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七秀关不了那么多人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七秀关不了那么多人

  当然了,总体上来说,白晨的话并未夸大其词。

  要知道刚才轰碎那艘战船的自杀蜂蜂群,造价超过三万两,三千万两一次性的消耗品,而对象是部族百万两的战船。

  如果这种事让别人知道了,绝对会骂白晨白痴。

  三千万两白银,即便是压也能把战船压垮,更何况是制造出的那些‘高精尖’自杀蜂。

  当然了,效果也是非常显著的,至少那震撼的场面,足以让任何人都呆立当场。

  对于白晨来说,造价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达到目的。

  人才是第一生产力,如果白晨能够用超过自杀蜂十倍的造价,减少哪怕一个人的伤亡,他也觉得这笔买卖值得。

  “将军……我们……我们投降吧。”

  廖副将已经快要被逼疯了,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不只是廖副将一个人。

  而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所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

  看看背后弥漫雾气上的影像,再看看前前后后所遇到的离奇古怪的遭遇。

  这一切就如同噩梦一般,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反抗?怎么反抗?

  “看……他们打投降的信号了,也挂起了白旗。”

  所有七秀的弟子,全都松了口气。

  原本她们已经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

  可是,可是事情似乎完全就被白晨稳稳的拿捏住。

  一场灾祸就此消弭于无形,所有人都茫然的看着白晨。

  有震惊,有不解,还有不知所措。

  雨幕兮和白星惊奇的看着白晨,这一刻,她们仿佛完全不了解白晨一样。

  这与她们记忆里的形象截然不同,在白星的记忆里,白晨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无耻之徒,一个败类,总之他的身上,集结了所有负面能够给予的评价。外加有可能是自己的哥哥。

  可是此刻的白晨,却像是一个伟岸的,无法超越的巨人一样。

  “哥哥……”阿岚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直接冲上高台,扑入白晨的怀里。

  “阿岚。”白晨看到阿岚到来,立刻惊喜的叫唤道,将阿岚拥在怀中:“看到了么,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白晨突然发现,阿岚正穿着七秀的衣衫:“你怎么加入七秀了,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雨幕兮一阵白眼。加入七秀很为难你家妹妹吗?

  雨幕兮又看了看身边的白星,白星撇过头,没理会雨幕兮。

  “白晨,那些贼寇怎么处置?”聂素儿看着抱着阿岚走下高台的白晨,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什么怎么处置。给他们两个选择,每个人自断一臂,然后接受他们的投降,要么就是死,这么简单的问题还来问我。”

  “这不好吧?”聂素儿听到白晨的话,更加的犹豫不决。

  这么多人,让他们全部自断一臂。这也太为难对方了。

  根本就没有这么苛刻的投降条件,亏白晨说的出口。

  “你们一帮子女人,就算那些贼寇投降了,你们压得住他们?什么时候他们给你们反咬一口,你就会后悔没听我的话了。”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虽然白晨歼灭了将近一半的贼寇,可是还剩下大半的战舰与敌人。

  这可是十倍于七秀的人数。这么多的俘虏,七秀也不敢收。

  “小子,你未免太心狠手辣了吧,对方已经投降了,你怎可如此强人所难?”

  “是啊。得饶人处且饶人。”

  “对方可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数以万计的人,你怎可如此恶待俘虏?”

  “笑话,如果七秀投降的话,不知道磷光湖上的那些杂碎会不会强人所难?”白晨冷笑的反驳道。

  众人顿时默然不语,很显然,如果七秀被破又或者是投降的话,下场恐怕比那些水贼投降还要凄惨百倍。

  “我的要求已经很宽容了,你们以为在磷光湖上的是什么人?那些都是神策军,都是恶贯满盈的水贼,你们觉得我要他们的性命有多困难?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白晨冷笑的说道:“还有你们这些局外人,看戏便看戏,若是随口插嘴七秀的内务,在下免不了就要将诸位当作是水贼同党处置。”

  如果白晨这句话放在之前,恐怕又要有不少心性傲慢的人士出来主持公道了。

  可是此刻,谁敢多说半句话?

  七秀的名头如今水敢轻视?

  聂素儿也知道白晨的意思,的确如白晨所说。

  那么多人马,就算是投降,恐怕到时候也会对调身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所以很快的,聂素儿也下定决心,回复给水贼的信号就是,每个人都自断一臂,方可饶他们性命。

  可是,这种要求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了。

  聂素儿只能回头求助的看向白晨,如今白晨掌控全局,也只有他能够决定结果。

  “七秀的地方太小,关不下那么多俘虏。”白晨平淡的说了一句。

  所有人都感觉到,白晨的言词里所带着的那种,冰冷到了极点的语气。

  轰轰轰——

  水面上突然爆发出无数天雷地火,整个磷光湖都像是要被掀翻一般。

  数不清的战船,被这天劫一般的爆炸掀飞、扯碎。

  所有人的表情都已经凝固了,呆滞的看着满目疮痍,原本波光粼粼的湖水,此刻已经被无数的残骸所覆盖。

  没有一艘战船还保持着完整,不,应该说是根本就没有一个船的影子。

  白晨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笑容:“现在差不多了,派两艘舫船过去,把活下来的人救回来,七秀好歹也是名门正派,绝对不会做出虐待囚俘的事情,还请诸位通道放心。”

  “是啊,你没虐待囚俘,可是你直接把人都杀的一干二净了。”

  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这个想法,而且还做的名正言顺,面子里子全占了。

  冯天赐此刻很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将白晨撕碎的冲动。

  可是他知道,如今的事情早就无法挽回了。

  恐怕只要他一出手,七秀便是拼尽全力,也会护住白晨。

  “聂掌门,七秀的表演不会就这么几个吧,继续啊,七秀开纺盛事,怎能如此枯燥。”

  聂素儿白了眼白晨,被白晨这么一搅,如今便是让七秀的弟子脱光了,恐怕也无法引起群雄的注意力了。

  聂素儿走上高台,大声说道:“七秀开纺一共七日,自然不会这么简单,这才是第一日,所以请诸位通道稍作歇息,明日自然会有更多的余兴节目。”

  众人如今的兴致,已经完全被白晨勾起,不少人都对后面几日的节目期待不已。

  聂素儿也是硬着头皮上来的,第一天已经把所有的**都经历过了。

  后面的节目倒是有,可是想要超越第一天的**,恐怕是难如登天。

  为今之计,只有请白晨做参谋了。

  此刻的聂素儿毫不怀疑,如果是白晨的话,一定有办法再次造成轰动。

  人群渐渐的散去,许多人都是意犹未尽,期待着明日早些到来。

  聂素儿看着离去的人群,毫不怀疑今天的事情传扬出去后,明天会是何等的人山人海。

  聂素儿下了高台,不禁搜寻白晨的身影,找到白晨后,立刻急匆匆的上前:“白晨,我有事与你商量。”

  “我也有事,你的事缓一缓。”白晨抱着阿岚走向白星。

  白星赌气的扭过头,不理会白晨。

  白晨走到白星面前,此刻的雨幕兮不敢再如之前那般放肆。

  白晨这位大长老当之无愧,毕竟这天下谁人能够做到,谈笑间敌寇灰飞烟灭,举手间群雄皆惊。

  “你叫什么?”白晨平淡的看着白星。

  “我便是叫白星。”白星冷冷的回应道。

  “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来七秀有什么目的,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之前的一切,我也不想追究,所以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你是白家的小姐,我是七秀的长老,就是这么简单。”

  “你放心好了,我不稀罕与你有什么关系,即便你是七秀的长老又如何,你是你我是我,我也从未想过能够与你拉上什么关系。”白星咬着牙,眼眶里充满了晶莹泪水。

  “哥哥,这个大姐姐哭了。”阿岚有些不解的看着白星。

  白晨冰冷的脸色,一回到阿岚的身上,立刻浮现出温柔的暖意:“等过两天,哥哥带你回家去。”

  “你回来。”白星突然叫住了白晨的脚步。

  “白姑娘还有何贵干?”

  “这次我家里有几个人来七秀,刚才没在广场看到他们。”

  白晨询问的看向雨幕兮,雨幕兮道:“他们都被几位师姐妹请到内门去了。”

  说的好听一点,这叫做请,说的难听就是禁锢。

  毕竟白星闯入七秀内坊意图不轨,七秀如何对待白家的人,都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了,如今有了白晨这层关系,白家的处境就非常的微妙了。

  虽然白晨口口声声说,与白家没关系,可是毕竟流的是同样的血。

  如果七秀对白家做出什么举动,谁也不知道,白晨会是什么反应。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放了白家的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