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黑白颠倒

第三百六十七章 黑白颠倒

  以吴三的性子,若是再被套几句,恐怕连祖坟在哪里都要被对方套出来。

  老张眯起眼睛:“小子,你连自己的出身都不敢说,莫不是祖上为奴为婢吧?”

  “你胡说!我……”

  “与他废话做什么,你若是不打,便换我来。”白晨叫骂道。

  “哼!很快便轮到你了。”

  老张一如既往,话说了一半,突然出手攻向吴三。

  不过这次吴三没有再中计,吴三的性子便是如此,这次他完全就盯着老张,没有因为老张的言词而分神。

  换做是正常点的人,恐怕又要一时不察了。

  吴三迎着老张,同样的一拳,双拳交击在一起。

  只听咔嚓一声,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

  老张脸色一惊,手头传来一阵剧痛,吴三却也不好受。

  毕竟修为差的实在太多了,虽然凭着独门的武功,占到了一点便宜。

  可是老张拳上的劲力,也是让吴三一阵气血翻滚。

  “好硬的骨头!”老张虽然惊疑吴三的拳头,可是伸出另外一掌,一掌拍在吴三的脑门上。

  白晨暗叫一声不妙,起先还带着几分赞许,吴三的武功相当之不俗。

  居然能够与一个先天后期的交手中,占到一点便宜,下一刻就被老张一掌拍在脑门上。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白晨本以为老张不会下杀手,谁知道老张吃了一个暗亏,居然便已经狠下杀手。

  不过白晨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吴三不一会便晃着脑袋爬起来,脑门上还有一个清晰的掌印,他却跟没事的人一样。

  “老张,你若是连这两个小子都解决不了,那我养你何用?”张骁面若寒霜,冰冷的看着老张。

  老张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同样没想到,吴三居然是块硬骨头,这么难啃。

  老张捏了捏隐隐作痛的手骨,下定决心。不再手下留情。

  吴三此刻也站直了,不过白晨却拉住了吴三:“还是我来吧。”

  “不行,这……这不可以。”吴三立刻否决白晨的要求。

  很显然,他不觉得白晨能够打的过对方。

  他刚才已经试过老张的伸手,绝对是一流高手。

  虽然自己出其不意的伤了老张,可是老张的实力并没有削弱多少。

  相反,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杀意,此刻让白晨动手,不啻于让他送死。

  张骁顿时笑了起来:“白兄,看来你也是有担当的人。我便不为难那浑人,交出刺金名帖,自断一臂,此事便算了了。”

  白晨看了看吴三,又看了眼张骁:“看起来你们都对我没什么信心啊。”

  信心?信心可不是靠嘴皮子说的。

  如果只是比嘴上功夫。他们觉得白晨的确可以天下无敌,只是这手头功夫,那就不是靠吹出来的。

  “看来白兄还是那么的固执,白兄难道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吗?”张骁看似苦口婆心,实则眼中满是讥讽。

  在他眼中,白晨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甚至还不如吴三。

  试问这样的人。哪里有资格得到刺金名帖。

  刺金名帖应该是自己这样出众的人,才能够持有的,而不是白晨这种平庸至极的人。

  也不知道七秀的那个女人,到底看上了他哪点,也许这两人有什么奸情也不一定。

  等到拿到刺金名帖后,自己便再使点手段。或许那女人会臣服于自己也说不定。

  至少,自己不会比他差!

  “老张,别再留手,不给他一点颜色,恐怕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江湖险恶。”

  “江湖险恶?看来不知道的人是你才对!”

  突然。白晨也动手了,就如老张那样的突然袭击。

  老张反应还算迅速,只是他在白晨的面前,便如同螳臂当车一般。

  白晨甚至连眼都没多施舍给他一眼,老张便形同破布一般的被甩飞出去。

  然后是张骁身边的那几个侍从,这几个侍从的武功都不弱,只是在白晨的面前,再如何不弱也没任何意义,他们的定义也只是不弱而已。

  一瞬之间,他们也落的与老张一样的下场,双臂双剑被白晨打断。

  白晨已经站在了张骁的面前,脸上洋溢着温暖人心的笑容。

  “张大公子,现在你明白,什么叫做江湖险恶了吗?”

  吴三和张骁都已经傻眼了,老张可是先天后期,还有张骁面前的七个侍从,也都是先天中期的修为,可是在白晨的面前,却连一招都没挡住,就已经全部的惨淡收场。

  张骁的脸色立刻变得极其难看,咬着牙看着白晨:“白兄,在下认栽了!此事便算在下的不是,改日必定登门谢罪。”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的要求也不过分,你刚才要我自断一臂,我这个人一向心慈手软,也就不要你的性命了,你也自断一臂吧。”

  “白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欺人太甚!”张骁脸色温怒,眼中更是怒火中烧。

  “欺人太甚?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未免太没说服力了吧?”白晨冷笑不止。

  “先前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未真打算伤及你,更何况你并未受伤,反而是我的人,全都被你废了双臂,你还想如何?”张骁强压着心头怒火,据理力争的说道。

  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像是自己才是受害人一般。

  “如果此次是我武功不济,不知道张公子可会饶我?”

  “白兄,你我无冤无仇,我怎会真的痛下杀手?先前不过是在下的玩笑话,白兄难道当真了?”

  “我是真的当真了!”

  白晨不想再与张骁废话,张骁的为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种人白晨见得多了,所以直接出手,一把朝着张骁抓去。

  可是张骁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一直藏在背后的手,突然抓出一把匕首。朝着白晨的下腹刺去,这把匕首上隐隐闪现幽光,显然是抹了剧毒,哪怕只是划出一个口子。一样是见血封喉。

  可惜,他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杀招,在白晨的面前这种手段便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幼稚可笑。

  “住手!”伴随着张骁的惨叫声,一个迟来的制止声传到白晨的耳边。

  张骁的手臂直接被白晨拧折,远处浩浩荡荡的冲来十几匹高头大马。

  为首者是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目光如鹰,比之张骁更加丰韵英朗,眉宇之间与张骁有几分相似。

  一看到张骁的惨象,眼中瞬间翻滚其一股怒火。

  “爹!快救孩儿……您若是再迟片刻。孩儿便要性命不保了。”

  此人正是张骁的生父张念武,张念武扫过在场的每个人,看到老张还有一众侍从翻在地上,场面凄惨无比,更是怒火中烧。

  “你这歹人。敢当街行凶!莫不是真当这世道没人管的了你不成?”

  吴三听张念武的语气,分明就是兴师问罪,根本就不问事情原由,同样也怒从心起。

  “分明是你儿子想害我们,如今技不如人,你这做爹的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反而怨我们?”

  “我孩儿知书达理。难道你们还要诬陷是我孩儿纵奴行凶不成?”张念武冷笑的看着白晨与吴三。

  白晨拉了拉吴三,淡然道:“是非黑白其实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了?他们这分明就想把罪责赖在我们头上,难道你能忍的了他们?”吴三义愤填膺的叫道:“反正我是忍不了。”

  “他们并没打算与我们讲理,你又何必再与他废话呢。”

  张念武冷笑一声:“笑话,若是此事真是我儿过错,老夫便自绝经脉又如何。可是事实便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说的,分明是你二人自持武功高强,伤我孩儿,此事也是老夫亲眼所见。由不得你抵赖!来人……给我拿下他们。”

  正当张念武准备让手下出手之际,远远便行来一队人马。

  从身姿来看,来者全都是女子,而且都是七秀女子。

  其中为首的那女子更是发出一声洪亮的声音:“慢!”

  张念武转头一看,认出了来者,正是七秀的掌门聂素儿。

  张念武不禁眼前一亮,聂素儿的身姿容颜,绝对堪称倾城绝世,便是他多年未近女色,此刻也不禁为聂素儿的绝色风姿所倾倒。

  他知道聂素儿一直未曾婚配,如今心头不由得升起几分念头。

  “聂掌门,你怎么来了?”

  仟熏儿在聂素儿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聂素儿看向白晨,似乎是在打量白晨。

  不过一转眼,聂素儿已经收回目光,看向张念武,眼中不由得升起几分怒火:“张念武,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七秀坊的地头上动武伤人!”

  张念武一愣,聂素儿来的这么突然,而且一来便给自己脸色,这算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近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或者是七秀不成?

  张念武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其中关键。

  “聂掌门此言何意?在下初来乍到,可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之处?”

  “图谋不轨,暗害我七秀长老,这算不算罪?”

  张念武傻眼了,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了?

  难道是自己的手下做的?

  不可能,自己才刚到扬州没两天的时间,自己的手下也已经多番约束,根本就没来得及出去作恶,哪里来的谋害七秀长老了?

  ps:

  刚才那章说等下还有一章,结果一等就等到三点,罪过罪过……

  顺便再求个月票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