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名帖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名帖

  “你若是不服,大可放开场子与吴三比一比,不过想必你是没那勇气吧。”白晨冷笑的看着张骁。

  “与他比试?”张骁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别开玩笑了,与一个字都认不全的人比,实在是有辱本公子的身份。”

  “坐在角落的人,也有勇气去奚落得到了猜灯谜第一名的人,你还真是底气十足啊。”

  白晨的话立刻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众人这才注意到,张骁是从角落过来的。

  在望江楼内,站在灯谜前面的,显然是中心地带,敢站在这里的,也多是学识或者文采有一定自负的人。

  而边缘的那些人,多是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很显然,张骁就是这种人,只算是个读过书的人,仅此而已。

  张骁的脸庞已经被白晨的话气的通红,愤怒的看着白晨。

  “你若是不敢比便直说,吴三应该也不会为难你的。”

  “比就比,你说比什么?”

  “猜字谜这只算是逗乐助兴的小道,吴三擅于作诗,不如你们便比作诗吧。”

  斗诗,这可是这些书生最喜欢见到的场面。

  当双方谁都不服谁的时候,这种比试便成了他们一决胜负的关键。

  张骁也是读过几年书的,当然知道这种即兴的比试有多难。

  说的好听点,张骁这是才疏学浅,说的难听点,他也有那么点不学无术。

  他的文采,也就只能在这些公子哥或者是江湖中人面前显摆一下,正要拿到这擂台上,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龙啸天,我不会作诗……”

  “你不会,我会。”

  “只是两人,未免太无趣了。不如我等也参与其中。”默公子也是不甘寂寞,又或者是吴三抢走了他的第一名,让他觉得不甘。

  “既然默公子都参与了,在下怎能退却。我也参加。”于公子自告奋勇的说道。

  两人算是这些年轻才俊中的代表人物,他们一参加,立刻让场面躁动起来。

  “既然是斗诗,自然要应景。”

  “我先来。”默公子当仁不让,自信满满的走上前,三步成诗。

  皓月当空,夜色呈繁华。

  良宵映辉,美景胜红颜。

  华灯初上,长街涌人潮。

  望江孤立,都江尽收揽。

  默公子向众人抱拳:“献丑了。”

  众人默默品味这首诗。这首诗还算工整,字句华美优雅,这也是大部分读书人作诗的时候,都喜欢用的华丽的词组,不过韵调上略显急躁。并不完美。

  “默兄高才,轮到在下了。”默公子退下后,于公子上前,他思量半饷,眼前一亮。

  灯前拭泪试香裘,

  市南门外泥中歇。

  繁花旧杂万年枝,

  华表半空经霹雳。

  这是一首藏头诗。虽然用词略显中庸,不过于公子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一首藏头诗,而且押韵上的掌握比之默公子的更佳,立刻引来满堂喝彩。

  吴三此刻已经急得不知所措,求助的看向白晨。

  白晨向吴三做了个安心的眼神。默公子与于公子都看向吴三。

  吴三按照白晨的指点,向众人抱拳,然后双手负背,在人前渡走两步,终于开口。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

  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满春衫袖。

  静,众人全都用一种惊诧的目光看着吴三。

  满脸的不敢相信,这首诗不论押韵的把握,还是其中的意境,都已经让人感同身受。

  临兴作诗最难的便是这种,融入自己的意境,许多名家都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琢磨,才能将心中所思所想的意境融入其中。

  可是吴三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一首绝佳上作,不由得让众人侧目相看。

  “好!好诗!”众人立刻大声喝彩,毫不吝啬溢于言表的赞美。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作出这种诗!”张骁此刻已经颜面无存,吴三不但把他的风头全抢了,先前嘲讽吴三的言词,此刻却像是在狠狠的抽自己的脸。

  黄依依站在阁楼上,眼中露出几分疑惑。

  她看人的本事不小,第一眼看到吴三的时候,便看出此人的心性如何。

  吴三没有一点点读书人应该有的洒脱或者豪放,再看他手中的老茧,虎口处没有一点长期执笔的茧,反而是手背关节处老茧厚实,这种人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上佳之作。

  黄依依的目光又落在白晨的身上,白晨也在这时候抬起头看向黄依依,脸上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

  黄依依更加肯定,这其中必然是白晨暗中搞鬼。

  虽然她也不知道,白晨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做到的。

  可是除了白晨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来,这世道上有谁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作出如此绝佳之作。

  翠儿已经满脸的痴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吴三。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榆木脑袋吗?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呆子吗?

  “不要回头。”白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晚了。

  就见到吴三不知所措的看向翠儿,翠儿也在同时看到吴三的眼神。

  那种不自信与不知所措,立刻被翠儿发现。

  吴三连忙移开慌乱的眼神,同时向白晨投以求助的眼神。

  “被你气死了。”白晨恨恨的骂道:“上楼。”

  在众人的称赞中,吴三大步的走上阁楼。

  “要不要叫上翠儿?”吴三有些期待又有些胆怯的问道。

  他觉得自己也算是名流雅士了,把翠儿叫上来,让她看看自己威风的样子。

  吴三的肤浅想法立刻就被白晨骂的狗血淋头,自己刚才好不容易给吴三营造出一种高深莫测,就那么一个回望的眼神,就给他败坏了一半。

  “龙公子,这边请。”黄依依已经等候多时,将白晨等人引入厢房之中。

  “好雅致的包厢。”王琼与王琛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眼便看出,这个厢房的布置绝对是出自名家之手。

  “奢华却不奢侈,简约又不简单,确实不错。”白晨不禁称赞道。

  黄依依抿嘴轻笑。举止优雅,说不出的恬美。

  “能得龙公子赞美,小女子不胜荣幸。”黄依依凝视着白晨:“小女子有一事不明,请龙公子赐教。”

  “你可是京城第一才女,在下可不敢赐教。”

  “我这点名头,与龙公子相比,实在不值一提。”黄依依目光碧波荡漾,看了看拘谨的坐在座上的吴三:“刚才猜字谜的时候,还有后面的那首诗,可是出自龙公子之手?”

  王琛和王琼全都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眼神。如果说刚才完全靠吴三一人,他们绝对不相信,他能有那么出众的表现。

  吴三却是整个人都绷紧了,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被人揭穿一般的眼神。

  “啊哈哈……我不明白黄姑娘在说什么。在下刚才和吴兄可是相隔甚远,哪里有我什么事。”

  “咯咯……”黄依依的长笑起来,刚才吴三的表情,不只是她看到了,王琼和王琛也都看到了。

  两人看白晨的眼神,更加好奇起来,他们很想知道。白晨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帮吴三的。

  白晨刚才可是一直都站在他们的身边,而且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怎么就可以让吴三知道答案?

  两人的目光更加好奇,可是对于黄依依来说,只要知道答案就可以,至于过程怎么样。她不是太在意。

  白晨的所作所为,她都不会感到意外。

  “对了,龙公子,这次七秀盛事,你得到的应该是刺金名帖吧。”

  众人都露出惊奇之色。虽然这次七秀开纺广纳四方豪杰,可是大部分的江湖人士,也只能进入七秀的外围,因为他们的手中都没有名帖。

  就如同吴三和王氏兄妹,他们也只打算去七秀的外面转一圈。

  而能够拿到名帖的人,多是江湖名宿。

  同时七秀的名帖又分为好几种,最差的便是镀金名帖,还有一种是烫金名帖,这两种名帖已经让他们高山仰止。

  至于另外一种紫金名帖,那就是对各门各派的掌门专供,即便是江湖名宿也难得到。

  听说藏剑山庄这次来的副庄主便是拿着紫金名帖,唐门的掌门虽然还没到,可是亦是得到紫金名帖。

  至于刺金名帖,听说这次七秀一共发放了五张,现在大家所知道的其中两张,便是万花谷的两位尊者。

  难道说眼前这位,也是一个得到了刺金名帖的人?

  众人全都惊奇的看着白晨,黄依依似乎显得非常肯定。

  白晨茫然的看了眼众人:“没有啊,我什么名帖都没有,七秀没给我什么名帖。”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如果自己身边的这个人有名帖,还会是刺金名帖的话,那么他们不是感到荣幸,而是感到压力。

  黄依依笑了笑:“龙公子真爱说笑。”

  白晨耸耸肩:“我确实没有名帖。”

  “扬州的绣坊有七秀弟子专门负责递送名帖,龙公子可以去看看,如果没有名帖,恐怕连门都进不去。”

  “这么麻烦。”

  “这很正常啊,如果没名帖,什么人都能够进去,恐怕七秀都要乱作一团了。”

  “算了,明天去七秀绣坊看看,有没有我的名帖。”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