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望江楼(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望江楼(求月票)

  很显然,吴三与翠儿还有一个很漫长的路要走。

  白晨原本还以为,他们已经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了,可是吴三此刻却说,一直以来都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

  “其实你与翠儿的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怎么个简单法?”

  “我刚才与王氏兄妹的交流,你不都看在眼里么,你觉得王琼对我感觉如何?”

  “她应该对你印象很好吧,毕竟你可是帮了她的大忙。”

  “这就是了,如果你能在翠儿心目中建立一个正面的形象,然后再日积月累后,让翠儿接受你不难。”

  白晨当然没打算对王琼下手,只不过是给吴三做了一个示范,点到即止。

  只是,吴三的木讷程度,完全超乎白晨的想象。

  “我要怎么做?”

  “算了,今天晚上你就跟在我身边,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教会一个木头如何谈情说爱的难度,不亚于把月亮摘下来。

  夜色渐渐的落下,夜幕下的扬州城街道不但没有丝毫的冷清,反而更加的热闹繁华。

  人来人往的闹市,几乎插不进一根针。

  王琼与王琛如约而来,两人应该是接受了白晨的意见,按照白晨的方法做了修养,此刻看起来气色都好了许多。

  特别是王琼,脸色红润娇艳,再经过精心梳妆后,更显女儿姿彩。

  不过她面对的两个人,一个是呆头瓜。心中只有翠儿一人。

  白晨则是看多了绝色。此刻已经麻木了。

  “王姑娘风姿过人。在下倒是怠慢了。”

  王琼的脸上笑容温雅,听到白晨的恭维也不觉得厌恶。

  “我这妹妹可是许久未曾正经的梳妆过了,今日也不知道是不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

  王琛也是随意的调侃着,王琼瞪了眼自己的哥哥,嗔嗔的哼了声。

  “两位可想好去什么地方游玩了吗?”

  “我兄妹二人初来乍到,恐怕还不如两位仁兄对扬州的熟悉。”

  “既然如此,我们便去望江楼,从那里登高望远。自可看尽扬州美景,灯市繁华尽收眼底。”

  “望江楼?我听闻那是京城白鹤楼的分楼,只接待文雅之士,我们这些江湖中人过去,恐怕会被人不待见吧。”

  “狗屁的文雅,那些个读书人个个附庸风雅,实则沽名钓誉,打着以文会友的名号,还不知道干什么勾当,那些人模狗样的东西能去。我们纵横江湖,行侠仗义。能拿到去不得?。”

  “说的好,凭什么那些人去得,我们便去不得。”吴三最是直接,他是想什么便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白鹤楼望江楼,只觉得白晨说的在理。

  一行四人,便在白晨的鼓动下,浩浩荡荡的朝着望江楼开去。

  白晨一向是目空一切,从来不把任何人任何事物放在眼里,吴三则是个愣头青,只要有个人带头,他便敢跟在后面,便是刀山火海,他也敢去闯一闯。

  王琼和王琛虽然不是胡作非为之辈,却不想在白晨面前失了胆色。

  只是,看他们两人的目光,显然还是有几分的担忧。

  扬州城也不是一般的小城,不像是其他都城,随便找个酒楼闹个事,掌柜便要上来圆场,然后连酒菜钱都不敢收。

  在这里想闹事的,都没什么好结果。

  这里的七秀可是凌驾一切之上,而且七秀作风绝对的霸道,完全不似一般的女性门派那样的谦让。

  “好多人啊。”看到望江楼外,已经挤满了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文人墨客,并且还随行带着不少的女伴。

  “看来我们是进不去了……”王琛苦笑的看着望江楼外的人群,同时心里隐有几分庆幸。

  便在这时候,一个不适时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咦……你怎么在这里?”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翠儿和张骁,身边还跟着几个同样俊逸或者俏丽的女子。

  对于在这里遇到他们,白晨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就是知道翠儿会在这里出现,才带着吴三来的。

  “挺胸、收腹,抬起脑袋,别跟见你.娘一样的战战兢兢的,难道还怕翠儿吃了你不成?”白晨低声哼道。

  看着吴三那唯唯诺诺的样子,白晨便一阵来气,就这胆色,见到翠儿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姿态,还想追求翠儿,不是痴心妄想吗。

  “快快滚开,这里不是你这种粗人应该来的地方,省的在此地碍眼。”张骁毫不客气的说道,就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

  “你能来,难道我还不能来吗?”白晨嘴角微微翘起,瞥了眼身边的吴三,心中却是满腔怒火,自己为他出头,他倒好……当起了缩头乌龟。

  “哦……你不是今日与这蠢汉一起的小子么,没看到这里来的都是文人墨客么,不是什么粗蛮之辈能来的。”张骁冷冷的扫了眼白晨,更加鄙夷的看了眼吴三:“翠儿,我们进去吧。”

  “这不方便吧,这里是望江楼……”翠儿有些犹豫的说道。

  “翠儿姑娘毋须担心,张公子可是这里的常客,这小小的门禁,怎么可能难得倒张公子。”

  这望江楼有个规矩,要进望江楼可以,必须在门口先作一首诗,只有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进去。

  白晨看了眼张骁,看起来他的确是有几分才气,到了门口与那小厮几句交流,然后随口作了一首诗,轻轻松松便进去了。

  只是,张骁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回过头看向白晨:“你们几个还不走吗?莫不是真要别人动手赶你们,让你们颜面丢进才肯走吗?”

  虽然王琼和王琛对张骁的态度非常的不爽,可是亦不想在这里闹事,低声对白晨道:“龙兄,整个扬州城也不只有望江楼能赏花灯观夜景。”

  白晨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望江楼的大门内,走出一个女子,那女子低声与门口的小厮交代了几句,便又转头准备进去。

  “黄依依。”白晨突然大叫起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白鹤楼的东家,也就是京城第一才女黄依依。

  黄依依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唤自己,疑惑的转过头,在这扬州城难道还有人认得自己吗?

  果然,她在人群中扫视,就看到拥挤的人群里,有人在朝着她挥手。

  “小姐,此地太过混乱了,您先进去吧。”门口的小厮并未发现,黄依依的眼神凝固了,呆呆的看着那人。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黄依依猛然回过神:“快……快去将那人请过过来……不,还是我亲自过去。”

  黄依依一边走还不忘整了整仪容,脚步轻快,脸色激动难掩。

  “龙公子,你怎么在这?嗷对了,这里是扬州,七秀就在边上,龙公子怎么可能会不来呢。”黄依依当然知道白晨的身份,白晨在京城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只要眼睛没瞎,都不可能不知道。

  “这望江楼也是你开的?”

  众人惊奇的打量着黄依依,谁都没想到,眼前这娇滴滴的女子,居然是望江楼的东家。

  特别是王琼和王琛,他们可是听说,望江楼的幕后老板影响力极其之大,便是七秀坊,似乎都与望江楼有些关系,却没想到,望江楼的东家会是眼前这位黄衫女子。

  “小女子也只有这点本事了,养家糊口便靠这酒楼了。”黄依依盈盈轻笑,神态丰盈撩人,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黄依依,我记得在京城的时候,我可没少你白鹤楼的酒菜钱,你说这话好像说我当初仗势欺人,没给你饭钱似的。”

  黄依依瞪了眼白晨:“我宁可不要你的饭菜钱,你每次给小女子留下一副字画便是了。”

  白晨嘿嘿的笑着:“本来我还想着要不要闯进去,你在就好,给我空个场子。”

  黄依依不禁气的倒岔气,白晨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像是黑话。

  黄依依对跟过来的小厮吩咐了几句之后,这才说道:“幸好龙公子你没乱来,我这望江楼开业没多久,若是你来砸场子,我这望江楼也算是彻底的毁了。”

  “你再这么说,我身边的几个朋友可都得把我当成是京城里的恶霸了。”

  其实众人听着两人言词,多是相熟之人的调侃,倒也不会误会。

  “刚在天子眼皮底下胡作非为的,天底下也就龙公子你了。”

  “我等下如果干出什么欺行霸市的事情,你不介意吧?”

  “只要你不把我这望江楼拆了,你想如何胡作非为随你,不过事后你得补偿我一副字画,上次魏丞相之女魏可卿可是那幅你为她做的画,在小女子的面前嚣张了许久,小女子的要求也不高,龙公子便为小女子也作一幅画如何?”

  黄依依说的也是实话,京城里的那些公子小姐时常相互走动,魏可卿和黄依依都是京城里有名的才女,自然也不例外,虽说两人交情不浅,可是亦有争斗之意。

  以往多是黄依依略占上风,不过自从魏可卿得了白晨的那幅画,鼻子便像是要翘上天一样。(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