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八十章 亲兄妹,大戏开锣

第三百八十章 亲兄妹,大戏开锣

  “咦,你们倒是别出心裁,居然能想到这点子上。”

  白晨拿着丹药,又嗅了嗅丹香:“玲珑草为引,子午草、莫香莲、无根草以及缔结花为辅,再以三息火焚烤鼎炉三分热……”

  白晨慢悠悠的说出丹方以及整个炼丹过程,就像是他看过丹方一样。

  “哈哈……果然是瞒不住你,本来我和毒老鬼还想着,你能不能猜出丹方,如今看来是我们太小觑你了。”

  “不过这颗沸血只能影像方圆一里的范围。”

  “嘿嘿……就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来路的。”白晨冷笑的将丹药塞入白星的口中,同时转头对雨幕兮道:“去外面看看,外门的宾客中有没有表现异常的人。”

  丹药一进白星的口中,白星艰难的咽下沸血,最初的时候,还没什么反应。

  可是渐渐的,从小腹中传来一股燥热,皮肤也呈现出暗红的颜色。

  “水……给我水……我要喝水。”白星立刻痛苦的叫起来。

  “咦,看起来沸血的效果非常好,好像在这附近,有她的一个血亲存在。”

  不知道为什么,白晨看到白星那憎恨的目光,没来由的心头一颤,一股寒意从背脊升起。

  “给她一杯水。”白晨平淡的说道。

  “不能给,这一杯清水就能解了这沸水的效果。”毒尊者严肃的说道。

  “她越是痛苦,越是证明她的亲人靠的越近,同时也证明与她的关系越是亲。”

  突然,白晨抬起手,他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莫名的东西,正在鼓动着体内的气血,减缓气血的流动,让身体感觉到一种冰凉的感觉。

  “白晨……你的额头怎么了?”药尊者突然发现,白晨的额头。似乎凝结了如同白霜一样的东西。

  白晨伸手一摸冰冷冷的,此刻众人也发现了白晨的异样。

  白晨的脸色苍白,而且周身上下,正在冒着一丝丝的白气。裸露在衣物外的皮肤,似乎在凝结着犹如冰霜一样的东西。

  “白晨,你怎么了?”

  白晨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这是药尊者和毒尊者第一次看到白晨这种表情。

  在他们的印象里,白晨永远是那样的自信满满,永远的意气风发。

  可是此刻的白晨,脸上却是复杂而且惊慌,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她不会与你有关系吧?”毒尊者直言不讳的问道。

  “不可能。”白晨果断的回应道。

  “你姓白,她也姓白。”

  “天下间姓白的人海了去了,难道都和我有关系?”白晨冷斥一声。决绝的否定了这个猜测。

  白晨想了想,又道:“是不是你这沸血有问题,炼制失败了?”

  “不可能!我们可是炼出来了三颗,前面两颗已经证实了这颗沸血的效果,绝对不会有错。”

  “白晨。你再好好想一想,她真的不是你的妹妹或者什么人?”药尊者问道。

  “从你们的反应来看,你们的关系非常的亲近,再看你们的年龄,她很可能是你的妹妹……亲妹妹。”毒尊者推断道。

  “我才不会是这家伙的妹妹!”白星咬牙低吼道。

  很显然,他们的第一印象,并不是那么好。

  “不可能的。我四五岁的时候被我师父收养,所以我记得我的家境,当时我是在大街上被我师父收养的。”白晨随意的捏造了一个故事,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女,很可能是自己血缘上的妹妹。

  众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话憋在心中。只是暂时没说出来罢了。

  其实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白晨和这个叫做白星的少女,很可能是真正的兄妹。

  白晨看了眼白星:“这次我便饶了你,雨幕兮,放了她。”

  “不行。话没说清楚,怎能放了她,她对我七秀图谋不轨,这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我不要你管,你也不会是我哥哥,我就是对七秀图谋不轨,杀了我吧。”白星双眼含着泪,满肚子的委屈,恨恨的看着白晨。

  “我还不想管呢,你若是换个地方死,我保准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你才去死,你去死吧。”白星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此刻众人更加笃定,白晨与白星绝对的亲兄妹,这种固执的性子,这种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倔脾气,天下间绝对找不到第二对了。

  就在这时候,仟熏儿急匆匆的跑来,只是她看到场面有些凝固,不由得看了看众人。

  不过此刻她没心思多做废话:“白晨,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什么时候开始?”

  此刻白晨的脸色阴恻恻的,似乎有什么事惹得他不高兴,仟熏儿的心头立刻紧张起来。

  如今七秀的生死存亡,全都寄托在白晨的身上。

  白晨的任何心境变化,都会让事情产生无法预料的变故。

  “把所有的宾客都聚集到风云台,两位尊者,大戏上演了,你们来不来?”

  “来,为什么不来,你小子可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药尊者双眼放光,心中满心期待着。

  “那她……”雨幕兮犹豫的看着白星。

  “给我带在身边,你看着她。”白晨命令的口吻说道:“墨老头那边呢?”

  “墨老头已经发来信号了,他那边也准备好了,如今七秀上下,全都等着你发号施令。”

  雨幕兮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七秀上下,都等着他发号施令。

  白晨哪怕是大长老,可是说到底也不是真正的七秀弟子,让他发号施令,这算什么?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差。”

  “那……”仟熏儿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忧虑更加凝重。

  “所以要杀人。”

  身世,自己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自己居然会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至少是这个身躯原主人的身世。

  而发现的原因。居然是自己的这位亲妹妹图谋不轨,然后被自己识破。

  仟熏儿看了眼脸上还有泪痕的白星,又询问的目光看了看雨幕兮。

  雨幕兮轻轻摇了摇头,因为白晨在身边。所以不好做更多解释。

  宾客都已经聚集在临时搭建的一个广场上,前面便是磷光湖,今天的磷光湖有那么点淡淡的雾气,在太阳的折射下,显得更加的飘渺。

  现场一片嘈杂,显得格外的繁乱,当然了,许多重要的宾客,都安排了座位。

  只是这些宾客,都非常的疑惑。这显然与从前七秀开纺后的节目不一样。

  白晨走到临时搭建的擂台上,认识白晨的人不少,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白晨还是非常的陌生。

  “诸位,欢迎大家来到七秀。”

  因为场地被特殊设计过。所以白晨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洪亮,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

  每个人都在这时候静下来,细细的聍听着白晨的声音。

  “在下是七秀长老,想必在场的有不少人都认得在下。”白晨手中拿着稿词:“首先,感谢大家参加七秀的这次开纺盛会,当然了,其中也包括那些不速之客。”

  下方立刻响起一片嘈杂声。有个声音突然响起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们无名无姓,便是不速之客吗?”

  “是啊是啊,你七秀若是觉得天下无双,不配我们这些人来便直说,莫要拐弯抹角的讥讽我们。”

  “那两个穿蓝色衣服的。我说的不速之客,的确是说你们,蓝衫、白领,袖口绣着一个神,来人!将那两个人给我绑了。给大家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喂鱼。”

  “放开我,你们七秀未免太霸道了,难道我连说真话的权力都没有吗?”

  只是那几个将他们俘获的七秀弟子,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辩解。

  她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完全听凭白晨的命令,不允许有任何的迟疑。

  她们如实的执行着白晨的命令,将那两人捆了,然后就当着众目睽睽将两个人丢入磷光湖中。

  现场立刻乱起来,有人叫骂,有人惊叫。

  “不好了,七秀杀人了,这些女人图谋不轨,想要将我们全都坑杀于此……”

  “啊……七秀的人动手了,大家别在这里等死,杀了她们……”

  “闹,你们继续闹,闹的最凶的,全部给我去喂鱼,那几个穿着蓝衫、白领,以及袖口绣着神字的人,你们不是喜欢闹吗,就让你们闹好了,闹啊!怎么不闹了?”

  这时候被白晨这么一提醒,普通的江湖人士,立刻离开身边的那些蓝衫白领的人。

  很快的,数十个蓝衫白领的人,被孤立在了一起。

  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些人很可能是有计划的来此捣乱。

  “给我将他们拿下,胆敢有任何反抗者,杀无赦!”白晨看了眼那些人:“当然了,哪位大侠若是有这心思出手帮助,在下也是感激不尽,便算是在下欠你们一个人情。”

  “我来!”一阵狂风伴随着呼啸,从人群之中扑了出来。

  丐帮帮主,高天!

  “白兄弟,这可是你说的,如今你欠某一个人情,这些小杂碎,某包了。”

  站在台下的雨幕兮和白星惊疑不定的看着高天,又看了看台上的白晨。

  心中暗自惊讶,白晨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随口一个人情,便能让丐帮帮主出手。

  只是,她们显然还是低估了白晨的影响力。

  只见人群中又冲出两人,一个是黄金门的掌门黄爷,还有一个则是唐门掌门唐玄天。

  “乞丐,这可不是你讨饭的地方。”黄爷不屑的嘲讽道。

  “两位,这里便交给老夫吧,你们两还是退下为好,免得被老夫的天女散花误伤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