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海市蜃楼,七秀坊开

第三百七十六章 海市蜃楼,七秀坊开

  “花间小王子……这名号未免太……”墨高离总是以有色眼光看白晨,实在是他的这个名号太容易让人浮想连连了。

  “你真是那个大英雄花间小王子?”一个小孩围着白晨转悠了一圈,不断的打量着白晨。

  “大英雄?”墨高离更加不解:“他真的那么有名?”

  “天下间恐怕不知道他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了。”阿泰苦笑连连。

  “他是杀过几个强盗还是救过几个人?”

  “他敢与燎王做对,而且把燎王撩拨的让天下人都耻笑他。”

  “敢与燎王做对?而且还没死,的确算是一个人物。”

  阿泰忍不住介绍起白晨的光辉事迹,墨高离已经傻眼了,他完全就没想过,这个看似流里流气的小子,会是这样的人物。

  调虎离山救清州城,计剿神策军,文斗苏鸿武斗乌奎,笑骂燎王还指点江山。

  一桩桩匪夷所思的传奇,在他的手中上演。

  “哈哈……看起来老夫真的是隐居太久了,天下间居然出来这样一个人物,却毫无所闻。”

  “这下你信我了?”白晨白了眼墨老头,这老小子的疑心病实在是太重了。

  其实这也是正常,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青衣相信。

  “信,就凭你刚才冒险救我的徒孙们,我便信了。”

  “马后炮。”白晨心里暗道。

  “前面备了马车,把几个受伤的小孩送到车上去,我们一边走一边说,顺便治一下这些小孩的烧伤。”

  此刻墨高离与阿泰再没有疑虑,在白晨的保证后,小鬼全都上了两辆马车,大人则是徒步走路。

  白晨诊治了一下烧伤的几个小鬼,倒也没太大的危险,就是小东的伤有些棘手。毕竟还是小孩子,许多大人用的猛药,白晨不敢用免得伤了根基。

  待到一切妥当后,白晨下了车。走到墨高离身边。

  “白小子,此番你找我出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墨老头,你先看看这个。”

  白晨摊开一张图纸,递交到墨老头的面前。

  墨老头先是愣了一下,可是当他看到图纸上的设计后,脸色越来越惊奇。

  这是一副幻机图,而墨老头正是一个机关幻术师,一个几乎已经绝迹的特殊人群。

  机关幻术师,分支于机关师。可是又因为其特殊的要求,并且超过普通机关术的难度,再加上鸡肋一般的能力,让他们渐渐的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机关幻术师善于利用机关阵,布置出没有杀伤力。却基友极强蒙骗性的机关阵,这就被称之为幻机阵。

  白晨递给墨老头看的这张图纸,是白晨自己的理念设计出来的。

  不过白晨一个人,是非常难以实现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此中高手来主持,白晨才能全身心的投入主战场中。

  墨老头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人选,所以白晨才如此迫不及待的请他出山。

  “这是磷光湖?这里是观鳞岛?这是你设计的?”

  墨老头的手在抖。颤颤的发出声音,这个幻机图上的布置、设计,绝伦到了极致。

  不,不只是绝伦的精妙,更是浩大的难以想象。

  难以想象,要有何等的魄力。何等的勇气,才敢做出如此之多匪夷所思的设想,如此之大的浩大场面。

  “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主持这个幻机阵,然后给所有来七秀坊的江湖中人,表演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表演。你敢不敢接?”

  “你……你是说,要我来主持这个幻机阵?”

  “是的,你来主持,十八连环坞的七万强盗,还有两万多的神策军,将是这次的表演嘉宾,主演嘛……现在还不能说,你只说,你敢不敢接下?能不能接的下?”

  “这个幻机阵叫什么?”

  “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墨高离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亢奋过了,或者说从未如此的亢奋过。

  激动,激动都无法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那是无法形容他心中的激动与澎湃,幻机阵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它将整个磷光湖都笼罩在其中,将整个磷光湖当作一个舞台,同时还利用了磷光湖中心的观鳞岛,将观鳞岛当作一个场地的中心,同时也是作为整个幻机阵的核心部分。

  将一切都完美的柔和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充满了梦幻的舞台。

  对,就是舞台!

  将整个战场比作舞台,然后十八连环坞和神策军的战船,将会成为这个舞台上的演员。

  “果然是名副其实。”墨高离爱不释手的捧着幻机图:“有了这张幻机图,别说是区区毛贼,便是百万大军,我也敢玩弄于鼓掌之间。”

  “有你的保证,我就放心了,接下来就看我的了。”

  机关幻术师其实与魔术师很像,都是利用各种道具,进行视觉上的障眼法。

  就如同地球上的魔术师,经常表演的大型魔术一样,机关幻术师也善于此道。

  用魔术师的经典语录来说,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很多时候,魔术师已经将真相公布在众人眼前,可是常人却未必能够发现其中的奥妙。

  哪怕是武功盖世,也无法发现其中的玄妙之处。

  机关幻术师也是一样的道理,大家利用的道具不一样,可是却能够呈现出一样的效果。

  欺骗众人的眼睛,小幻机阵有小幻机阵的难点,大幻机阵又有大幻机阵的细节。

  当然了,大幻机阵肯定是更难布置,也更难操控的。

  毕竟人力、物力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一般人根本就难以承受。

  不过如今七秀是不惜血本,白晨自然也是把压箱底的绝活搬上台面。

  七秀丢脸了,白晨一样跟着丢脸。

  白晨可是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名声,绝对不能在这里败坏了。

  对于扬州城里,远道赶来的江湖中人来说。扬州城的繁华以及七秀治理下的宁静,让他们很不适应,因为他们本就是这天下间最好斗的一群人。

  如今却因为七秀的缘故,少了许多的纷争。让他们觉得这日子始终是平静的让他们无法升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好在这个时间并不长,因为七月初七,七秀坊终于开纺了。

  江湖中人便如同浪潮一般,涌入七秀坊之中。

  这也是白晨第一次看进入七秀坊,虽然他原本早就可以进去。

  不过这几日白晨一直忙的挤不出一点点的空闲时间,而且他也要求七秀的人,不要告诉阿岚,自己已经来了。

  因为他还没准备好,他要以最热烈,最容重的方式来迎接阿岚。

  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些江湖中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是神策军与十八连环坞的草寇。

  进入绣坊的最外围=,便看到一个数丈高的舞台,这个舞台被布置成巨大的花鼓模样,一个七秀的弟子在上面舞剑。

  引得补上江湖中人驻足围观。不得不说,七秀的剑舞绝非一般的舞技可以比拟的,那种美轮美奂的姿态,再配上女子的细柔与曼妙的身姿,不论看多少次,都让人百看不腻。

  另外一边又是一个湖畔小亭,一位七秀弟子正手持琵琶。身姿如燕鸿掠过湖面,落到没有桥梁的孤亭之中,然后亭中便传来曼妙悠扬的琴声。

  这种场面让白晨想起了地球上常有的音乐节,整个七秀上下,都洋溢着这种氛围之中。

  这边琴声渐息,那边歌舞又起。引得那些江湖中人过足了眼瘾。

  “不愧为天下第一坊,七秀,名不虚传。”

  “七秀前居扬州,背靠青山,南有磷光湖。北临绝情深涧,真乃世外桃源。”

  “可惜,这么个绝妙的地头,却被一帮女人占了。”

  白晨的耳边,总能传来江湖中人这样那样的议论,白晨自然是一笑了之。

  似乎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曼妙,没有人发现,在这歌舞升平之下,隐藏着的杀机。

  白晨正欲进入内门,便有一人靠近过来。

  “这位兄台可是一个人?”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走上前,看此人白衣飘冉,手持白扇,面色温润如玉,俊逸非凡,说不出的潇洒倜傥。

  “嗯?我们认识吗?”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套用花间小王子的一句话,相逢何必曾相识,相遇既是有缘,何必在意认不认识呢,在下白星,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

  眼前这个叫做白星的俊逸公子,看起来眼神真诚,似乎真的是有心与白晨结交。

  “在下龙啸天。”

  “在下正欲进七秀内门看看,若是龙兄有这兴致,不妨一起吧。”

  白晨捂住脸苦笑,果然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子是打算借自己手中的名帖。

  “在下没打算进去,还是这外面的歌舞升平更让在下心驰神往,白兄若是想进去,还是自己进去吧。”

  白星心中暗骂,这小子真是贼溜,他可是在这入口处守了许久,才看到这么个打算进去的人。

  而且看他手持名帖,显然是有资格进入其中的人,若是这么错过了,恐怕就再没机会了。

  “既然龙兄想要留下,在下也留下来陪龙兄,当然了,若是龙兄嫌弃在下碍手碍脚,龙兄明说便是,在下也不是不晓礼数的人。”

  白星这话说的太有水准了,一句话便堵死了白晨的退路。

  可惜,他还是小觑了白晨不近人情的性子,脸上虽然还是那般的微微笑容,只是嘴里的言词却是非常的决断:“在下的确不便与白兄同行,白兄既然如此深明大义,在下感激不尽,请吧。”

  白星愕然看着白晨,咬着牙眼中更是射出刻骨铭心的恨意。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