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入阵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入阵

  邱红叶和唐玄天此刻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就如死了爹妈一样。

  白晨不见了……

  而且这不只是不见了那么简单,从几个就在附近的弟子口中得知。

  白晨骗了一个弟子,然后奔着事发的地点去了。

  唐玄天拖着初愈的身体,立刻召集了所有堂口的弟子。

  心中只盼着能把白晨拦下来,如果白晨在唐门出了事,那么事情可就真的闹大了。

  唐玄天在心里咒骂着白晨,早知道就不把白晨叫来了。

  如果不是沐婉儿的身份很是特殊,如果沐婉儿不是他的师父,也就是太上长老的孙女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个祸害喊来,特别还是在这种特殊的时候。

  此刻他心里只盼着,白晨千万不要出事。

  另一边,此刻白晨已经站在了事发地点。

  这里也是唐门内门的入口,不过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地毯式的轰炸。

  唐门的霹雳弹可是广受江湖人士的喜爱,唐门自己自然没理由不用。

  不过这些霹雳弹虽然在地面扫荡了一次,可是并没有真正的破坏掉十绝杀阵,反而让十绝杀阵完全的启动。

  也就是说,这时候的十绝杀阵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哪怕是飞鸟经过,也能射成筛子。

  “师兄,这里就是我们当时进去的地方,不过……”

  “不过你们刚走了不到百尺,就被机关阵分割开了,现在还有不少人被困在其中吧?”

  “是啊……如今只能等掌门与长老他们想办法了。”

  “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白晨朝前走去。

  唐鑫大惊失色,连忙拉住白晨:“师兄,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走就要出事了。”

  白晨甩开唐鑫的手:“我比你清楚。”

  同时又看了看慕容秋水和小玲:“你们是不是一定要跟进来?”

  显然,这个问题问的很多余,慕容秋水和小玲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白晨摸了摸脑袋:“你们既然要跟进来,那就给我跟紧一点。我让你们别动的时候,你们就不许动。”

  慕容秋水和小玲自然是认真的点头,至于是否真的会听白晨的话,那就难说了。

  “这外围的机关阵不难。”白晨看了眼四周。然后指着一个不起眼的岩石:“唐鑫,你身上可有霹雳弹?”

  “额……有。”

  “朝着那块石头丢,把那块岩石炸碎了。”

  那块岩石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唐鑫不明白白晨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是既然白晨吩咐了,他便认真的执行。

  从怀中掏出两颗霹雳弹,精准的落在岩石的下盘,轰隆隆的一声巨象,那块岩石瞬间被炸的粉碎。

  “可以了。”白晨满意的点点头:“这外围的机关破了。”

  “破了?”唐鑫愕然,他这几日可是见过了几次同门尝试的过程,每次都是惨淡收场。这次更是悲催,折损了人不说,还让十几个同门师兄弟陷入杀阵中,进退不得。

  如今白晨这么简简单单的把阵外的一块石头炸了,然后就说已经破了外围杀阵。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布置机关阵的人很聪明,他故意把外围机关阵的核心放在杀阵外面,所以如果一味的强攻机关阵内部是没用的,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攻破机关阵,而且大部分人也都不会注意到,外面一块看起来很平常的一块岩石,会与机关阵有什么联系。”

  “这……”唐鑫有些茫然。虽然白晨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白晨又是如何知道,外面的一块石头,会与机关阵有所联系呢?

  “多注意一下那块岩石,你就会发现那块岩石并非自然成型的,更像是人工雕琢后。伪装成自然成型的石头,只是其中的细节,很难与你说清楚。”

  白晨已经大摇大摆的走入十绝杀阵中,只是这次,却如同白晨所说的那样。没有触发任何的机关。

  “真的破解了?”唐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只是跟上与否,唐鑫又陷入了矛盾。

  跟上去?后面肯定更加危险,那可是连太上长老都无法破解的护门大阵,机关阵中到底埋葬了多少人,就连唐门都数不清楚。

  白晨虽然在之前表现出极高的机关造诣,可是真有可能破的了后面的机关阵吗?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十绝杀阵真的可以如此轻易的破解,那么就不可能守护唐门数千年安然无恙了。

  白晨前进的速度不快,唐鑫依然能够看的到白晨的背影,想了想,唐鑫还是决定跟上去看个究竟。

  也许这位身份神秘的师兄,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办法也不一定。

  白晨看了眼跟上来的唐鑫,略显意外的吭了声:“咦,你居然敢跟来。”

  唐鑫没有接话,而是看着白晨的举动:“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我在推衍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同时看看,你的那些受困的师兄弟,如今下落如何……”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声音顿了顿,突然看向右侧:“在这边。”

  “嗯,还好……他们闯进了澜牙阵,这机关阵倒是没什么威胁。”

  澜牙阵?上古机关奇阵?

  一听到这名字,唐鑫已经吓得面无血色,同时开始后悔跟进来。

  出现上古机关奇阵,那就意味着九死一生。

  “放心吧,你的那些师兄弟都还活着。”白晨安慰的说道:“澜牙阵在被触发后,是会经过一个时间段的,在这个时间段里,机关阵会慢慢的闭合,就好象牙齿一样,把机关阵中的人咬碎……”

  当然了,这话听到唐鑫的耳边,却觉得一阵冷风飕飕。

  “这边走,澜牙阵不行也要什么特别的方式走动。”白晨大摇大摆的步入澜牙阵中,慕容秋水和小玲毫不犹豫的跟上前。

  唐鑫在一番心理斗争后。终于还是跟了上去。

  “你们对我就真的这么有信心吗?”白晨回头看了眼三人。

  “小白才不会害我和小姐呢。”

  “我……我相信师兄……”唐鑫很没底气的说道。

  进入澜牙阵后,众人已经发现了地上的血迹,顺着血迹走去,不多时就看到一具尸体。

  “唐晓师兄……”唐鑫惊呼一声。冲桑去抱起那具尸体,顷刻间泪如雨下。

  看来他与这个唐晓师兄的关系极佳,不然的话,是不会如此痛哭伤悲的。

  这唐晓的唐门弟子早已死去多时,身上和脸上都有暗器的伤痕,显然是在进入澜牙阵的时候,就已经重伤不治。

  白晨叹了口气:“走吧,你那些活着的师兄弟还等着我们呢。”

  白晨的意思很明白,与其在这里为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伤悲,还不如把更多的心思放在那些还活着的人身上。

  唐鑫擦干眼泪。跟上白晨的脚步,很快的,四人终于看到了他的那些师兄弟。

  只见那些人此刻正坐在一片较为空旷的地上,有的在清理身上的伤势,有的则是垂头哀叹。显然是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唐鑫师弟,你怎么来了?”

  “唐鑫,是不是长老他们来了?”

  唐门众师兄弟开始闹腾起来,可是很快的,他们发现来者只有白晨四人,而且他们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救他们的人。

  “你也被困在这里面了?”众人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熄灭了。每个人都露出绝望之色。

  “诸位师兄弟,这位是内门的师兄,这次我是跟他进来的,他就是来救大家的。”唐鑫立刻解释道。

  “他能救的了我们吗?”

  “别开玩笑了,他估计也就和我们一样,都是三四代的弟子。怎么可能破的了十绝杀阵,就连掌门和长老他们都没办法,他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是啊,我们还是别浪费力气了,就在这等死吧。”有人早已心如死灰。绝望的说道。

  “不想死的就跟我走,觉得没救的,就在这等死吧。”

  白晨平淡的说了句,然后便掠过人群,朝着对面走去。

  “别过去,对面有机关,刚才我们就有三个师兄弟折在那里。”

  这里已经是十绝杀阵的内部了,机关阵比起外围,自然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众人最初的时候还心存侥幸,可是等他们尝试过厉害后,再没有半点的希望。

  至于唐鑫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希望,反而更加绝望。

  等死,或许就是他们现在最大的愿望吧。

  其实这里已经是澜牙阵的边缘,再过去便是另外一个机关阵。

  澜牙阵存在的意义,只是一个过度的通道,不过为了让经过的人不会在澜牙阵内停留太长时间,才会设计出这种机关,如果停留太久,澜牙阵就会开始闭合,就好象一张巨口一样,把里面的所有生物撕碎。

  “这是移花接木,斗转星移之阵,看来布置这个机关阵的人,不止是对机关有研究,对武图阵法也有不浅的造诣,可惜……”白晨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可惜他的武图阵法实在算不上高明。”

  慕容秋水很疑惑的看了眼白晨,心中想着,难道白晨不只是会机关术,还会武图阵法?

  “本末倒置。”白晨摇了摇头,眼前这个机关阵在白晨看来,还不如前面纯粹的机关阵来的完善。

  布置机关阵的人似乎想把武图阵法融入到机关阵中,可惜因为水平有限,反而弄的四不像。

  前后的机关阵的差异,让白晨看到了不同的风格,第一个外围的机关阵,布置的人心思缜密,而且心灵手巧。

  而这个机关阵的布置者却是眼高于顶,本身的境界不够,却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结果弄出这个四不像机关阵。

  看起来高深莫测,实际上却是破绽百出。

  “慕容,用你的内功真气攻击前面三丈的那颗枯树,能做的到吗?”白晨问道。

  “当然!”慕容秋水点点头。

  “你不要乱来,这个机关阵非常可怕,刚才我们三个师兄只是抬起脚,还没来得及踏入前面的机关阵,突然就从左右两边射出一道含有真气的冰焰,直接将那三位师兄烧成残渣了。”

  “是啊,你不懂就不要乱来,自己找死还要拖着我们。”

  白晨瞥了眼众人:“你们不是要等死吗?既然是等死,怎么个死法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区别?”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