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出阵

第三百五十六章 出阵

  白晨也有些恼怒,原本他对百晓生就没什么好感,如今百晓生又拿这种事开刷,更是让白晨觉得更加厌恶。

  白染看着自己的眼神,虽然没有敌意,可是也不是母亲看儿子的那种亲近眼神。

  这点白晨还是分的出来的,白染看自己的眼神,更像是疑惑与不解,没有明显的喜与恶。

  “百晓生,你一定要我让你颜面扫地,你才甘心吗?”

  百晓生本还想逞强两句话,可是一听到白晨的话,心头瞬间凉了一半。

  看着白晨那杀气腾腾的眼神,百晓生心中更加恐慌,同时暗自后悔,早知道就不该提起这茬,白晨从前的所作所为,立刻浮现在他的眼前。

  当初苏鸿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不可一世。

  可是在白晨的面前,却是一败涂地,毫无悬念的被白晨气死。

  “老夫不与你计较,十绝杀阵的核心,要便拿去,老夫不稀罕。”百晓生随手将核心丢出。

  唐玄天立刻出手接住,直到此刻,他才松了口气。

  十绝杀阵,这可是唐门的最大底牌。

  虽然如今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绝对,可是能够破解十绝杀阵的,数来数去,也就两个人。

  一个是白晨,对唐门没什么敌意,只要唐门不要自掘坟墓,招惹白晨的话,白晨是不可能轻易开罪白晨的。

  特别是在明白了白晨机关术的可怕之后,唐玄天再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小子。

  另外一个则是祖师爷,虽然唐圣喜怒无常,可是至少他还念及旧情,所以更不需要担心唐圣会莫名其妙的灭了唐门。

  “白晨,后会有期,可别忘了你的承诺,本座还等着你的丹药啊。”

  鄂衍最后的言词,看起来像是在向白晨讨要丹药。实则是在拉近两人的关系,至少不会如欧阳天邪那样,闹的这么僵。

  “自然不会忘记。”

  于成复杂的看了眼白晨:“告辞。”

  “于前辈,晚辈先前多有得罪。若是有时间,不妨来无量山一聚,我无量山上可是有不少的新奇玩意,绝对不比这地宫差。”

  “一定一定。”于成立刻欣然接受,本来他还担心白晨会因为双方的对立关系,而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如今看来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不过他也听出白晨言词中的意思,这分明就是在告诫旁人,他无量山上的机关不少,如果谁敢窥觑无量山的话。下场绝对不会比深陷地宫简单。

  当然了,对于白晨的言词,却没有人敢反驳。

  白晨的机关术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白晨与唐圣离去的那段时间,让众人都在好奇。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一回来之后,唐圣对白晨的态度,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而且对白晨的各种要求,是极力的配合,对白晨的咄咄逼人也是不断的退让。

  这让众人怀疑,唐圣很可能是在机关术上,败给了白晨。

  不然的话。唐圣前后的态度,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其实不管白晨与唐圣的比试,到底谁输谁赢,白晨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能够得到这种比试的机会,这本身就说明了白晨机关术的造诣。可以和一个古代人物相提并论,即便是败了也是虽败犹荣。

  不得不说,他的这句话,确实非常的管用。

  欧阳天邪和楚升邪不是没这么想过,可是当他们听到白晨这句话后。顿时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如此可怕的机关术地宫,他们此生是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可是白晨每次通过考验的时候,那匪夷所思的手段,也是让他们心有余悸。

  如果白晨用那些手段对付他们,他们也是生死难言。

  至少他们赌不起,哪怕是他们为了报复白晨,将无量山毁掉了。

  那之后呢,那么他们身后的厉神教将面对一个暴怒的白晨,一个疯狂的白晨。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这点,真正的关键还是在白晨身上,不管有没有毁掉无量山,都不会对白晨的实力有任何的影响。

  只要白晨还在,那么他就可以无限的重建无量山。

  魔门众人走的很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没有丝毫的留念。

  只要还在唐门之中,他们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只要白晨还在他们的身边,他们就觉得毛骨悚然。

  唐玄天虽然很想拦下他们,可是就凭他们这些人手,如果白晨不想动手的话,他也是无计可施,鄂衍、欧阳天邪和白染三个都是魔门的绝世人物。

  就凭他一个人,实在是螳臂当车。

  “唐掌门,你先前有否觉得,我和那个白宫主有点像?”

  唐玄天和众人都是一阵愕然,白染风华绝代,白晨的长相虽然谈不上丑,可是与英俊绝对绝缘,两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相像之处。

  可是,白染的那种眼神,众人也都注意到了,如果说他们之间没什么事的话,谁都不会相信。

  “师兄,您的气质非凡,那位白宫主也是风华绝代,或许你们真的有什么血缘关系也不一定呢。”唐鑫不知深浅的说了一句。

  唐玄天脸色大惊,同时也是大怒,低喝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不住嘴。”

  白晨可是如今正道少杰的最杰出代表,如果让他与一个魔门的女魔头扯上边,那会是什么结果?

  难道要把白晨逼入魔门吗?

  虽说如今正邪两道并没有从前的那种不死不休的局面,可是依然在明争暗斗着,特别是白晨这种,完全破坏了平衡的人物,他倾向哪一边,那么很可能就会让局面朝着哪边倾斜。

  “白晨,你不要想那么多,魔门中人一向诡计多端,或许那魔女是故意做出这种姿态。诱你上钩的,切莫被她的虚假态度蒙骗了。”

  “小白,我看她不像是假装的,她说不定真的认得你。”小玲认真的看着白晨。无比认真的说道。

  “怎么可能认得,白晨才从师门出来不足半年的时间,即便他们真有关系,那魔女怎么可能认得白晨?”

  白晨却不这么认为,因为自己的来历,自己最清楚了。

  自己是借尸还魂,占了一个死人的身体的。

  或许,白染认得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身体的主人。

  ……

  此刻十绝杀阵外,已经聚集了数百的唐门弟子。每个人都是心焦如焚。

  唐玄天和白晨已经进去数日的时间,如果他们成功了,没理由毫无声息。

  可是他们就是毫无音讯,让邱红叶不得不开始为唐玄天的生死担忧。

  “红叶,我看掌门是凶多吉少了。我们还是准备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应付现在的局面吧。”

  “是啊,十绝杀阵的可怕,你也应该很清楚,我们唐门多少杰出的天才,数千年也无法破解十绝杀阵,掌门进去完全是自寻死路。”

  “诸位长老。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何况进入的人还包括花间小王子,他既然能够破解外围阵,未必就不可能破的了内阵,何况既然是十绝杀阵,也非一朝一夕可以破解的了的。他们在其中耽搁几日的时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邱红叶虽然说的信誓旦旦,可是她的语气明显没那么自信。

  十绝杀阵如果是一个外来者可以轻易破解的,那就不叫做十绝杀阵了。

  即便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小子,恐怕面对十绝杀阵。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只是邱红叶又不甘心,心中暗骂白晨狂妄自大,自寻死路还要拖着自己的掌门一起死。

  其他几个长老如此迫不及待的说准备后事,显然是打算重新打乱唐门的内部权力结构,让各自的派系重新洗牌。

  正当几个长老争的不可开交之时,突然,眼前的景象发出轰鸣的声响。

  所有人都对眼前的景象并不陌生,这是十绝杀阵关闭的征兆。

  所有人的面面相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变故。

  “这额……”

  “十绝杀阵关闭了?”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里面魔门的人有什么变故?”

  “不管那么多,我们进去。”邱红叶一马当先,直接冲入其中。

  “先别冲动,这很可能是魔门故意设下的陷阱,引诱我等进去,然后再开启十绝杀阵,然后将我们困死在其中。”

  邱红叶顿了顿脚步,可是又再次动起来,不再有任何迟疑。

  这是唯一的机会,不管是不是魔门故意设下的陷阱,她都别无选择。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前面出现了十几个身影。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那十几个身影身上,走在最前头的自然就是唐大掌门,唐玄天。

  “那是唐鑫师弟……”

  “还有唐晓师弟……”

  “路澜师兄也在……他们都是几天前,困在十绝杀阵中的师兄弟。”

  “是他们,是他们……他们都没死。”

  “掌门他们成功了,他们破解了十绝杀阵,他们救回了师兄弟们。”

  “太厉害了,掌门果然是我们唐门的骄傲。”

  那些普通弟子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他们只知道,唐玄天这次贸然进入十绝杀阵中。

  如今却看着唐玄天带着人出来了,让他们对唐玄天更加的信服。

  “掌门,您没事吧?”邱红叶立刻迎上去,同时看了眼白晨,又看了看师兄弟们。

  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可是个个都是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再看他们的手上,全都捧着不少的典籍。

  “这是?”

  “这是我们在十绝杀阵中发现的。”唐玄天解释道:“我们在其中找到了一个古迹,这些典籍便是在其中发现的。”

  “这些古籍保存的相当完整,看起来不像是经过数千年的时间。”

  “可能是上面添加了什么防止腐朽的东西吧。”唐玄天一口带过,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

  “掌门……你们可是破解了十绝杀阵?”

  “没有,我们在里面遇到了魔门,一番交手之后,魔门中人不敌,丢下十绝杀阵的核心后逃逸。”唐玄天自然有唐玄天的顾及。

  白晨破解了十绝杀阵固然会让白晨名声大噪,可是唐门的长老们如何会放过白晨?

  如果说不放过白晨,他也可以理解,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把白晨留下来。

  可是……可是能留的下来吗?

  留不下来的结果就是撕破脸皮,那么到时候他们就必须面对这世上最可怕的敌人。

  所以唐玄天只能随口编造了谎言,虽然他的这个谎言破绽百出。

  “我记得这次入侵我们唐门的魔门中人里,可是有鄂衍和欧阳天邪这两个魔门巨孽,掌门一人如何对付的了他们?”

  “他们为了争夺古迹,已经是两败俱伤,我们此去,正好捡了个便宜。”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