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那人就是王八蛋

第三百八十五章 那人就是王八蛋

  白武杰此刻完全沉浸于惶恐之中,他这次来七秀之前,已经知道侄女又从家中离家出走的消息。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白武杰并未放在心上,因为这已经不是白星第一次离家出走,不过以往的几次也都平安的回到家中。

  偶尔有惹一些麻烦回来,不过她也非常有分寸。

  所以白武杰还是非常的放心,带了两个随行的贴身奴仆,便来了七秀坊。

  刚到扬州城,他便收到了七秀送给他的名帖。

  对此他还略有几分得意,毕竟能够得到七秀的名帖,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名帖,可是这也代表着,他在江湖上已经有了几分名气。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享受这次的七秀之旅,便被几个七秀弟子请进了内坊。

  而且他已经从一个七秀弟子口中打听到,他被请进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那个惹事的侄女,这次惹了大事。

  她居然易容闯进七秀的楼内楼,就此惹下了大祸,而他也是受此牵连。

  白武杰整个人都傻了,图谋闯入楼内楼,这天大的罪名,足以让他白家覆灭。

  如果七秀深究起来,别说是他,恐怕就连白家都是在劫难逃。

  七秀虽然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可是一旦有人触动七秀的底线,那么必然会遭到七秀最无情的打击。

  七秀弟子将他带到一个小房间后,便没再管他,只是在门口安置了两个看守的弟子。

  白武杰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的等待着。

  一直等了小半天的时间。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后。屋外终于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在白武杰的惶恐之中。房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那个年轻人在屋内扫了一眼,白武杰猛然站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人。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白晨。

  其实白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他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名叫白武杰。也就是现任的河阳白家家主。

  白晨径直的坐到桌子前,看了眼白武杰:“坐。”

  白武杰不知道白晨的身份,有些为难的看着白晨:“阁下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有些话要问你。”

  白武杰皱起眉头,这算什么?算是逼供吗?

  “你是河阳白家的家主是吧?”

  “正是在下。”

  “你家中可有兄弟?”

  “啊?我?”

  “你家中可有兄弟?”白晨再次问道,没有咄咄逼人的语气,也没有盛气凌人的姿态,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白武杰。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白某虽然籍籍无名,可是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辱的。”白武杰有些恼怒了。双眼显露出几分怒意。

  他觉得白晨肯定是在戏弄他,不然的话。问这些完全无关紧要的问题做什么。

  “你回答清楚我的几个问题,就可以走了,如果你不能回答清楚,那么你就一辈子留在七秀。”

  “你做的了主?”

  “暂时来说,我说的算。”白晨淡然说道:“你家中有兄弟吗?”

  白武杰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半饷才嚷嚷道:“有一位大哥,不过早年已经去世。”

  “那你大哥的夫人呢?”

  “现正在白家家中,大嫂她……”

  “她可安好?”白晨眼中复杂之色更浓。

  难道他是大嫂家中的人?可是大嫂家中的人应该不知道大嫂在白家才对。

  白武杰犹豫的看了眼白晨:“大嫂年纪已经大了,又不如我等这般习练武功,所以多少有些不舒服,不是什么大毛病。”

  “白星是你的亲侄女?”白晨又问道。

  “白星她还是个孩子,请阁下不要为难她。”

  “叔叔……”就在这时候,白星从屋外冲了进来,一看到白晨,白星的脚步一顿,脸上露出几分温怒:“你为什么在这里?”

  “白姑娘,大长老吩咐,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来,请出去吧。”白星背后跟进来一个七秀弟子,想要劝出白星。

  “我就要在这里。”白星冷冷的看着白晨。

  “把她架出去。”白晨毫不犹豫的说道。

  白晨一声令下,立刻便是两个七秀弟子从屋外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架着白星拉出屋外。

  白武杰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因为刚才那个七秀弟子喊白晨为大长老。

  可是白武杰却怎么也看不出,白晨到底哪里像长老了。

  白晨的身份,与他的年龄实在是无法匹配。

  “你大哥只有一个妻子吗?”

  “额……大哥与大嫂是在江湖上相识的,大哥在世的时候,与大嫂非常的恩爱,一直到他去世的那年,也没有娶过二房。”

  白武杰不知道,白晨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些琐事,这种事对白武杰来说,根本就算不上机密。

  原本他还担心,白晨问一些白家的密事,如今虽然放心下来,却升起更大的疑问。

  “你大哥除了白星之外,可还有其他的子嗣?”

  “没有。”白武杰更加疑惑,这种事他也没必要隐瞒,白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是在河阳也算是有名有姓的门户,这种事更不是什么秘密。

  “白星闯入楼内楼,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白武杰的犹豫被白晨看在眼里。

  很显然,白武杰对白星的目的非常的清楚,只是他不敢说,他怕说出来,那就是白家的末日。

  “说吧,事已至此,你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在下虽然不才,可是希望能替白星承担这罪,不论七秀如何处置在下。在下都毫无怨言。”白武杰祈求的看着白晨。

  白晨没有回应白武杰的祈求。默默的看着白武杰:“她闯下这弥天大谎。你为什么还愿意为她担当?”

  “当年这家主之位是大哥让给我的,而且他也是为我而死,白星是大哥唯一的血脉,在下一生庸碌,如果连大哥最后的血脉都保不住,那便枉世为人。”

  “好吧,不管白星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怪罪。说吧,她想要什么。”

  “她……她也是为了大嫂的身体,大嫂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听闻七秀琅环楼内收藏着一颗皇气金丹,所以白星她想……”

  “雨幕兮,进来下。”

  雨幕兮得命于仟熏儿,需要时时刻刻的跟在白晨的身边。

  雨幕兮走了进来:“大长老。”

  “琅环楼内是不是有一颗皇气金丹?”

  “这……弟子也不清楚。”

  “去问个清楚这事的人,让人把皇气金丹拿来。”

  “这……”雨幕兮迟疑的看着白晨。

  看到白晨严肃的眼神,雨幕兮只能硬着头皮应声道:“是。”

  不过雨幕兮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她把这事告知仟熏儿后。仟熏儿居然连想都没想,直接让雨幕兮去取出来。

  丹药?白晨要丹药?

  白晨就算是要把琅环楼内的所有丹药都送人了。她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皇气金丹的确珍贵,可是它的价值也是非常有限,与其让它永远的收藏在琅环楼中,还不如直接让白晨拿去。

  白武杰已经摸不清楚,白晨到底有什么打算了,手里捧着皇气金丹,愣愣的看着白晨。

  “丹药收好,给你家大嫂服下,还有白星给我看好了,不要再让她在外面胡闹。”

  “额……你不处罚我?”白武杰错愕的看着白晨,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白晨。

  白晨从始至终都表现的非常的平静,就好像是在谈论一件,完全与他无关的事情一样。

  可是哪怕他表现的再平静,却无法抹灭他体内的血缘关系。

  “我们之间的谈话,你若是敢透露半个字给白星,我便要你好看。”

  白晨走出了屋子,在他的首肯后,那两个弟子才松开白星。

  白星理都没理会白晨,直接冲入了屋内。

  “叔叔,那个混蛋有没有为难你?”

  白武杰苦笑,微微触了触胸口藏着的丹药:“没有。”

  “他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

  白星想了想,立刻郑重其事的说道:“叔叔,我告诉你,那个人说的话,你绝对不能信,那个人就是个混蛋,就是个王八蛋。”

  “我的小祖宗,这里是七秀,那人是七秀的长老,千万不要再信口开河了……”白武杰连忙捂住白星的嘴巴。

  她如今已经闯了这么个弥天大祸,还好人家七秀不计较,不然的话,整个白家都要跟着搭进去。

  此刻白武杰心中不断猜测着,难道是刚才那小子看上白星了?

  可是看起来不像啊,那小子冷冷清清的,而且看着白星的目光,没有任何的爱慕,反而越发的冰冷,实在不像是爱慕的眼神。

  难道是那小子欠了白星什么人情?又或者是被白星抓到什么把柄不成?

  白武杰胡乱猜测,可是没有一个猜测符合逻辑。

  不过不管怎么也说,七秀是待不下去了。

  “白星,不管你与那人什么关系,我们还是尽早离开的好,我们这便回客栈收拾下东西,立刻回去。”

  “啊……现在就走啊,我还想……”白星一听到立刻就要走,立刻露出几分不愿。

  不管她对白晨如何的不满,可是今天的那场堪称旷世绝伦的表演,绝对的震撼人心。

  此刻让她离去,而错过后面几日的表演,她实在是有些不舍。

  ps:求月票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