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熟人

第三百六十五章 熟人

  “张骁,这是你的名帖。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张骁接过翠儿递交给他的名帖,金边镶银,触感质地顺滑,还带着一丝曼妙的香气。

  张骁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得意的笑容,翠儿瞥了眼张骁,她是外驻在扬州绣坊中的弟子,而派送名帖的任务也是由她完成。

  不过她没想到,张骁居然也可以得到名帖,而且还是烫金名帖,这个名帖已经非常难得,而且数量极其有限。

  这让翠儿对张骁的身份产生一丝好奇,张骁对自己说过,是某位高人的弟子。

  至于其准确的身份来历,张骁一直都是忌讳莫深。

  只知道张骁的家境很好,而且能文能武,只是太过傲慢。

  并且看着自己的眼神,总带着几分不怀好意,让翠儿很是抵触。

  “谢谢翠儿。”张骁谦然有礼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白晨和吴三走了进来,双方都是愣了一下。

  翠儿皱起眉头,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觉得非常的耻辱。

  吴三被请到楼上去,几乎全程都没与她打招呼,让她感到愤愤不平。

  白晨和吴三也很意外在此遇到翠儿和张骁,不过白晨显然没打算在这里搭理他们。

  此刻翠儿对吴三没好气,语气里有些埋怨:“你来做什么?”

  “我……”吴三一看到翠儿就傻了,哪里还知道怎么回答。

  “这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们便来不了?”

  “此处是七秀绣坊,不是闲杂人能够进来的。”

  这时候,一个白晨熟悉的女子走了出来,此人正是沧州绣坊的主持蓝珊。

  不过这次因为七秀开纺。所以调她回来主持扬州绣坊。

  “咦……”

  白晨已经自顾自的迎上前:“蓝珊,你怎么跑这来了?”

  蓝珊看到白晨也很是意外:“白晨,你居然来了。”

  “什么叫做我居然来了,说的好像你们七秀坊不欢迎我一样。”白晨翻了翻白眼:“倒是你。在沧州城待的好好的。怎么跑扬州来了?”

  “我是七秀弟子,在这里出现不是理所当然吗?”蓝珊也不与白晨客套:“你莫不是知道我在这。特意来看望我的吧?”

  “龙啸天,你真名教白晨?”吴三很意外的问道。

  至于翠儿和张才,惊疑的看着白晨,他们两人关注的显然不是白晨的名字。而是白晨居然与蓝珊认识。

  蓝珊在七秀内的地位可是相当不凡,原本籍籍无名的蓝珊,就因为是沧州绣坊的主持,突然在七秀弟子中响亮起来,如今谁见了她不得喊她一声师姐。

  这次把蓝珊调回来,也是因为蓝珊的路子广,而且又有沧州绣坊主持的经验。对大局的稳定还是很有帮助。

  “师姐,你认识他?”翠儿惊疑的问道。

  蓝珊看了眼翠儿:“你没说什么得罪这小子的话吧?”

  翠儿的脸色有些难看,眼角偷偷瞄了眼白晨,嘴里嘟喃着不敢应声。

  蓝珊看到翠儿的脸色。就知道她刚才没和白晨好好说话。

  “小子,翠儿是我师妹,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别与这丫头一般见识了。”

  白晨很是不满的看着蓝珊:“我怎么听着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一样。”

  “是啊,你的心胸宽广行了吧。”蓝珊笑骂的看着白晨,临了又补充警告道:“别让宗主知道你冒犯了这小子,不然的话,便是师姐也保不住你。”

  “是是……”翠儿的脸色更加惊恐,蓝珊口中的宗主,自然是指她们百花宗的宗主梅绛雪。

  难道这小子还认得自家宗主不成?

  而且听蓝珊的语气,似乎梅绛雪对这小子,还非常的袒护。

  翠儿有些懵了,白晨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就连宗主都对他另眼相看?

  “龙啸天……不,白晨,你就别为难翠儿了。”

  这次吴三倒是表现的非常主动,白晨瞪了眼吴三:“我本就没打算为难人家,别把我想的那么心胸狭隘。”

  “白晨,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才不信你会来看我。”

  “我听说进七秀要名帖,你给我弄个。”

  蓝珊从怀间抹除几张名帖,全都递到白晨面前:“拿张去。”

  “师姐,这不好吧。”翠儿连忙叫道,蓝珊手中的可都是紫金名帖,这些名帖怎么可以随意给人。

  在翠儿看来,蓝珊这完全是以权谋私,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对七秀的声誉影像非常大。

  这次蓝珊被调回来,就是因为她识得大体,做事稳重。

  如今蓝珊居然将手中的紫金名帖随便给一个无名小辈,即便是被上面知道了,蓝珊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唔……”蓝珊想了想,似乎真的意识到什么,立刻将手中的名帖收回来:“白晨,你等下。”

  蓝珊跑入内堂中,不一会又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张刺金名帖:“这个给你。”

  刺金名帖!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到底是白晨的面子太大,还是蓝珊疯了?

  刺金名帖可是七秀特制的名帖,即便是做工,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而且送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德高望重的人。

  如今蓝珊居然将刺金名帖送给一个不相干的小子,简直就是疯狂的行径。

  白晨可不会与蓝珊客气,拿了刺金名帖便塞入怀中。

  张骁先前还觉得有些得意,毕竟烫金名帖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持有的。

  可是如今白晨居然拿了刺金名帖,对他来说,可谓是一个巨大的羞辱。

  他恨不得把手中的烫金名帖撕了,如果不是顾及七秀的盛名,他真的很想这么做。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真是无情无义,我这绣坊就这么让你不待见么?”蓝珊抱怨的说了句:“快滚,省的你又给我这招惹麻烦,每次你来我绣坊,必定闹得天翻地覆。”

  “那是你的绣坊风水不好,每次我一来,都得有事发生。”白晨撇撇嘴,逃离蓝珊的追打,带着吴三出了绣坊大门。

  蓝珊看了眼张骁:“这位公子,若是无事便请吧,绣坊重地,闲杂人等不要随意滞留。”

  蓝珊对张骁的态度,与白晨截然不同,对于张骁完全是以驱逐的方式。

  张骁的脸色一僵,本想发作,可是一看到蓝珊冷冷的目光,立刻压下心中的怒火,低着头离去。

  “翠儿,去通知宗主,还有掌门,便说白晨来了。”

  “通……通知宗主和掌门?”翠儿张大嘴巴,满脸惊愕的看着蓝珊。

  “对了,除了霓裳宗,剑秀宗和忆盈楼那边也跑一趟,让她们知道白晨来了。”

  “什么?连剑秀宗和忆盈楼也通知?”

  翠儿真的是懵了,那个叫白晨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道即便是藏剑山庄的二庄主来的时候,也只是蓝珊亲自招待了片刻。

  可是那个叫白晨的人,蓝珊师姐就表现的非常的反常,不但热情不说,居然连刺金名帖都拿出来了。

  如今更是要把整个七秀的人都通知过去,在翠儿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实在是弄不明白,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即便是那个高人的关门弟子,也没碧瑶如此兴师动众吧。

  翠儿虽然心中疑惑,不过还是前往七秀。

  正巧迎面走来忆盈楼的少楼主仟熏儿,翠儿连忙上前行礼:“熏儿师姐。”

  “嗯,你是绣坊的翠儿丫头吧?可是有什么急事?”

  “蓝珊师姐命师妹回来通知熏儿师姐以及各位师叔、师伯,有一个叫做白晨的人来绣坊了。”

  仟熏儿本来恬静淡然的神色,瞬间变色,眼中露出一丝惊诧。

  在翠儿的印象里,仟熏儿可以说是非常的稳重,即便是当年其师让她接掌忆盈楼,仟熏儿也是波澜不惊,似乎完全无法勾起她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这可以说是翠儿第一次看到仟熏儿脸色惊变,就好象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他人呢?现在在哪里?”

  “他走了,临走签蓝珊师姐给了那人一张刺金名帖。”

  翠儿这也是在试探,看看仟熏儿对这件事的态度。

  可是仟熏儿却像是没听明白一样,又或者说她对此也是觉得理所当然。

  “蓝珊师姐怎能如此轻易的让他离去,算了……掌门那就由我去通知,你便回去告知你们宗主吧。”仟熏儿本想转过身,可是又想起什么,又回过头:“如果你有白晨的任何消息,记得立刻通知我,记住了!哪怕是有他的任何消息……”

  “是,师妹晓得了。”翠儿诚惶诚恐的说道。

  “此事关系重大,除了蓝珊师姐吩咐你通知的人之外,旁人切记不要随意张扬,蓝珊师姐应该有说过,不能让霓裳宗和红袖师叔知晓此事吧?”

  翠儿此刻终于意识到,似乎白晨的身份,真的是非同小可。

  不然为什么就连一向稳重的仟熏儿,在听说这个名字后,都表现的这么紧张与慌乱。

  翠儿心中越想越是不安,毕竟她与白晨见面的几次,似乎都没有表现出太好的态度。

  再联想到蓝珊先前警告过她的话,让她更是觉得恐惧。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