晨:“你那亲妹妹已经离开七秀的地界了。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吗?”

  白晨苦笑:“关心?你信不信只要我和她的关系曝光,第二天河阳白家就要满门覆灭?”

  聂素儿默然,正如白晨所说的那样,别看他现在名满天下,可是同样也是如履薄冰。

  当初欧阳天邪伤他弟子的事,自己也是清楚的。

  虽然事后白晨做出非常激烈的反应,可是那何尝不是白晨保护不周的缘故。

  白晨的朋友多。敌人也不少,那些人伤不到白晨,可不代表他们就伤不了白晨身边的人。

  白晨的选择看似冷酷无情,却是在保护白星和白家。

  “以后你帮我看着点河阳白家,若是实在不行,便通知我来处理。”

  不用白晨交代。聂素儿也打算这么做。

  “今天的事先到这吧,我还得回去犒赏那些功臣,至于明天的节目,我心里已经有数了。”

  白晨想了想,又问道:“对了。七秀可有男弟子?”

  “有一些是年长弟子收养的孤儿,不过这些弟子都是外门弟子,你又作何?”

  “男女各自找几个来,准备明日的节目。”

  “男弟子也要参与明日的节目?”聂素儿皱起眉头,七秀一直都是保持着女权至上的思维,她也不例外,特别是七秀名满天下的剑舞,如果让那些男弟子施展出来,虽说威力不比女人差,只是那姿彩便要大打折扣。

  所以在聂素儿的心目中,乃至是整个七秀的女弟子心目中,任何时候,女人都比男人更优秀。

  所以论表演,还是应该选择女弟子才对,为什么白晨会要求男弟子?

  “有些东西,女人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有些东西,男人才是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女人可以有男人没有的柔情似水,男人便能拥有女人无法拥有的热情如火,可是你们却从来没想过,把这两种东西糅合在一起,好了,不说了,说再多你也不会明白……”

  从白晨嘴里说出来的话,聂素儿总会感觉到,白晨是在说自己无知。

  不管什么话到了他的嘴边,都会变成冷嘲热讽。

  可偏偏每次,他的那些言词,总会被证明,这让聂素儿感觉到非常的沮丧。

  似乎在白晨的面前,自己就真的成了一个庸俗而且无知的女人。

  ps:

  求个保底月票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