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猜灯谜

第三百六十三章 猜灯谜

  张骁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前,本来张骁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

  在望江楼内,坐在哪里就代表着什么地位。

  虽然这个角落说明着他们处于边缘地位,可是他们是江湖中人。

  张骁这次带他们进来,也只是为了看热闹。

  能够进来,本身就已经说明张骁有一定的才气。

  “张骁,他们那是在做什么?”

  “猜灯谜。”

  翠儿左右顾盼一阵,张骁瞥了眼翠儿:“翠儿,可想去参与其中?”

  “不了,我没那份才气,去也只是自取其辱。”翠儿也很有自知之明,她在七秀之中的地位,也只算是普通弟子,论聪明才智,七秀之内有太多的弟子比她更强。

  张骁其实也不想上去,自己有多少底子,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带翠儿来也只是投其所好,同时拉近他们的关系。

  他能进来,不过是因为他早年读过几年的书,只是后来其父见他文不成,索性便让他习武,如今还算是小有成就。

  再加上其父的身份,不论是官道上还是在江湖上,都还算是顺畅。

  “张公子文采出众,比之花间小王子恐怕也差不了多少吧。”

  “我看花间小王子也只是那些凡夫俗子臆想出来的人物罢了,这天下哪里有什么都精通的人,而且还都是深奥无比的东西。”

  “若说张公子就是那花间小王子,这还差不多,不然我还真不信确有其人。”

  说话的这几个,都是张骁的跟班,而且都不是江湖中人。

  张骁和翠儿当然清楚,花间小王子确有其人,而且其中许多就如同传说一般的事迹,也是确有其事。

  不过对于这种恭维的话,张骁的笑容显得非常的享受。

  翠儿则是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她可是听说过,花间小王子与七秀可是关系匪浅,如今几个人却是对花间小王子冷嘲热讽,她自然不快。

  突然。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前方,张骁和翠儿的脸色立刻僵住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白晨和吴三等人。

  此刻王琼和王琛算是听出一点端疑,白晨很可能是京城里某个才华横溢的名家。

  先前他们还以为白晨是江湖中人,而且言词之中对文人相当的不屑,如今看来,白晨是才华太高,对那些普通的读书人不屑一顾吧。

  白晨等人也看到了张骁,王琛和王琼顿时有一种报仇雪恨的感觉。

  先前张骁等人还嘲讽他们粗鲁,如今他们还不是进来了。

  白晨轻轻推了推吴三:“愣着做什么。先前怎么告诉你的?”

  吴三听到白晨的话,立刻就提起胸膛,虽然眼光还有些举棋不定,可是气势上已经提高了不少。

  白晨已经朝着张骁那桌子走去,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张骁:“咦。你们在这角落坐着吗?”

  张骁的脸色可想而知有多难看,白晨这句看似无意的询问,实则是在煽他的嘴巴子。

  “你们怎么进来的?”张骁冷哼一声:“不会是看到守门的小厮空隙,摸进来的吧?”

  “阁下,这几位是我们望江楼的贵客,说话注意分寸。”跟在白晨身边的小厮语气不善的说道,这几位可是被东家亲自吩咐过。是去最高的四楼的贵客。

  能够被安排在四楼的客人,会是什么身份?

  这个小厮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是一定的,那就是身份一定高的他惹不起。

  “龙公子,四楼的厢房已经准备好了,上面请。”

  “不用了。今天这楼下这么热闹,去四楼反而冷清,便去玩玩灯谜吧。”

  “就凭你们,也敢去玩那种文人的游戏?自取其辱。”张骁冷笑道。

  白晨轻轻一笑,并未反驳张骁的话。

  只是他的这个笑容。在张骁的眼中,却是如此的此言。

  那是居高临下的嘲笑,是一种蔑视的笑容。

  “我们走吧,这里实在是太冷清了,有灯市无灯谜,未免太扫兴了。”

  白晨推了推吴三,吴三显然还处于浑噩中,被白晨这么一推,立刻嗯啊的叫起来。

  “干嘛?”

  “你想不想参加猜灯谜?”

  “我……我……”

  “参加是吧?那就过去吧。”白晨也不管吴三愿不愿意,直接把吴三推离翠儿的身边。

  张骁看着白晨等人的背影,脸色立刻垮下来,手中捏着酒杯,几欲要捏碎一般。

  “就凭那个傻汉,字都认不全就是猜灯谜,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翠儿看了看吴三,也是摇了摇头。

  张骁她不喜欢,吴三她同样不喜欢。

  张骁太自以为是了,不论是文还是武,张骁都算不上一流,却总是自命不凡,似乎全天下人都比不上他。

  吴三则是太雨顿,简直就是榆木脑袋。

  而且正如张骁所说的那样,吴三连字都认不全,翠儿不希望将来自己的夫君,会是一个连和自己交流都没办法交流的木头。

  此刻灯谜已经进行了一半,这是望江楼的特别,每个参与的人,都有一个排名。

  此刻排在第一名的是个叫做默然的俊逸公子,他一共答对了十三道题目,将第二名的六道题目远远的甩在身后。

  看默公子轻摇着扇子,显得尤为得意,一脸笑意的看着对面已经满头大汗的贵公子。

  “于公子,你可想出这题答案了?”

  “这这……”对面的于公子显然已经无计可施,黯然苦笑的摇了摇头:“在下才疏学浅,实在猜不到答案。”

  “谜题是什么?”白晨开口问道。

  “看上面小厮翻开的花灯上写着。”身边一个公子指点道。

  “熙熙攘攘。”白晨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弧线,这是个字谜。

  吴三的脑海中,突然响起白晨的声音:“谜底是‘侈’。”

  吴三愣了下,目光不解的看向白晨。

  他不是在为谜底感到惊讶,而是因为白晨居然已经学会了密功传音。

  他们整天都在一起,白晨似乎只是随便扫过一眼那块石板。

  怎么这么快就学会了?自己当初可是花费了足足三个月的功夫,才勉强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愣什么。把答案说出来。”

  “答案是侈,奢侈的侈。”吴三很快明白了白晨的意思。

  众人不禁全都侧目转头看向吴三,吴三一脸憨厚的模样,实在不像是博学多才的样子。

  那位默公子本早已猜到谜底。本想着逗弄一下于公子,可是却不曾想居然让一个大汉先说出口了。

  “咦?吴三居然猜出了字谜。”翠儿惊奇的叫道。

  张骁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不过是他走狗屎运罢了,他有几斤几两,翠儿你还不知道吗?”

  很快,吴三的大名便写在了排行榜上。

  接下来又翻开新的灯谜,可是仅仅只是一瞬,吴三便大声说出了答案。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在吴三的身上,所有人都很意外,这个陌生人居然能够如此快的说出答案,不会又是巧合吧?

  看他的模样。实在不像是文思敏捷的人。

  这灯谜考究的不只是文采,更是考究人的思维。

  啪的一声,张骁手中的酒杯已经被捏碎,脸上的神色阴鹫,眼中更是腾起了熊熊怒火。

  翠儿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吴三。她都不知道,吴三居然有如此敏捷的才思。

  接下来的灯谜便成了吴三一个人的专场,他的名字从排行榜的最后一名,不断的上移,轻而易举的登上顶点。

  不论是捶胸顿足的于公子还是原本意气风发的默公子,此刻都已经哑然。

  而这个整个过程,却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所有人都在震惊的看着吴三。吴三似乎还处于茫然之中。

  他们完全没听说过吴三这号人物,如果他有如此聪慧的思维,在场的这些文人墨客不可能不知道。

  “慢着……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肯定是他事先知道答案了,不然他怎么可能连谜底都还没完全揭晓,就把答案说出来的?”张骁终于忍不住大声说道。

  他的话立刻引来众人的热议。很多时候的确是这样,而且吴三的确不像是个文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答案,怎么可能会如此快的说出答案。

  “据我所知,他连字都认不全。试问这样一个人,如何懂得猜灯谜?而且还力压群雄,得到第一名?”

  王琼和王琛也不禁怀疑起来,他们接触吴三稍微多一点,也知道吴三的性子敦厚,甚至可以说是傻气。

  如果白晨能够说出答案,他们毫不怀疑,可是吴三……

  “这叫做真人不露相。”白晨走了出来,笑盈盈的说道:“偶尔展现一下才华,这叫做低调,不是读了几年书,便学着别人目空一切,吴三胸无城府,自有滔天文略,难道还要见人就说,我的才学经天纬地吗?”

  “我觉得这位兄台说的有理,即便我们怀疑这个吴兄,难道还要怀疑望江楼吗?”默公子主动出来力挺吴三。

  很显然,望江楼平日的声望很高,以望江楼的威望,根本就没必要把答案给一个不相干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看起来粗鄙的人。

  “有可能是他偷的答案。”张骁气急败坏的说道。

  “龙啸天……我,我怎么办?”吴三显然不知道如何应付这场面,紧张的看着白晨。

  有才华没才华,他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那些答案,完全就是白晨给他的。

  “放心,一切有我。”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