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对峙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对峙

  每个人都重拾信心,准备着后面的考验。

  同时他们也在心里默默的下定决心,绝对不会再像这次这样,两次的机会都白白错过。

  白晨在征求了小玲和慕容秋水的意见后,亦然决定给两个机关人取了两个非常不靠谱的名字。

  十四级机关人取名为李小二,十二级机关人则是取名李小三。

  对此,众人保留意见,白晨什么都好,就是这名字,实在是太没水准。

  在四象门的考验通过后,众人穿过一条漫长的隧道。

  虽然这也是一条危险的隧道,不过有白晨打头阵,众人并未感觉到任何压力。

  当然了,每个人觉得简单,仅仅只是因为白晨在的缘故。

  当众人走出隧道的尽头,再次出现一个巨大的石室,当然了,他们并不是第一个来到石室的人。

  欧阳天邪、百晓生、楚升邪、宣九媚,还有几个叫不上名字的人,全都堆成一堆。

  白晨认不出来,可是唐玄天认得,一头爆炸头,满脸血红色的大汉,便是魔王鄂衍。

  与宣九媚靠的最近的那个妖艳女子便是九媚宫宫主白染,还有一个则是魔门的机关术大宗师鬼手于成。

  唐玄天已经头皮发麻,这么多魔门高手扎堆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特别是欧阳天邪、鄂衍还有白染,这每一个都是魔道巨孽,任何一个都不是他可以对付的,更何况这么多人齐聚。

  双方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是一副愕然的表情。

  白晨已经咧嘴笑起来,迎上前去:“哈哈……好多老朋友啊。”

  “小子!我要你死!”欧阳天邪满脸怨毒的目光,他的一条手臂,便是因为他而丢的。

  如今白晨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如何能够心平气和。

  白晨瞥了眼欧阳天邪:“你们师徒两还是这么冲动,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冲动是会丢了性命的。”

  魔门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眼前这小子是什么人?

  居然敢如此对欧阳天邪说话,就连他身后的唐玄天都没敢吭声。

  “师父,杀了他!”楚升邪同样对白晨无与伦比的怨恨。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不要妄动,这里已经进入了玄天机关阵的核心,任何人在这里动武,都会被玄天机关阵当作敌人轰杀。”百晓生连忙拦住欧阳天邪。

  “百晓生,要你多嘴。”白晨撇撇嘴,不满的说道。

  他本就想诱使欧阳天邪和楚升邪动手,居然被百晓生破坏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白晨的目光更加忌惮,这小子实在是太阴险了。

  “既然你们两个怂包不动手。那就换我动手。”白晨拍了拍手掌:“李小二,李小三,给我弄死他们两个。”

  白晨身边走出两个机关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百晓生连忙说道:“白晨,你好歹也是名震江湖的花间小王子。何至于趁人之危?”

  嘶——

  所有人看向白晨的目光,都不那么自然了。

  他就是花间小王子?

  唐门弟子同样愕然,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人,就是那个被他们奉为英雄的人。

  “小子,老夫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于成阴恻恻的语气说道。他表现的也是最为平淡。

  其实是因为他常年隐居,研究机关术,所以根本就没听说过白晨的名号。

  在他看来,花间小王子也不过是个后辈晚生,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名震江湖的人物。

  如果不是这次被邪王和魔王两人请出山,恐怕还将继续的在深山老林隐居。

  当然了。于成的语气里,也带着几分警告,如果白晨再敢乱来,那么大不了就是引动机关,大家一起死。

  白晨瞥了眼于成。又看了眼脸色铁青的欧阳天邪和楚升邪师徒:“放你一马。”

  其实白晨也只是打算吓一吓他们师徒,想凭借李小二和李小三两个机关人杀了他们,还是太天真了。

  “宣九媚,我们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白晨嘻笑着脸,宣九媚却是始终冰冷的看着白晨:“我宁可一辈子都不与你相见。”

  上次的相逢,他们可没有留下太多美好的回忆。

  白晨的阴损和霸道,让她明白了自己仅凭自己的能力,实在没办法在白晨面前讨得任何好处。

  “九媚,你与他认识?”白染一直都凝视着白晨,看着白晨的目光更是古怪之极。

  白晨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白染,当然了,也谈不上好恶,只是被白染的那种目光看的,实在不自在。

  白染同样是久居深谷,久未出世,对于白晨和他的名号,还是显得非常的陌生。

  不过,白晨那张脸,却让她觉得熟悉……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白晨居然可以面对如此多的魔门大佬而面不改色。

  如果换做一般人,比如说他身后的唐门弟子,此刻已经危襟正坐,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便是唐门掌门,都是一脸凝重之色。

  偏偏这个小子,却是游走在魔门众人之间,似乎完全没把他们当回事。

  “百晓生,你们来这多久了?”白晨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三天,我们已经困在这里三天了,想必你有什么高招吧。”

  “废物,真是废物,你们魔门怎么这么没眼光,居然把这种废物都请来了?三天破不了三重门。”白晨把百晓生说的一无是处。

  于成冷哼一声,在这么多人里,他独独对百晓生的机关术尤为尊重。

  如今百晓生却被白晨骂的跟废物一样,这让他如何能心情愉快。

  “小子,你给我闭嘴,机关术之奥义,怎是你这种人能够了解的?”

  “原来也是个机关师,既然如此,刚才我给百晓生的话。同样送给你了。”

  “放肆!”于成大怒,他多久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小子了。

  欧阳天邪冷不丁的说了句:“我们就这么被一个狂妄小子这么欺辱吗?”

  鄂衍一直都没出声,看了眼欧阳天邪:“不要想让本座为你卖命,要拼命你去。那小子本座招惹不起。”

  白染惊奇的看着鄂衍,这位大魔头什么时候会顾及起这么许多了?

  同时也为白晨的身份感到惊奇,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一个魔门大佬咬牙切齿却又让另外一个大佬避之不及。

  唐玄天走到白晨身边,小声嘀咕道:“白晨,可有办法对付这些人?”

  唐门如今的窘境,可都是拜眼前这些人所赐,如果不能将他们都留在这,如何能消他心头之怒。

  “废话,你也不看看他们都什么人。能动手我早动手了,用得着你说。”

  “那就这么放任他们不管?”唐玄天不甘心的问道。

  “放任?笑话,你看我有这么大的心胸吗?”

  白晨眯起眼睛,扫过在场魔门的每个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欧阳天邪和楚升邪的身上。

  “师父。这小子的机关术非常高!”宣九媚低声提醒道。

  “这小子的年纪轻轻,能有百晓生与于成两人高吗?”白染不以为然的回应道。

  “比他们高!高太多了……”宣九媚低声解释道:“就连他们两人都不敢面对的十绝杀阵,可是唐玄天等人却出现在这里,很显然是这小子破解的,如今的局势对我们相当不利。”

  白染皱起眉头:“你说的可是真的?”

  “弟子见识过他的机关术,高的可怕……上次弟子便是与他进入过灵机上人的灵机十八景,号称永远无法闯过的灵机十八景。便是被他破去,而且在其中还遇到一个古代的机关师大师遗留的天工之心,而后天工之心的意识附着在灵机上人的身上,与这小子比试机关术。”

  “结果如何?”白染惊疑不定,能够与古代的机关术大师较量,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那个古代机关术大师输了。输的非常的彻底,那个机关术大师说过,这小子是万古以来,最具天赋的机关术奇才。”

  白染听的目瞪口呆,能够凝结出天工之心的机关术大师。其机关术的造诣毋庸置疑,可是即便是这样一个人,都输给了白晨,可想而知白染此刻有多震惊。

  “你所言属实?”

  “千真万确,所以我们不得不防。”宣九媚没继续再说下去。

  她所言的防范,自然是防范白晨破解了机关,同时利用这里的地形优势,坑杀了他们。

  毕竟在这种恐怖的地境,他们的个体实力,已经没有任何的优势。

  在这里,只有机关术,才能够真正的称王称道。

  魔门众人都对白晨咬牙切齿,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表态。

  “白晨,既然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何不如大家齐心协力,破解了这机关阵。”

  “蚂蚱是对的,不过我们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死后,我会给你烧纸上香的。”白晨对百晓生的提议不为所动。

  “如果我们失败了,便启动这里的杀阵,到时候你们也没有幸免的可能。”

  “看到我们后面的隧道了没?只要你们启动杀阵,我们就退到里面去,杀阵是影响不到这里面的,所以你们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唐玄天和唐门弟子都笑了,就凭这些人,居然想要威胁白晨,未免太儿戏了吧。

  白晨的机关术造诣,他们可是有目共睹的,百晓生早就是白晨的手下败将了,一个手下败将居然威胁白晨,真是自以为是。

  “那我们便拖时间,看看谁先饿死!”百晓生冷冷的说道。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